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def;

    正常输出章内容

    def

    在萧博翰刚接过来的时候,桌的电话急促的响了起来,萧博翰等这个电话已经等了好几个小时,他神经高度紧张着,现在电话突如其来的想起,他手一哆嗦,急着想过去接电话,手茶杯的水一下蔓了出来,萧博翰“哎呦”一声,但也顾不得手疼,赶忙放下水杯,接起了电话。

    蒙铃在萧博翰惊呼声看到了他的情况,蒙铃也是心里一疼,在萧博翰接电话的时候,蒙铃看到萧博翰那支刚刚被烫的手指发红起来,蒙铃慌乱抓起了萧博翰的手,急的眼泪扑扑的,嘟起樱桃小口吹了起来,但显然的,效果并不好,那手指的红肿正在扩大。

    萧博翰呲着牙,吸着凉气在听着电话,蒙铃再也顾不得对萧博翰的怨恨了,她张开口一下把萧博翰烫伤的手指放到了口,因为蒙铃听说这是医治烫伤的最好办法。

    但效果却并不在这个方向,萧博翰已经挂了电话,他在起初的时候是没有太注意蒙铃的动作,现在他却不得不切身的感受到蒙铃的动作带给自己的欢愉了。

    看着低头*自己手指的蒙铃,闻着她身漂浮的哪淡淡处子幽香,萧博翰有了一种特的感受。

    这样的情景自然是不会持续太长时间,蒙铃听到萧博翰挂了电话,却不见他说话,怪的抬起了头,她一下子看到了萧博翰如醉如痴的神态,还有他急促散乱的呼吸,蒙铃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她慌乱的从口拿开了萧博翰的手指。

    萧博翰也及时的醒悟过来,他睁开眼看到了蒙铃火红的脸颊。

    萧博翰的手还在蒙铃的手,两人都一时没有说话,时间这样停顿了是来秒钟,蒙铃才反应过来,连忙放开了萧博翰的手指,有点难为情的说:“我怕你手疼。”

    萧博翰也讪讪的说:“谢谢你,现在真的一点都不疼了。”

    “还是到医院看看去吧。”

    “这点伤也去医院,呵呵,小题大做了,你应该帮我医治好了。”

    “胡说,那有这样灵的。”

    “是这样灵。”

    蒙铃无可奈何的摇下头,却想到了刚才的电话,问:“对了,是那个电话吗?”

    萧博翰遗憾的摇了一下头说:“不是,是建筑公司老总孙亚俊来的,说鑫龙的项目明天奠基开工,问我去不去。”

    “奥,这样啊。”蒙铃也有点遗憾,本来她并不担心这次对史正杰展开的行动,但看到萧博翰这个样子,她也有了担心,这一仗对恒道集团来说太过重要,是恒道对柳林市黑道第二大势力的一次挑战,只能胜,不能败。

    萧博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他真的有点忧心忡忡了,刚才蒙铃带给他的那一种臆想的暧昧,在事关恒道集团的兴亡存活很快消失了,他不愿意自己主动的给雷刚打电话,在他的想象,或许雷刚他们正在拼杀之。

    蒙铃也不敢打扰萧博翰了,她悄悄的坐在了沙发,静静的陪着萧博翰等待着前方的消息传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博翰站了起来,他反复的又开始了在办公室的来回走动,明明知道一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一切都会在自己的计划,但萧博翰还是忍不住心慌意乱,他又太多的顾虑,他怕打斗的规模过大会引起政府的关注,他也怕风头太劲,会让柳林市的其他帮派联合,他还怕万一史正杰出人意料的调兵遣将和自己放手一搏,那么会不会形成一种四面楚歌的局面?

    但算这些担心都又可能出现,萧博翰却别无选择,只能开拓和抢占更多的地盘,想要壮大恒道集团,想要恒道集团再起辉煌,这种行动必不可少,换句话说,随着恒道集团的发展,在将来,还会有更多这样的行动。

    谢天谢地,这样的煎熬终于还是要结束,在萧博翰的焦急,电话再一次的想起,萧博翰和蒙铃都一下子走到了办公桌前,萧博翰抓起了电话,这次是雷刚打来的,他只说了一句话:“萧总,一切都按你的指示结束了,我们完成了所有的计划。”

    这个消息对萧博翰来说是多么鼓舞,他脸的表情又有了显著的变化,他咧开嘴笑了起来,他开始疾步在办公室走了几个来回,但这都不足以表达他内心的喜悦,他一下看到了蒙铃笑面迎人的脸庞。

    萧博翰一把抓住了蒙铃的双臂,在她还没来得及回应的时候,抱住了她,然后萧博翰开始旋转起来,好在萧博翰的办公室空间足够,因为很快的,蒙铃一身瘫软在了萧博翰的怀里,双脚也被萧博翰快速旋转的惯性带离了地面。

    蒙铃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她也有了幸福和兴奋,她被迫的把头埋在了萧博翰宽厚的胸膛,无法回避的闻着他身强烈的男人味道,不由的想到了那次河提自己腿受伤后萧博翰抱住自己的情景。

    她迷醉了,她陶醉在这味道,这回忆。

    等萧博翰狂乱的结束了旋转,气喘吁吁的放下蒙铃的时候,蒙铃和萧博翰都有点晕晕乎乎,摇摇晃晃,犹如是喝醉了酒一样的站立不稳。

    他们不得不相互搀扶,依靠对方来稳定住自己的平衡,但他们的脸都流露出一种陶醉的笑意,特别是蒙铃那我见犹怜的娇柔,让萧博翰再也不能自持下去。

    他又一次抱住了蒙铃,他看着她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不由涌起一股想吻她的冲动,他毫不犹豫地,将他的嘴唇,落在了她的额头。

    蒙铃起初是有点惊慌,但很快被这感觉陶醉了,她闭了双眼,当萧博翰的嘴唇离开了她的额头,准备放开手的时候,蒙铃却一下子抱紧了萧博翰。

    萧博翰愣了一下,很快他明白了蒙铃的意思,萧博翰深情款款的弯下了腰,他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温柔的抚摸到她的下巴,轻轻抬起,身慢慢向她那边倾斜而来,他们的身体贴合在一起,脸靠的很近,他甚至可以看到她脸细致的绒毛,闻到她身淡淡的香气,呼吸变得灼热,语言已是多余的东西,唇瓣慢慢贴合在一起,他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看到她的眼里雾蒙蒙水润润的,脸泛了红潮,鼻尖渗出细小的汗珠,嘴唇微微张着,露出鲜嫩水润的舌尖,清纯夹杂着妩媚,那惹人怜爱的样子让他情难自禁地低头含住她的唇瓣。

    她轻颤着承受他的爱意,睫毛已不自觉地潮湿,看着萧博翰俊美的脸缓缓而来,越来越近,蒙铃羞涩的缓缓闭眼睛。

    在这瞬间的永恒,他吻了她,她也吻了他,这个冬日朦胧的午,办公室里充满了一种浪漫和温馨,这个吻好长好长良久,良久之后,他们的唇才分开。

    两个人呼吸都有点急促,蒙铃躲避着萧博翰的眼神,低下头去,小脸微红,在萧博翰一不注意,蒙铃像一直惊慌的小兔,匆忙的离开了这里,留下萧博翰一个人慢慢的回味刚才那美丽的瞬间。

    到午吃饭的时候,雷刚和厉可豪都回到了总部,他们详尽的想萧博翰汇报了此次战役的过程和成果,不过他们的汇报让萧博翰大跌眼镜。

    整个行动在刚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了什么阻力,史正杰的人根本没有斗志,他们看着雷刚走进了他们的地盘,看着雷刚那很长头发盖住的大部分脸庞,看着他只露出刀削斧砍的一个下巴,唇和下颌部位冒着刚硬的胡子茬,他的袖子挽着,露出小臂的刺青,下身穿着一条松垮垮的牛仔裤,脚穿的是球鞋,肩扛着一根垒球棒。

    他们看着雷刚身后几十人凶悍的神情以及他们手所持的各种武器,经验丰富的他们,预感到不是个好兆头,在雷刚还没有来得及发起冲锋的时候,他们逃跑了。

    街道基本都没有发生什么冲突的到手了,只有在水果批发市场里,对方有5个人稍微的做了一点反抗,不是他们勇敢,只是水果批发市场里本来没有退路,大门让雷刚带人堵住了,他们只好一拼,做一下困兽之斗,不过效果并不明显,这五个人很快被打倒,雷刚冷冷的告诉他们说:“这个市场我们恒道接手了,要是史正杰不同意,随时可以来找我们,我们恭候他的大驾光临。”

    萧博翰在听取他们两人汇报,一直都没有插话,他不会让着短暂的胜利冲昏头脑,史正杰只不过是暂时让自己用耿容的疑兵之计绊住了,等他清醒过来是一定要反扑的,做好下一阶段的地盘巩固才是头等大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