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呵呵,我也给他了一个有力的回击,恐怕他现在正气的拔头发呢。 ”

    苏曼倩疑惑的说:“你怎么还击的,怎么没有听说啊。”

    萧博翰有点难为情的说:“我手下弟兄想不过,在他仓库里面转了转。”

    苏曼倩费劲的想了想,才说:“呀,你啊你啊,你也够损的了。”

    萧博翰冷笑一声说:“我是给他一个警告,让他明白,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让他随意挑衅的。”

    苏曼倩在冷静了一下后说:“但是博翰,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下来的后果,潘飞瑞这个人很阴险的,他一定会采取报复手段。”

    “当然了,我有这个准备,算我们恒道集团的实力差他那么一点,但想要轻易的在我们这里讨到好处,也没那么容易。”萧博翰并没有刻意的隐瞒苏曼倩,在他决定对潘飞瑞给予还击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后果了,所以他早严阵以待,准备在潘飞瑞胆敢再次挑衅的时候,给他迎头痛击。

    不过这个问题的预计和做出准备后,并没有缓解萧博翰的心烦,反而是飞龙会的问题让萧博翰更难于抉择了,自己不想对付飞龙会,特别是在自己马要和潘飞瑞展开大站的时候,更不愿意和飞龙会结仇,但这是一件无法摆脱的义务劳动,萧博翰不拿出手段处理一下,他会成为柳林市道口的众失之的,包括面前这个苏大小姐的父亲,只怕第一个不会放过自己了。

    今天在出来约会的时候,萧博翰还是决定先让雷刚安约见飞龙会赌场的曲老板,萧博翰想和他谈谈,看能不能找出一个折的办法出来。

    苏曼倩却没有萧博翰那么乐观,她柳眉微微的皱了起来,沉思一会说:“潘飞瑞未必知道他仓库的事情是你所为,你何不见好收手,找个间人和他和解一下呢?你恒道集团也是刚刚恢复元气,何必在树强敌?”

    萧博翰下意思的叹口气说:“以潘飞瑞的心智,他肯定能猜出是谁动得手。”

    苏曼倩烦闷的说:“唉,既然你知道他不好骗,为什么还要派人去。”

    萧博翰慢慢的收起了平和的神情,眼光变得异常冷冽:“尊严!”

    苏曼倩无话可说了,江湖,可以没有财富,没有权利,但绝对不能没有尊严和骨气,这是江湖立身根本,一个连自己的尊严都可以不顾的人,除了会让别人鄙视,最终的结果也是大家再也不给他尊严了,那么,他也不用在混下去了。

    两人沉默了起来,苏曼倩有点同情的看看萧博翰,帮他把茶杯添满了茶水,也给自己本来很多茶水的杯加一点热茶,捧在手心,呆呆的看着萧博翰。

    看着,看着,苏曼倩的眼漫起了无限的柔情,萧博翰身所散发出来的忧愁和孤傲气息深深的感染了苏曼倩,她多想和他融为一体,在温情的更深处,给他到来安抚,自己和他已不再依恋梦境,自己能和他在踌躇不决手牵着手,一步步走向残酷的黎明,或者走向真实世界的某个地方,自己每天都可以对他说着真诚的话语,在每一个你我皆沉默的夜里,在黎明前的冷漠星光下,去相互照亮彼此孤独的旅程,静静潜伏,直至天明。

    假如他让潘飞瑞沉重的打击了又怎么办?假如他和潘飞瑞相斗受到了伤害怎么办?这烦心的问题让苏曼倩心情沉重起来了。

    萧博翰抬头,看到了苏曼倩万千柔情又充满了担心的目光,萧博翰的心里也是一热,他伸出手去,用手掌轻轻盖在了苏曼倩的手,握住她犹如葱白的玉手,露出一抹笑容,说:“不用担心,一个潘飞瑞是打不垮我的,我要是这么简单的让他击溃,那以后大可不必在柳林市混下去了,放心吧。”

    苏曼倩抬起另一只小手,也盖在了萧博翰的手背,说:“我怎么可能不为你担心,潘飞瑞的为人和处事风格我早听老爹说过了,这个人够歹毒,够阴险,够狡诈,很多人都在他手栽过跟头的,听说他还经常看一些兵法,诡计的书呢,老爹说他对什么借刀杀人,联纵抗横,指东打西很是精熟,我真的很难放心你。”

    萧博翰很好的看着苏曼倩那张朱唇榴齿不断的蹦达出这些名词,在苏曼倩说完之后,萧博翰真的有点忍不住想笑了,这个潘飞瑞也实在是搞笑,把阴暗,下流黑道的勾当搞的跟真的一样,还用起了兵法,这又不是古战争时期,这。

    突然之间,萧博翰笑不出来了,苏曼倩那句“借刀杀人,联纵抗横,指东打西”的话一下引起了萧博翰的警觉,他感到后背开始有点出汗了。

    自己是不是太过自信了?

    几次小的战役和获胜让自己放松了心态,轻视起对手了。

    潘飞瑞是蠢货吗?毋庸置疑的说,绝对不是,倘如他真的很莽撞,很弱智,他能在尔虞我诈,布满荆棘,充满虚伪的黑道存活下来吗?

    而自己很草率的,很简单的把此次对决限定在自己和潘飞瑞之间来设计,是不是有失偏颇?唐代的柳仳说过:成功之难如升天,覆坠之易如燎毛。

    还有一位古人也说过:毋以小益而不修,毋以小损而不防。

    自己真的大意了,实际现在的自己还往往停留在小聪明和沾沾自喜的程度,这不仅会给自己在某一天带来致命的伤害,还会把很多义无反顾,跟随自己的弟兄带入万劫不复之地,萧博翰在这个寒冷的夜晚出汗了,出的是冷汗。

    他脸阴晴不定的情绪变化,让苏曼倩一下子摸不准他的心意了,她看着他说:“怎么了,博翰?”

    萧博翰缓缓的吸口气,让自己突如其来的惊惧消减了一点之后,说:“谢谢你,谢谢你的提醒,也感谢你今天的相邀。”

    苏曼倩对萧博翰这没头没脑的话一点都不理解,这个人是怎么了?总是让人看不清,摸不透。

    回到恒道总部办公室之后,萧博翰在最短的时间里发出了自己一条指令,让保安公司的林彬马出动全部的信息人员,24小时盯潘飞瑞,他所有的活动都要在第一时间汇报给自己,如果能够开辟其他更多的关于潘飞瑞信息的渠道,总部会大力支持,不管是经费还是人力,物力。

    这个决定一下子让保安公司的林彬紧张起来,他放下电话,毫不迟疑的展开了部署,他也明白的听出了萧博翰口气的严厉和迫切,知道这或者事关恒道集团的兴旺衰败。

    电话一个个拨出,车辆和人员不断的出发,他们都开始汇聚在了鸿泉公司和潘飞瑞周边,潘飞瑞像是一块磁石,他们是铁屑。

    萧博翰在发出了指令之后,才稍微的松了一口气,但绝不是真正的轻松,因为在明天,他还要迎接更大的一次挑战,他要接见飞龙赌场的那个曲老板,他又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麻烦呢?

    今夜室外又挂着一弯冷月,残月给夜空披了清冷的衣裳,看着觉得凄楚,伤怀不已,在这初冬的夜空里和着有些凉意的晚风显得更为凄凉,一种不安的感觉忽然包围了萧博翰,让他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眠。

    天色初明,房间里慢慢的亮起来了,萧博翰起身披外靠,透过窗户向外望去,玻璃的水花使外面的景致有些朦胧,但一切看去是那样的恬静安逸,安详温和。

    萧博翰打开一点点窗户,看不到远处,他深深的呼吸了几下,有种淡淡的新鲜空气进如了肺腑,是那种晨雾夹着洁净的空气味道,虽然现在还有点冷,没有春天的青山绿水,燕语莺歌,也没有夏天的鲜花盛开,但萧博翰还是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温馨感。

    或者,冬天没有春天的雍容华贵,没有夏天的诗情画意,没有秋天的典雅迷人,但她不媚不俗,宁静而致远,萧博翰虽然不喜欢冬天的寒冷,但喜欢冬天的这种简单、朴实、坚韧与豁达没有冬天的酝酿没有春天的美丽,夏天的浪漫,秋天的成熟。

    今天有点太早了,蒙铃还没有过来,萧博翰在洗漱之后,自己给自己泡了一杯茶水,捎带着收拾了一下办公桌和办公室,打开电脑,一面喝茶,一面悠闲的浏览了一下新浪的新闻,在打开邮箱看了看,还没有林彬他们最新的消息传来,但相信到了下午,他们一定会传来详细的潘飞瑞的消息,对这点,萧博翰是很有信心的。

    等他刚刚喝掉第一道茶的时候,鬼手,蒙铃都一起出现在了他的办公室门口,鬼手沉稳的敲了敲门,走进来说:“萧总,我们什么是时候过去?雷刚在沙石场附近也都布置好了。”

    萧博翰好整以暇的说:“还有布置,用不着吧,有你们和我一起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