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吴书记就又说:“季县长这种敢于和歪风邪气的斗争精神,我们是要学习的,他来县上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我们在一起也多次的交流过,很多事情他都是分得清轻重缓急,也看的清楚事情本质的,我感觉子强同志还是很不错。 ”

    吴书记这话一讲完,那哈县长就冷冷的扫了季子强一眼,心里道:难怪他今天敢这样直接的提出这问题,原来都是老吴在后面撑腰啊,这季子强也太不是东西了,才来几天,就抱上老吴的大腿了,哼哼,我还没收拾你,你到先挑出来了,好,我们走这瞧。

    季子强开始还是有点高兴的,但后来听听吴书记的话,感觉不对了,他很快就明白了吴书记的企图,吴书记是要把自己绑在他的那战车上了。

    自己一但划了过去,脸上也是刻了钢印了,做官讲的是个排队,现在自己已经被划到了吴书记的队伍里,,好坏也只有一条路走下去,想要改换门庭,弃暗投明,那是做梦,哈县长已经不会接纳自己了。

    他不得不佩服吴书记真是有水平,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把自己的所有退路封死了。

    季子强心里叹口气,只怕以后自己和哈县长就要有矛盾了,更可怕的是处在了两个派系的矛盾中,那是很残酷的。

    洋河县是很小,当天,基本上全县的干部都知道了他们开会的事,那个黄局长也是一下的焉了下来,纪检委已经和他很严肃的谈了一次话,他也就很是冤枉的把当时的情况给做了如实的汇报,说自己就压根不知道那个通知,自己是很无辜。

    这问题就有些复杂了,纪检委就把这情况给吴书记做了个汇报,希望他同意可以对季子强副县长也做个谈话,吴书记当然是同意的,这有什么不应该,他就说:“我们一贯的政策就是不冤枉一个好人,你们抽时间去和季子强同志谈一次话,我给他打个电话,我也相信他是一个有原则的同志”。

    纪检委几个同志一听他也支持,就决定过一两天去找季副县长把这个问题再好好落实下。

    吴书记看他们走了出去,就眯起了那很小的眼睛,笑笑的自言自语说:“我也相信季子强同志是不会随便改口的。”

    这黄局长焉是焉了下来,但心里却明白,现在的关键就是季副县长在收拾自己,除非是他自己可以改口,但看他样子是不会轻易的改变的,自己过去也是有点太张狂,这次他是要置自己于死地了。

    黄局长谈完话就一直的想这个问题,混到今天的位置多难啊,不行,要找哈县长想点办法。他就赶忙给哈县长打了个电话,想约哈县长出来坐会,天已经是很晚了,吃饭肯定是不行,他就说请县长一起唱个歌,跳个舞。

    哈县长见他请自己,也知道是什么事,自己也是想帮他一把,到底过去黄局长对自己也算忠心,但怎么帮,这就是个问题了,只要那季子强不改口,就算谁来也救不了他,因为现在的实情是,这件事情已经让吴书记搞的很严肃了。

    哈县长答应了他的邀请,就算是帮不上什么,安慰一下也行,两人就在县上最高档的黑牡丹舞厅见了面,这个舞厅从外观来看,是很普通的,它和一般舞厅没有什么不同,都是很简单,很一般的,可是一进去,情况就不一样了。

    里面是相当豪华,富丽堂皇,在二楼一个豪华的大包间里,黄局长是心神不宁的坐在里面,包间到是装修到位,设备齐全,什么点歌屏,液晶大屏幕,真牛皮沙发,还有卫生间,应有尽有,无所不有,可是黄局长那有什么心情来欣赏这些啊。

    哈县长看到黄局长那一脸的苦瓜像,就说了:“黄局长,你这事情我是相信你的,一定是那小子的给你下了个套,你也是多年的油子了,怎么唉,算了,不说这问题,现在我还真的没什么好办法帮你。”

    那黄局长一听,心里就哇凉哇凉的了,连县长都这么悲观了,那自己只怕是真的混到头了

    这心里一急,说话就不利索了:“哈,哈县长,你就就在拉我一次吧,你要没办法了。我我就真的完蛋了。”

    说着话,就从沙发上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大包东西来,哈县长一眼就瞄见了,知道应该是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