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三个人还没有讨论完,站在门外接客的永鼎公司智囊人物沈宇打开了别墅的门,对着里面喊了一声:“恒道集团的萧总来了。 (w w w  )”

    话音未落,萧博翰走了进来,他英俊的脸孔充满自信,在光线的折射下,让他显的尤为高大,威严又具王者强悍气息。

    苏老大微笑着站了起来,他移动起了脚步,但他的速度并不快,只是为了做出一个欢迎的姿态而已,萧博翰当然不会等苏老大真的走过来欢迎自己,他快步前,来到了苏老大的面前,说:“苏总还是如此精神,我给你拜年了,希望苏总财源广进,岁岁平安。”

    苏老大客气的一抱拳说:“客气客气,来来,博翰快坐下,老沈啊,给萧总壶好茶。”

    沈宇嘴里答应着,很快接过了旁边一个人送来的茶水,笑呤呤的过来说:“我给萧总拜年了。”

    萧博翰忙双手接过茶杯说:“岂敢,岂敢,沈总客气。”

    放下茶杯,萧博翰见苏老大坐下,自己才随后坐下。

    这时候,萧博翰看向了天地集团老大史正杰和辉煌度假村的晁大老板,其实萧博翰一进来看到了这两个人,特别是史正杰,他对萧博翰来说在深刻不过,今天前来赴约,萧博翰本来是没想到苏老大会把史正杰也叫来的。

    按道规矩,大家都知道恒道集团现在和天地公司是水火不容,一般是不会吧两家大哥同时安排在一个场所的,除非这个人有绝对的权威,想要对这两家斡旋,让他们和好。

    难道今天苏老大是要为自己和史正杰做和事佬的?

    所以带着这个疑问,萧博翰没有很快的招呼史正杰,他先是客气礼貌的和辉煌度假村的晁大老板打了招呼,两人寒暄两句。

    辉煌度假村的晁大老板人很胖,几乎都可以用园来形容他,但那一双锐利的黑眸却可以显示他应有的深沉,他在柳林市的这块地头,也算是战无不胜,特别是当他那一双黑眸转为幽黑,眼神也更为犀利,露出狂霸神情的时候,这表示他要发起致命一击了,不过今天他不会,这是苏老大的地盘,在一个,他和萧博翰还没有多少过节。

    在萧博翰和晁大老板客套完以后,萧博翰才面对了史正杰,淡淡的一笑说:“好久没见面了,史总一切安好吧。”

    史正杰心头早怒火烧了,公正的说,他今天也是没想到萧博翰回来,在柳林市,他纵横驰骋了这么多年,可以说是历经万难才有了今天这样的局面,没想到却栽在了萧博翰手里,自己的实力和威信在和萧博翰不多几次的交锋受到极大的损伤,这绝对是史正杰无法容忍。

    不过这里不是发做的地方,更不是自己可以肆无忌惮放肆的地方,不要说现在自己衰败之际,是过去自己辉煌之时,也是绝对不敢在苏老大的面前嚣张的,唉,要是萧博翰不接手恒道集团,要是萧老大没有遇刺,那或者恒道的产业便宜的处理给了自己,自己也许真的不用在苏老大的面前唯唯诺诺,讨好卖乖了,至少,自己也可以和苏老大在柳林市平起平坐,互分秋色,可惜了,可惜了。

    史正杰压了压心头怒火,很冷淡的“哼”了一声说:“萧总看起来意气风发啊,不过有的事情不好说,还是要好自为之,嘿嘿。”

    萧博翰不以为意的说:“我一直都很小心,从来不敢大意的。”

    辉煌度假村的晁大老板看热闹一样的看着这两个人,心里暗自好笑,斗吧,斗吧,你史正杰也该让让了,柳林市里你也坐的太久了,过去不是很拽吗,总认为自己是老子天下第二,除了苏老大你谁都不甩,现在呢?你大爷的,老子再也不怕你了。

    苏老大今天可不是让史正杰和萧博翰来这斗气的,他希望这两人永远斗下去,最好的结果是两败俱伤,但目前有一间更重要的事情摆在眼前,他不得不对他们两人做出约束,来共同应对以后的挑战。

    苏老大说:“二位都喝点茶吧,这可是好的铁观音,一个福建的朋友特意送来的。”

    很显然,这话虽然客气,但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是让他们适可而止,萧博翰很得体的笑笑,端起了茶杯,呡了一口说:“真是不错,正宗安溪的,回味甘甜,口齿留香。”

    苏老大一笑,说:“看来博翰也很懂茶道,以后有时间一起盘盘。”

    萧博翰谦逊的说:“略知皮毛,不足挂齿。”

    史正杰闷闷不乐的也端起了茶杯,本来他也是想说两句对茶叶赞美的话来着,但萧博翰抢先说了,自己再说茶叶,岂不是拾人牙慧,毫无创建,所以默不作声的喝了一口。

    他心不平的还有另一个问题,那是苏老大对萧博翰明显的对自己客气多了,刚才自己进来,苏老大也不过是站起来招呼,但萧博翰来了,苏老大虽然也是站着,开始却有一种想要前迎接的姿态,这虽然是小节,但也看的出苏老大的心态。

    只怕随着自己的实力慢慢消减,以后自己在柳林市道口的待遇和礼遇也会有所变化啊。

    史正杰的心一下子有点空落落的,这些年的顺风顺水,让他早忘记了会有这么一天,他太不习惯这样的状况,也很不习惯别人的轻视。

    史正杰暗自切齿,一定要让萧博翰吧自己过去所有的一切东西换回来,包括尊严。

    萧博翰还想和苏老大在说点什么,见别墅的大门又开了,沈宇带着大鹏公司的吕剑强和鸿泉公司的潘飞瑞走了进来。

    鸿泉公司的潘飞瑞,萧博翰也是认得,但两人相交不深,鸿泉公司主做酒水的,饮料,土特产等等,不要小看这些东西,它的利润很大,风险还小,拿酒水来说,一瓶小包装的啤酒,也是3元左右的出厂价,但当鸿泉公司分发到各大舞厅,ktv,酒吧,茶楼之时,那不是这个价钱了,它可能会翻一两个跟头。

    也许不懂行的人会说,既然利润这么高,茶楼,酒吧怎么不自己进货,当然是不可能的,每个厂家都有他的区域总代理,而潘飞瑞是很多厂家的总代理,因为他可以让你厂家保证占领和进入这个市场。

    你娱乐行业离开了总代理的销售你买不到货,何况算你能买到,鸿泉公司的潘飞瑞也不是吃干饭的,他是不会让你打破他的垄断地位,在必要的时候,他可以使用一种特殊的手段,那是暴力。

    潘飞瑞人很精瘦,高高的个头,任何人和他在一起都会感觉到一股凉意,他不苟言笑,人有点阴沉,一道很深的伤疤从鼻梁斜横而过,让右面这半个脸有点扭曲,变形,这应该是在很多年前的一次和恒道集团的冲突留下的,好像给他留下这道伤疤的是全叔,但全叔也没有好的哪去,最后全身缝了126针,还在医院整整躺了半年时间。

    好在后来两家谈和了,因为在灵泉市,恒道集团和鸿泉公司的地位和实力应该说旗鼓相当,萧老大和潘飞瑞也都不是愚昧之人,在两家都各自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和霸气之后,他们绝不会死磕到底,最后同归于尽的,于是,他们也有了好多年的和平相处。

    虽然萧博翰和潘飞瑞见面的机会很少,但潘飞瑞在刚一进来之后,注意到了萧博翰,因为潘飞瑞憎恨所有相貌英俊,风度翩翩的人,不幸的是,萧博翰刚好是这样的一个人了。

    在萧博翰用微笑迎接潘飞瑞和吕剑强的时候,潘飞瑞视若不见的把脸端的平平的走了过去,让萧博翰很有点尴尬,萧博翰怪了,自己好像并没有得罪他潘飞瑞啊,他这幅表情是做给谁都看。

    而吕剑强却像一个毫无心肺的人一样,似乎忘记了当初萧博翰硬生生的从他手抢夺了一个项目,他亲热的一把拉住萧博翰说:“萧总啊,过年好,过年好,你一天都忙什么呢,也没见你约我一起玩玩。”

    萧博翰对吕剑强异常亲热的行为搞的有点不大自然了,因为萧博翰一点都不同志,他通常情况下,在其他男人把他手握着超过12秒5的时候,他会一身起鸡皮疙瘩。

    萧博翰赶忙说:“坐坐,吕总你到悠闲,我哪有时间玩啊,以后有时间了找你。”

    说着话,萧博翰抽出了手,吕剑强倒不觉得什么,说:“嗯,好好,工作吗,那也不能影响生活,是不是,我们还年轻的很,以后想找正点妹妹玩了给我说。”

    萧博翰呵呵的笑了说:“早听说吕兄是风流倜傥,果然此言不虚。”

    吕剑强哈哈的笑着说:“人不风流枉少年,对了,最近柳林市电视台来了两个主持,真他们的风骚,改天带你认识一下。”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