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检查完工作以后,这王乡长就多了个心眼,反复强调领导应该体察下情,今天要到他家吃个饭,了解了解群众的生活,季子强推辞不过,就带上小张一起随他到了家里,走了一会便道,就见一幢2层两间的砖房,院坝收拾的还算整齐,房子里虽然没有太多的家具,但墙白地光干干净净。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王乡长那肥胖的老婆正在厨房里忙活,锅里也是噼里啪啦的响着,你还别说,季子强跑了几个小时,还真饿了,闻到那味道挺香的,看来王乡长家里也是早有准备,只怕他今天跟上跟下的目的就是要请华书记来吃个饭,哎做个乡长也不容易啊。每天是开会学习参观检查,迎来送往上传下达,春种夏管催粮派款,民事调解打胎流产。

    除了这些还得巴结比自己官大的领导。

    季子强环顾四周一下就说:“乡长啊,看来你小日子过的还不错麻。”

    王乡长就很谦虚的说:“全靠党的政策好,全靠领导带着跑”。

    靠随便说个什么都可以和领导挂上关系。

    在堂屋王乡长摆上了经常不用的大桌子,泡好茶,季子强就见他那个89岁的儿子正在写作业,小孩满憨厚可爱的,歪着个小脑袋,嘴里咬着铅笔,好象在思考问题的样子。。

    季子强也是无聊,就走了过去,见那小孩在做语文作业,看了两眼季子强就实在是憋不住笑了起来,小张不知道季书记在笑什么,也凑过来一看,见那孩子刚做了一个造句,题目是要把“恳求,和哀求”连在一个句子里。

    小孩是这样写的:今天我们吃鸡,没煮熟,啃球恳求不动,我就丢地下了,爸爸骂我说:你挨球哀求的不吃也不要丢了,浪费。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王乡长还以为自己儿子写的好,也傻傻的跟他们一起笑。

    一会的工夫,一大盆干山笋熬土鸡就端了上来,季子强看着鸡就想到了那娃的造句,又笑了,乡长见今天华书记真是高兴,心里也舒坦的很。

    季子强今天没让拿酒,说晚上还有事情,王乡长劝了几次,看季子强态度坚定,也就算了,几个人就随便的聊了一会,随便问了些其他的问题,饭也吃完了,今天吃的还舒服,城里土鸡很少的,吃起来就是没这味道好。

    吃完了饭,季子强感到有点想尿了,就走出了堂屋,到了院子里那个猪圈旁边的小房子,门口也没写男女之类的标示,农村都是这样,他也没多想就进去拉开拉练,掏出有点膨胀的水枪放了起来,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对面破烂草帘的后面,一个硕大白肥的屁股正在“刷刷刷”的强力排水,那下面卷曲的一些毛毛草草的,都让季子强一眼看到了。

    这应该是汪乡长的老婆,季子强一阵的惊慌,不等放完水,收起水枪就撤了出来,生怕别人发现说他流氓。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他就和乡长握握手告辞返回,离开的时候乡长一直把他送上车,直到看不见车的时候才回去,一路上乡长也是心里美滋滋的。

    回到政府已经是吃晚饭的时候,他刚吃了也不饿,就一个人在院子里散下步,吃完饭路过的人都热情的和他打着招呼,他也有一种很满足的心情,在这个大院里面,做做一哥,感觉还不错。

    天也渐渐的暗了下来,他回到了办公室,还没进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就响起,他连忙快步接起了电话,电话是华悦莲打来的,那头不断传来的咯咯笑声,他也庆幸自己回来的及时,要不然这电话也接不上了,他们聊到了很多事,他还告诉她可能过几天要到省城去出差,问华悦莲到省城去看父母吗要是去的话,可以一起走。

    华悦莲说:“马上就要放假了,等放假在回去吧。”

    季子强也没在强调这事情,两人有说了一会所谓的情话,这才挂断。

    放下了电话,季子强就想了一会华悦莲,他们之间的感情是那样的真诚和纯洁,他喜欢这样的感情,但是对叶眉和安子若呢

    他迷茫了,自己也说不清,也许都有爱吧,他又自问自己,难道男人的爱可以分配给很多女人吗答案他不知道,但他还是希望可以分配给很多女人的,因为他本来就是个多情种子。

    过了一天的下午,季子强把工作都做了个安排,又和几个领导开了个会,让他们抓紧招商工作,提高效率,尽快让签了协议的进入本县,协调好个部门,杜绝卡,拿,要等办事习惯,自己明天要到省城去,家里这一摊子就请大家多上点心。

    几个领导也都做了笔记,让他放心的去省城。

    第二天刚吃完早餐,肖局长就带上两个科长过来了,季子强带上县委办公室主任汪真就一起出发了,他们的车在前面,财政局的车在后面跟着,路上他也没有和汪真聊的太多,他在想自己的心事。

    在路上他们吃了点东西,这时候他才想起问肖局长钱带够了吗,肖局长说:带了5万多呢,应该差不多了,烟酒,礼品都买好装在车上的,到时候光取就是了,那两个财政局的科长他也见过,就是不太熟悉,就随便的聊了会,聊过才知道。那个预算科的科长,有个亲戚是省财政厅的处长,每次都是他引见人家厅长的,所以每次去办事那是离不开这小科长。

    知道了这个关系,季子强对这个朱科长也是不敢小瞧了,心里想:“看来这洋河县还真是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以后还是要多留意点。”

    剩下的路也就不是很远了,不到两个小时他们就来到了省城,好长时间没进省城了,季子强还多少有了点感慨。

    现在也顾不的多想了,先安顿住下在说,他们就开到了省政府招待所,肖局长给季子强定了个单间,其他人都是两个人的标准间,为了节省费用,他们也就不等明天了,那个朱科长就联系了自己的亲戚处长,看厅长有没有时间晚上出来吃饭,电话打了,大家就在房子里等消息,那也不敢跑,过了个把小时。那面来电话说,厅长没时间来了,副厅长可以出来,还说一般情况他们小县城来的正副厅长都是不接待,不出来的。

    朱科长在千恩万谢他那亲戚后,马上就联系吃饭的地方,等闲的地方那是拿不出手的,吃的好坏不说,至少要进一桌子几千元的酒店。

    一听这话,把个季子强心疼的,可也知道没办法,割肉卖血也要撑住,不然来年自己更恼火。

    还没到预定的时间,他们就早早的赶过去,本来自己带了几瓶酒想节省点钱,那里想到酒还没进包间,人家酒店的服务员就把他们狠狠的教育了一番说:“这是大酒店,不是街边小吃,你们不吃都可以,但酒是坚决不能带进来,”

    没办法就把酒又放回了车里,打开酒水单一看,同样的酒,比他们自己买的多了上百元,大家满怀悲愤的心情还是点了几瓶。

    刚把酒菜点好,朱科长的哪个处长亲戚就带着省财政副厅长走了进来,这副厅长姓严,人长的比较瘦小,但官气十足,举手投足间给人以不可小视的威严。

    大家都起身让座,严副厅长也不推辞,就径直坐在了面对门口的上座,坐下以后用炯炯有神的目光扫视了大家一圈,立马确定了季子强是他们的首脑,就对他开门见山的说:“你们的事,下午朱处长已经给我说了,事情也不大,我们就是个顺水的事,你们只要和省扶贫办谈好数目,我这里保证不卡,不留,至于明年的办公费用划拨,我还要和厅长碰个头,尽可能的照顾下你们。”

    一听副厅长如此痛快的表态,季子强,肖局长都是感激万分,季子强马上回应道:“严厅长真是体恤下情的好领导,感谢。感谢。”

    那严副厅长没有一丝的骄傲,继续说:“不过你们下面这些基层的同志啊,也要把工作做好,不要动不动就是问国家要补助,要支援,大家应该具有**自主,自立更生的思想,要是大家都象你们这样,社会怎么进步,小康怎么实现,国家怎么富强。”

    季子强边听边点头,一副认真领会的表情,心里却骂道:“我靠,我们两个换个位子看看,老子比你说的还好,你去下面基层试下,你就知道了。”

    想是这样想,嘴上却说:“严副厅长话很深刻,也抓住了我们基层问题的要害,回去以后我门就要组织每个下面的同志,好好学习厅长这段话,认真理解话里的精神。”

    严副厅长看到大家都领会了,也就不想过于苛刻,又说:“思想的提高会有个过程,我也不指望你们完全了解我的精神,路也是一点一点走出来的吗。”

    说完了这些,也就不等大家招呼,自己端起了酒杯。

    季子强等人一见领导端起了酒杯,也是立马的举起了酒杯,各自说着不同的祝酒词是一饮而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