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正微笑着用目光迎接他,看他进来,萧博翰笑笑说:“还没吃早餐吧,我有点迫不及待了。”

    雷刚谦逊的走近萧博翰,站在了他的面前说:“我和行动组的所有人,在任何时候都愿意接受你的指示。”

    萧博翰哈哈的大笑着说:“我和你为什么要显得这样生分呢?坐下吧,不要忘记我们是同学。”

    雷刚缓缓的坐在了萧博翰对面的靠椅,说:“同学不假,但现在是工作时间,我们应该有长尊之分。”

    萧博翰不以为意的摇摇头,他不想这个话题继续的探讨下去了,因为对雷刚的为人他很清楚,雷刚又自己的一套原则和处事规范,这不是可以用简单的语言能改变。

    萧博翰拿起桌的烟,给雷刚了一根,自己也叼起一根,雷刚站起来帮他点,自己也坐下点后说:“萧总一早叫我,一定有所指示,请吩咐吧。”

    点下头,萧博翰徐徐的吐出了一口烟雾说:“你们准备好了吗?”

    雷刚的眼又了一丝闪光,他有点急促的说:“我们随时准备着。”

    “那好啊,你有没有信心帮恒道夺回百门里,小稍门和汉口巷这三条大街的监护权呢?”

    雷刚悠闲兴奋起来了,他说:“是在今天吗?要对史正杰开火了吗?”

    “是今天,还是现在,希望不要有太大的伤亡,用绝对的优势赶跑史正杰的人算达到了我们的目的。”

    “那没问题,听说这两天史正杰吧人手都抽掉会总部了,这几个临近我们地盘的地方人手很少。”

    萧博翰满意的看看雷刚,很赞赏他能随时关注其他各方势力近况,看来自己的眼光不错,没有看错人,让雷刚掌管行动组这的确再合适不过了。

    萧博翰说:“你和厉可豪联系一下,在你们抢夺回这几条街以后,让他及时的对这几条街的大商户做点安抚,我们的人也要牢牢的控制住这些地方,预防史正杰的反扑。”

    “好的,我马去,对了萧总,史正杰在小稍门外还控制着一个水果批发市场,要不要一起端了?”

    “那个水果批发市场距离小稍门多远,一年利润如何?”

    “水果批发市场距离小稍门只有三,五十米,利润很不错,史正杰是在那常驻了10个人,分管着里面的治安和晚的保安工作,每个商户一年要给好几万元治安费呢。”

    萧博翰站起来,看了看挂在墙的柳林市区图,找到了那个位置,他犹豫了一下说:“这个地方本来不在这次计划,但既然它离小稍门不远,那一并拿下吧,沿途这几十米的街道也一起接收过来。”

    雷刚喜笑颜开的说:“好的,我这去安排,争取在午解决这些问题。”

    雷刚说着话站了起来,萧博翰也没有留他,只是说了一句:“祝你旗开得胜。”

    在雷刚离开后,萧博翰想了想,还是给厉可豪打了一个电话:“可豪,我萧博翰啊,一会雷刚会和你商议几个问题,另外,我要告诉你的是,在雷刚拿下水果批发市场之后,你要专门的做一点工商所和街道办的工作,确保我们对水果批发市场的合法管理权。”

    厉可豪在几天前也这次行动和萧博翰有过商议,他知道萧博翰说的是什么意思,简洁的回答说:“萧总放心,这个水果批发市场应该是计划外的吧?不过放心好了,本来我已经提前做过一些工作了,这应该不是什么问题,街道办他们是不会管谁去负责的,只要他们的管理费我们按时缴纳行。”

    “嗯,那这样,你尽快安排好。”

    挂了电话,,萧博翰才放心的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看看杯的茶水不多了,这才想起了今天一直没见到蒙铃,一早自己出来看到收拾好的办公室和泡好的茶水,但却没有见到蒙铃的身影。

    萧博翰自言自语的说:这丫头,一大早忙什么去了?

    其实蒙铃正在自己生闷气呢?他是不想见萧博翰,昨晚欢送成雁柏的宴会她也参加了,但后来萧博翰和鬼手他们到桑拉房去的时候蒙铃没有去,这里面她一个女孩,她自然是无法跟过去,但是这一个夜晚她都难以安心的休息,她甚至已经猜测出了萧博翰会在那里做些什么。

    所以今天蒙铃起个大早,她略微的对几个恒道集团内卫弟兄假以颜色,从他们口获得了萧博翰昨天晚的行动,在这些人的嘴里,哪话更加露骨的暧昧,蒙铃也知道给自己昨夜一直带来的惴惴不安是因为什么了。

    蒙铃很怪着男人和女人之间到底因何会有这样纠缠不清、难分难舍,这迷惑和惊她想了一个午,按照她掌握的生理学的知识来推测,男人们恋恋不舍、歇斯底里追求的这种快乐行为,实际能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极端体验呢?

    不外乎是那么短暂的一两秒钟不可抑制的抖动而已,却赢得世世代代的男人前赴后继、勇往直前地进行着“飞蛾扑火”的游戏。

    难道男人们想野兽一样吗?他们不需要感情,不需要爱情也可以做出那种事来?

    这样想想,蒙铃更生气了。

    然而,除了生气之外,蒙铃的内心世界里还有一种心理的折磨,这是一种过去没有过的烦恼和沮丧,她突然发觉,异性之间的这种折磨、捉弄、碰撞和猜度,居然会为自己的心里带来这样难以抑制、无法抗拒的忧思,这样的体验和心情,用单纯和苍白的语言,简直无法形容半点,直到现在,她似乎才第一次尝到了生活甘甜和失落的滋味,领悟了幸福和伤心的真谛,看到人世间的真正意义。

    在蒙铃心的怨气没有消退之前,她决定自己绝不主动和萧博翰说话,让他也感受一下自己的脾气。

    萧博翰对蒙铃心的想法是茫然不知的,他的注意力也完全没有放在这个面,对他来说,逢场作戏和爱情,责任毫无关系,他们是相对独立的两码事,作为男人,要发泄,至于这个女人是不是自己所爱,一点都不重要。

    同时,在今天萧博翰的心思全部在雷刚带领的行动组的行动,这次举动对恒道集团意义重大,萧博翰一点都不敢放松心情,算一切都已经规划好,算估计着史正杰绝不敢轻举妄动,但在一切没有结束之前,萧博翰还是有点难以笃定,他在办公室等着消息,不断的抽烟喝茶,有时候还会站起来在房间来回走动,以消减自己有点不安的心情。

    这个时候,门还是开了,萧博翰看到了蒙铃,有那么一会,萧博翰如醉如痴地看着蒙铃,看着她熠熠生辉的眼睛,还有隆起的胸部和柔纤纤的腰肢组成的那一道优美的曲线。

    蒙铃脸红了起来,本来她是不想过来的,但在外面过道里徘徊了许久,一直也没见萧博翰出来,她又有点担心起来,因为她也知道今天恒道集团会对史正杰的天地公司吹响冲锋的号角,她担心萧博翰是不是可以承受这压力和紧张。

    她还是决定进来看看,她怀着几分新,几分痛楚,几分惶恐,走了进来,她感觉到了萧博翰的炙热的眼光,也看到她犹如那巍峨的大山,高峻而又坚定,但又不乏细柔之美,自己象一棵小树,待在他的身边才是最为喜悦。

    蒙铃也羞涩的一直在看着萧博翰,对眼前这个男人,她是喜欢的,他的神态,他的脸部棱角却分明得犹若刀削斧刻,两条又粗又重,斜斜挑带出一种如剑锋锐的眉毛下面,是一双略略下陷的眶,如琥珀般明亮的双眸,明明带着一种天真的透彻,可是却又矛盾的飘起几缕顿悟世事,笑看红尘的苍桑。

    这所有的的特征都是蒙铃无法忽略的,她也开始恨起了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样一个人呢?

    萧博翰的脸带着善意而无害的微笑,似乎渴望能够得到别人的友情与信任,但是久经沉淀已经在他的骨子里刻下最深刻印痕的高傲与华贵,却让每人人都不由自心的在内心涌起一种自惭形秽。

    对这样一个男子,蒙铃是愿意接近和亲热的,对一个这样年轻的大哥,她也是希望可以在他身找到依靠的,所以她开始展现了自己柔美的一面,把那平时的骄傲和霸道悄悄的藏了起来,呈现给萧博翰的,完全是一种艳丽灿烂的美。

    萧博翰说话了:“蒙铃,今天怎么一直没见你?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

    蒙铃心很矛盾,她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很快,蒙铃看到了烟灰缸许多半截烟头,她皱了一下眉,知道萧博翰心情并不轻松,她在看了看水杯,那里面的茶叶早发淡,蒙铃一声不响的端起茶杯,把茶叶换掉,帮萧博翰重新泡起了茶叶。

    萧博翰也的确有点口渴了,她今天一个午抽掉了过去几天才能抽完的香烟,她的烟瘾本来并不大,他说了声感谢,接过了水杯。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