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老大很是赞叹的说:“没想到史总还如此博闻强记,真让我佩服,来来,再喝几杯。”

    两人推杯换盏的喝了几杯,沈宇一点没喝,就在旁边给他们更换着茶盅倒茶,把喝过的每一个杯子又放进煮炉中。

    等头几道茶喝过,史正杰才说:“苏大哥,今天找你来有点事情和你唠唠。”

    苏老大点下头,人也严肃起来,说:“史总大雪天过来自然是有话要说,你我就不分彼此了,有什么说就是了,我洗耳恭听。”

    史正杰笑笑说:“到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就是最近想了一点问题,想到了我们这些个老哥们辛辛苦苦的奋斗了这么多年,可不要被别人连累了,最后鸡飞蛋打,晚年凄凉。”

    苏老大很迷惑的看了一眼史正杰说:“史总这话什么意思?怎么好端端的发如此之感慨。”

    史正杰掏出了雪茄,递给了苏老大一根,帮他点上,自己也点上一根后,才缓缓的说:“也许最近你们在笑话我吧,感觉我让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就吓住了,其实你们都错了,不是我怕耿容那样一个枪手,我担心的是只要我和他大张旗鼓的摆开架势干起来,会引起警方的关注啊。”

    点下头,苏老大“嗯”了一声。

    史正杰又继续说:“按我们过去的规矩,这样一个枪手我们是要集柳林市道口上的全力来对付的,说穿了,大家谁都不希望坏了我们的规矩,也都不想因为这样的事情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最后给大家带来麻烦,给警方造成一种无可回避的压力。”

    苏老大也不得不承认,说:“是啊,只要柳林市又了枪案,这对大家都不是好事,上次柳林大规模的打黑也就是因为这个问题啊,时代变了,我们只想求财,打打杀杀的事情是最后不得以的手段。”

    “不错,不错,所以最近我一直忍着,但这样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我到真的希望苏大哥能站出来振臂一呼,带领大家排除这个威胁。”

    苏老大嘿嘿的笑笑,心里很明白史正杰的意图,他自己害怕成为耿容的抢下之鬼,想拉上大家一起玩,想的真好,不过呢,最近他的实力受到很大损失,此消彼长,恒道集团壮大的太快了一点,不要最后成为祸患,自己也该点拨他一下,让他打起精神,大起胆子对萧博翰的恒道集团发出攻击了。

    想到这里,苏老大就说:“史总啊,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一直也很关注,但问题是那个耿容只怕在出事当天就离开了柳林,中国这么大,我们也无法到外面去收拾他吧?”

    “不会吧?苏老大,据我所知,这个耿容和恒道联起手了,好像前些天还一直在柳林市活动呢。”

    “哼,这次只怕你看错了,他要真的在柳林市,不用警察动手,我就先灭了他。”

    “苏大哥,你是不知道啊,前段时间在我总部附近。”

    摆摆手,苏老大打断了史正杰的话头,说:“老史啊老史,你这次是阴沟里翻船了,你在仔细的想想,萧博翰能和耿容联手吗?退一万步说吧,就算他们联手了,萧博翰能不知道轻重,不怕出事了耿容把他扯出来,敢在这个时候让他对你下手?”

    史正杰一下愣住了,他呆呆的看着苏老大,细细的体会着这其中的细节,他的老脸也开始变得紫红起来,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彻底底的让萧博翰给玩了,那有他妈的什么耿容,着一切不过是萧博翰的恐吓,他就想让自己好好的在家呆住,看着他对自己慢慢的肢解。

    苏老大从史正杰的脸色中已经看出了史正杰的想法,清楚了他史正杰已经醒悟过来了,那就行了,自己大可不必让史正杰的太过尴尬。

    苏老大对沈宇说:“沈宇,在给史总泡一壶新茶。”

    沈宇本来也是在发愣,此刻一听苏老大的招呼,忙站起来说:“好的,这壶茶真有点淡了。”他就动手换起了茶叶,但同时,沈宇心中暗自惊讶,他没有想到苏老大眼光如此犀利,轻易的就看出了萧博翰的意图和用意,更重要的是从他给史正杰点明此事,看来苏老大是想连萧博翰一起收拾了,但苏曼倩怎么办?她不是很喜欢萧博翰了?

    不过这个情况有点复杂,沈宇没有像过去一样急于的表现自己的见解,他绝不想让自己掺杂在苏老大和苏曼倩将来有可能出现的矛盾中,在事业和女儿之间,苏老大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现在就下定语有点为之过早。

    史正杰悶了好久,他有点羞愧,有点沮丧,萧博翰这次真让自己在柳林丢人丢到家了,自己就怎么能轻易的上当呢?可是在仔细想想,好像人家萧博翰什么都没做,这完全是自己疑神疑鬼,或者萧博翰并没有设定什么陷阱?

    但这样也说不通,他在这段时间恰到好处的对自己发起的攻势,绝不是偶然,也不是巧合,整个就是在谋定之后的一种行为,看来自己过去真是小看这个年轻人了。

    他在羞恼中就说:“苏大哥,不能你看我是不是有必要对恒道集团讨回一点公道?”

    苏老大若无其事的说:“我一直都没有反对过你对恒道的行动,过去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唯一可惜的是,这个小子运气太好,加上在柳林河沙提上的行动,你应该动了好几次了吧?”

    史正杰脸又是一红,说:“苏大哥什么都知道啊,呵呵。”

    苏老大也呵呵一笑说:“所以我说这小子运气太好,不过相信运气不会永远跟随一个人走的,就像我们打牌,你见过有人把把都胡吗?”

    史正杰阴冷的说:“当然没见过,除非他是神仙。”

    苏老大感觉今天话也说到位了,下面该做的就是坐山观虎斗,看着史正杰和萧博翰互相消耗,彼此损失了,等他们斗的差不多的时候,自己再出去收拾残局。

    史正杰后来也不想多说什么了,他还没有离开苏老大的办公室,就已经开始谋划起对恒道集团下一步的攻击了。

    柳林市着黑色的暴雨将至,萧博翰却全然不知,他还没起床,还在感受怀中的温暖和润滑,

    萧博翰还是准备起床了,在他刚刚有这个想法的时候,蒙铃也张开了眼睛。

    萧博翰亲昵的拍了拍蒙铃依然潮红的脸蛋说:“我们起来吧?今天你的事情还很多,晚上还有个应酬,我先起来了,你要困的话可以在小睡一会。”

    蒙铃摇下头,说:“那怎么可以?我也起来了。”说着话,蒙铃就很快的穿起了衣服,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胸罩。

    萧博翰笑笑,就坐起来,弯腰在床边用手勾起了蒙铃那丝质的胸罩说:“在这呢,昨晚上扔哪了你都不记得?”

    蒙铃的脸更红了,她嗔怪的瞪了一眼萧博翰说:“又不是我自己脱的。”

    萧博翰嘿嘿笑着,也赶忙起床洗漱。

    周末对恒道集团这样的公司来说是没有什么差别的,他们依然忙碌,恒道的体系有两个层面,一部分正常工作的员工,有的还是文凭很高的人,由于他们只算是恒道集团的外围人员,几乎是不涉及到集团核心事务,他们像所有白领一样,按部就班的工作,拿着薪水,周末也是一样的休息,公司还要为他们买三金。

    另一部分人就完全不是这个情况了,他们没日没夜的工作,公司也没有和他们签写什么劳动合同,也没有上班签到,下班回家的那些规定,甚至在公司的花名册上你都找不到他们的名字,公司里一些擦边违法的事情都由他们来做,而且他们还随时会有危险,危险来之于其他对手,也来之于法律。

    但这群人干的更勤勤恳恳,只要能走得动路,他们总会早早的就来到自己的岗位,他们崇尚武力和英雄,因为他们是一群在正常社会上难以得到别人认可的人,他们看惯了别人鄙视的眼神,也只有在这个团队,他们才不会自鄙,他们才可以炫耀自己的劣迹,讲诉自己那些让正常人不齿的举动,并获得团队其他人对自己的崇拜和尊重。

    他们那种近乎愚昧的思想在这里得到了认可,每一个团队的人都会因为你坐过牢房而对你肃然起敬,或者你坐牢的次数和年限也就成为你在这个团队的排名资本。

    所以当萧博翰站在窗口看到院内的时候,依然可以看到好些个脸色阴沉,漫步巡视的内保人员,他们不惧怕冬日的很冷,不会感觉到这样工作的乏味和单调,这是一群怎样的人啊!

    萧博翰叹口气,离开了窗户,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蒙铃正在为自己泡茶,他打开了电脑,先是大概的浏览了一下新浪的新闻,在登录上自己的邮箱看了一眼,里面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消息值得注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