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吃完了早餐,在恒道总部的二楼会议室里,所有该来的骨干都赶了过来,

    萧博翰来到了会议室,一边不断的和认识他,向他微笑的人点着头,所有的人都也在相互的问候和显摆着春节几天自己的奢华和富贵,春节对他们来说真的很难得,没有担心,没有压力,没有顾忌,这或者也是这他们一行当所保留下来的不多的一点传统,大家都很克制的遵循着在春节休战的老规矩。

    唐可可也来了,她算不上一个大权在握的人,但至少他已经成功的转变为一个管理者,她不仅要管理恒道的洗浴城,还要帮助总部和做为历可豪的助手,处理很多恒道集团的外联事宜,也还不错,她浪迹江湖的那段经历,让她能够驾轻就熟的明白男人的心态,处理好很多人际关系。

    她找了个属于她的位置坐下,淡淡的看着萧博翰,想到了自己和萧博翰在每一次相会的情景,她就有一种心跳的感觉。

    萧博翰雍容静肃、端庄严正的坐了下来,身边的全叔及时的递来了一支香烟,萧博翰笑笑,接过香烟,客气的拒绝了全叔帮他擦燃的打火机,自己接过来,打着,先很恭敬的帮全叔点上,然后在自己点上,他仔细的一一看看在座的每一个人,用眼中的肯定和泰然给予了他们一种发自内心的问候。

    在这个时候,在座的人都收敛起了刚才的嬉笑怒骂,一起看着萧博翰,等待他的训示。

    萧博翰吐出了一阵烟雾,说:“今天在过节中请大家来,是有几件事情要通告一下。”

    放下手中的烟蒂,他继续说:“一个是春节之后要请大家保持必要的稳定,你们药约束好自己的手下兄弟,尽可能的不要太过张扬,对一些欠款和管理费的搜缴,也要注意一下方式方法,柳林市也许在下一步会出现一些变动,我们要先看看,先等等。”

    萧博翰没有详细的说出自己接到大伯电话的消息,人多嘴杂,他只能含糊的给大家发出一个警告,对将来柳林市整个政府权利格局和趋势到底会怎么走,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全叔和历可豪一起看了过来,他们从萧博翰的话中也估计到一定会有什么情况,既然萧博翰不明说,他们也不好多问,但他们坚信,萧博翰肯定是有所顾虑。

    全叔就附和着说:“是啊,是啊,这年头,大棚把季节搞乱,小姐把辈份搞乱,关系把程序搞乱,级别把能力搞乱,公安把秩序搞乱,金钱把官场搞乱,而我们却不能乱来,外面的人不知道,就感觉我们都是乌合之众,实际上我们有我们的规矩,既然萧总今天特意吧大家叫来,说了这个问题,就请大家一定照办,谁惹出了事情谁受罚。”

    全叔语气不重,但他的眼神是凌厉和冷酷的,没有人敢于把他的话当成一个笑话来看待,谁都知道他一旦惩罚开始,那是会出人命的。

    萧博翰等全叔说完了,才又说:“还有一个问题我今天也要讲一讲,最近从省城来了一股叫飞龙会的人马,准备在柳林市找点财路,昨天我们几个大口的大哥也商议了一下,也都达成了协议,坚决杜绝他们在自己地盘的发展,谁地盘来人了,谁就要负责把对方赶走,所以我想请你们最近多长个心眼,注意各自地盘前来投资的企业,有什么异常情况及时汇报。”

    下面这些人也有知道飞龙会的,也有不知道的,就一起叽叽喳喳的议论了一会,萧博翰没有去制止他们,他需要他们酝酿一下,这个问题也是很关键的。

    这时候,就有一个雷刚手下的组长喊了一句:“萧总,我这有情况。”

    萧博翰点下头,做个手势,让他安静,然后说:“一会散会了到我办公室来,详细说。”

    那个叫苍狼的头目就不断的点头,表示领会了。

    接下来萧博翰又说到了一些其他的,包括所有娱乐场所在最近注意的事项,等这些都说完了,萧博翰请历可豪和全叔又讲了几句,最后萧博翰说:“会议到此吧,你们大家安会上要求的赶快布置一下,唐可可留一下,等我处理完其他事情了有话对你说”。

    唐可可有点骄傲的挺了挺胸部,感觉很好,其他人也是很羡慕的看看唐可可,感觉她可以经常的聆听萧总的教诲,那就是运气啊。

    散会之后,历可豪,鬼手,全叔,雷刚还有唐可可几人带上刚才那个说有情况的小头目,就一起到了萧博翰的办公室,萧博翰让蒙铃给大家都都倒上了茶水,一一招呼坐下后,才对那个小头目说:“苍狼,现在可以说说你的情况了。”

    这头目舔舔嘴皮,赶忙站起来,对他这个级别的人来说,可以亲自给萧博翰汇报工作,不得不说是一种荣幸,但萧博翰不想让他过于的拘谨,就抬手虚压一下说:“你坐下慢慢说。”

    这小头目有点忸怩的才坐了下去,说:“刚才萧总说飞龙会这件事情,我到是想起了一家地下赌场,他们也是刚开几天,我去过收过费的,好像里面管事的很多都是省城口音。”

    “奥,有这事情?”萧博翰不得不重视这个问题了,这里面已经有两个疑点,第一刚才几天,从时间上合乎飞龙公司,在一个都有省城口音,这更让人怀疑。

    萧博翰凝神想了想问:“在那条街上?”

    这叫苍狼的小头目看萧博翰如此的重视,心中愉快的说:“就在我们前段时间拿下的史正杰那地盘上,靠近水果批发市场。”

    萧博翰转头,对雷刚说:“那么雷刚啊,你去盘过底吗?”

    “萧总,因为是刚开的,收费也没有扯皮,所以我还没来得及过去。”雷刚很小心的说。

    “嗯,看来应该是在过年这几天开的,他们可真会挑时间啊,知道我们过年放假。”萧博翰自嘲的笑笑。

    雷刚想想说:“要不我最近过去看看。”

    萧博翰颔首同意:“看看可以,但切记不要轻举妄动,盘了底我们在商议,对了苍狼啊,谢谢你这样细心,可豪,一会给苍狼发点奖金。”

    历可豪颔首说:“好的,记住了。”

    萧博翰在点一下头,示意苍狼可以离开了,这小子满脸通红,幸福的走了。

    等他走后,萧博翰站了起来,绕着沙发转了两圈,停在了;历可豪的面前说:“可豪,你感觉这赌场是不是值得怀疑。”

    历可豪认真的说:“十有**就是飞龙会的人了,不然不会挑选这个时间开业,估计他们也明白一定会受到我们抵制的。”历可豪拥有任何一个专业律师该有的特质——小心求证、实事求是,不作无谓的推断和结论。

    萧博翰说:“是啊,是啊,可豪啊,你也抽时间到工商局去探探,我们要确保判断准确。”

    历可豪说:“好的,不过萧总,据现在的情况看,这事情应该差不到哪去了,对下一步采取的处理方式,还请萧总早点思考。”

    “这个我知道,我已经在考虑了,还有啊全叔,你这里最近也帮我把外围弟兄们监督好,不要让他们在最近惹事。”

    全叔“嗯”了一声说:“这点没问题,我刚才还想呢,最近带上鬼手几人每天出去转转街,萧总啊,是不是你听到什么不好的信息了,刚才会上你没详细讲,现在能说一下吗?”

    萧博翰有点为难,他倒是不排斥这房间的人,但要说的太详细,这就要扯出大伯和柳林市未来的一些权利变动,万一传出去不好。

    萧博翰说:“我也是道听途说了一些消息,都还没有证实,只是心里警惕,做点预防。”

    全叔附和的说:“不错,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早做防范是应该的。”

    萧博翰又叮嘱了一下其他事情,在大家都要散去的时候,叫住了唐可可。

    蒙铃见萧博翰留下了唐可可,心里很不舒服,所以他就假意的收拾刚刚搞乱的办公室,擦擦桌子,收拾烟灰缸,倒掉茶梗什么的,就是不离开,她就不相信了,你们这对狗男女能当着自己的面亲热。

    萧博翰其实并没有想要和唐可可亲热的意思,房间里就剩唐可可和蒙铃两人了,萧博翰也不再避讳什么,就对唐可可说:“可可,你上次说的那个过去叶眉叶市长的秘书,最近有什么消息没有。”

    唐可可本来以为萧博翰留住自己是要说几句私房话的,现在听是这事,有点小小的失望,在一个蒙铃也在,她就不好撒娇,她说:“最近到没什么消息,怎么了萧总,这个人是不是很重要。”

    萧博翰点下头说:“你找找机会,看能不能有人搭桥和这个季子强接上线,此人以后或许有大用,在一个最近我也想了很多,我们长此以往的单单靠一些非法的收入来维系恒道集团风险也太大了。”

    唐可可心有灵犀的说:“萧总是要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

    萧博翰笑笑:“聪明,看来这大半年你真是长进不少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