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很多时候,因为一些其他的事情,他都会莫名其妙的想到苏曼倩,他真的有点说不清楚这是不是就是人们传说中的爱情。

    过了还一会,苏曼倩才在那面说:“萧博翰,如果我经常见你,你会不会感觉有点烦?”

    萧博翰长吁了一口气,改变了自己的语态说:“不会的,绝对不会。”

    “嗯,谢谢你,我一直有这个顾虑,怕经常打扰你会让你厌倦。”

    “你多想了,其实我也是这样,好几次想要约你,但也怕打扰你。”萧博翰很认真的说,但刚刚说完这话,他就看到了蒙铃眼中流露出来的一种忧伤,萧博翰心里咯噔的一下,他明白,自己伤害了蒙铃。

    萧博翰的心中就突然的有了一种愧疚,他痴痴的看着蒙铃说不出话了,蒙铃也看出了他对自己的眼神,蒙铃的眼中有点委屈,她低下头,匆匆离开了萧博翰的办公室。

    再后来,苏曼倩说了一些什么,萧博翰都只是模模糊糊的应答着,他陷入了对自己深深的自责中。

    但萧博翰却一时没有一个恰当的方式来处理这中感情的混乱,从心里来讲,他喜欢苏曼倩,也喜欢蒙铃,简单的让他从两个女人之间来做一个明确的取舍是很难的,他垂下了头,有点沮丧的看着电话,好久没有说话。

    天色将晚,萧博翰处理完几件下属企业的报告,站起来伸个懒腰,下楼吃了饭,稍微的收拾了一下,准备在研究一下桌上的几份材料的时候,桌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萧博翰低头一看,是苏曼倩的电话,他赶忙接上,心中还有点诧异,不是几个小时前苏曼倩刚刚来过电话吗?

    接上一听,萧博翰才惭愧起来,下午苏曼倩在电话中说晚上和自己一起坐坐的,自己当时只顾着对蒙铃内疚了,一走神,把这事情就没仔细听进去,现在苏曼倩一说,萧博翰一阵脸红,忙说:“苏总啊,你现在在那里,我这今天来了几个客人,一直在忙,刚刚把对方打发掉。”

    苏曼倩自然是无从考证萧博翰是不是很忙了,她就说:“我在慢歌会所,你现在过来吧。”

    萧博翰挂上电话,就到了楼下,鬼手正在值班室和几个弟兄吹牛呢,见他走了下来,就站起来招呼说:“萧总,你是不是要出去。”

    萧博翰点点头说:“要去见一个朋友。”

    “奥,那我让给你备车,哎,蒙铃呢,我给她打电话?”

    萧博翰摆摆手说:“算了,让她休息一下,你陪我去就可以,嗯,也不用陪,送我过去就可以了。”

    鬼手不无担心的说:“萧总,还是我多带点人防备一下吧。”

    萧博翰说:“不用,送到慢歌会所就可以,那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萧博翰知道,这个会所是永鼎公司的地盘,在哪里有苏曼倩,相信是没有谁胆大包天的敢去那个地方生事。

    鬼手一听萧博翰这话,就知道他是要去见苏曼倩了,安全到不成问题,不过蒙铃的确还是不通知的好,鬼手了招了一下手,对值班室的几个弟兄说:“带上家伙,和我一起送萧总。”

    这手下的几个兄弟就忙活起来了,穿外套的,拿武器的,吆喝着把车开过来,忙成了一团。

    等这一切都准备好了,萧博翰才一个人坐进了自己的专车,对司机说:“慢歌会所。”

    小车就驶出了恒道集团的总部,一边走着,萧博翰一边欣赏柳林市夜景,繁华城市的灯火,灿烂而又炫目,而在这一片灿烂之上,是宁静的天幕,一弯弦月周遭,是点点繁星,和地下的灯火遥相呼应,仿佛在进行一场对话,他想起了多年前,那曾有过这种感觉了,那似乎是太久远的记忆,自己已经离开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此情此景,竟让萧博翰觉得自己回到了少年时代,每一个这样的夜晚,几个朋友一起在这夜幕下,述说胸中充满了诗一样的情怀,现在想想那些时候,感觉很幼稚,但正是那时候的一些幼稚,造就了今天自己的性格和理想。

    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不断在他身边勾起一阵阵的回忆,这条路也很久没有走过了,他慢慢的走着,体会着遥远的岁月和悠悠的回忆。

    夜晚中的柳林市要比白天要美丽得多,就像是浓妆淡抹的现代美女,时尚而炫目。各色闪亮的霓虹灯让整个城市流光溢彩、神采飞扬,那些高档酒店灯火通明,里面一定有人在推杯换盏,意在不醉不休,那些写字楼的玻璃幕墙变成了巨大的显示屏,切换着不同的广告画面与标语。

    柳林市并不是很大,在萧博翰还没有回忆完多少过去的时光的时候,车就已经停在了慢歌会所的门口了,很快就有会所的保安和服务生帮着打开两面的车门,动作娴熟和标准,这个会所从外面看就显得很豪华,会所门口的停车位上,都是高档车辆,萧博翰对司机说:“你和后面鬼手他们先回去吧,要你接的时候我给你们打电话。”

    这个司机并不是一个专职的司机,说的确切一点,就是恒道集团一个负责内卫的,比较可靠的弟兄,他自然是不敢和萧博翰多问什么,在萧博翰走下小车后,他就掉了个头,没等鬼手他们下来就打开窗户,对鬼手几个打了个手势,离开了。

    萧博翰跨上了台阶,在服务生的引导下走了进去,里面的装修豪华程度,的确让萧博翰赞叹不已,它拥有透明的玻璃天顶,晴日时可感受到暖暖地阳光;五彩斑斓是球型吊灯,夜晚灯光开启时,又将带给您新的享受。

    这是一个综合性会所,里面有演艺厅、酒吧和台球室,萧博翰一路没有停留,直接到了酒吧,这里完全没有外面的热闹,一走进来,安静,高雅、温馨的环境就让萧博翰有了轻松和自在,酒吧和外面的隔音效果很好,轻柔缠绵的音乐,萦绕在酒吧的每一个角落,给人一种柔情中沉醉的感觉。

    在一个灯火的阑珊处,萧博翰就看到了苏曼倩,

    今天的苏曼倩容颜娇艳,风韵十足,那阿娜多姿的身体曲线,却很诱人,很性~感,很丰~满,那丰腴的嘴唇,带着香艳与红润的气息,简直就像是一种**腾空的挑~逗,萧博翰就有些失神,他盯着这苏曼倩的身材,感觉欣赏悦目,脚步机械的走近了苏曼倩,根本忘记了招呼。

    他凝望著她,只见她凝脂般的雪肤之下,隐隐透出一层胭脂之色,双睫微垂,一股女儿羞态,娇艳无伦,

    她给人一个美的印象,毕竟她的容貌平凡,从她头上每根头发到手上最小的指甲,每样东西都是那样讲究,都经过精心的修饰、勾画、烫卷和打扮,直到她这件成品达到了尽善尽美的地步。

    苏曼倩的眼中,明显有一种很特别的内涵,她也没有急于开口和他说话,只是那样痴痴的看了几眼萧博翰,两人在最初的那么几秒的时间里,就有了沉默,萧博翰闻到了淡淡的一种香味,这不是香水的味道,完全是一个女子,一个成熟女子身上散发的体香,这一刻,萧博翰有点陶醉了。

    他们两人的眼睛相遇在一起,他们之间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它是如此强烈,如此扣人心弦,只听见她的心怦怦乱跳,她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他深深地注视着她的脸,是想寻找什么似的,究竟是什么,她也拿不准,不过她有点害怕这种眼神,她垂下了眼睛。

    她就有了一种骄傲和满足,她对自己的容貌和气质还是很有些清楚的,她在让自己平定下来之后,换上了一副轻松的语气,调侃的说:“就算你是老总,也不能这样拽吧,见了人都不带招呼的。”

    萧博翰涑然一惊,清醒了过来,马上也带着调侃的语气说:“几天不见,你又漂亮了。”

    苏曼倩抿嘴一笑:“少贫嘴,都是老总了,还没点长进,见了美女就发呆,我看你这老总混的也清苦。”

    “哎,谁说不是呢,特别是做老总的美女,我见的还真不多。”

    “得了吧,想奉承就奉承,不要装的无所谓的样子。”

    萧博翰也逐渐的恢复了自己的淡定和从容,他哈哈笑了两声,就在苏曼倩的旁边坐了下来。

    作为一个在柳林市举足轻重的苏曼倩,在外人的眼中,的确属于正宗的极品女人,她不仅美艳动人,气质高贵,一颦一笑,妩媚致极,格外撩拨男人的心弦,同时,她是苏老大的独生女,摆明了未来永鼎公司的接班人,前途不可限量,让一般男人在她面前不得不相形见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