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还想劝一下说:“你是大老板,我是干实际工作的,该省得省”

    许老板立即说:“听到要钱我就头疼,烦死了,今天再别提钱,咱们好好喝酒。 ”

    季子强也就不好在说什么,身边那小妹妹就给大家都添上了酒,四个然先是一起碰了三下,季子强看看这两个刚来的美女,人家一点都没有惧意,看来酒量也都是很不错的了,也不知道许老板是到那淘来的这两个妹妹,人漂亮不说,酒量还如此了得。

    酒菜上全,话题转到本县的政治上,谈论交流一阵。话题又转到过去季子强过去手吴书记和哈县长迫害的一下事情上了。

    许老板就说:“你们有矛盾,害的我啊,差点就做了叛徒。”

    季子强就笑了起来,知道他说的是上次市里纪检委调查自己受贿的问题。

    许老板又说:“最近平安了吧,以后洋河县在没人惹你了”。

    季子强立即说:“喝酒喝酒,今天我们莫谈政事。”

    许老板就哈哈哈一笑说:“好,不谈国事,不谈国事,来,小妹妹你给我们说个笑话吧。”

    他身边那个小妹妹就嘻嘻的笑着说:“笑话我是没有,不过前几天我们几个朋友一起看了花木兰之后探讨。一个朋友说:这故事肯定是假的,吃喝拉撒睡都在一起一定会被看穿的。另一个朋友就说:你真笨啊换了你和她睡一起,你会告发吗”

    季子强一听哈哈哈就笑了说:“我觉得很有道理,换了我也不会去告发啊,呵呵”。

    季子强旁边的妹妹也就说了:“小孩把技院养的鹦鹉偷回家,一进门,鹦鹉便叫:搬家啦看见他妈妈又叫:老板也换啦看见他姐姐又叫:小姐也换了看见他爸爸又叫:哎哟还是老客”

    季子强和许老板都笑翻了,那个没讲笑话的妹妹起初还表情严肃,喝着水做沉思状,在季子强他们笑过后约一分钟,这妹妹算是反应过来了,直接笑喷了一裤子的水。

    几个人正在大笑,季子强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季子强就打个手势,让他们不要说话,接上一听,是县劳动局的张局长就给他带来了烦心事:“季书记,看来要你关注一下才行,我实在是没办法对付了”。

    季子强就问道:“什么事情啊,你慢慢说”

    张局长就说:“前段时间劳动局来了十多户本县的农民,找到劳动局,说自己的儿子在旁边一个万山市的县矿做民工挖煤,谁想到夏天的时候雨大,山上滑坡把矿上的民工大棚给埋了,他们这一村同去10多个人都埋了进去,得知了消息,家属都去矿上找,但矿老板很霸道,说他们不是在矿洞出的事,是天灾,一分钱不给。”

    季子强又问:“你们可以用县政府的名义和那个县协商一下啊。”

    张局长说:“函也寄过去了,人也跑了多次,想找那县上协调,到现在那个县也没给个准话,劳动局也实在没了办法,就想让县里先给点钱把这10多家的家属先安顿下,让他们回去等消息,但冷县长说这事情他做不了主,让我问你”。

    季子强脸上就有点不快了,这事情本来就是你政府的,怎么你到做不得主了,把事情往我这推了,他压了压心中的不快,但还是口气强硬的说:“是不是天灾也要给个交代了,难道这10多个人就白死了吗,你说,是哪个县。”

    张局长见他动怒,就小心的说:“新平县。”

    季子强是知道这个县的,新平县不归柳林市管,但是离洋河县不是很远,开车过去34个小时就到了。

    两个县好像过去还是经常有来往的,这23年走动的少了点。

    季子强就满含气愤的说:“他们县上领导也太不象话了,张局长你把这情况明天去给办公室汪主任说下,就说我说的,让他们县委办公室直接以洋河县委的名义派个人到新平县政府去协调。对,明天你就找汪主任,请他马上办理。”

    张局长心里是知道那协调也不管用的,就说:“那钱的事”

    季子强生气的说:“什么钱钱钱的,给钱也是新平县的矿上给啊,为什么问洋河县要。你叫他们再等两天。”

    张局长看看没什么希望,只有按季子强说的,明天在跑跑县委了办公室了。

    季子强是刚刚好转了一点的心情又给他一下子搅和坏了,喝酒也没了情绪,就对许老板说:“老徐,今天就喝到这里吧,我也吃饱喝好了,改天在一起坐坐。”

    许老板忙说:“季书记,你看这时间还早,一会带着两个妹妹出去玩玩,你也要不能老跟个和尚一样过吧”

    季子强心里不爽,也不想和许老板纠缠,就说:“你也听到电话了,我要过去看看,听说那十多家人很焦急的。”

    这谈起了工作,许老板也就不好强留了,看着季子强离开了酒店。

    季子强回去已经,心情一直不太好,一个是为这些无助的人们感到伤心,一个也为冷县长这样推诿责任很不满意,冷县长是知道最近县上没有什么钱的,他完全可以实话实说嘛,他还把劳动局的张局长支到自己这里,那是什么意思,要解决不了问题,拿不出钱,是不是就要看自己的笑话。

    唉,这领导有时候真不好当,不是工作难做,而是人的问题最难对付,从自己来到洋河县,自己几乎没有一天不头大,烦心的事也比过去多,难道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

    他一个人在县委的院子里走了很长的时间。

    过了两天,县委办公室派到新平县协商处理民工遇难事务的人回来了,明白无误的告诉季子强,那面县上是没人管的,都在推,他看县里是没希望解决了,就又专门去了趟煤矿见了那个号称刘黑煞的老板,没想到那老板强横的很,一听说他的来意,就让保安赶人,还口出狂言说:“老子有的是钱,就是不给,想不通到北京告状去车票老子给报销。”

    季子强一听这话那是双眼圆睁,目光灼人,嘴里学人家四川人说了句:“格老子的,你龟儿子这么横。”

    这一下把他办公室几个汇报的人都逗笑了,季子强自己也笑了,他就准备把这事情好好想下,总不能就这样把人给白死了吧,

    但季子强也不是个匹夫之勇的那种人,在他没有想好办法以前,他也不敢吹大话,他就对汇报的两个办公室干事说:“那先这样吧,等我在考虑一下,看有没有其他的什么办法处理。”

    这两个也不能再问什么,都打个招呼离开了。

    季子强打发走他们,他一个人在办公室坐了很久,也不想把这事情继续的推了,就准备自己出手。

    在考虑了很久后,他拿起了电话通知劳动局张局长,让他把矿难家属带上,明天6点集合。

    他又给县委的办公室去了电话,让办公室联系2辆大轿车,再准备点米面,蔬菜,借几口大锅,明天6点集合。

    这几家都安排好以后,季子强想想,又给公安局郭局长打了个电话,叫他安排两部警车和10名警察,明天6点集合。

    当这一切都安排停当,他在放下心来,重新看起了材料。

    第2天早晨6点,季子强就带上10名干警和10多户,40多名矿难家属一起向新平县进发,在出发前他没有做过多的说明,走在半道上,他换到了大轿子车上,几十位矿难家属现在都知道他是洋河县的书记,见他陪同大伙去讨还公道都是激动的鼻涕,眼泪一起流。

    季子强等大家激动完以后就给大伙做了详细的交代,去了怎么怎么做等等。

    上午10点左右他们赶到了煤矿,季子强也没进去找人,就把大轿车横在了煤矿的大门口,堵住了出路,然后让矿难家属找来砖块石头支起几口大锅做起了早饭,一时间矿门口是烟雾升起,热闹非凡。

    一会工夫,就从办公区冲几个保安,手提着警棍,嘴里吆喝着,扑了过来,季子强就根本没下车,那些矿难的家属也早听到了吩咐,一个个埋头做饭,理都不理那几个保安。

    几个保安到了近前,心里就有点发虚了,步子也慢了下来,他们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况,对方人又多,外面还有警车,搞不清状况,也就一时不敢靠近。

    通常情况下,保安动手的原则是:对方要比自己人少,对方要比自己弱小,对方不能是干部。如果不是这样三种情况他们很少动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