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老大就很亲切的看了看史正杰说:“嗯,还是老史明白啊,对了,萧博翰,你的意思呢?”

    萧博翰在想一些别的东西,突然的被苏老大点名一问,愣了一下,就看到苏曼倩正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萧博翰心里一热火,脱口说:“我听苏总的指挥。”

    苏老大满意的用赞赏的眼神鼓励了一下萧博翰,就把眼光投向了潘飞瑞,说:“老潘啊,你呢?”

    苏老大是笑着问潘飞瑞的,但潘飞瑞却依然可以从苏老大眼中看出一抹萧杀来,他无可奈何的点点说:“我没什么异议。”

    苏老大又转向了吕剑强,吕剑强没等他问,就说:“我没问题,我没问题。”

    在他旁边的晁大老板也跟上就表了态,他当然是更没问题了,要是飞龙会进入了柳林市,首当其冲的就是他受害最深。

    见大家都接受了自己的提议,苏老大才轻松的往椅子的靠背上舒适的一靠,说:“好,好好,大家在这件事情上同心协力,也足以说明我们柳林市还是和谐的吗。哈哈哈,不过还是提醒一下大家,今天的话是要用行动来兑现的,不要让我最后为难。”

    萧博翰也看出来了史正杰和潘飞瑞还有吕剑强的不以为然,但萧博翰也没深想这个问题,有句话叫强龙压不住地头蛇,你说和人家拼命,那自己是要好好考虑一下,但就是把对方排挤出去,应该能够做到。

    接着大家有东拉西扯的说了一点别的事情,苏老大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这是结束的意思,大家也一起站了起来,纷纷告辞。

    苏老大也客气的挽留几句,然后就送大家一起到了别墅的外面,这好家伙,哗啦啦就是一大堆人,每个人来的时候都带了好些个随从的,他们有的在别墅的偏间打牌聊天,有的在别墅外面的车里开着暖气听音乐,现在见大哥们都出来了,一拥而上,别墅外面就很热闹。

    苏曼倩不好对萧博翰表示的过于亲热,她站在苏老大的身后,就那样专注的看着萧博翰穿上外套,带上手套转过身和自己挥挥手。

    苏曼倩的心里就一下有了无限的温暖,这个男人今天索去了自己的处吻,自己这一生已经和他再难割舍了,幸福的感觉指如此美好,苏曼倩有点陶醉了。

    萧博翰也是一样的,他看着娇如梅花的苏曼倩,就忘记了自己过去的担忧和顾虑,也忘记了自己以后将要面对苏老大的处境,他不是一个目光短浅的人,但有很多时候,理智和感情并不会同步开动。

    他回首微笑,把自己最潇洒的形象留给了苏曼倩。

    刚转身,他就看到了潘飞瑞冷冷的目光,在今天晚上,萧博翰已经注意到了,潘飞瑞好几次都在用这样的目光在看自己,他有点纳闷,到底是自己过于敏感,还是的确和潘飞瑞有什么误会。

    萧博翰迎着潘飞瑞的目光望去,他移动脚步,想要过去打个招呼,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对自己不满的地方,但他还没有走到跟前,潘飞瑞就收回了冷冷的目光,钻入了自己的小车,率先扬尘而去。

    萧博翰扬扬眉头,自嘲的笑笑,就上了自己的车,在几辆小车的跟随中,离开了苏老大的别墅,冲入了夜幕中。

    春节中的柳林市街道,异常的繁华,萧博翰在车上看着这个自己生长的城市,感慨万千,小车路过了一条街道,这里被大家号称有小姐军团,萧博翰见过无数像鲜花一样美丽的女子,千娇百媚,万紫千红,擦肩而过,能闻到她们身上的香水气味。

    这里集中大量财富,名车,美女,浓密树荫下掩映着一幢幢豪华别墅,在这条服务业畸形繁荣的街上有苏老大的那帮兄弟,在收保护费、追数、看场子、带小姐、开赌场、放高利贷,他们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活着。

    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就像每一个帮派都要有自己的目的和宗旨一样,在这个城市待得越久,萧博翰就会对它更有感情,他有时候不得不在内心里感到自己事业的肮脏和卑劣,自己手下的弟兄也在做着和其他帮派一样的事情,他们鱼肉百姓,敲诈勒索。

    但自己却无法改变这样一个现实,自己在这条路上还能走多远呢?

    萧博翰一直有这样的一种担心。

    回到恒道的这个晚上,萧博翰没有参加大家在餐厅里的狂欢,他客气的拒绝了全叔,鬼手他们的邀请,也委婉的对蒙铃和妹妹萧语凝说自己有点心烦,想一个人静静,在办公室里,他没有开灯,就那样一个人坐在黑暗中,坐了很久。

    对未来的恐惧和对现实的无奈,让萧博翰很难像其他大哥那样心安理得的享受着眼前的权利和金钱,他还不仅仅的是要考虑自己一个人,他还要考虑到整个恒道集团所有的兄弟,这对萧博翰来说,的确是有很大的心理矛盾。

    蒙铃来过一次,她无法对萧博翰长久的生气,她已经和萧博翰赌气了好几天了,今天她想来和萧博翰和解,想表示自己对萧博翰在大年三十那个荒唐夜晚的行为原谅。

    可惜,她在门口站了很久,还是没有下定决心敲门进去。

    但第二天一早,蒙铃就到了萧博翰的房间,她又恢复了往昔的习惯,帮萧博翰整理了办公室,她看到了很多熄灭的烟蒂,她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些烟蒂,就想到了萧博翰忧郁的眼神,蒙铃突然的懂了,萧博翰太难了,他的压力也太大,在这个纷繁复杂,陷阱纵生的圈子里,作为一个掌舵人,这需要太多的智慧和坚韧,就算他偶尔的放纵一下自己,那又怎么能去责怪他呢?

    这样想想,这样自我安慰着,蒙铃就慢慢的心情好了许多。

    萧博翰很奇怪的站在套间略微打开的门口,他看着蒙铃脸上不断变化的表情,看着她时而皱眉,时而微笑的样子,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

    萧博翰说:“嗨,蒙铃,你怎么不多休息一会?”

    蒙铃正在想象着自己的事情,突然被萧博翰一声吆喝,惊了一跳:“哎呀,老大,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吓唬人,不知道我胆小啊。”

    你也胆小,萧博翰看着蒙铃摇着头说:“我让你受惊了,呵呵,他们说你这几天不舒服,今天好点没有。”

    “嗯,好多了。”

    “唉,做女人真是难啊。”萧博翰有感而发。

    蒙铃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说,就问:“萧总,你怎么有这样的感慨。”

    “我怎么就不能有这样的感慨,我可是好学生。”

    “这和你是不是好学生有什么关系,你今天怎么东拉西扯的。”

    萧博翰坏坏的一笑说:“当然有关系了,因为我是好学生,所以我才记得老师上过的课,也才知道你们女人都有那么几天不舒服的时间,一定是大姨妈来了。”

    蒙铃现在才知道自己是上当了,让萧博翰带到了沟里,她小脸通红的“呸”了一口说:“还大姨妈呢,你怎么不说大姨夫来了,就胡思乱想吧,不和你说了,我下去了。”

    萧博翰这是才一改刚才一本正经的样子,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见蒙铃要走,萧博翰忙说:“等等,你马上通知一下全叔,让他通知所有恒道集团内卫和行动中的管理人员,吃完早餐在会议室开个会。”

    蒙铃一愣,说:“开会啊,这还没收假呢?”

    “嗯,有点特殊状况,对了,娱乐场所的那些管事的也一起通知来吧。”

    “奥,好的,我帮你泡的茶在这,你先喝口,我下去看看,帮你准备早餐。”说完,蒙铃就离开了办公室。

    萧博翰洗漱一下,坐在了办公桌旁边,端起茶水,喝了几口,就见妹妹萧语凝收拾的雅致美貌的走了进来。

    萧博翰就很是欣赏的赞叹到:“呀,语凝,你穿上这件衣服真漂亮。”

    “是吗?我很漂亮吗?”

    “那是当然了,也不看看是谁的妹妹,对了,我还想和你好好谈谈呢。”

    “谈什么?你一天到晚忙的,哪有时间啊。”萧语凝有点埋怨的说。

    “是啊,是啊,哥哥最近工作太忙了,关心你的不够,这不是现在就像关心一下吗。”萧博翰有点愧疚的说。

    萧语凝露出了笑容:“和你开玩笑的,我知道你忙,也知道你压力特大,可惜我是帮不上你什么忙的。”

    萧博翰看到了妹妹的笑容,感觉到很温馨,他关切的问:“对了语凝,你一定药好好学习啊,在大学有没有谈恋爱啊?”

    萧语凝马上就扭捏起来了,曳了萧博翰一眼说:“你自己的事情都没葛谱呢,还关心我起来了,好好给我找个嫂子在说。”

    “我是我的事情,你是你的问题,我现在不是问你吗?”

    萧语凝才不想喝他说这些问题呢:“嘻嘻,不告诉你,吃饭了吃饭了,我们下去。”

    萧语凝也不等萧博翰在说话,撒娇着,拉起他的胳膊,就一起到了楼下的餐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