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服务员很快走了过来,嘴里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热情洋溢的笑脸,真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两人拿了手牌,毛巾,一次性纸短裤,换拖鞋,在一个引导小姐的带领下,他们穿过长长的走廊,九曲回肠,每一段号码都有箭头的标示,走廊有专门的服务员,清一色的女孩子。

    他们在走廊的尽头停住了脚步,引导的小姐说:“这两间都是你们的房子,请先进去休息一下。”

    萧博翰和郭主任简单的说了两句话,他们到了各自的房间,虽然是冬天,这里面却很热,萧博翰脱光衣服,换纸裤头,坐在床,拿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根,咔嚓一声,点,猛吸一口,缓缓吐出,烟闪着蓝光袅袅升,如同妖艳的女人,扭着腰肢,扭着扭着,飘散殆尽。

    萧博翰顺势躺在床,又猛吸一口,直抵肺部,缓缓吐出,闭眼睛,人仿佛漂浮在空,感到无惬意。

    这时候,萧博翰缓缓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房间,房间不大,单人间,有空调有电视,床边放一垃圾桶,一黑色塑料袋套着,门边左角,贴着一张纸,面写着,温馨提示:贵重物品交吧台保管,否则遗失,概不负责。

    最下面一行血红大字,义正言辞的写着,严禁黄赌毒。公款吃喝严禁,乱收费严禁,乱砍乱伐严禁,胡乱招标严禁,暴力拆迁严禁。

    萧博翰看着这些牌子,感到好笑,这玩意怎么严禁的了。

    床头柜方,镶着一镜框装饰画,一火辣女子,女孩坐在一红色心形椅子,左腿向后弯曲,抵住白皙的光滑的右臀,左手摸着自己的涂抹着五彩的右脚大拇指。幽怨的盯着你看,很是诱人。

    一根烟抽完,萧博翰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下来,拿毛巾,把手牌套在左手腕,关门,沿箭头的标示,向浴池走去。

    走廊隔几步贴着镜框装饰画,和房间一样,或丰满,或苗条,或妩媚,在橘红色的灯光照射下散发出暧昧的气息。澡池人头攒动,灯光朦胧,水汽氤氲。牙刷,牙膏,洗头液,沐浴液剃须刀一应俱全。无一人喧哗,只听见水哗哗的流淌声。

    一群男人,发福的男人,秃顶的男人,爱情甜蜜家庭幸福,志得意满青云直的男人,事业低落情感挫败婚姻不幸的男人,体格健壮的男人骨瘦如柴的男人,或坐着或站着,或泡在水池里拼命的洗着自己或肮脏或洁净的身体,头颅低垂,心事浩淼。

    萧博翰用水冲了冲石凳,坐下,刷牙,剃了并不深的胡须,然后开始洗澡,在她对面的墙壁也有一副画,不过是一副法国著名画家安格尔的《泉》,少女清澈的眼神,白皙的肌肤,使整幅画充分体现了人体的古典美,人与自然完美统一。单纯的构图,而又变化无穷,犹如一曲少女的青春之歌。

    刚要仔细的欣赏一下,听身后传来了郭主任的声音:“哇,好一个美丽的女孩!”

    萧博翰回头一看,郭主任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那肥厚的肚子下面,挂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茅草,至于男人最为关键的玩意,在他那里基本市看不到了,不知道是因为他太胖,所以那玩意缩进了油里,还是他本来那玩意小,让野草一堆给掩埋了。

    萧博翰淡淡的说:“还是郭主任眼光独到啊。”

    郭主任也不客气,说:“那是,这我可是经验的多了。”

    萧博翰有点纳闷,你郭主任那只小小,小小鸟,真怕是真的遇了,你也没有办法。

    “走,进去泡一会。”

    “好,泡一会。”

    两人下了水池。

    泡完了澡,郭主任先回房间了,萧博翰等了一会,也慢慢踱回房间,进去打开电视,各省的新闻,无非是领导开会,作重要讲话,贯彻央精神,无非是经济形势一片大好,发展发展再发展。

    没完没了,没完没了,还有是广告。

    这时隔壁闹哄哄的,只听一个女的说:“他让我叫老板来,我说,老板不接客,他把我的包扔出来了。”

    萧博翰没想到这里面的客人真是很挑剔啊,动不动换小姐,又听见她们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

    萧博翰打开门往外看了看,自己对面一个房间正开着,一个胖大的男人正在那发脾气,一个又一个小姐进了112房间,瘦的,胖的,清纯的,丰满的,苗条的,果然是各种各样,满足各类人的需要。一个又一个被赶出来。一个女子说道:“我做这一行十几年了,也没见过这么难缠的客人。”

    这时大堂经理摸样的人来了,大家叽叽喳喳,你一言我一语,渐渐听明白好像是两个客人要两个小姐,但他们要求在一个房间做,而小姐们都不同意,说:“店里没有这样的项目,必须重开一间房。”

    但客人坚持自己的意见,两下里闹的有点僵持了。

    萧博翰也有点无语了,感慨着关门,准备穿衣服走,又一阵敲门声传来。

    敲门声很轻,但在萧博翰听来却像战鼓“咚咚”的响。

    萧博翰心里想,自己不是说没钱吗,怎么没完没了,这是什么破店,改天给冷可梅说说,这规矩要不得。

    他正要发火,打开门,一美丽的女孩没等他开口,推门而入,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反手把门关。

    萧博翰不由自主后退两步,吓了一跳,心想,遇到了黑店了,霸王硬弓,然后把自己洗劫一空。

    萧博翰问:“小姐,你这是干什么,我都说了不要特服的?”

    这个小姐却紧紧张张的,低低的,喘着气说:“对不起,打扰了,帮个忙。”

    她边说,边把一个长方形的粉色的小包放在桌子,萧博翰怪的说:“什么忙呀,我要走了。”

    她说:“真对不起,你听见没有,难缠的客人,每次都要我去,我实在受不了他们。”

    萧博翰产生了好,看着眼前这个女孩,惊叹于她的美丽,简直是一个学生,扎一个马尾辫,歪的,越发显得俏皮可爱。穿一件浅红色t恤,着一洗得微白的牛仔裤。斜靠在门边的墙,身体曲线如同长长的海岸线,蕴含着无限,丰富,优美。眉毛修得弯弯的,如雨后的远山。化妆很浓,透过重重的脂粉气学生气十足。

    萧博翰说:“怎么每次都叫你?难缠的客人怎么回事?”

    她说:“唉,你别问这么多,帮帮我行了。”

    萧博翰说:“怎么帮?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呢?你要骗我怎么办?”

    她直视着萧博翰的眼睛,苦笑说:“我骗你干嘛?你有什么可骗的?”

    萧博翰说:“那我哪知道,如果你骗我呢,我们又不认识,何况你们这种地方。”

    她微微皱着眉头,不满说:“那你不也来这种地方了吗?你不喜欢,那你为什么要来?”

    萧博翰心想:求我帮忙,嘴还这么厉害,好个小丫头片子!

    萧博翰说:“我来这当然是洗澡住宿呀,又不干别的。”

    她嘴角轻蔑的动了一下,似笑非笑。一种嘲讽的眼神看着萧博翰,说:“不干别的。”

    萧博翰坚定的说:“当然。我骗你干什么?你出去吧。”

    她说:“我不出去。”

    萧博翰说:“耶,我的房间你私自进来,你还有理了?”

    她快步走到床边,把一个长方形的粉色的小包放在床头柜,一屁股坐到床,说:“我当然有理了,我可没有私自进来,是你开门让我进来的。”

    萧博翰了个怪,说:“那我现在请你出去,你怎么还坐在我床了。”

    她整理了一下前额的头发,娇嗔的说:“这是你的床吗?这不是我们店里的吗?”

    “你们店里的?不错,可我住进来属于我的。”萧博翰有点好笑起来,想和这个女孩扯一撤,看看谁口才好:“在我住的时间段它是属于我的。”

    “怎么属于你的了?”她俏皮的说,“你问问这张床,如果它说是你的,我立马走。”

    萧博翰没有回答她的话,径直走到床头柜旁,拿起柜她的手提袋,刚拿起来,她尖叫:“不要拿我的包,放下!”

    萧博翰反问道:“凭什么说是你的,你叫它答应是你的。”

    “你想拿拿。”她站起来要过来抢,但马又坐回到床,说,“反正它里面又没有值钱的东西。”

    萧博翰无奈放下了包,对她说:“你让我帮你,只是怎么帮呀?”

    她抬头看着萧博翰说:“你先坐下,慢慢跟你说。”

    萧博翰这才发觉自己站着,手足无措,好像是自己撞进了她的房间,求她办事一样。她往里移了移,萧博翰坐在她旁边,她抚摸着自己细长的手指道:“你点我,我有客人,他们俩也没办法。”

    萧博翰看到了她的指甲涂成了红色,与红红的嘴唇交相辉映,妖艳妩媚,萧博翰一时没听明白,问:“我点你?”

    本书来自  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