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才短暂的沉默过后,很郑重的说了声:“嗯,谢谢冷总的关怀。 ”

    冷可梅也听出了萧博翰的意思,知道他已经理解和接受了自己的好意,她决定到此为止了,她是一个很精明的女人,知道什么叫欲擒故纵,长线钓鱼,对萧博翰这样一个内涵丰富的男人,一定要步步为营,小心接近。

    放下了电话后的萧博翰很快面临了几个问题,冷可梅对自己毫无道理的示好是为什么?史正杰和吕剑强走在了一起会不会联手对付自己?

    作为一个对局势较敏感的人,萧博翰不能大而化之的对待所有看似毫不相干的信息,每一件事情的背后都有它的必然性,只有愚昧的人,才把很多突发事件看成是偶然的意外。

    在好长一段时间里,萧博翰都在把这个信息往自身联系,他几乎要给雷刚和鬼手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开始加强防御,以应对史正杰和吕剑强的联手攻击。

    在他刚要打电话的时候,他看到了桌那份柳林市日报,那面一条消息让他灵光一现,那个标题是“找出事件背后的黑手”,写的正是水果批发市场打人事件。

    萧博翰看着这个标题,凝神思索了一会,他慢慢的捋清了头绪,原来如此啊。

    萧博翰很无奈的长叹一声,他知道,自己这次对史正杰的绝杀一刀,已经被史正杰轻易的化解了。

    的确,事情的演变并没有超越萧博翰的预料,在吕剑强和美美疯狂欢娱后的第二天,吕剑强把史正杰的意思转告给了老爹,他对老爹说:“我并不是想完全的帮他,但叶市长如果继续这样搞下去,我怕最后会连累到很多企业,这或者也包括我的大鹏公司。”

    吕副记在犹豫一会之后说:“我可以去试一下,不过这事情必须要华记点头才行,能不能说动他我也没有什么把握。”

    这话一点都不假,华记并不是一个很好糊弄的人,他在经过官场多年的沉浮,早超越了同龄人的智慧,很多时候,他都可以从你精心掩盖的话语后面,看出你真是的意图和目的,这不得不让吕副记小心翼翼。

    好在吕副记也一直都是市委华记的铁杆部下,他们的关系和地位让他不需担心华记对他的打压,他只是需要考虑一个适当的借口,给自己留下一块遮羞布而已。

    在经过一阵的仔细思虑后,吕副记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到了市委华记的房间。

    华记的办公室除了很大的一个架外,还摆了好些花草盆景,办公桌后面,也不像其他领导人那样,挂一幅法作,他的办公桌后面,是一幅山水国画,清峻雄,颇见气势,至于是不是那个大家的手笔,谁也说不清处,连吕副记每次到华记的办公室,也都会感受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压力,这种压力看不着,也摸不着,没去过他办公室的人也绝对感受不到,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会深刻的体会。

    政坛向来是最为残忍的生态场,所有的人,一旦你身处于官场,必须具备一些心理特质,如自以为是、居高临下、好为人师、刻薄寡情、阴森老辣、两面三刀、阴骘歹毒、皮肉尽笑而心地残忍等性,因为惟有如此,方能在重重人笼里把握胜算,出任领导。

    而华记更是这其的娇娇者,久而久之,他身那种难以压制的气场会自然而然的发散出来,他是威严的,从来都不会让自己过于随和,他像一只冷酷的雄狮一样,总是冷冷的看着前方,让你心慌意乱,不敢正视。

    吕副记呢,他50岁的样子,四方脸,大背头,休闲的夹克,使他显得倒也不是十分的严肃,脸总是带着笑容,可是你谁要真的这样看待它,那你大错特错的,这位吕副记,不是个省油的灯,他颇有城府,照说在柳林市做党群副记,头顶着一位市委记可不容易发出自己的声音。但吕旭在柳林市还挺有话语权,很多时候华记也不得不给他三分面子。

    因为他在柳林市盘踞的时间太长了,他的触角已经延伸到了柳林市的每一个角落,他树大根深的关系,让他可以在任何时候都具有自己独立的一套人马来抗衡所有的同事,更重要的是,他精通权术,老道内敛。

    他笑呵呵地来到了华记面前,隐藏住心的小心,很随意的说:“记啊,休息一下吧,老是见你忙着。”

    华记也笑笑站起来说:“吕记,我也想清闲一点,但是一个劳碌的命!”

    两人客气的寒暄几句,一起坐到了沙发,华记看着秘帮吕副记到好了水,才说:“年底了,事情真多,对了,你那面也准备一下,看样子柳林市有点波澜起伏了。”

    吕副记理解华记这话的意思,由于过去的省长乐世祥的提升,已经在潜移默化动摇了整个北江省的政坛格局,对柳林市来说,也是一样的,表面华记还是记,叶眉还是市长,但很多政治敏锐的干部们,已经开始看好了叶眉和新省委记乐世祥的关系,他们或明或暗的,都在寻找机会,想要给自己留条后路,这对华记和吕副记这个派系来说,应该是很多年没有遇到过的危机了。

    吕副记点点头,很慎重的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啊,我今天也是为这事情来的。”

    华记有点疑惑的看看吕副记说:“怎么?你听到什么消息了吗?”

    吕副记摇下头:“消息倒是没有,但我看到了一种现象。”

    华记不动声色的问:“什么现象?说来听听?”

    吕副记说:“刚才啊,我家剑强来我这坐了一会,说起了次水果批发市场的事情,他说那个天地公司的老总,嗯,叫史什么杰,对了,史正杰求他给叶眉通融一下,放他一马。”

    “唔,这事情啊,我知道这事。”华记还是没有搞清吕副记想要表达什么。

    吕副记并不想在这件事情添加过多的花招,他太了解华记,他也知道自己骗不过去,所以用了另一种手法,他说:“儿子刚才过来找我帮忙,呵呵,我怎么能帮这个忙呢?让我推了,但刚才我又仔细的想了想,这件事情似乎叶眉过于心了,有点反常,她到底想干什么?”

    “嗯,怎么反常了?”

    “好像有点小题大做,多大个事情啊,不是生意人之间的一点过激行为吗?她也不怕繁琐,看来还是人年轻好了,精力旺盛。”

    华记却平静不下来了,他攸然一惊,本来他对叶眉擅自参与到公安系统有点不满,现在听吕副记一说,似乎这里面还真的有点名堂,难道叶眉想要借着扩大这个事情的影响,来否定自己这些年的对柳林市的治理吗?

    但这件事情闹大了对她叶眉也没有什么好处啊,她不怕陪着自己一起挨面的板子?

    是啊,她当然不怕了,她有一个强有力的后台,或者,这本来是她的一步棋,想要从自己滴水不漏的防护拉开一道缺口?

    华记沉默了,他拿起了茶几的香烟,自顾自的掏出了一根,在鼻子下面来回移动着,脸一点表情都没有。

    而吕副记又话题一转,再也不说这件事情了,他漫不经心的说了其他几个小事,见华记并不大关心,也告辞离开了。

    不过走出了华记的办公室,吕副记嘴角露出了一抹不易觉察的笑容,这笑容一闪而过,不留痕迹,他明白,华记很快会帮自己摆平这件事情了。

    一点都不错,当天下午,华记给柳林市的公安局长方鸿雁很严肃的打了一个电话:“方局,最近我听到很多关于你们影响企业正常工作的反应,我希望你们能调整好你们的工作思路,不要危害到柳林市经济的发展。”

    方鸿雁心里已经知道华记想要说什么,但依然摆出一副茫然不知的样子问:“什么反应,最近没做什么啊?华记指的是什么?”

    华成飞一听这方鸿雁想和自己打马虎眼,心有不快,冷冷的说:“老方啊,水果批发市场那件事情你们结不了案吗?我们公安系统的目的是为企业保驾护航的,不是为了为难和限制他们发展的,这个道理我想你我清楚吧。”

    方鸿雁一看也混不过去了,只好搪塞着说:“华记是说这件事情啊,我下去问问,这都是主抓刑侦的王副局长在负责,我还真不大清楚。”

    “我不管你知道不知道,总之,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希望方局长能够明白我的意思。”

    华记已经把话说的够绝了,方鸿雁是没有办法和华记抗衡的,虽然他也是市常委,但相于华记来说,他显得力不从心了,假如让他在华记和叶眉叶市长两人之间选择,他只好屈从于华记的威势,毕竟现在的柳林市还是华记的天下。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