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己当初和妹妹都有童年的梦,那个梦是五颜六色的,像百花齐放般的美好,让人留恋,让人忘返,那时没有任何忧虑,没有任何烦恼,童年的梦又如在夜空,那么宽阔,那么宁静,童年的梦又如无数的星星,它们只会眨着眼,不会说话,诚实和从容………无数的星星如无数的梦,灌入了自己和妹妹小小的脑袋,从此他们都学会了思考。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儿时总是喜欢在老家门前坐着,听着老人讲那古老的故事,,在落叶的秋天里欣赏那一片片穿着金色的叶子在漫天飞舞,,也许是因为那个时候的梦,才让自己今天在现实生活,充满了智慧和斗志,因为那个时候的梦是火一般的颜色………。

    但萧博翰没能回忆太长时间,柳林市的机场到了,这是一个支线机场,飞机也都是小飞机,它只有省城通往柳林的一条线路,所以机场附近反倒显得较冷落。

    不过一旦走进机场,里面热闹和繁忙许多,麻雀虽小,肝胆俱全,各种导航、通讯、监视、气象和后勤保障等系统,都24小时全天候服务。

    航站楼由主楼和候机长廊两大部分组成,均为二层结构,由两条通道连接,候机楼内的商业餐饮设施和其他出租服务设倒也齐全。

    萧博翰离开了小车,带着蒙铃,鬼手几人走进了接机大厅,在还没来得及坐下喝杯咖啡的那么一小会,天际传来沉闷的嗡嗡声,萧博翰透过大厅的窗子看向外,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逝,飞机开始降落了。

    萧博翰的神情也略微的有点紧张起来,他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伸长脖子,眯起眼,在接机口张望起来。

    这里面蒙铃是不认识萧博翰的妹妹萧语凝的,她只是觉得这个妹妹对萧博翰很重要,因为蒙铃从认识萧博翰到现在,一次都没有见到过萧博翰的紧张,连那次在苏老大的赌场出来,马要面对史正杰巨大的攻击时,萧博翰都能够从容淡定。

    但今天,显而易见的,萧博翰有点激动和紧张了,蒙铃从他的表情也看到了他们兄妹两人那份最真诚的牵挂和关爱,蒙铃不由的哀叹一声,她很快想到了自己孤苦伶仃的命运,想到了自己在这个世无亲无故,孤单一人的悲哀。

    鬼手到是认识萧语凝的,虽然萧语凝总不是不大搭理鬼手,但鬼手每次见到萧语凝的时候,心情也会很愉快,这个小丫头现在是长大了,害羞了,小时候老是留着鼻涕跟在自己和萧博翰的后面,一副傻傻的模样。

    女大十八变啊,现在的萧语凝已经出落的闭花羞月般的美丽,早不是童年那个样子了,她的有点遗传带来的泼辣和后天培养起来的高雅的气质,已经让鬼手每每在她面前都有点自惭形污了。

    随着并不太多的,从里面走出来的旅客,萧博翰的眼睛一亮,他看到了妹妹萧语凝。

    萧语凝或者也在同时看到了自己的哥哥,她停住了脚步,白色的鸭舌帽把她那盘起的长发和半张脸都给遮住了,但能感觉出她一定很漂亮,惊人的漂亮!!!硕大的黑色墨镜使得大家只看得见她嘴角的那丝完美弧度,透着一股无所不知和天下无敌的自信,黑百相间的休闲服把她衬托得似神秘似纯洁。

    缓缓的,萧语凝摘下了黑色的墨镜,一双充满魅力的大大的眼睛露了出来,那眼睛像一谭神圣的拥有神力量的湖水,美丽而又宁静。

    萧博翰慢慢的走了前去,他们在相隔一米的距离停了下来,彼此凝视着对方,久久没有说话,候机室大厅纵然是熙熙攘攘,人声鼎沸,但这一刻,萧博翰和萧语凝都进入到了一个忘我的境地。

    后来还是萧语凝一下子扑到了萧博翰的怀里,轻轻的抽啼起来,萧博翰没有说话,也没有问候,他和妹妹一起共同感受这份人世间最真诚的感情,一起怀念那离开他们而去的父亲。

    这样的场景连鬼手和蒙铃都受到了影响,他们两人也感觉鼻子有点酸楚起来,一起别过脸去,不敢在看这兄妹两人。

    接站的人口走的差不多了,萧博翰他们兄妹两才打住嘘唏哀伤

    “萧小姐,你好。”蒙铃在萧语凝恢复过来已经,看向自己的时候,恭敬的招呼了一句。

    眯了眯眼,萧语凝的脑部神经开始运作起来,这是谁呢?根据她精准记忆的的结果,恒道集团过去应该没有这个女人,她长得这么漂亮的,难道是哥哥的对象。“嗯,你也好啊,你是。”

    萧博翰没等蒙铃说话,自己给萧语凝做了介绍:“这是我的秘,叫蒙铃,你可以叫她蒙姐。”

    萧语凝有点好笑,倒不是因为蒙铃这个名字,而是听到哥哥现在有了秘,不会是那种关系的秘吧?这让她一时还难以适应过来,过去那个吊儿郎当的哥哥,现正能老老实实的坐进办公室吗?不过萧语凝和是礼貌客气的和蒙铃笑了一下,算是招呼。

    鬼手和几个手下,帮他拿了行礼,他们一起她走出候机厅的自动大门,等在外面的车子启动了,萧语凝和萧博翰坐进了车子的后排,前面是蒙铃,还有一部车子坐着鬼手和几个马仔。

    很快的,车子滑下了交流道,“语凝,这次回来好好玩几天,哥哥陪你。”萧博翰开口了,声音缓慢,带着些低沉的磁性。

    “好的,谢谢哥哥,对了,我想这两天到爸爸的坟看看。”

    萧博翰不疾不徐的说:“年三十再去吧,我也去。”

    萧语凝点点头,没说什么了,车子在两排高大树木的夹道飞逝。要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回到了恒道总部,萧语凝的回来,让本来有一点沉闷,灰暗的恒道总部焕发出了欢快的气氛,她带回来了很多礼物,有全叔的,有鬼手,还有很多恒道的老人手们,都获得了一份新年的礼物和祝福。

    萧博翰也吩咐下去,在总部张灯结彩,准备过春节了,每个人的脸都流露出了欢喜,这对于一伙天天生活在刀光剑影,打打杀杀,紧紧张张的人来说,真是难得。

    回到柳林市的第一个晚萧语凝相当好睡,她一夜无梦到天亮,第二天一大早起床,容光焕发的下楼用早餐。

    她很意外,萧博翰居然跟她一样早,“早啊!哥哥,嘻嘻,你还是喜欢西点吗。”

    她精神愉快的朝萧博翰招呼,与他面对面的吃早餐。

    “早。”萧博翰很绅士的为她倒了杯咖啡,说:“你睡的还好吧。对了,要是你吃不惯这也没关系,你想吃什么,我让厨房给你准备。”

    “嗯,挺好的,我也经常这样吃呢?只是我有点怪了,你现在也不睡懒觉了。”

    她喝了口热咖啡,温暖香浓的气息令她脑筋更加清楚。

    “当然不睡了。”萧博翰微微一笑的说,“是想睡也睡不着啊,真希望你可以快快长大,帮我一把。”

    “难道在你的感觉里,我还没长大?”萧语凝拿起一片土司涂着奶油,调皮的说。

    “呵呵,难道我说错了?你似乎涂得太多了,这样烤起来恐怕不好吃。”萧博翰提醒着她。

    她蓦然住手,给他一记微笑,“喔,我实在没注意到,我想,我并不在行这个。”

    “我来。”萧博翰很体贴的重新涂了一片吐司送到她托盘里,并为自己与她添了咖啡。

    萧语凝看着哥哥修长大手的徐缓动作,她说:“哥啊,昨天那个叫蒙铃你女孩是我未来的嫂子吗?”

    她问得相当直接。萧博翰错愕的止住刀叉,有点讶异这个问题,但同时,萧语凝的问题也让萧博翰心里一阵愧疚,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处理好蒙铃,唐可可,还有苏曼倩的关系呢?

    萧博翰不敢继续的想,因为一想到这个问题,他都会很迷茫,他要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微笑看着萧语凝,说:“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

    萧语凝投以他开朗灿烂的微笑:“我瞎猜的,不过感觉你和她一定有什么故事的。”

    萧博翰露出一抹饶有兴致的笑容,闲适至极的说:“你认为会有什么故事呢?”

    “喔?”她停顿了会儿,似乎在考虑要如何措词,最后终于忍不住,故作了解状的说:“一定是爱情故事!”

    萧博翰眸底闪过一丝愧意,但他马恢复神色自若的表情,他说:“可惜我们并没有谈婚论嫁,唉,在这个问题哥哥也是很迷茫的”。

    萧语凝眯起秀丽的眉,观察着萧博翰脸复杂的神情。

    “怎么了,你看什么?”萧博翰不明所以的问。她掀掀嘴角,淡淡一笑,揶揄道:“你变的深沉了,我不习惯。”

    萧博翰先是一愣,接着露出微笑看着她那俏皮又明媚的表情,不知不觉的被她感染了情绪,与她相对着,两人都笑开了,气氛一下子活络了起来。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