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些孩子一年到头饿着肚子,从来也不知道什么叫饱,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他们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想吃、我想吃”。

    所以事关吃食,他们就失去了理智,显出饥肠辘辘的样子来。现在,也许这三个孩子都在想着同样的事:“要是我一个人能吃到这些白薯,那该多好啊!”

    这样的时候,他们深深地感到平日难舍难分的兄弟,如今也成了十分多余的、十分讨厌的东西了。

    因为这样,他们一点也没注意到有一群鸡不知什么时候争先恐后地把嘴插进草袋的破洞里去啄米,这些米正是他们父亲平常不离嘴地告诫不可浪费一粒,否则就要瞎眼睛的米。

    这些鸡和孩子们,全神都贯注在吃食上。

    不过,当锅里好容易响起令人兴奋的咕滋咕滋的声音时,孩子们的脸上一下子明朗了,他们不时地揭开锅盖,用微笑着的眼睛往里瞧。他们渴望着马上能吃到白薯,很想伸手去拾起来;可是,他们都不好意思伸出手去。

    萧博翰这个时候眼中又有了泪光,他衷心地怜悯起他们来了,白薯对他们说来具有多么大的威力啊!

    萧博翰想:要是可能,自己真想让他们大吃一顿一直吃到他们不愿意再看见白薯为止。

    萧博翰还是离开了,不过在离开的时候,他问鬼手要了好几百块钱放在了门口身边一个藤条编制的框里,他不知道自己这样是否可以让自己心情好上一点,不过,显然,这些孩子并没有过于关注他,钱对他们来说,完全比不上那香喷喷红薯。

    人们喜欢把大年三十那天晚上叫做过年,也有叫除夕的。

    应该是在很久以前,地上有两只怪物,一只叫年,一只叫夕,在大年三十那一天,年就会出去到各村庄去掠夺财物,食物,庄稼会被践踏,牛羊会被吃掉,只要年去过的村庄都民不聊生,惨不忍睹,人们也想过许多的办法来防御年,但是无一行的通,年它不仅个子大,力气也大,又眼观四面耳听八方,根本就没有办法防他。

    直到有一天,年来到“李”村,看到里面挂着红灯笼,开着灯,还咚咚的敲鼓,吓的不知所措就跑了,人们为了纪念这一天就把他叫做过年。另一只怪物叫夕,和年一样的个大、力气大、眼观四面耳听八方,也和年一样大年三十会出来,他每一步像地震一般,一张嘴可以吃下一头牛,可是他并不怕红灯笼、灯光和鼓声,所以人们更拿它没办法,夕就作威作福,可以不管在什么时候,夕都会捂住脖子,这点引起了人们的怀疑,于是在今天,人们给夕送去了好几坛烈酒,把夕灌醉后,一个年轻人把它的头砍下来了,谁知,夕的脑袋到哪里,哪里便起火,于是那个年轻人就抱住夕的脑袋跳进了黄河。

    人们为了纪念把这一天,也有人吧年三十叫除夕。柳林市有个习俗,大年三十晚上这顿饭称为年夜饭,饭前一般要敬祖宗和燃放鞭炮。因此,天气阴冷一点,炉火生大一点,鞭炮放多一点,传统过年的气氛与味道从浓浓的酒香菜香中飘溢出来了。

    换句话说,所谓过年的味道,在这里其实就是指的一家团聚与亲情的味道,正是有了这种味道,才孕育出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的乡愁。

    本来应该是和家人团聚的一次晚餐,但柳林市烟道,特别是恒道集团的人们却传统的喜欢在帮派度过这个时候,在他们心里,这些同生共死,患难与共的兄弟,才是最亲的人。

    晚上,在恒道集团的餐厅里,聚集了所有恒道集团的中上层领导和骨干们,十多个桌子周围坐满了人,餐厅本来是没有安装暖气和空调的,但大厅中央哪几盆红红的焦炭,让餐厅暖意融融。

    现如今,抬腿上酒店,动辄下馆子,虽不乏高档酒水、海鲜野味,却总感觉提不起对吃喝的渴望,在这种情况下,一年一聚的大会餐对所有人人来说,更是一场真情的宴席。

    对于恒道总部的餐厅来说,要搞一次十几桌同席的大会餐,不是件容易事儿,提前几天他们就开始操办,为了吃上炸鱼,全叔派人百余里跑了趟野生水库,才弄到百十斤的几条大鱼。

    操办齐了,上上下下一齐下手,大伙房里,风机呼呼,炉火熊熊,那口小孩子都能进去洗澡的大锅冒着热气,那把像铁锨一样的锅铲正在紧张地挥舞搅动,翻炒着百十号人吃的菜肴;平时动口不动手的一个头目们,也早早下手布置,挽起袖子择菜、切肉、剖鱼。

    餐厅人手不够,各部门找人帮忙儿,伙房,大厅是忙碌一片:砰砰啪啪的刀板声,刺刺啦啦的煎炸声,配菜装盛的碗盘声,操办者的吆喝声……大餐厅里,人声鼎沸,喜气洋洋,嬉笑的,聊天的,扯皮的,相互揭短,玩笑对骂的,吵吵喳喳,异常热闹。

    菜特丰盛,有拌合菜、油炸花生米、粉皮炖肉、芹菜炒肉丝、辣子鸡、丸子白菜汤,炸鱼……酒是一桌两瓶提前放好,但这肯定是不够的。

    宏大的场面,热闹的人气就不必说了,值得一提的是,由于酒桌上没有宾主之分,不必应酬周旋,没有一般宴席那些客套,不欠人情,也无须还债,无拘无束,却有一股真情涌动弥漫在餐桌上。

    萧博翰看着这场景,不由的回想起过去老爹在的时候,每一次,自己都会在这个年三十受到所有人员的恭贺,也会收到很多很多的压岁钱。

    景物依稀,心情却大异,萧博翰带着妹妹萧语凝,站在大厅的中央,他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做出一种愉快的样子,说:“各位,各位,静一下。”

    在他准备说话的那一刻,其实大厅已经安静下来了,在萧博翰掌控恒道集团的这大半年之后,他已经具有了一个大哥的风范和气质,在恒道集团,已经没有人敢于小视他的存在,更没人敢于挑战他的权威。

    萧博翰环顾一周,把自己的目光从每一个虔诚,尊敬的脸上扫过,带给每一个人的都是一种重视和关怀,他停顿了一下后又说:“春节来临了,今天我们在恒道总部举行晚餐会,大家欢聚一堂,共抒情怀,一起回顾即将过去的这一年,共同展望充满希望的明年。在此,我代表请大家开怀畅饮,不醉不归!!”。

    所有的人都一起鼓掌,在萧博翰带头把手中的酒一口干掉之后,大厅里霎时间,响起了一片杯盏相碰声,场面宏伟的一场宴会拉开序幕。

    萧博翰自然成了所有属下敬酒的中心人物,纵然是萧博翰酒量很好,但还是架不住这上百号人的围攻,时间不长,萧博翰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

    唐可可正在另外一张桌子上和鉄猴几个人拼着酒,“喝啊、喝啊,你们怎么都不喝?是不是怕喝输我?不会的,我酒量很差的,来啊,一起喝嘛!”

    看得出来唐可可的酒量确实不错,身边的几个人都有点招架不住了,不过她也好不到哪去,站在那里摇摇晃晃的。

    “喂,你们干吗不喝?我是女人耶。”放下杯子,唐可可抱怨起来。

    “可可,别再喝了,你有点醉了!”蒙铃从旁边走了过来,看着唐可可眼光直愣愣的,就劝了起来。

    “我没醉,我还要喝!”唐可可倒满整杯啤酒,一口就喝下。

    蒙铃看得忧心忡忡,她这种喝法很伤身子的。

    “呵呵,再喝、再喝。”当唐可可准备再开一瓶酒时,萧博翰来到了她的身边。

    萧博翰用手抓住了酒瓶说:“可可,你在搞什么鬼?不许再喝!”

    “我不要,我要喝。”挥开他的手,她转开酒盖,以瓶就口。

    萧博翰是不会让她再喝的,就抢下她的酒瓶,严肃的说:“你喝的够多了,在这样喝下去你会醉死的。”

    唐可可打了个酒嗝,嘟起小嘴,媚眼斜瞥萧博翰说:“我为什么不能喝?今天我要喝个痛快。”

    心里还在想,他就只会凶,也不想想,人家是女孩子,一点都不懂得温柔。

    不过她还是放去了喝酒,摇摇晃晃地走到萧博翰的面前。

    萧博翰反射性地扶住摇摇欲坠的娇躯。“你看看你,现在走路都走不稳了。”

    “还早的很,我要把这几个小子都喝倒?不信我再喝给你看。”打了个酒嗝后,她转头看向桌子,可桌上除了湿毛巾外,酒已经让桌子上几个人收拾了。

    唐可可不死心,对着这几个人喊:“喂,我要酒,给我酒。”

    很无奈的摇摇头,萧博翰将她扯住,架住她,离开了这里,但走了几步,萧博翰又楞住了,她真不知道该把唐可可安顿到那里,就想了下,架住唐可可出了餐厅,来到自己的房间,准备把唐可可放在了床上。

    “放开我,我要喝酒!”唐可可还是不依不饶的在喊着,挣扎着。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