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副县长好说歹说,季子强就是不离开,他也无奈,只好给刘黑煞反复的交代,不要惹事,明天早点把钱给他们,让这些个瘟神赶快离开。

    那刘黑煞也是无可奈何的答应了,这副县长才过来,又给季子强说了好多的客气话,最后说怕这里晚上冷,请季子强和他们到县城去,自己给季子强洗个尘,喝点小酒。

    季子强说:“酒算了,我今天要和这些矿难家属住在一起的,你要是有诚意,就让矿上给找点被子什么的,我们在这将就一晚上,要是不方便那就算了。”

    这副县长摇摇头,就真没见过官场中还有这样的人,也只好说:“那行吧,我让他们找点被子,改天书记到了新平县,记得一定过来坐坐。”

    季子强说:“那是一定的,以后去了少不得要你破费,今天先记上。”

    副县长苦笑一下,过去又和刘黑煞说了一会,这刘黑煞就安排人员找被子,棉絮去了,季子强也招呼大家,到附近找些干柴什么的,点起了几大堆火来,一起坐那聊天烤火了。

    冬季的夜来得总是很快,还没等山野上被日光蒸发起的水气完全消散太阳就下了西山,于是,荒野里的寒风带着浓厚的寒意,驱赶着白色的雾气,向山下游荡;而山峰的阴影,更快地倒压在原野上,阴影越来越浓,渐渐和夜色混为一体。

    冬天的夜真的很冷很冷,但是矿难家属们的心却是温暖的,多少次的奔波哀求,现在即将结束,多少次的无望眼泪也将不再去流,他们就这样带着希望等待黎明的到来。

    季子强也没有睡,他在看着天上的繁星,想着心事,嘴里吟起了杜牧的秋夕: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第二天,这个刘黑煞拿到了90多万元的现钱,双方也在季子强的主持下签了一个协议,事情算是有了个结果。

    当给矿难的家属们每户分到八万元钱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流下了感激的泪水,一个个对季子强说着感谢的话。

    季子强没有丝毫的高兴,他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他们,这有什么值得感谢的,难道政府不是为人民服务的吗,难道干部就不能为群众出力费神吗,或者,这就是老百姓对干部的一种误解。

    洋河县带来的这10名干警们对季子强更是刮目相看,他们还没见过这样火暴的书记,他来到洋河县时间不长,就让他们多次露了脸,一扫过去那种畏手畏脚的形象,给了他们信心和自尊,辛苦了两天,但大家都很兴奋。

    在回去的路上,季子强靠在后背上睡着了,他昨晚就没好好的睡觉,所以睡的很香,小车的颠簸,让他犹如在童年的摇篮里一样,于是,季子强就做了个梦,他梦到自己做了省长,然后找到了昨天见的那个什么常务副县长,自己上去一阵的大嘴巴,抽的那常务副县长给自己跪了下来,一转眼那个叫刘黑煞的怎么也跪在了自己面前,刚才大嘴巴把自己手抽疼了,季子强就改用脚踹,一下踹到了车门上,把他自己踹醒了。

    醒了以后的季子强再也没睡着了,想了想刚才的梦,他自己都笑了,我还做了省长了,那办公室应该更大吧,是不是直接可以到中南海去开会,自己的车应该比奥迪要档次高,他就这样想象了一路当省长的好处。

    回来没几天,对于季子强提出的这个洋河县的领导班子搭配,市委也全部同意了,这让季子强很高兴,特别是郭局长和黄主任的提升,让他对县政府就有了直接的信息和掌控,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冷县长的坐大。

    当然了,这两人现在都还没有通过洋河县的人大通过,不过那都不是什么问题了,季子强就为两位新县长开了一个见面会,自己又和冷县长把他们的分管工作商量了一下,基本一切都还理想。

    还有不长时间就到元旦了,这就让整个县委和政府开始忙碌起来,季子强也是每天几个会,开始安排元旦和春节期间的很多问题,节日食品供应,蔬菜调运,配合铁路春运,军民共建,防火,防盗,值班等等。

    华悦莲的调动也暂时没有办理,季子强的意思是过完年开春了再说,华悦莲也想不急在一时,两人最近都忙,只有电话多联系,见面的时间也没有,本来季子强还认为当了书记可以清闲一些,现在看来也未必,闲不闲在于个人的责任感,和职位关系好像不是太大了。

    副书记齐阳良表面对季子强毕恭毕敬的,但心里的嫉恨一点都没有消散,特别是他在这次的洋河县政局变化中一点好处都没有捞到,更让他心情郁闷,别人都当书记,当县长,局长提副县了,自己还在原地的踏步踏,真是难受。

    但他不是一个随便就放弃的人,他继续到处关注着,季子强的任何活动他都在打听,他相信会找到更多可以致季子强于死地的东西。

    前几天,在传来季子强去新平县煤矿帮矿难家属要钱的消息时,他暗自高兴,季子强带着干警,带上矿难家属,那肯定会发生事故,肯定会和外县引起大纠纷,这样的话,也许就有了再一次让他倒霉的机会。

    就这样等啊等啊等到了后来,消息传来了,钱要到了,要的还不是一般的多,县城里已经又一次开始了对季子强发起了赞美,说他果断刚毅,敢做敢当,是真正的男人,豪爽坦荡但并不缺乏谋略。

    象这样的赞美之词,特别是对一个县上领导的赞美之词,在洋河县已经是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这样怎能让齐阳良高兴的起来。

    季子强是没注意这些,他也没时间管这些问题,每天都忙成马了,

    今天财政局的肖局长又汇报说,到年底了,按常规县上的主要领导要到省上送礼活动下,这样明年县上的扶贫款才定的高点,不然明年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季子强也是知道每年的财政拨款和扶贫款项是要走走后门的,如果不去活动,人家谁关照你,100万是给,200万也是给,就看人家的心情了,你去要饭吃,自然要对人家主人笑笑是吧。

    季子强就回答说:“老肖啊,怎么个活动法你再考虑下,准备好了我陪你去。”

    那边肖局长忙答应:“是是,我准备,不过书记,这去了可是要花点大钱的,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季子强就问需要到多少。

    肖局长说:“那地方就不把钱当钱,都把钱当成树叶子,一顿饭几千,唱歌光小费就几千。”

    季子强也就说:“我知道,活动哪有不花钱的,你准备就是了,实在费用紧张,就还从开发卖地的款子里支出一点吧,过一项算一项。”

    下午肖局长来给他汇报了去省城活动的安排和准备,这次去主要是到省扶贫办和省财政厅两个地方要指标,县政府就是冯建副县长带队,财政局是肖局长和两个预算科正副科长,礼品有当地的茶叶,人参,好烟好酒。

    季子强就问,把我们自己酒厂的酒带些去送。

    肖局长差点笑了出来说:“那他们一定会从楼上给你扔下来的。”

    季子强不服气的说:“妈的个脚,他们也太牛了。白给都还要挑啊。。”

    听到肖局长这样一讲,他想想就有气,又对肖局长说:“我们赶快把经济开发搞上去,以后不问他们要钱。”

    肖局长见他有气就小声的问:“那季书记,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好。”

    季子强想想说:“还是过几天吧,我这两天要把有两家考察后来签投资协议的工作安排下,好不容易人家来投资了,我们要想周到点,你先回去准备好,到时候我通知你”。

    肖局长一走,他就带上秘书小张一起去了招商局,今天有两家来签投资协议了,他就找来局长详细的问了情况,也再三强调,除了把握政策,还要灵活机动,只要是来的人,就一定要想办法让他把钱留下。

    对这个道理他自己是理解的很透彻的,哪怕现在县上吃点亏,那怕什么,以后人家把钱砸在了你的地盘上,你要挣多少啊,不要和投资人老是计较那一点点的小问题,眼光看远。

    这里忙了一会,他又跑了一趟新屯乡,看看这里年底的一些工作都落实了没有,王乡长陪着他检查完整个工作,对这次的检查季子强他还满意。

    这检查的一路上王乡长是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热情的有点过头,也难怪他,一个小小的乡长可以如此亲密的和一个书记在一起工作几个小时,那是何等的荣耀,也让乡里那些不服气的家伙看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