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的斗争已经从过去的若隐若现转换成了目前的针锋相对,同时,在最近,省长乐世祥已经成功的攀岩了省委记的位置,而他对叶眉的欣赏更为突出,显而易见乐世祥会在适当的时候启用叶眉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而市委华记也看出了这个苗头,他必须用力来压制住叶眉,并力求柳林市的稳定,不给乐世祥一个更换自己的借口。

    但要做到这点谈何容易的,叶眉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她还有一个得力的帮手,那是身在洋河县当副县长的季子强,这个季子强做了三年叶眉的秘,对叶眉忠心耿耿,他还是一个智谋超群的人,给华记也制造了不小的麻烦。

    整个大局对叶眉其实并不有利,虽然乐世祥做了省委的记,但毕竟他刚刚来,很多事情还要反复的权衡,华成飞也并不是无根无基的人,在省高层也又一些后台和实力,并且在最近也对叶眉展开了很多手段,让叶眉顾此失彼,忙于应付。

    但不管怎么说,叶眉还是想对柳林市的治安环境做一次清理,这次,她决定不在按部班的给华成飞汇报了,她需要发挥一次自己的权利。

    她这样想了,也这样做了,她在这份报告签注了几个字:严惩凶手,挖出幕后根源。

    她还给公安局的方鸿雁局长去了个电话:“老方,我叶眉啊,你们的报告我看了,希望你们尽快拿出方案,对此事做一个认真处理。”

    方鸿雁还答应了她的指示之后,还是很谨慎的问了一句:“嗯,好的叶市长,不过动作大的话是不是要给华记请示一下。”

    叶眉皱了一下眉头,这个方鸿雁,总想做好人,叶眉说:“什么叫动作大,什么叫动作小,老方啊,我看最近华记工作也挺忙,这件事情你们是有权自己处理。”

    方鸿雁不敢在坚持了:“嗯,到也是,人家街道办已经报案了。”

    “是啊,报案了你们总要给出一个答复和行动吧。”

    方鸿雁只好附和的说:“哈哈,那是应该的。”

    放下了电话,叶眉还是叹息了一声,很多简单的事情一旦涉及到了内部的矛盾,变得很复杂了,本来这些事情完全实在公安局和自己的权限之内的,但想要让工作按自己的思路展开,还真的不是那么一回事情。

    可是对于史正杰来说,算是一次市长并不很满意的行动,也会给他带来巨大的麻烦,在叶眉给这个报告签字下转之后的当天,天地公司的很多参与到这次对水果批发市场行动的人都厄运临头了,方鸿雁在获得了叶眉的授意后,展开了对天地公司的沉重打击。

    连史正杰也被警方约谈了几次,假如不是他一些企业家的荣誉称号在笼罩着他,只怕连他也要进去。

    他的几个赌场被强行关闭,那些给他管理赌场的人倒是很顽固的撇清了他们和史正杰关系,不过算是这样,史正杰的损失也是不小,从人员到公司收益,再到天地公司在柳林市的地位,所有的这些都蒙受了巨大的重创。

    这还是个开始,因为在几天之后的一个政府工作会议,叶眉提出了自己的不满,她再次强调公安局要抓住时机,深挖事件背后的问题,扩大对柳林市不法隐患的扫除。

    公安局当然只能根据叶市长的指示来办理了,他们开始驻扎在了天地公司的很多部门,也开始加派了人手,扩大的对外的宣传,收集起天地公司乃至于其他公司的一些不法罪证,一场对柳林市所有帮派的严冬,看看又要来到了。

    首当其冲的史正杰现在是如坐针毡,他后悔自己盲目的动手,更痛心自己不断遭受的损失,他旗下的很多来钱的生意都陷入了停顿,他很多得力的下属都关进了看守所,而且这样的局面还在继续恶化着。

    一旦这种局面成为了一个趋势,最后说不连自己都要搭进去。

    史正杰忧心忡忡的在办公室拉回走着,他现在也顾不得公司受到的损失了,怎么摆脱目前的局面,才是他最为渴望的一种想法。

    在思虑了很久之后,史正杰拿起了电话:“吕老弟啊,我史正杰,哈哈,好久没再一起坐坐了,怎么样,今天晚一起喝两杯?”

    吕剑强在那面电话说:“奥,史总啊,难得你有这个雅兴,不过。”

    史正杰不能让他推辞的,所以截断了吕剑强的话:“什么不过?难道怕占老哥最近的霉气?”

    吕剑强在那面也打了个哈哈,对这个史正杰,吕剑强是不希望招惹的,更不希望得罪,这人在柳林市是仅次于苏老大的一号人物,手段也很毒辣,自己犯不着和他结怨。

    “嗯,我怕什么啊,我是担心陪不好你史老哥啊,你说吧,晚在那里聚?”

    史正杰这才呵呵的笑着说:“这对了吗,这样,晚在白金大酒店见面吧。”

    吕剑强心不甘,情不愿的说:“嗯,嗯,好好,晚见史总。”

    也难得史正杰这样低声下气一次,过去他可是不怎么甩吕剑强的,自己在柳林市打拼天下的时候,他吕剑强还在玩尿泥巴呢,唉,能力强不过老爸强啊,这小子运气好,有个做市委副记的爹啊。

    史正杰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很为这个世事不公感慨了一会。

    晚在白金大酒店里一个最大的豪华包间里,史正杰和吕剑强推杯换盏,称兄道弟的喝着酒,桌子只有他们两人和那个次陪恒道集团总经理成雁柏的夜海棠歌厅美美小姐,这美美小姐也的确是人如其名,在柳林市的小姐行列算的独占鳌头的一个人了,她的妖艳,她的性感,她的对男人天生有的诱惑力,让所有接触过她的男人都会念念不忘。

    这吕剑强本来也是一个寻花问柳的老手,和美美小姐自然是有过那么一脚,算的是旧相识,于是这酒桌气氛随意的许多,几个人说说笑笑,倒也无拘无束。

    喝掉了面前的一杯酒之后,吕剑强开玩笑的说:“美美啊,以后你跟我算了。”

    美美小姐一面帮吕剑强倒酒,一面说:“行啊,只要吕总不嫌弃我,我是什么问题。”

    旁边的史正杰也开玩笑说:“真是个傻丫头,是要跟也至少问他要点好处啊。”

    美美连忙说:“是,是,吕哥你能为我做什么?”

    吕剑强嘿嘿一笑说:“为你啊,那我什么都可以给,什么都可以做啊,难道你还怀疑你吕哥的能力不成?”

    美美小姐曳了一眼吕剑强说:“不要太夸口了,有的事情你还真的做不了。”

    吕剑强不屑的一笑说:“说出听听,我到要看看在柳林市有什么事情我做不了。”

    美美小姐说:“你不要吹,过去有一个成年男子来到一家旅馆,他看到车库里有很多漂亮的车,于是问老板,怎么有这么多漂亮的车啊,老板告诉他,我有一个五岁的儿子,他做三件事,如果你能跟着做到,这里的车随你挑一辆开走,如果不能,把你的车留下。

    这人一想,五岁的小孩能做到的,还能做不到嘛,于是试一试。

    老板带他到一个屋子里,里面有一个漂亮的**美女,小孩过去亲了她一下。

    他跟着做了,然后小孩又过去亲了一下**美女的咪咪,他也跟着做了。

    第三件事,这个人却怎么也做不出来,你想知道是什么事情吗?你只怕也做不出来。”

    吕剑强满脸坏笑的说:“什么事情,是不是亲下面?哈哈哈,我保证没问题。”

    美美小姐摇摇头,淡淡的说:“小孩掏出自己的小弟弟弯了三下,这你也行?”

    吕剑强和史正杰一下都愣住了,两人呆呆的看着美美小姐,半天才轰然大笑起来。

    史正杰哈哈的笑着说:“在那种情况下,只怕吕老弟真的还弯不过来。”

    吕剑强也是笑的满面通红,一面咳嗽,一面说:“弯不过来,弯不过来,我这强度很高。”

    美美小姐这才笑盈盈的说:“所以说吗,大话是不能随便吹的。”

    史正杰看看这气氛也差不多了,该到了自己说正事的时候了,端起了酒杯对吕剑强说:“吕老弟啊,哥哥今天想求你一件事情。”

    吕剑强一听事情来了,也收住了笑容,他今天没来以前知道史正杰能主动找自己,肯定是有求于自己,何况见他来还带美美小姐,明显的想用美人计,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找自己什么事情。

    “史总你太客气了,做小弟的能帮你什么,那是我的荣幸。”吕剑强客气着,不过心里是提高了警惕,看他求的是什么,小事到好说,要是事情太大,自己要拿捏一下了。

    “是这样的,吕老弟大概也知道了,最近警方老是找我的麻烦,其实没有多大个事情,但烦的很,马过年了,那有功夫天天陪他们。”史正杰很低调的说。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