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只是她的到来并没有引起萧博翰和蒋局长的注意,这两人正在畅笑之中,没有听到包间的开门声。

    “咳!”她清了清喉咙,很成功让在座的两位男士将眼光移到自己身上,然后,她极自然又极优雅的拉开该是女主人坐的座椅,在萧博翰的身边坐下后,她轮流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最后微微一笑的盯着蒋局长说:“我来看看,我们大局长今天怎么能光临我这。”

    “哎呀,是冷总啊。好好。”蒋局长隔着餐桌对佳人伸出右手。

    但冷可梅根本都没有和他握手的想法,淡淡的说:“这位客人到是面生的很,蒋局长不给介绍一下吗?”

    她不经意的打量着萧博翰——这个男人倒是不错,他的眸中似乎透着清澈明亮,高挺的鼻梁,完美的面孔无法挑剔。黑色的休闲服,紧身长裤使腿的线条更加好看,一个时尚而又有些孩子气的男生出现在她的视线中,但这样的感觉稍纵即逝。

    很快的,冷可梅又在萧博翰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疏离和淡漠,这样的眼神冷可海已经很少遇见了,特别是在对方是个男人的时候。

    萧博翰淡然的看着这个不到三十岁样子的妩媚少妇,她的长发微卷着披泻下来,显得有些慵倦和叛逆,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细长的柳眉被她画上了深紫色,暗色的眼影下,被长睫毛盖着的褐色双眼烁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光,却深藏着不易察觉的忧伤,用冷酷深深掩着。

    “奥奥,对了,我来介绍一下,博翰啊,这是白金酒店的老板,冷总。”蒋局长指着冷可梅对萧博翰说。

    萧博翰礼貌的点头笑了一笑,并没有伸出手,他吸取了蒋局长刚才的教训,不想让自己也尴尬一次。

    蒋局长又对冷可梅说:“这位是恒道集团的老总萧博翰,估计你是没见过,他从国外回来不久。”

    冷可梅本来还有点漫不经心的表情一下有了变化,对恒道集团她是知道的,知道那是一个黑道企业,也知道萧老大遇刺的事情,还听说过最近一直传的沸沸扬扬的萧博翰,但她绝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萧博翰如此年轻,如此帅气和深沉。

    冷可梅扬起嘴角微微一笑,还好,最起码他的眼神虽然有点冷漠,也有点忧伤,还在仔细的研判自己,但是却是不具任何侵略性的,他神秘又古怪,是自己最喜欢的那种深沉的男人。

    她伸出了手,对萧博翰说:“幸会,幸会,久仰你的大名了。”

    冷可梅简单俐落的举止、刻意伪装的优雅,纯正的东方人,却缺少了那份东方女性特有的婉约气质,在她身上所呈现出来的是西方女性的独立个性,修长的身材让她动作中有一股不逊色于男人的帅气。

    萧博翰下意思的看了蒋局长一眼,蒋局长有点尴尬的笑笑,却点下头,使个眼色在暗示他这个女人不能慢待。

    萧博翰就伸出了自己的手,轻轻的握了一下冷可梅的指尖,说:“客气了,冷总。一起坐坐,喝两杯。”

    他敢打赌,这位冷可海绝对是个精简主义者,她很大胆,却有点不成熟,她勇于尝试、敢于挑战,却在偶尔的肢体语言间稍显得出她的生涩。

    冷可梅一点都不想来拒绝:“好啊,我陪大局长和萧总喝两杯。”

    萧博翰就在另一个杯子中倒上了酒,放在了冷可梅的面前,她端起面前的高脚杯,和萧博翰清脆的碰了一下杯,眼光上扬,微收下颚的轻啜一口在玻璃杯内樱桃色的液体。

    她总算肯将眼光转到蒋局长的身上,露出一个美丽的笑容,说:“蒋局长,你最近可是很少过来消费啊,不会是年底费用太紧吧。”

    本来她今天想要来震慑一下蒋局长的,但因为看到了萧博翰,她就忘记了初衷。

    蒋局长嘿嘿一笑说:“还真让你说对了,年底工作忙就不说了,费用更紧张,都快穷死了。”

    冷可梅撇撇嘴说:“我才不信,今天怎么就过来了,哈哈,我知道,一定是萧总请客吧。”说着话,冷可海就把头转到了萧博翰这面。

    她紧盯着萧博翰,开始暗地里为他的反应作预测。

    反应预测——这是冷可梅的一项天赋及长才,她喜欢预测他人会有的反应,算是她的乐趣之一,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没有失手过,她有这个自信。

    因此现在她脸上虽然绽露着可人的微笑,心中却在下着结论,萧博翰一定会狡猾的说:“呵呵,谁请客都不重要。”

    萧博翰那双鸷猛晶透的瞳眸灼灼盯在她的脸上,如同正在搜猎物的野兽,眼神危险慑人,盯着人看时,犀利得仿佛能将人一眼看穿,令她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是我请的,但这个地方确实蒋局长定的,他说这里的菜最好。”

    冷可梅对这个回答有点意外,一愣后笑笑说:“这还算有点良心。”

    萧博翰收回了咄咄逼人的目光,懒懒的点了根烟,他眯起眼睛笑了,为了冷可梅这副始料未及的可爱表情发笑,她瞠目结舌的样子比她咄咄逼人的时候顺眼多了,不可讳言,冷可梅是个相当耀眼迷人的女人,她拥有一切最好的外在条件,加上她与生俱来的特质,这些本来都是萧博翰喜欢的,但她今天来的时候有点冒昧,她来了之后也有点过于的旁若无人,这却让萧博翰有点不舒服。

    当然了,冷可梅也不能在这个地方呆的时间过长,毕竟人家是客人,在稍微的又聊了几句之后,冷可梅起身告辞了,在她临走的时候,却说了一句:“萧总,我希望以后能经常看到你过来。”

    萧博翰淡淡的一笑说:“会的,谢谢你。”

    在她走后,萧博翰才皱了下眉头问蒋局长:“这个冷总是什么来路,看起来很厉害。”

    蒋局长叹口气说:“柳林市谁都要买她的面子,包括我。”

    萧博翰探寻的问:“为什么?”

    蒋局长叹口气说:“因为她身后站着的是我们市局的方局长。”

    “奥,是这样啊。”萧博翰沉默了,他一下子明白了冷可梅刚才出现的颐指气使是因为什么,是啊,作为一个在柳林市有如此后台的女人,她的确有这个资格在自己和蒋局长的面前拽一拽。

    但冷可梅的到来只能算是一个小插曲,萧博翰在整个晚上的喝酒中都是有所思虑的,他要考虑刚才蒋局长对他说的那些话,他必须做出一个战略上的调整,不能顶风盲动,让恒道集团成为柳林市打黑除恶的第一目标。

    冷可梅一路若有所思的到了另一层楼,一路上,白金大酒店的匆忙往来的员工和熟悉一点的客人们不断的和她打着招呼,冷可海也随着招呼自己的人的身份不同,做出了相应的表情和笑容,但这都只是机械的回应,她在这好几分钟的时间里,脑海中想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萧博翰。

    萧博翰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种特色韵味强烈的吸引了冷可梅,她不是花痴,更不是没见过市面的小姑娘,但短短的十来分钟相处,她还是受到了萧博翰的诱惑。

    在情感上来说,冷可梅也是一个很矛盾的很合体,她有时候渴望伟大的爱情,有时候又觉得爱情对于自己来说,基本上属于另外一个世界的东西,象怪力乱神一样坚不可信,男人对于她的诱惑,更多的是性,谈情说爱对于她来说,是一件荒唐可笑的事,她不需要华而不实的精神柏拉图,需要的是直接的生理体验,得到一个身体远比得到一个男人的情感重要得多。

    然而刻薄来说,冷可梅从一个懵懂愚钝、困苦混沌的少女变成狡诈多谋、谋算并力图满足**的女人,完全得益于柳林市的公安方鸿雁局长了,经过这个粗实有力而且玩法精到的男人的鼓捣和磨练,不但使她获得了人类生理释放的巨大快感,从此痴迷沉醉在这种巨大的快乐之中,而无法自拔,而且出现的另外一个革命性的变化的,她的心理也更加成熟了,因为很显然,对于人,特别是女人来说,身体的变化是如此残酷而当然地改变她们的心理结构和思维定势。

    这样一路想着,冷可梅就到了一间豪华套间的门口,她淡然的环顾了一下,在确定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时候,她敲响了刻花的厚实木门。

    木门很厚重,隔音很好,冷可梅根本就听不到里面有没有脚步声,她有点烦躁的看着房门,等待着里面的人来为自己打开房门。

    时间并不太久,房门就悄无声息的打开了,半掩的木门后露出了柳林市的公安方鸿雁局长淡定的面孔,他没有说什么话,只是深邃的看了冷可梅一眼,就让开了身体,等她进来再关上了房门。

    冷可梅走进去很随意的就坐在了套间外面棕红色宽大的真皮沙发上,舒适的伸展了双腿,略微的有点撒娇和不满的说:“老大,你磨磨蹭蹭的,一个人在房间坐什么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