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嗯,好的华记,我理解,我马给他们传达你的精神。   ”

    挂电话,方鸿雁还是给叶眉也去了个电话,说到了华记的意思,最后说:“叶市长,我看这事情只能先放手了,一时半会也查不到更多的证据。”

    叶眉没想到华记到底还是插手了,在这件事情,叶眉是没有能力抗拒华记的指示,因为整个柳林市的常委,几乎都是华记派系的人,叶眉只好叹口气默认了。

    史正杰这次算是很侥幸的逃脱了一次致命的打击,他不得不稍微的收敛一下,暂时放弃和萧博翰一争高下的想法,他需要等待更为恰当的机会。

    萧博翰很快也获知了此次事件的结果,虽然天地公司的元气大伤,但史正杰却毫发未损,这让萧博翰大为遗憾,一次绝佳的机会这样错过了。

    工作还是要做,生活还是要过,萧博翰也还是每天忙碌着,恒道旗下有的单位已经开始放假了,不过恒道集团的总部一点都没有闲下来,他们所涉及的还有很多企业都是娱乐生意,春节都开始走了旺季,在大把挣钱的时候,问题也不少,好在经过这大半年的适应,萧博翰已经完全能够游刃有余的处理各种生意问题,特别是他还有历可豪这样一个很好的帮手。

    现在萧博翰正坐在办公室的靠椅,刚刚全叔来了一趟,说到几个歌厅的保安问题,希望能从行动组那面调些人过去,做好春节的防护工作。

    两人谈了一会,萧博翰也同意了,给雷刚去了电话,让他和全叔协商好这个事情。

    全叔刚走,唐可可又来了,唐可可最近和萧博翰独处的时间不多,主要是两人都忙,唐可可已经全面的接管了洗浴城的管理,并且作为一个交际能力极强的人,在很多恒道公司的外部事情也开始担起了担子,这也是萧博翰有意培养她,不管怎么说,同学和情人是最值得信任的伙伴。

    唐可可今天也收拾的很雅致,只见她抿着嘴,笑吟吟的斜眼瞅着萧博翰,肤白如新剥鲜菱,嘴角边一粒细细的黑痣,更增俏媚。

    萧博翰一抬头看到了唐可可,他问:“你傻笑什么?好几天没见你了。”

    唐可可依然窃笑着说:“我可是听说你昨天到我那洗浴了,人家小姑娘要帮你松松筋骨,你还不同意,最后人家说你不近人情呢。”

    萧博翰脸一红说:“我是想好好洗一下,做个按摩,不过小费我是给了的,没有签单啊。”

    唐可可还是嘻嘻的笑着说:“不过你能挺住不动,我到真的有点佩服你了,那小妹妹可是我们那里最漂亮的。”

    萧博翰坏坏的一笑说:“在漂亮也不你啊,我是等你回来想和你活动呢,哪知道你一直都没回去。”

    唐可可一下脸升起了酡红,嗔怪的说:“谁让你不打电话。”

    “我哪知道你不在,都脱了,电话放到了外面衣柜里,对了,昨晚你跑哪去了?”

    “嘿,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我是来说这事情的。’唐可可一下认真了起来,脸的红晕也消退了。

    萧博翰见唐可可说的认真,也点下头:“什么事情?”

    “昨天我到小南门外的小火锅去了。”

    萧博翰点下头,他早知道这唐可可爱吃火锅,也不是唐可可了,几乎所有的女人对火锅都情有独钟:“嗯,去梅问题,但以后出去带人,不要落单了。”

    “带的有呢,我们浴城的老潘陪着我的,他那一脸横肉的长相,谁敢欺负我。”

    “你这丫头,人家保护了你,你还埋汰人家不帅。呵呵呵。”

    “不说他了,说说我昨天碰到的一个人吧。”

    “你遇见谁了,这么兴奋,还有人我长得帅?”

    “拉到吧,你以为你帅啊,昨天真的遇见了一个帅哥,他是叶眉叶市长过去的秘,叫季子强,现在到了洋河县做副县长呢。”

    萧博翰还是没有搞清楚唐可可兴奋什么,人家当不当县长和她什么关系。

    唐可可看着萧博翰满脸故意摆出的夸张茫然,说:“这个人我过去听说过很多次了,能力很强,和叶眉关系密切,将来难说不会柳林市市主政,所以我想以后要是有机会了先把这条线拉。”

    萧博翰也点点头,最近关于恒道集团未来发展规划,他几次特意强调过,要舍得投入,更大的发展恒道集团的关系,特别是对一些暂时还没起来的,但有前途的政府官员,更要提前埋线,早做投资,没想到这唐可可倒是真听进去了。

    萧博翰说:“那么对这个人你有把握?”

    “把握倒是谈不,不过昨天他看我的眼神很有电的,所以不过你不要吃醋啊,我是想为公司多点贡献。”

    萧博翰摇头笑笑,她不过是见人家了一面,自己吃的哪门子醋:“嗯,我才不吃醋呢,好了,不说这些了,你那里最近生意不错啊。”

    唐可可自得的笑笑说:“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在管理?月的利润去年同期涨了百分之30多呢。”

    “嗯,很不错的,我说过,只要你想学,没有谁的你,过几天让历可豪算算,给你好好的奖励一下。”

    “那到不用,公司最近刚刚好转,用钱的地方多。”

    萧博翰很欣赏的看了一眼唐可可,说:“感谢你能为公司着想。”

    萧博翰这一看,看出了问题,唐可可坐在沙发,弯下腰正准备喝水,从萧博翰这个角度,正好看到了唐可可那曲线优美的胸部,透过低开的衣领,还能看到里面哪一段如藕似玉的白嫩沟壑,它们几乎都裸露在了萧博翰眼前。

    萧博翰感到有点尿急了,一个热血青年,又好多天没干那事情了,能不火。

    不过萧博翰还是有一点矜持的,他赶忙收回了自己的眼光,不过他收的快,唐可可还是看到了他有点不大自然的表情。

    唐可可暗笑一声,站起来,径直走到萧博翰面前,把身体靠在了萧博翰的身,那傲人的胸部,随着她的呼吸轻微地起伏,萧博翰一把揽住唐可可的细腰,把她搂在怀里,一手托起她的下巴,仔细端详她的脸。

    唐可可今年二十四,五的样子,正是一个女人最成熟、最有魅力的时候,她脸的肌肤白皙水嫩,仿佛弹指可破,一张樱桃小嘴娇艳欲滴,她的脸洋溢着成熟女人一股特有的自信,萧博翰看得不禁发呆。

    “我的脸有什么好看的,都快变成黄脸婆了。”唐可可见到萧博翰看她看得入神,轻轻扯了几下萧博翰的耳朵,噘着嘴说。

    “哎呀,哎呀,你轻点,我的耳朵都要被你扯掉了。”萧博翰装腔作势。

    “谁让你色迷迷的看我呢。”唐可可说。

    没等唐可可说完,萧博翰一伸头,嘴和她的嘴对了,他们抱在一起,侧头亲吻,唐可可的嘴唇软软的,舌头湿湿的,萧博翰把她的嘴唇含在嘴里轻舔。

    她把舌尖伸到萧博翰的嘴里,萧博翰吸住她的舌尖死命地吸了一口。

    “讨厌,干嘛吸那么重,痛死我了啦。”唐可可连声叫痛,一对粉拳在萧博翰的胸前连连捶打。

    萧博翰握住她的手,说:“要好好的吸一下。”

    说话,萧博翰一手搭了她的**,唐可可的**很大,但是很有弹性,萧博翰一只手掌握不下,隔着衣服摸不过瘾,在她的耳边低语:“可可,咱们活动一下吧。”

    唐可可一听,赶忙一下跳开说:“你疯了,大白天的,你这人来人往的,你想让全公司的人都看我笑话。”

    萧博翰也是一时兴起,最近忙的很,一会一会的来人,要真活动也是不敢,两人笑笑分开,又谈了一会其他的事情,唐可可才告辞。

    在唐可可离开不久,萧博翰带了鬼手,蒙铃几人到柳林市机场去了,今天他妹妹萧语凝要回到柳林市了,这也很让萧博翰稍微的激动了一下,已经快一年时间没见到妹妹了,作为现在相依为命的兄妹两人,他们有太多的牵挂和依恋。

    在去机场的路,萧博翰一直带回忆着自己小时候和妹妹在一起的许多场景,那一刻刻,那一个个镜头,霎时间浮现在了萧博翰的眼前。

    童年似一杯浓浓的咖啡,暖到了萧博翰的心窝,童年又似一杯淡淡的茶,让他回味;童年似暴风雨的彩虹;五颜六色,炫丽无;童年又似那晚霞后的余光,那么让人怀念。

    萧博翰回想到那一件件儿时不起眼的事儿来,事虽然小,但那些回忆是那样觉得感动,因为有了这些回忆才能让自己不断进步,不断追断求,这样才能成长起来。

    回想起那妹妹丫丫学语的时候,那样子很逗,她总是咬不清字,把哥哥叫成“得得”,萧博翰不禁失声笑了起来。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