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唐可可得意的说:“那当然了,我过去学习不差。”

    萧博翰差点吧一口刚刚喝进去的茶水喷出来:“你不差,那是,每次考试都帮我审卷子呢。”

    “什么啊,什么啊,不就是考试看看你的答案吗?那是我对你负责。”

    两人说笑几句之后,唐可可就认真的说:“萧总是不是想在季子强管辖的洋河县投资。”

    萧博翰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说:“最近我们收入有很大的增加,下一步我相信还会持续的发展,所以早做计划,最近看洋河在各大报子上都招商呢,我们可以关注一下。”

    唐可可说:“萧总有意向了?”

    萧博翰说:“具体的还没有,但这是迟早要走的一步棋,所以拉上季子强这个人,或许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好的,我记住了,我下去再喝历可豪商议一下,看有没有人能给我们搭这个桥。”

    送走了唐可可,萧博翰若有所思的看着蒙铃,心里想着季子强的事情,如果叶眉真的上来了,这个季子强也一定会水涨船高,迟早会受到重用,自己要提前布局,想到叶眉可能上来,萧博翰真的有点担心起来,万一女市长叶眉掌权了,她会不会继续的保持过去的强硬作风,要是那样的话,以后大家就会更加的举步维艰。

    不要说萧博翰在这样想,身在百公里之外的季子强也在思考着同样的一件事情,年前,他借刀杀人,通过哈县长的手,干掉了一直想要利用自己,同时又薄情寡义的县委吴书记,给哈县长铺平了一条通往洋河县最高权位的道路。

    但这都不过是季子强整个棋局中的一步棋而已,他在多天前,来到了柳林市,和叶眉商议定下了坚决反对哈县长担任洋河县书记的举措,请叶眉在市委常委会上据理力争,态度鲜明。

    后来叶眉在常委会上,她和华书记为洋河县县委书记的选任问题发生了激烈的碰撞,两人撕破了脸面,针锋相对,当然了,最后叶眉还是没有能够抵挡住市委华书记在常委会上绝对的权威和优势,于是,洋河县的哈县长还是走马上任更进一步,当上了洋河县的书记。

    这才是季子强最为关键的一步棋,走到这里,季子强已经知道自己要胜利了,他毫不犹豫的给了市委华书记了致命一刀。

    当然了,这其中的恩恩怨怨,其中的纷繁机巧很多,这里就不啰嗦了,都在上本《第一秘书》有详细描述。

    这样看起来,不管是黑道,还是官场,只要你想出类拔萃的超越别人,总是需要睿智和坚韧,也总是会伤神劳心,会有刀光剑影,萧博翰和季子强面对的一切,就是最好的例证。

    第二天,季子强就来到了柳林市,他是和一个朋友来见另一个想要到洋河县投资的老板,

    晚上吃完饭,这个老板就一定邀请季子强活动一下,季子强还想为投资的事情再做点他的工作,也就同意了。

    似乎所有的男人都不会排斥去那些**场所,季子强一个方面是因为工作的应酬,另一个方面,他也不会绝对的那么抵制,其实男人对于女人,就那么回事,或者说,他们喜欢的其实并不是女人,而是新鲜感。

    他们开车找到了这么一个认为安全的浴场,很巧的是,这个浴场就是萧博翰恒道集团的,而在里面掌管全盘的,也就是唐可可了。她只需要一眼,就能认出这个过去的市长秘书,对他的意外到来,唐可可真有点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

    就在昨天,萧博翰还专门的和自己谈到过这个季子强,而今天,他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是不是冥冥之中也注定了一种宿愿呢?

    不过摆在唐可可面前的还有道难题,这里是什么性质的场所,唐可可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而在这个地方,就算是很多认识的领导前来,唐可可也会刻意的回避,就算万一回避不开,也总是点个头,笑一笑而已,领导们都不希望别人在这个地方殷勤的招呼自己。

    这一点都不奇怪,他们可以每天为了上报子,出风口,但绝不希望在这个地方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出现。

    就像是在学生在厕所里招呼正在使劲大便的老师一样,老师总是会很尴尬的。

    那么唐可可就必须思考一种最为有效的接近季子强的方式了,她犹豫了很久,最后决定,为了恒道的事业,为了完成萧博翰赋予自己的这项使命,牺牲一次自己又有何妨?

    不过这天唐可可还是气馁了,她鼓足了勇气,冒充小姐,准备为恒道集团献身一次,但那个叫季子强的家伙居然睡着了,还打起了呼噜,天啊,老娘堂堂一个浴城的总经理,可好,今天到成了一个卖苦力的傻丫头了。

    当天晚上,唐可可就到了恒道总部,找到了萧博翰。

    萧博翰本来准备是休息了,看到唐可可他还是有点惊讶,因为唐可可的脸上表情并不快乐,一点都没有往日见到自己的那种欢愉和兴奋。

    萧博翰披上了外套,让唐可可坐下,自己又给她倒上了一杯热茶后说:“可可,今天怎么这么晚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唐可可把水杯抱在两只手的掌心,一面暖着手,一面说:“有事,心里不爽,来看看你。”

    萧博翰微笑着坐在唐可可的身边说:“大冬天的,晚上还跑一趟,不会明天说啊,先喝一口水,我把空调再调热一点。”

    唐可可面色黯淡的说:“不用了,你这已经很暖和了。”

    萧博翰也就没再说话,她知道唐可可是个急性子人,她不把心里想的话说出那会憋得难受。

    唐可可全身暖和了起来,她放下了水杯,看着萧博翰说:“刚才在洗浴城我看到了季子强。”

    萧博翰一愣,季子强,看来是个男人都脱不了这爱好啊,他一个有可能成为柳林市的政治新星的人,也难以避免的偏爱这些地方。

    唐可可似乎看出了萧博翰的想法,微微的摇摇头说:“可惜,他和别的男人不一样,他有需要,但他却能够克制自己。”

    萧博翰喃喃的说:“克制自己?难到说你浴城的小姐他并没有去动?”

    唐可可脸上就显出了一片的潮红,说:“不是小姐,是我亲自出马的。”

    萧博翰有点迷糊了,他看着唐可可,一时还没有方法理解唐可可说的亲自去是个什么含义。

    唐可可快速的呡了一下嘴唇说:“我进的包间,本来想装小姐和他发生点什么,永远牵制住这个人,但没有成功,他拒绝做那事情。”

    萧博翰这次大吃一惊,他呆呆的看着唐可可,张大嘴,好一会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大,看你夸张的样子,惊讶什么啊,我就想为恒道集团拿下这个人,做点牺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又不是什么金枝玉叶的”。唐可可很是自豪的说。

    萧博翰显然是还没有缓过来:“但是但是可可啊,你也用不着采取这样的方式啊,你,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有什么啊,人家季子强也还是很迎人的那种年轻人,和他在一起我也不算吃亏。”

    萧博翰真有点无语了:“唐可可啊唐可可,你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你是恒道集团的一个高级主管了,不要妄自菲薄好不好,就算他帅,也不能随便的让自己。”

    萧博翰说到这,不好往下说了,他看唐可可,见她一点都没有什么愧疚的意思,萧博翰也只好摇下头,他理解唐可可的急于拿下季子强的心情,所以也不大好多加责备了,就转换了一个口气,用调侃的语调说:“这个季子强很帅吗?我想一个官场中人,天天谋划阴谋诡计的,容易见老,帅也帅不到哪去。”

    唐可可转过头来,转着头用鼻子四处吸吸,抬手犹在自己的鼻子前面扇了几下说:“老大啊,你这房子里面放的什么啊。”

    萧博翰也四处看看说:“没有放什么啊。”

    唐可可很认真的说:“不对,我怎么闻到了很大的一股酸味呢?”

    萧博翰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说:“你感觉我在吃醋啊,哈哈,就算是为你吃醋吧,所以以后你不要在这样做了,想为集团出力我很理解,但也不用低声下气的,我们有自己的优势和能力,用不着那样。”

    “唉,我有什么优势啊,我不过就是这一副臭皮囊。”唐可可一下子情绪又有点低落下来了,或者今天季子强给了她一种少有的挫败感。

    萧博翰一看唐可可这个样子,心里也是有点理解她,就轻轻的握住了唐可可的小手说:“你很能干的,在这短时间里,我看到了你的才华,也感觉恒道集团很需要你,真的,上次我和历可豪在一起谈心的时候,他也说你很有社交能力,对他的工作帮助很大的。”

    唐可可落寞的低下头说:“嗯,你不用安慰我,我没什么,恒道集团收留了我,给我了二次焕发的机会,我老想竭尽全力的为集团工作,其他的事情我才不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