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也不知是无心抑或有意,她的扭动刺激了萧博翰男人本色,他倏地亢奋起来。

    “放开,你很讨厌耶。”她没有察觉他的改变,扭动得更加卖力。

    “笨蛋,别乱动!”萧博翰是正常男人,可禁不起刺激。

    “谁笨蛋?你才是笨蛋,你不只笨,还坏,你是宇宙超级无敌大坏蛋。”唐可可扯开嗓门大骂,顺道踩他一脚,萧博翰因而放开她,本欲离开的她却因其醉意而跌坐地上。

    “有没有摔疼?”萧博翰忘了脚痛,脸上露出难得的担忧神色。

    唐可可缓缓仰首,没有回答,只是一直看着他傻笑。

    “我在问你疼不疼,你干吗一直笑?该不会摔傻了吧?”萧博翰说。

    “呵呵,你虽然很可恶,但是你真的很帅耶,好像我们也很久没有亲热过了。”她边说边往萧博翰靠去,最后干脆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

    “你醉了,先休息一下吧。”他担心再不与她保持距离,自己会因为一时冲动而吃了她,当然了,唐可可是一定不会反对的,只是餐厅里还有很多兄弟在,自己至少要等会餐结束了在上来。

    “我不要!我要待在这里,,奥还想要你。”任性地拒绝他的好意后,唐可可推倒没有防备的萧博翰,跟着更大胆地坐在他身上。

    “看看,别闹了,快起来!”

    “你很啰嗦耶,到底是不是男人?你就干脆点嘛,我又不会要你负责。”

    萧博翰极力压抑这自己的激动。

    “你为什么不动?你是不喜欢我了吗?”她边解他的钮扣边问,她绝不会认为他是因为害羞。

    萧博翰没有了退路,他起初是勉强的应付,后来逐渐的也开始投入进去,那餐厅传来的阵阵喧嚣吵闹,萧博翰已经不再注意了。

    在唐可可满意的睡去之后,萧博翰还是勉强自己离开了这里,他也不想离开,但一个大哥是有责任和义务在这个年三十陪伴在兄弟们的身边,走出了办公楼,已经到了辞旧迎新的时刻,恒道总部和柳林市的大街上,到处都洋溢着春节的气氛。

    那“啪啪啪”,“嗖嗖嗖”,“咝咝咝”的声音此起彼伏,像是一首悦耳的交响乐,那转动的、那喷涌的、闪闪发光的烟花争奇斗艳,把柳林市的天空渲染的异常美丽。一朵朵银光闪闪的花到处乱跳,一会是金黄色,一会是碧绿色,骤然中又成了紫红色,就像一只只变色蝴蝶似的,璀灿横飞。

    餐厅里恒道集团的兄弟们也都走了出来,有人点燃了院子里早就摆放好的炮竹,一霎时烟花声连成一片,烟花炮竹把夜空照得如同白昼,望着这从夜空中洒下的金雨,看着地上开放的朵朵金花,院子里的人都互相恭喜,表示祝贺起来,新的一年开始了。

    不过萧博翰还是远远的看到了一双明亮的眼睛,那是蒙铃的眼睛,她在审视和疑惑着,就算其他人真的没有注意到萧博翰的离开时间,但蒙铃一定会注意到的。

    放完了烟花,大家又回到了餐厅,这些豪爽,鲁莽的江湖人士放开了一年沉重的负担,继续着这短暂的考虑,最后萧博翰是什么时候回到自己的房间,又怎么上的床,他自己已经不知道了,天刚破晓,唐可可缓缓睁开圆大的双眸,她下意识想起身,却动不了,低头一看,她竟躺在萧博翰身上;更让她惊讶的是,他们居然都没有穿衣服!

    “奇怪,怎么会这样?”她很奇怪的自言自语:“嗯……照这样看来,我和他应该是做了吧,我怎么没有太多印象,真是的,早知道就不该喝那么多酒。”

    萧博翰被她无意的话给弄醒,却故意装睡,想听听她接下来还有什么更劲爆、更惊人的言语。

    “真是太可惜了,按说做的时候很舒服的,我竟然醉了,完全没有享受到,反倒让这家伙吃干抹净,真想再一次感觉一下!”

    唐可可不知道萧博翰已醒来,径自说着那令他好笑的话。

    “喂,手拿开,我要起来。”她拉着他的手,想让自己离开他的怀抱。

    “你说你没享受到,又说我没什么,是吗?”一道低沉。性感的男人嗓音从头顶上方传入唐可可的耳里。

    “你干吗突然说话?吓了我一跳。”

    “你还知道害怕啊,那你刚才乱说什么?”萧博翰揶揄的说。

    “怎么了?说实话不行吗?我是梅什么感觉。”

    “什么实话?自己醉到做什么都忘了,还敢把错推到我头上?”若不是酒醉后刚刚醒来,还有些疲惫的分上,他早让她再体会一次昨晚上的感觉了。

    “哼,吃都吃了,还这么啰嗦,真不干脆!”唐可可受不了地瞥他一眼后,才将衣服穿上。

    良久之后,唐可可才娇柔的说:“我好饿!昨天晚餐没吃好。”

    “呵呵,谁让你光喝酒了,洗完澡我带你出去吃。”萧博翰想到她昨晚的举动,又那么辛苦,他要好好慰劳她。

    “我好饿,没力气洗。”

    “那我帮你洗。”萧博翰抱着她走进浴室,这可是他求之不得的“福利”。

    她笑逐颜开,乖巧地靠在他身上,让他帮自己“服务。

    初一的早上是要吃饺子,唐可可到底还是没有随着萧博翰一起到餐厅来,毕竟她还不想成为新年里所有人的话题。

    今天的餐厅没有了昨夜的热闹和人多了,大部分人都回家去了,只有这些无家可归的人才留在恒道总部,全叔在,鬼手在,妹妹萧语凝和蒙铃也都在。

    萧博翰满面含笑的和他们一一招呼,恭贺着新年,也虔诚的接受着他们的问候,不过蒙铃是个例外,因为从萧博翰走进这里,一直到萧博翰对她问候,她几乎都没有抬眼看一看萧博翰,这让萧博翰很是纳闷不已。

    且不管她,女人的心,海底的针,谁知道她是那根神经又有问题了,萧博翰就坐在了妹妹萧语凝的身边,接过厨师殷勤端来的饺子,吃了起来。

    过年吃饺子有很多传说,一说是为了纪念盘古氏开天辟地,结束了混状态,二是取其与“浑囤”的谐音,意为“粮食满囤”。

    另外,民间还流传吃饺子的民俗语与女娲造人有关。女娲抟土造成人时,由于天寒地冻,黄土人的耳朵很容易冻掉,为了使耳朵能固定不掉,女娲在人的耳朵上扎一个小眼,用细线把耳朵拴住,线的另一端放在黄土人的嘴里咬着,这样才算把耳朵做好。老百姓为了纪念女娲的功绩,就包起饺子来,用面捏成人耳朵的形状,内包有馅,用嘴咬吃。

    饺子成为春节不可缺少的节目食品,究其原因:一是饺子形如元宝。人们在春节吃饺子取“招财进宝”之音,二是饺子有馅,便于人们把各种吉祥的东西包到馅里,以寄托人们对新的一年的祈望。

    饺子这一节目佳肴在给人们带来年节欢乐的同时,已成为中国饮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萧博翰很喜欢这个习俗,现在和全叔他们一起,围坐在圆桌旁,边吃饺子边聊天,山南海北,无所不谈,不时引来欢声笑语,大有其乐无穷之意。

    吃到了中途,就听妹妹语凝说:“哥啊,昨晚上休息的好吗?”

    萧博翰想都没想说:“嗯,还行。”

    “我们还担心你呢,昨晚上你醉的厉害,好在蒙铃姐姐力气大,把你送回了房间,我扶都扶不住你。”

    萧博翰笑笑,刚想说点什么,但脑袋突然的一炸,不是吧,昨天是蒙铃送自己回去的,不是自己走回去的,那蒙铃有没有看到唐可可在床上,乖乖,这还用问啊,那是肯定看到了。

    萧博翰就偷眼看向蒙铃,见蒙铃低着头,只是吃东西,看都不看他。

    在这空荡荡的客厅里,蒙铃有种被遗弃的感觉,昨晚她不该去送萧博翰,要是那样,至少自己现在还能够很坦然的面对他。

    她不奢望萧博翰会每时每刻的关注他,但他这样毫无顾忌的和别的女人如此放肆,蒙铃终究还是会很难受,不过她也很清楚,他是主子,自己是仆人,他们之间是绝不可能有任何的相互约束和约定俗成的规矩,就算自己的心早已为他迷失。

    所以,她现在希望自己可以看淡这种感情,看淡萧博翰,让自己的心不再沉沦下去。否则,自己会跟不上他的速度和喜好,当他开始对自己厌恶的时候,那么自己就真的会被他所遗弃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