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文:权谋第1903章这时候,她还看到了远处那城市中的一片灯火,几乎象黑暗中的萤火虫一样,远处灯火在闪动,仿佛它们每一个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这一切是无比美妙的。

    苏曼倩觉得它们简直象一条项链环绕着一个安全和坚强的整体,那就是柳林市,每个人都在欢乐的度过节日的夜晚。

    突然,一个声音在她身边响起:“它们真美,是吗?”

    她没有听见萧博翰靠近的脚步,但是这时,他的出现并没有使她感到吃惊﹒似乎她一直知道他会来到自己的身边。

    “是的,非常美。”她说,“美得令人难以相信是真的。”

    “但它们确实是真的。”他说,“每一个灯光代表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或者一个孩子;代表一个家庭,一个人在工作,在奋斗,在挣扎,企图到达某个地方;代表着一个人在恋爱,在生活,在死亡。每个灯光都具有重大的意义,而且它们全是属于柳林市的。”

    苏曼倩没有转身去看他,她不加思索地说:“我没有想到你竟能有这样的见解。”

    “难道我那么象蠢材吗?”他说,“或者是因为你觉得处在我们这样地位的男人,除了金钱,对任何别的事都不会有感情。”

    “我没有那样讲。”她说。

    “没有,或者很多人会那样想的。”

    “不,我没有这样想。”苏曼倩否认说,“我想到的是这些灯火,而你却用言语把我所想的全都说了出来。我还不够聪明,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

    “用言语说出你的想法。是那样吗?””他温和地说。

    “对,是那样。”苏曼倩答道。

    “而你不希望我蹧蹋掉这片美景和这个时刻?”

    这是一个问题,停顿片刻后,她几乎是用耳语般的低声说道:“不,请不要。”

    他们默默无语站在那里,苏曼倩似乎觉得站了很久。她深深地叹了口气说:“没想到在这个冬天里也能看到这样的画意,真的那灯火很美。”

    “美对我来说是非常孤单的东西。”萧博翰说:“我思想和别人一起分享,我希望知道别人所感觉的正是和我感觉的一样。否则,总有点不完美。我非常想说,‘你也是这样感觉吗?’或者‘你也是这样想的吗?’有时没有人回答我,只有风和太阳,可是他们都是非常冷寞的伙伴。”

    “听你这么说,你一定非常寂寞。”苏曼倩脱口说道。

    萧博翰回答:“我有时寂寞得简直无法忍受。然而,我还得坚持下去,因为我知道寂寞决不会真正持续下去,总会有某件事、某个人来解脱它。那时候,我们会非常感激的,因为我们非常深切地体会到了寂寞和不寂寞的区别。”

    他的声音里有种语调告诉她,他是孤独的。

    她怀疑地问:“这就是为什么你打完电话并不进去的缘故?”

    “谢谢你来陪我。”萧博翰你在开发的回答道,

    苏曼倩说:“我本来是给你送衣服的。”

    “谢谢你的好意。”

    她头一次转过脸去看他,天色很黑,但她还能看出他脸部的轮廓,深沉的眼睛。使她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向她微笑。

    “谢谢?”她询问说:“不是你说过我们不用这样客气吗?”

    萧博翰低头看着她,在她脸上搜寻着。这时她突然发觉月亮正在从云后面露出来,她的脸一定很清晰地朝着他,而他的脸仍在阴影里,她站在那里注视着他,试图看清他的脸,也想领悟自己内心某些奇怪的感情,这几乎是一种高昂的激情,一种突如其来的紧张穿过她全身,她在期待仿佛她知道即将发生的事。

    萧博翰却低头小声说:“你非常美!”

    他的声音如此低,他的话如此突然,使她喘不过气来,但她只能看着他,后来她仿佛想摆脱掉那使她着迷的魔力,把头掉了过去,“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她听得出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我是在说真话,你很美,我想不到有哪个姑娘能这么美。”

    “你见过许多姑娘?”苏曼倩想把话说得轻松些,她仿佛觉得萧博翰更靠近了,他的手臂贴近了她靠在栏杆上的手臂。

    “苏曼倩,这名字对你很合适。”季子强没有回答她那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他说出了她的名字,象是在呼唤,接着他又讲下去:“现在,”他继续强调说,“我们正处在无人地带,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正处在过去和未来之间?只有你和我——苏曼倩和萧博翰!”

    “过去和未来。”苏曼倩柔和地重复说。

    “它们也会变成未来。”萧博翰温和地说。

    苏曼倩:“你有没有想过,未来会带来什么吗?”

    萧博翰:“我想过,我很好奇。有时候,我也变得相信宿命论,天意不可违抗,而且它越来越近了,你感觉到了吗?”

    苏曼倩觉得一阵颤抖透过全身,究竟是恐惧还是狂喜,她不能肯定,“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她轻声说。

    “我想你知道。”他说:“它越来越近了,我们就越是无法躲避,有的东西太重要了——命运和爱情,我们不能逃避它们。”

    “我们想逃避吗?”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问,她只知道他对她施加了魔力,他使她更加着迷了,使她越来越靠近了自己,她避不开他的声音,也避不开他就在她身边这一事实。

    “我不想逃避。”他答道。“但是你可能有不同的感觉。我知道无论如何我们是无法逃避的。这就是命运和爱情。”

    她觉得他的手触摸着了她的手,突然她感到一阵惊慌失措,可是太迟了,他的另一只手臂已经伸出,他紧紧地拥抱着她了,她犹豫不决地移动了一下,好象是想躲开,然而他的嘴唇已经吻着了她的嘴唇,他征服了她,吻着她的嘴唇不放,他的吻是那么狂热,使她慑服,使她困扰,她成了他的俘虏。

    苏曼倩一时由于感到意外和震惊,几乎呆若木鸡。接着萧博翰嘴唇的压力和手臂有力的拥抱唤醒了她心中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仿佛有团火焰穿过她的全身,留下一种强烈的狂喜,并且越来越强烈,一直到她整个身体在这种刺激下战栗不已。

    靠在他温热的胸膛前时,一股极致的窝心和安全感又暖暖地渗入了她浑身上下。

    萧博翰从未见过苏曼倩这般惊心动魄的美丽……她是那样的不染铅华的素净动人。

    他忘了自己,心头竟有排山倒海般的感情,又喜又怜爱又爱又心疼的酸楚,满满地将他整个人都涨满了。

    时间过去了很久,他们还紧紧拥抱在一起,苏曼倩觉得似乎深深地陷入了奇妙的爱的海洋里,她不加思索地沉浸在里面,除了内心的欢乐外,她什么也感觉不到了,最后他们轻轻地叹了口气,嘴唇分开了,她的头向后靠在萧博翰的肩头上,在银灰色的月光下,他低下头来看着她。

    “苏曼倩,你是我的爱人!”他高声说道,他的话含着深沉、激昂的热情。

    直到这时,苏曼倩才突然察觉到发生了什么。她发出有点不连贯的喘息声,转过来把脸藏在他肩膀里。

    他默默无语,只是把她抱得更紧。她紧紧地偎依在他有力的怀抱里,有种说不出的安慰的感觉,她要更紧地依偎着他,永远不要再尝到独自一人的孤单的滋味。

    “苏曼倩!”她听见了他那迫切而激情的声音。

    她稍稍把头抬起,似乎在倾听,她腆地避开了他的眼睛。

    “你很可爱,”萧博翰说:“我在飞机上第一次见到你,就知道你是我一生中所要找的姑娘。你知道不知道你自己的模样,那么年轻,那么娇艳,那么迷人,简直太迷人了。”

    苏曼倩的头脑里回忆起了在飞机上的情景,自己靠在他的肩头呼呼大睡后,他那诙谐幽默的安慰,这都是让苏曼倩永远无法挥去的记忆。

    “我喜欢你!”他说出来了,萧博翰的声音是如此低沉,如此动人,这个声音使她一听见就倾心于他了。

    “我喜欢你!”萧博翰重复着刚才的话。

    “为什么?”她问得非常轻,可他一下就听见了。

    “我刚才说过,因为你是那么可爱呀。你用你那双亮晶晶的黑眼睛那样瞧着我,我就简直没法解释你使我产生了什么样的感觉。你的嘴唇微笑时微微向上弯起;我知道你有点害羞,有点害怕。天哪,如今最难找到的就是这样的女人。她在害羞的时候充满了女性的魅力。”

    情感的浪潮在苏曼倩全身汹涌翻腾,她感到自己的嘴唇热情饱满,自己的**丰满坚实。然而,她知道除了脑子里想的问题外别的都无关紧要。

    她爱他,她爱他那张奇妙莫测的脸,那双深沉的眼睛和在他微笑时那意外出现的带着幽默感的皱纹。她爱他那张坚实的嘴——吻过她的嘴,那嘴唇早就俘获她的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