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看也没什么其他的事情了,这里的一切还算正常,萧博翰准备离开到下一个地方去了,不过经理在这个时候,却带来了带了八位佳丽小姐过来,说请萧博翰体验一下歌厅的生活。

    其他人都眼睛一亮,露出了暧昧的笑容,萧博翰却摇摇头,呵呵一笑说:“李经理,我们下面还要去好几个地方,改天再来好好体验,今天此结束了。”

    李经理以外萧博翰是客气,小声对萧博翰说:“萧总,看最后一名女孩,那是绝对的处,刚来的,是我们柳林师范大学的新生,要不试一试。”

    萧博翰打眼看去,这个女孩大概163的身材吧。萧博翰很是惊诧她皮肤的那种葱白,双眼里的湖水是那样清澈,一身类似与空姐的制服完好的呈现了她的玲珑凹凸,一头飘逸的长发,不需要任何华丽辞藻的赞美,此刻的她是那么素雅如兰。

    萧博翰心却突然的一痛,他不知道这感觉来之何处,但他真的感到心有了一种凄伤和惋惜,这么好的一个女孩,要在自己的歌厅葬送掉美好的青春,萧博翰的心情沉重了起来,他没有再回答李经理的话,更没有再去看一眼那个让他心痛的女孩,转过身,默默的离开了。

    在他的身后蒙铃眼也多了一份对萧博翰的赞赏,她看出了萧博翰的心情,她明白了萧博翰的心痛。

    一个下午,萧博翰有马不停蹄的看了好多个企业,有餐饮,有娱乐,有货运公司,有批发市场,这一圈转下来日落西山了。

    晚回来,大家在恒道总部旁边的酒店简单的吃了点饭,也没有喝酒,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萧博翰的心情沉重,只是他们大部分人实在搞不清楚萧博翰为什么会如此。

    萧博翰也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吃完饭独自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没有开灯,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沉思默想着,歌厅里那个女孩的身影一次次的显现在他的面前,他突然的有了一种负罪的感觉,似乎她们的堕落和自己有很大的关系。

    可是他又想到了,要是没有自己的歌厅,她们会不会到别的地方去呢?她们到自己歌厅来,无非是恒道歌厅给出的条件更好一点,更实惠一点,或者这本来也是不怪自己,算自己关掉歌厅,她们一样要找到一个地方去。

    萧博翰很费力的想着这些问题,想了很长时间。

    直到门外传来蒙铃的脚步声,萧博翰还在想着这个问题。

    蒙铃轻轻的推开了门,她本来以为萧博翰已经休息了,在楼下的时候没有看到这个房间有灯光,她想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自己收拾一下的地方,因为她今天很难安睡,她想萧博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刻个铭心的想。

    靠近这个地方,或者可以平复一点蒙铃对萧博翰的思念,算萧博翰在里间睡觉,哪怕蒙铃只要在外间坐一坐,想一想,会让自己充实和快乐。

    让蒙铃大吃一惊的是,她在拧开了台灯的那一瞬间却看到了萧博翰正在看着自己,这的确让蒙铃有点慌乱起来,她嘴里无助的说了句什么,好像说是来拿件东西。

    萧博翰只是落寞的笑笑,并没有去订证她要拿什么。

    蒙铃见萧博翰没有说话,只是这样看着自己,她一下子感受到了萧博翰的寂寞,再一看办公桌的一片狼籍,烟头堆积,房间也是乌烟瘴气,茶杯,杯盖到处乱放,蒙铃更深刻的体会到了萧博翰的忧伤。

    蒙铃默不做声的收拾起来,这样的收拾要不了多久,等她收拾完,却舍不的离开,看着眼前这个洒脱放逸,风雅潇洒又满含睿智的人,她这些年来尘封的心有了渴望,舍不的,真的舍不的。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蒙铃把一件外套披在了萧博翰的身,他才蓦然惊起,一看时间已经很晚了,站起来头都没回的淡然的对蒙铃说:“谢谢你,天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

    在这个时候,蒙铃从后面抱住了萧博翰,紧紧的抱住了他。

    这对萧博翰来讲很是突然,他没有一点的思想准备,在他的印象里,蒙铃美丽端庄,大方稳重,说话办事,不坑不卑,她今天是怎么了,吃饭的时候没喝酒啊。

    萧博翰手足无措的掰开缠绕在自己腰蒙铃的手,转过身看着蒙铃说:“傻丫头,不要这样,来,我送你下楼吧。”

    蒙铃却一下扑到了他的怀里说:“我喜欢你,这几年我本来以为我的心不会装进别人,可现在你让它有了变化,今天我想陪着你。”

    萧博翰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对他来说,蒙铃也是他喜欢的女孩,可是自己还有苏曼倩,还有唐可可啊,算世俗无法来约束一个黑道大哥的生活,但这对她们却很不公平,萧博翰拍了拍蒙铃的后背说:“我很普通,不值得你这样。”

    不管他说什么,蒙铃是不去松手,她把自己的头靠在了萧博翰的肩喃喃的说:“我不管你对我的爱有多少,我也不管你有没有女朋友,我想拥有你一次,你是嫌弃我吧?”

    她的小脸晕红如火,微醺而如梦似幻的眸光看着萧博翰。说着话,蒙铃把那樱桃似的小嘴封在了萧博翰的唇,这样的夜色,这样的美女,这样的温情,又有哪个正常的男人可以去抗拒,萧博翰也开始用自己的舌头去搅拌,去感觉,去体验了。

    两人相吻着一步步移到了里间,他们在激动和慌乱,也说不是谁先脱去了谁的衣服,这时候萧博翰看到了一副美丽,动人,光洁无暇的景色,萧博翰的仿佛全身血液都在沸腾。

    但蒙铃在这个时候却有了羞涩和紧张,她的身体在经过了萧博翰双手的多次检阅后,蒙铃还是不愿意打开最后一道防线,有一次萧博翰撕扭半天,强行突破,心里正在窃喜,突闻一声抽泣,萧博翰抬头一看,蒙铃一脸惨然,像个倍受反动派折磨的地下当员,颓然的停止了反抗。

    萧博翰稍微的冷静了一点,他牙齿一咬,沮丧的,费力的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蒙铃抬起了头,带着满脸的泪痕说:“你以后会对我好吗?”

    萧博翰想想,她一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他可以保证自己永远对蒙铃好,但却无法保证自己不去喜欢别人,他太了解自己的性格。

    蒙铃看了看萧博翰,很快说:“我知道你还喜欢别的女人,我只希望在你的心能给我留下一块圣地,可以吗?”

    萧博翰凝重的点点头说:“会的,一定会的。”

    蒙铃对这样一句誓言仿佛很看重,在听到了萧博翰的话后,她闪动着泪光笑了起来,她在不犹豫的把自己投入到了萧博翰的怀。

    蒙铃不由自主的被他闹得失去了原有的矜持和羞涩,他发觉她亦开始配合着自己,娇嗔的声音节奏,令他兴奋,紧紧的拥搂住她,那一刻,萧博翰忘记了呼吸

    蒙铃紧闭着嘴巴,由于疼痛,她不时“嗯”了几声:“博翰,我真的很怕,会不会以后生出小孩子。”

    萧博翰一面用力,一面说:“不会的,哪有这么巧,以后我们用套套。”

    蒙铃一下睁开眼,看着萧博翰说:“什么啊,以后还要这样吗?”

    萧博翰坏坏的说:“那当然了,今天是第一次,以后你会很舒服。”

    蒙铃吸了口凉气说:“这还会舒服,疼死了。”

    再后来他们紧紧的拥抱着,谁都没有说话,蒙铃的唇微张,似乎已经沉睡过去,因为萧博翰已经看不到她睫毛的颤动,不过萧博翰当然不会认为她是睡着了。

    这个时候,远处的街道传来了一阵如天使般的歌声,其音之柔美,调之纯净,使出口的每一字句,都涤荡到了萧博翰心灵的最深处。

    他这样听着歌,怀抱着温香如玉的蒙铃,渐渐的睡去了。

    最近这个时间对史正杰来说真的是很难受,手下的人跑了许多,地盘也被好多家在蚕食着,自己还不敢随便的出去,每次出总部都是前呼后拥的,不知道的说他很威风,知道的说他很胆小,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枪手吓成这个样子了。

    但是这有什么办法呢?现在的史正杰早不是几十年前那个亡命彪悍的人了,他有产业,有大把的钱,他可以享受柳林市很少有人享受的一切美食和美色,在他最近这几年里,他脑海唯一渴望的是更大的权势和无限延长的生命。

    所以他只能回避一个和自己当年一样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亡命之徒,史正杰不想做枪下之鬼,更不想和耿容同归于尽,他不再去那些荒芜和杂乱的地方,每当夜色笼罩在柳林市的时候,他都会安静的呆在天地公司的总部,听着大院里来回走动的手下的脚步和咳嗽声,他才能够进入睡眠。

    而今天,他没有过早的休息,他正在听取一个公安局内线的电话,史正杰脸的表情不断的变化着,他对着话筒说:“你能确定耿容确实离开了柳林市?”

    //27/27751/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