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文:权谋第1909章萧博翰看着唐可可,这个女人对恒道集团的感情自己早就看出来了,不错,她热爱这里,热爱这个团体,也热爱自己,自己还有什么好责备和强求的呢?他缓缓的把唐可可拥在了怀里,唐可可也把自己的头靠在了萧博翰的心口,听着里面传来的男性强有力的心跳声,吸着他身上特有的味道,她开始醉了,心醉,神醉,情也醉了。

    她抬起了精致水嫩的脸庞,看着萧博翰,那眼光好像一轮满月,水灵灵的,说她又张天使得面孔一点也不夸张。

    萧博翰看看唐可可,笑着轻声说:“是不是想吻我一下?我可以满足你这个小小的要求。”

    唐可可娇笑著抬手在萧博翰的腰眼上拧了一把:“讨厌,谁想吻你了,你是不是想欺负我了,是不是?”

    话是这样说,但她已经闭上了眼睛,扬起了脸,靠近萧博翰了。

    唐可可没有留下来,萧博翰挽留了,但她还是回去了,她说最近过节,晚上有时候要通宵营业的,自己不在那个地方,心里很不踏实。

    萧博翰不能熄灭她对工作的热情和喜爱,萧博翰派车送她走了,同时,萧博翰也希望一个人在床上好好想点事情,最近的情况越来月复杂了,很多问题都看起来模模糊糊的,是需要好好的思考一下。

    第二天下午,雷刚就带着几个人到了那家新开的赌场,这是一个名字叫“如意电玩”的地方,它在柳林市城乡结合部的一条街道上,过去这里是史正杰的地盘,后来萧博翰强行夺到了手,每月的管理费倒还不错。

    电游厅很大,但下面的地下室就更大了,过去地下室是准备用来做车库的,但柳林市还没有发展到需要缴费停车的那个地步,所以这下面就一直空着,后来这家新开的赌场就给出了较高的租金,在把这房产的所有者-——联东街道办的主任小小的收买一下,轻易的租下了这一楼和地下室,明面上是电游,实际上是赌场。

    街道办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只要按时给租金,管你做什么,出事了就说不知道,在严重一点就找个临时工应付一下,开除了就成。这算什么啊,连全国闻名的重大火灾和牛奶事件都可以找临时工顶替,这小小的赌场闹不到哪去,这对他们来说都是驾轻就熟的小事情。

    他看都没看一楼的电游厅,直接就往地下室楼梯口走去,有两个身穿黑色套装的男子就很警惕的试探着,堵在了门口,说:“几位来过这里吗?”从语气上,雷刚可以听出他们对自己的敬畏。

    雷刚没有说话,但他身后的那个小头目苍狼却骂了一句:“奶奶的,不认识我们了,这是我们大哥。”

    两个黑衣人中的一个很快就认出了苍狼,因为他来过几次,是收保护费的,这人就愣了一下,让开了路,对旁边一个人说:“恒道集团的,这样,你在这守一下,我陪他们进去转转。”

    那人也就让开了,他们明白自己在恒道的地盘上,恒道的人那就是大爷。

    雷刚点下头,就在这人的带领下走了下去。

    雷刚对赌场是很理解的,这赌场就是一个小社会,它充斥着义气,勇气,运气,生气,同时也充满着尔虞我诈,陷阱,阴谋,虚伪和假笑!

    在这里,很多人不但把自已辛辛苦苦挣的钱和一生或大半生的储蓄都丢在了赌场里,有的赌客还要拿高利贷,还不了钱就卖房卖车卖产业,要不就四处借钱,再不行就只好跑路了,要不就是伤了心还得伤身。

    对赌场,也许很多人并不了解,也从来没有去过,这得恭喜您!没去过真是万幸啊!大部分人其实都是通过一些影视剧才了解拉斯维加斯等境外及澳门葡京等一些赌场里的情况。

    那里的人都是西装革履抹着头油,嘴里叼着雪茄的男士和长裙拖地坦肩露乳,手握红酒杯的女士坐在轮盘赌的桌前随意地下着筹码,他们不像是在赌博而像是在参加一个派对。

    真实的普通赌场并非如此,就比如雷刚现在看到的这个赌场,这里在场地中间摆放着一张极大的长条桌,跟一张“斯诺克”台球桌差不多大小。

    当然赌桌的大小也是和赌客的人数和公司的规模成正比的。

    十几支长条板凳围放在赌桌周围,而赌客和几个工作人员或坐或站里三圈,外三圈地围绕赌桌周围,他们正在摇骰子,这是一个既古老又简便的赌博方式,就是猜单双,赌客们只往赌桌上下注就行了。

    这些设施看起来没有电影里的豪华,似乎可以说还有点简陋,但赌场里钞票却是大大的有,大大的多,有的时候上大课赌桌两头一边一个点钞机都忙不过来,因为用手工哪里还数的过来。

    雷刚眯起眼,站在赌场里只闻得一阵阵“啪啪啦啦”点钞机发出的动听悦耳的声音和很多吆喝声。

    那个刚才在门口站岗的年轻人,很讨好的给雷刚发了一支烟说:“要不大哥也来玩两把?”

    雷刚摇下头说:“我没这运气,对了,怎么称呼你啊。”

    这个人很巴结的说:“大哥叫我小武就可以了。”说着话,帮雷刚点上了烟。

    雷刚抽了一口烟,说:“小武,你们老板在吗?”

    小武说:“大哥是要见我们老板吗?我给你找找。”

    想了想,雷刚说:“嗯,也不用见,我就随便来看看,收了你们的钱,当然要保证这里不出问题。”

    “嘿嘿,大哥真不错,这里挺好的。”

    雷刚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对了,好像你们老板是省城的吧,我一个兄弟认识他。”

    这小武就接口说:“是啊是啊,我们老板是省城的,不过好像上面还有老板,我们是不管那事了,给钱就跑跑腿。”

    雷刚像是有了一点兴趣的样子说:“奥,知道你老板在省城做什么吗?”

    这个叫小武的马仔就用手挠挠头说:“这到不清楚,不过听他们经常说什么飞龙会什么的,估计也是道上的一帮人。”

    雷刚在听到飞龙会这几个字之后,脸色就冷峻下来了,看来这就是萧博翰说的那个来趟柳林市的帮派了,自己要赶快吧这个消息给萧博翰汇报一下,只怕接下来就要有行动。

    “小武,你们老板最近都在柳林市吧。”

    “在,在呢。”

    “好,知道了,你们也多加留意安全啊,对了,你们这一般有多少锤子看护啊。”

    “也不多,10来个,不是在你们恒道的地盘上吗,谁敢来捣乱。”

    “嗯,嗯,那倒也是,好了,没其他的事情我们也撤了。”雷刚已经不需要在了解什么了。

    “好好,请大哥慢走啊,下去想玩就过来。”这个小武还在殷勤的招呼着。

    等雷刚他们一离开,大厅后面一个门就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面目阴冷的中年人,他叫住了小武,问:“刚才这几个人是谁,看你挺熟悉的。”

    小武忙说:“曲老板你好,这几个是恒道集团的,说来看看。”

    曲老板看着雷刚他们离去的门口,若有所思的说:“恒道集团的?他们来干什么?”

    他也不等小武回话,缓缓的转过了身,低着头又返回了那个房间了。

    雷刚很快的就回到了恒道总部,萧博翰也是刚陪一个政府人员吃过饭回来,两人见面后,雷刚酒吧自己探得的消息给萧博翰做了汇报,雷刚说:“这家赌场看来的确是我们要对付的飞龙会了,下一步怎么打算,请萧总指示。”

    萧博翰皱起了眉头,他真的不希望这家赌场就是飞龙会的,本来柳林市政府将要发生权利转移,萧博翰还没看清大势,想等一等,在一个,自己对赌博和毒品也没有插手,就算人家来到柳林市,和自己的生意也冲突不大,但现在自己却要作为先锋和人家死磕了,真不合算。

    萧博翰沉吟了一会,才说:“先缓缓,等历可豪那面查证后再说。”

    雷刚也不是绝对的粗人,他也能了解几分萧博翰的顾虑,就说:“或者我们可以装着不知道,别人也未必很快察觉?”

    萧博翰抬头看看他,莞尔一笑说:“柳林市就这么大的一块市场,飞龙会一旦做起生意,其他几家就会很快感觉到的,混是混不过去。”

    雷刚想想也是,就说:“那至少我们可以和那几家谈谈条件吧,总不能让我们帮闲忙。”

    萧博翰摇下头说:“只怕没那么容易啊,苏老大已经发话了,谁的地盘谁负责,否则别人来处理了地盘就归别人。”

    “妈的,这是什么道理。”

    “哈哈,江湖上现在哪有什么道理可言,这不是几十年前的黑道了,现在的人,除了背信弃义,就是尔虞我诈,实力才是硬道理。”

    雷刚愤愤不平的说:“我看这就是他们借刀杀人,利用我们。”

    萧博翰淡淡的说:“雷刚啊,你要记住一条,那就是不要怕被别人利用,人家利用我们,说明我们还有用,到了误人来利用的时候,那也就说明我们什么都不是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