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到领导家,领导倒茶很热情,我决定送卡,但心里也很紧张弄得满身是汗,临出门时掏出卡放茶几。逃回宾馆!

    到了宾馆怎么也开不了门,原来刚才送的是宾馆房门卡!

    当晚,我真的没睡好,但我想,那个领导应该更没睡好吧……。”

    萧博翰目瞪口呆了,他看着冷可梅,两人沉默了好一会,才一起忍不住发出了笑声,萧博翰说:“呵呵呵,那领导一定很掺了,多纠结啊。”

    冷可梅也笑的有点喘不过去来了,她打了一下萧博翰的手,说:“还笑,你不知道,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见那个领导了,生怕人家问起来,我送个房卡到底是什么意思。”

    两人又说笑了一会,冷可梅才离开了包间,到其他地方应酬去了。

    萧博翰又喝了一会茶,市建委主任郭一锦腆着大肚子走了进来,萧博翰赶忙起身,招呼起来,两人也寒暄几句,一起坐下。

    不要看这只是一个市建委主任,但对于有施工和房地产企业的老板们来说,他的位置相当重要,萧博翰一点都不敢大意。

    市建委主任郭一锦倒也不怠慢萧博翰,毕竟这个时候请自己出来,肯定少不了红包好处的,算是累点,忙点,也一定要来赴宴的,这好是农民种庄家,现在到了收割时节,苦一点心里还是高兴。

    今天的菜不是很多,但样样精美,冷可梅一定是让大厨拿出了白金大酒店看家的菜肴,不管是色,香,味,型,还是荤素摆盘,都搭配的相当到位。

    郭主任联尝了几个菜,嘴里赞叹:“萧老弟啊,你今天点的这菜真是不错,不错,看来,小老弟你还是个吃家啊,我来这里也次数不少了,但今天这菜才算正宗。”

    萧博翰举一举手的酒杯说:“能获得郭主任的赞誉,很荣幸啊。”

    “呵呵,和我还客气什么呢。”

    “我这可不是客气,郭主任对我们公司帮助不少,早想好好的感谢一下,这不是你每天都忙吗,今天还好,给我了个机会。”萧博翰说。

    这郭主任放下了手的酒杯,拿起桌的一盒烟,抽出一根,说:“应该的,应该的,过去你父亲我们相处的也不错,嗯,算了,今天不说这。”

    萧博翰帮他点香烟,说:“也没什么的,我这人不忌讳,这还有一点小意思,请郭主任不要推辞。”

    萧博翰点完烟,从自己兜里拿出了一张卡来,放在了郭主任的面前,这个时候,萧博翰一下子想到了冷可梅刚才讲的她第一次送礼的事情,心里暗自笑了起来,有特意的看看桌的银行卡,确定那绝不是房卡,想想更好笑,自己今天本来身也没有房卡。

    不过在仔细想想,每个人的第一次都一定很有意思,嗯,冷可梅除了送礼第一次,那么她别的第一次又是一个什么情景呢?那一定很绮丽,很浪漫了。

    郭主任是不知道萧博翰想什么,他看了看卡,装着很严肃的说:“萧老弟啊,这是你不对了,我今天来不过是想和你拉拉家常,聊聊感情的,怎么你还来这一手?”

    萧博翰也打住了自己的想象,很惶恐的说:“主任,主任,这你不能怪我,要是你不收下,那我以后真不敢请你帮忙了,兄弟归兄弟,事情了事情。”

    郭主任摇头叹道:“你看看你,急什么,我不收自然是有我的道理,这个帮助企业那是我们应尽的义务,今天你这让我很为难了。”

    萧博翰才不听他的鬼话呢?装什么装啊,还应尽的义务,你们还知道有责任,有义务。

    不过脸是不能露出丝毫的不屑,萧博翰正色说:“义务那是义务,但像主任这样想企业所想,急企业所急的好干部,我们要是都视而不见,无动于衷,以后谁还愿意帮助企业,来来来,收下吧。”

    萧博翰拿起桌的卡,放进了郭主任的兜里,郭主任嘴还在不断的坚持说不要不要,但手却一点也没有阻拦,看到卡落进了兜里,他也不再说这个问题了。

    两人正事办完,又东拉西扯的说了一会话,吃的也差不多了,两人晚都有事情,酒也没太多喝,郭主任放下筷子说:“萧老弟啊,你心意我领了,改天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出力,只管对哥哥说。”

    “好好,谢谢主任。”

    郭主任很放肆的拿起牙签,剔着牙说:“那今天这样吧,过年你一定很忙。”

    萧博翰客气的说:“今天是陪你老哥来的,其他事情都推了,要不我们在活动一下,听说这酒店楼下的洗浴很不错的,我陪你冲冲。”

    “奥,呵呵,没想到萧老弟你还有这个兴趣啊,行,我陪老弟桑拉一下。”

    萧博翰心里这个恨啊,真想扇自己两嘴巴,好好的人家都要走了,自己提什么桑拉,这又走不掉了。

    想归想,表情那是一点不能含糊,萧博翰很高兴的站起来,说:“好好,那我们下去。”

    两人站起来,郭主任一面提包和挂在衣帽架的一副,一面说:“这白金大酒店的空调真他妈的好,做一会身出汗了。走,冲洗一下。”

    刚说到这,包间们开了,冷可梅满面红润的走了进来,一看知道在其他包间也喝了不少,进来说:“哎呀,我当时谁在里面,原来是郭大主任啊,怎么我还想敬两杯酒呢,你们结束了。”

    郭主任一看这冷可梅来了,也喜笑颜开的说:“冷总来了,那是我们的荣幸啊,来来,我陪大妹子喝一杯。”

    冷可梅哼了一声说:“一杯只怕说不过去吧,怎么得也要喝两杯。”

    “要的,要的,大妹子你说整几下我们整几下。”郭主任嬉皮笑脸的占了个嘴的便宜。

    冷可梅脸一瞪说:“少说流氓话,什么整不整的。”

    “吆喝,今天大妹子守起了妇道,难得,难得。”郭主任打趣的说。

    冷可梅笑都不笑:“什么今天守,我什么时候都是这样,哪像你们当领导的,每一个好东西。”

    “哈哈哈,这话我记住了,对了,这位是一个朋友,姓萧。”郭主任这才想起了身边还站着的萧博翰。

    萧博翰也不置可否的笑笑,和冷可梅点了个头,两人也没有更正郭主任的话。

    郭主任也不坐下,几句拿起了酒杯和冷可梅碰了两杯,萧博翰也陪着冷可梅喝了两杯,三个人都没坐下。

    冷可梅放下了酒杯说:“看你们急匆匆的,大过年的,坐下聊一会。”说话是对郭主任说的,但眼睛确实瞟到了萧博翰这里。

    萧博翰还没回答,郭主任先说了:“我们又不结束,继续照顾你生意,还要在你楼下洗浴城去泡一会呢。”

    冷可梅可是知道自己洗浴城是做什么的,那里去的男人有几个是真心想洗澡的,都是冲着里面的小姐去。

    她很快的又曳了萧博翰一眼说:“你也去?”

    萧博翰只能点点头说:“陪主任冲洗一下,你这暖气很足,主任都出汗了。”

    冷可梅脸有点黯然,但她没有什么办法来阻止,心里很有点不甘心的味道,怎么这样英俊潇洒的人,要去那地方,今天不知道便宜了那个小姐。

    郭主任已经急着想走了,这冷可梅不来还好,一来香气四溢,再加那两只诱人的奶瓶老在眼前晃悠,郭主任越加雨点急不可耐了,这女人,真是个尤物,可惜啊,自己是不敢对他下手的,那赶紧的走啊,下去找个妹妹消火去。

    郭主任对冷可梅说:“要不大妹子也陪我们去冲冲。”

    冷可梅瞪他一眼说:“小心一会虚脱了。”

    说完又看了萧博翰一眼,极不情愿的转身走了,边走边想,自己是不是等他们走了查一查,看是那个小姐今天陪的萧博翰,老娘开了她。

    萧博翰和郭主任出了包间,也不用下楼梯,坐电梯直接到了地下室的洗浴城,在柳林市,春节期间有许许多多等你花钱的地方,他们绞尽脑汁使出浑身解数打广告,招揽大家,假日旅游,年夜饭,ktv家庭包场不胜枚举,说起快速兴起的洗浴休闲,里面暗藏很多玄机。

    高档洗浴心以大规模、多功能、化、休闲、保健的面目出现。综合性的专业桑拿、沐足、水疗等更是一应具全,应有尽有。

    本来是一个消费者前去休闲娱乐,洗浴按摩,以舒展身心,缓解紧张的生活压力的活动,但到了现在,期间已经变味了很多,越是高档的,里面特殊的服务越多,花样也越复杂,如果你是一个初次来到这里的人,很多专业术语一定可以搞的你莫名其妙。

    什么打漫游,沙漠风暴,一剑穿心,水晶之恋,连体婴儿等等吧,每一个名称都有具体的动作,每一个动作的价格也绝不相同。

    白金大酒店里的洗浴城无疑是很高档的,进去是个很气派的地方,浴池、桑拿室、淋浴一应俱全,而且看起来宽敞卫生干净。

    //27/27751/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