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呲呲牙,笑了起来,这苏老大接了话:“你吕剑强一天知道寻花问柳,不知道的真以为你是个浪子呢。”

    吕剑强见苏老大说话了,才赶忙丢下萧博翰,转过去和苏老大说:“苏总,我是和萧兄弟开开玩笑,其实我这人外强干,说过个嘴瘾。哈哈哈。”

    苏老大摇摇头,说:“打住吧,你要是外强干了,柳林市都没有外强湿的人了,你坏不要经,但不要把博翰带坏了,人家还年轻。”

    吕剑强说:“苏总,难道我不年轻?”

    苏老大说:“你和我起来,的确年轻,但要和博翰呢,人家刚从学校出来,你呢,刚从歌厅出来吧?哈哈哈。”

    其他的几个老大也都附和的大笑起来了,吕剑强在这个地方也没有了平常跋扈嚣张的样子,脸很厚的也和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这柳林市最具影响力的几位大哥坐在了一起,他们虚情假意的彼此问候,装模作样的相互恭维,皮笑肉不笑的打着哈哈,内心里却没有一点真实的成分。

    只有在一个人突然出现以后,大家才一起流露出了真心的羡慕,她是苏曼倩,她带着柔云一般的微笑来到了客厅,或者,她的这个微笑只是为了这里的一个人在绽放。

    苏曼倩今天的装束更是让她显的惊为天人!身穿黑色掷地长裙,但是这长裙在设计却是优雅的、精细的、大胆的,后面的大v设计巧妙的露出了她美丽的蝴蝶骨,大片洁白的肌肤裸露在灯光下,灼人视线,长裙到是成了衬托了。

    原本海藻般浓密的黑发被随意的挽起,蓬松的发型瞬间增添了她慵懒冷冽的气息,再加略施粉黛的精致面孔,她整个人显得轻盈而奢华,华丽且大气。

    萧博翰的眼睛也为止一亮,他仔细的端详着苏曼倩,看着她一步步走到了大家的面前。

    苏老大也露出了真实的笑意,他站起来说:“这是小女苏曼倩,有几位大哥可能还不太认识她吧,今天难得大家都在,我算把她正式的给大家做出了接受,以后可要大家多加照顾啊。”

    所有人都点头颔首,有人说:“苏大哥客气了,作为长辈,我们责无旁贷的要关照她。”

    还有人说:“苏大哥开玩笑了,我们都还要你关照你。”

    客厅里一下热闹起来,萧博翰没有随着大家说什么,他只是眯起眼看着苏曼倩,这个女孩对萧博翰来说好像有一种特殊的意义,萧博翰经常都会情不自禁的想到她,想到她的笑,想到他调皮的神情,但最近有的时候,萧博翰也有一种淡淡的犹豫,他总有一种不好的结果预感,怕自己和苏曼倩最后还是难以走到一起。

    这种预感绝非是杞人忧天,因为在柳林市这大半年,萧博翰对苏老大的理解和认识有多了一层,他听到了更多苏老大的冷酷故事,也搞懂了苏老大的很多行为背后的心态,一个像苏老大这样雄踞柳林市多年的枭雄,他能不能容忍自己的崛起?

    自己在将来的发展壮大是必须走的路,那么,是不是会有一天自己必须面对苏老大的威胁?他会不会是自己前进路途的最大一块绊脚石?

    这应该是毋庸置疑的,因为苏老大这些年摧毁了很多将要崛起的帮派,他总是巧妙和严谨的维护着柳林市各种势力的均衡,除非自己甘愿永远保持现状,否则,苏老大一定会对自己发动攻势。

    而苏曼倩有该怎么样呢?在苏老大和自己的对垒,她难道可以做到独善其身,超脱事外吗?显然,这也是绝无可能。

    这种想法在最近一直让萧博翰很纠结,他经常徘徊在事业和感情的选择,他想要让自己的想法发生一些改变,想要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方式,但很遗憾,直到现在,萧博翰依然无法做出适当的取舍。

    苏曼倩在和所有客人都打过招呼后,才款款的移步到了萧博翰的身边,她不是想要冷遇面前的这个人,只是从小到大养成了一个习惯,那是要把最好的东西留在最后。

    虽然是在和别人打着招呼,客气和寒暄,但苏曼倩的眼神却一直也没有让萧博翰离开过自己的视野,她在面对其他几位大哥的时候,总是很自然的调整好自己的方位,让自己能够一直用余光看到萧博翰。

    对这个男人,苏曼倩的的理智在很多时候是脆弱的,因为她是女孩,她更倾向于感性认识,在很多时候,苏曼倩都会想到了萧博翰的潇洒,萧博翰的英俊,还有那若隐若现的一种忧郁。

    这还罢了,更重要的是,萧博翰身流淌的那种桀骜不驯的气质,让苏曼倩深深的着

    迷,但每一次不经意的走神,或者是一个情景,一句话语,都可以很快的把苏曼倩带到对萧博翰的回忆里,是啊,她是忘不掉萧博翰了,同时她也固执的认为萧博翰是自己的,这是她看懂了萧博翰每次看她的眼神,她更认为,自己的美貌,自己的柔情,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万万全全为萧博翰设计的。

    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萧博翰会不会和老爹发生冲突,是的,这根本用不着想,因为老爹的强大在柳林市谁也不可能攀,苏曼倩想到的更多是在某一天萧博翰迎娶了自己,然后让老爹把永鼎公司也交给萧博翰,那样的话,自己也轻松许多了。

    老爹会不会同意呢?一定会的,因为老爹这一生喜欢两个人,一个是母亲,一个是自己,好像他爱自己还要更多一点点吧?

    苏曼倩看着萧博翰的眼睛说:“你好吗?”

    “我很好,祝你新年快乐!”

    “嗯,谢谢你。”

    萧博翰笑笑,环顾了一下四周,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客气?。”

    苏曼倩眼流闪出了一抹光彩,说:“你希望我怎么对你?”

    萧博翰脸有一种尴尬,他小声说:“像最真诚的朋友那样对我。”

    “难道我没有用这样的方式对你?”

    “或者是因为你太过客气让我有点手足无措了。”萧博翰看着苏曼倩的眼睛说。

    苏曼倩还想说什么,但坐在沙发的吕剑强说话了:“嗨,嗨,博翰老弟,你是不是见了美女腿发抖了,过来坐啊。”

    他这一喊,大家一起看向了萧博翰和苏曼倩。

    苏曼倩瞪了吕剑强一眼说:“吕总,我和萧博翰早认识的,我们是朋友。”

    吕剑强不以为然的说:“朋友怎么了,有的人专吃朋友呢。”

    好几个人都笑了,但他们只笑了一半,赶忙刹住了笑容,因为他们听到了苏老大并不大声的一下咳嗽,吕剑强也是心里一紧,自己这玩笑是不是有点过了,这可是和苏老大在一起,他也赶忙坐正一点身子,讨好的对苏老大说:“你家曼倩真是不错,听说已经开始接掌你的一些事业了?”

    苏老大脸色淡然的点下头说:“是啊,还请吕总以后要多给小女一点面子,不要让人欺负到她。”

    吕剑强忙说:“肯定的,肯定的。”

    他也再不敢拿苏曼倩开玩笑了,他看到了苏老大眼里那种深不可测的寒意。

    华灯初,夜色愈浓,金碧辉煌的大厅里,一盏盏华丽繁复的水晶灯将大厅照耀的如同白昼般耀眼,晚宴桌子摆满了各色精美的食物和奢华器皿,更将气氛渲染的如同宫廷宴会般隆重。

    但是今晚的主角却只有一个人,那是苏老大,虽然他的话并不多,但他举手投足间的威仪,让所以众人的目光便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他也偶尔的会跟旁边的客人亲切交谈几句,然而那双锐利的眼却时时刻刻透露着丝丝霸气,甚至有隐约的冷酷。

    萧博翰也很少说话,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了苏曼倩的身,每当萧博翰一见到苏曼倩,他那在平时很多矛盾的心态都会发生改变,他会忘记自己的担忧和考虑,他会奋不顾身的想飞蛾扑火般的把自己整个心投放在苏曼倩身,对于自己这个反应,萧博翰或者也是知道,这也是他不敢经常约会苏曼倩的一个原因吧,他怕自己的定力还不够,还不足以冷静的面对苏曼倩。

    像现在一样,萧博翰力图把自己的眼光投向别处,但显然,这样的强迫并不见效,要不了几秒钟,他又会看向苏曼倩。

    而苏曼倩呢?却始终在注视着萧博翰,她没有萧博翰那么多的考虑,所以她更加坦然的幸福一点。她沉醉在自己的感觉,对萧博翰散发出来的雍容沉稳的气质,还有眉宇间的倨傲感染着。

    这个男人,真的是完美的无可挑剔!可是为什么,越是这样想,苏曼倩心那股慌乱不安的感觉便越强烈,似要将她吞噬?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27/27751/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