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老大缓缓回过身来,轻轻“嗯”了一声作答,随后他抬腕又要落笔。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但是,顷刻间,一种极不自信的情绪迅速攫住并控制了他,他感觉自己的腕部一阵麻痹,他只好泄气地将笔一掷,摇首轻喟道:“唉,写不好!算啦,今天不写它了!”

    苏曼倩赶忙搀扶着苏老大到软沙发休憩。此刻,握在她手里的这只手是那般凉湿、黏乎,像癞蛤蟆的表皮一般令她心里感到腻烦,倘若换了别人的手,她肯定一触即甩的,连摸第一下她都感到恶心;但是,这是她无限尊敬信赖的父亲的手,除了悉心呵护照料并祝愿它所属的这具病躯永远健康外,她不能起任何别的念头。房门外,渐次走进的脚步声响起,窸簌窸簌,在高级羊毛地毯踩出一连串极轻微的步履声。

    苏曼倩瞥见苏老大的眉头微微一蹙,顿时她也感觉自己心头一疼,旋即抽紧了。但是,她知道这定是有要事报告,否则他们的行动组头目颜永不可能这时候来打扰老爹,她无法因此责怪对方。

    颜永尽量将脚步声放轻,他趋步走到苏老大面前,略一躬身,说:“大哥,最新消息,那个枪手耿容的人好像出现在了天地公司总部附近?”

    苏老大心里一惊,身子遽然向一挺。由于身子前倾的幅度过大且用力过猛,他差点儿碰到茶几的水杯,他阴冷的问了句:“消息可靠?”

    颜永点下头:“是我们在天地公司卧底的人说的,从今天下午,有好几个陌生人在天地公司楼外徘徊了,应该是耿容的人在踩盘子。”

    苏老大却皱起了眉头,他犹豫了很久说:“耿容也太胆大了一点吧?这个时候他也想下手?”

    颜永也深有同感的说:“这真是个亡命之徒。”

    苏老大却不由的摇摇头说:“我看未必,算他很亡命,但只要他没有神经错乱,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出面,对了,史正杰有行动吗?”

    “史正杰已经收回了很多他们公司的好手,关大门,做出了防范的姿态,但没有敢于出去,好像最近警察也追的紧,他不想现在惹麻烦。”颜永思考着说。

    “他到沉的住气啊。”苏老大带着一种调侃的语调说。

    颜永也不屑的笑笑说:“是,不过大哥,我们需要做点什么吗?这个耿容留下来终究对大家都不好。”

    苏老大微眯起双眸,凝视着颜永,犀利与阴鸷的黑瞳闪过一道几不可见的光芒:“不,我们什么都不用做,静观其变好。”

    “什么都不做?”颜永显然对苏老大的话有点难以理解。

    “是啊,哼,小小的障眼法而已,好的,我知道了,你休息吧。”苏老大没有在看颜永一眼,但显然,他的神态已经轻松了许多。

    苏曼倩坐在老爹的旁边,她一头黑发,配着圆润白皙的脸庞,明亮晶莹的杏眼,再加秀气的鼻梁、丰满的嘴唇,诠释出东方女性的温婉可爱。

    此刻,一丝恬然的笑意挂在她纤巧的嘴角,洁白的手指端起了茶杯,对苏老大说:“感觉老爹一点都不相信这个消息一样,为什么呢?”

    苏老大很惬意的伸了个懒腰说:“因为我根本不相信那个枪手耿容会如此疯狂,要是这样,他早让警方抓住了,也等不到今天,所以他应该是一个很谨慎小心的人。”

    苏曼倩说:“难道我们的信息有误?”

    苏老大笑笑:“不,信息很准确,但事情却不是这个样子。”

    “老爹,哪到底是什么样子呢,你不要给女儿卖关子了,说,快点说。”说话,苏曼倩的手伸到了老爹的腋下,苏老大只能赶快投降了。

    苏老大开始讨饶起来了:“我说,我说,你不要闹,你想想,史正杰目前最大的对手是谁?”

    苏曼倩若有所思的说:“对手啊,除了枪手耿容应该是恒道集团的萧博翰了,他们应该已经撕破了脸。”

    苏老大说:“嘿嘿,这对了,那么现在让史正杰紧张的为什么不会是萧博翰的人?”

    苏曼倩恍然大悟:“萧博翰的人?难道萧博翰想落井下石,展开报复?”

    苏老大轻轻的摇了一下头,看着房间远处虚无的暗影,沉重的说:“萧博翰是那样傻的人吗,难道他不知道警方也一定会盯着史正杰的总部?”

    苏曼倩认真的点点头说:“是啊,萧博翰不会这样笨,他不会挑选这个时候展开行动。”

    “呵呵,落井下石他到不会,但趁火打劫哪是一定的,他不过是想让史正杰杯弓蛇影,紧紧张张。”

    苏曼倩还是没有太明白老爹的话:“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苏老大信心满满的说:“他需要扩张,需要借耿容来牵制住史正杰的注意力和实力,来完成他对史正杰的第一波打击。”

    苏曼倩一下愣了,她呆呆的看着苏老大,好一会才嗫嚅着说:“老爹,这不是你臆测的吧?萧博翰真有这样的心机,他不过才20多岁啊,进入这个行道也不过半年时间?”

    “傻丫头,你老爹也有过那样的时候,看着萧博翰所作所为,我想起了我自己年轻时候的很多事情,有的事情啊,看的是一个天赋,起的早不一定身体好,吃的饱未必吃的好,这萧博翰天生是一个权谋高手。”

    说这段话的时候,苏老大更显得忧心忡忡了,这个看似放荡不羁、桀骜不驯的萧博翰,却在冥冥之似有天意,他举重若轻,出神入化,在柳林市这段时间一路走来,掀起阵阵风暴,此刻蓦然回首,苏老大突然发现,在这个残酷凶险的黑道,萧博翰未来的成,一定会超越他的父辈们,那么自己该怎么面对这个年轻人呢?

    苏曼倩从老爹凝神忧思看出了一些端倪,她小心的说:“老爹你是不是开始担心萧博翰了,也或者是嫉妒他了。”

    苏老大叹口气:“古人说生子当如孙仲谋,我到想说,生子当如萧博翰,可惜啊,真想现在灭了他,但时机不好,再一个我还想让他帮我消耗掉史正杰的实力,所以只好再等等。”

    苏曼倩一下跳了起来,嘴里乱七八糟的说:“什么,什么,老爹,你什么,你怎么会这样想,难道我们两家不能和平相处吗?”

    苏老大看着惊慌失措的苏曼倩,有点无可奈何的说:“其实你这个表情更是我犹豫着对他打击的一个重要原因,女儿啊,你爱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没用的,我和他终有一战。”

    苏曼倩脸的慌乱更为明显了,她难以置信的摇摇头说:“为什么要这样呢?柳林的生意够多,柳林的地盘够大,谁也不能垄断全部,为什么不能给他一席之地?”

    苏老大也有了犹豫,他最后才费力的说:“因为有句老话:卧榻之畔岂容他人鼾睡,在柳林市,倘如有一天老爹被人击败,那一定是这个萧博翰了。”

    苏曼倩却没有太多的担心,在老爹说这话的时候,她反倒提萧博翰自豪起来,她最清楚自己的老爹,这些年了,从来都没有听到过他对谁由衷的赞誉,今天他对萧博翰如此重视和担心,岂不是说明了萧博翰的确很强大吗?

    苏曼倩突然脸红了,她找到了一个可以不让老爹对萧博翰下手的理由,所以她害羞起来。

    苏老大是谁啊,他一眼看出了苏曼倩的想法,摇摇头,不无感慨的说:“真是女大不留,老爹都担心成这个样子了,你还高兴的很。”

    苏曼倩也笑了,说:“我为什么要担心呢,假如有一天我们永鼎公司和恒道集团合二为一,这是不是完全解决了你的烦恼?”

    没有一点诧异和吃惊,苏老大波澜不惊的说:“我知道你会这样想,或者吧,或者你这方法的确能够让我平静一点,但世事难料,谁又知道以后的事情呢?”

    苏曼倩想到了那个最近自己和萧博翰的亲密缠绵,她骄傲的扬起了头说:“以后的事我当然知道,一定会是这样的。老爹你相信我。”

    说着,苏曼倩站了起来,她有点让自己的这个想法激动了,她开始在宽大的客厅来回走了起来。

    苏老大看着幸福和兴奋的女儿,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他也真不知道未来是祸是福。

    第二天一早,萧博翰叫来了行动组的负责人雷刚,这个时候本来应该是萧博翰吃早餐的时候,但他昨天酒喝的有点多,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他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看着刚刚送到的一份柳林市早报,这也是他回来以后养成的一种习惯了,每天都会研判一下整个大政策,这可以更好的让他做出一些决定来。

    雷刚没有因为自己是萧博翰的同学过于随意,他还是像一个下属一样,先敲门,在得到了萧博翰的回应以后,才走了进来。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