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rsetdef()[3]

    孙亚俊也参加了今天的送别宴会,他冷冷的看着成雁柏,也看着萧博翰,他总是感觉今天萧博翰和成雁柏的话有话,但到底为什么会那样,他想不通了,他绝对想不到事情的背后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因果关系。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但孙亚俊无疑对萧博翰还是心存顾虑的,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已经稳住了恒道集团将要倾覆的船体,他是幸运还是大智呢?很难判定,但毋庸置疑的一点是,一旦他完全的安稳下来,一定会加强对他老爹遇刺的深入追查。

    他们会不会追到自己头,算他们没有追到自己头,一旦那个人在用妹妹的事情,在用自己刺杀萧老大的事情威逼自己,让自己做出对恒道集团不利的事情来,自己该怎么抉择呢?

    这样的问题孙亚俊现在会经常想起,他也在矛盾苦苦挣扎,有时候他感觉很内疚,恒道集团对自己不薄,特别是萧博翰来以后给了自己一个不管是名誉,还是实惠都不错的老总位置,自己本来应该感恩戴德。

    可是算自己改过自新了又有何用,自己已经犯下了大错,只要有一天事情暴露出来,挫骨扬灰那是必然的结果。

    他又会有一种自暴自弃的想法。

    于是,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想法会一直的侵扰他,折磨他,让他夜不能寐,好在这些年他在江湖混,培养起了坚强的心理,让他可以在别人的面前镇定自如,连在萧博翰的面前,他也能做到从容淡定,笑谈得体。

    他端起了一杯酒,走到了萧博翰的面前说:“萧总,鑫龙地产那个项目我们标了,最近要进场地,鑫龙的老总也请萧总到时候去剪个彩。”

    萧博翰侧转了一下身体,面对着孙亚俊说:“剪彩我不去了,既然我们标了,你好好管理,恒道集团最近资金也紧,还指望你这挣点钱呢。”

    孙亚俊恭顺的说:“这点请萧总放心,我一定做好这个项目。”

    萧博翰说:“我也提前给你透个底,以后恒道集团的重心会慢慢的偏移到你们这些正常企业来,所以将来呢这一块责任重大啊,你多学学,多想想,希望未来可以成为恒道集团的顶梁柱。”

    孙亚俊的心里突然的涌现出一种酸酸的味道来,萧博翰的话像是一股清泉,对他给予了太多的希望,这种真诚让孙亚俊惶恐和难受,他心一下迸发出了一种悲愤来,世道对自己真的太不公平,为什么当初他们要挑自己来做这个万劫不复的人。

    抬眼看看眼前的萧博翰,他却好像是一尊大佛,脸不喜亦不怒,双眼之仿佛是一渊深潭,深不可测!从萧博翰的脸,孙亚俊看不出他任何的心情和表情,但是萧博翰的目光向自己看过来的时候,孙亚俊感觉到自己的整个人好像赤果果的站在萧博翰面前,自己的思想甚至是灵魂都被萧博翰给看透了!

    不错,他这小小的情感变化一点都没头逃过萧博翰的眼睛,萧博翰暗自摇摇头,看来这个孙亚俊的心真的有很多事情,他的表情并没有应该有的感激,这的确有点反常的怪。

    但萧博翰从来都不是一个喜形于色的人,他偶然会在一些特定的环境表现出一些真实情感,但在更多的时候,他会把自己的心意好好的伪装起来,不给别人看到其的奥妙。

    萧博翰端起了桌的酒杯说:“来吧,为我们恒道的未来,干一杯。”

    孙亚俊也恢复了常态,他依然谦恭的笑笑,和萧博翰轻轻的碰了一下,一口喝掉了手的酒,才回到自己的桌位。

    酒过了起八巡,菜过了十来味,大家渐渐的喝出了激~情和气势,算有的人已经喝的摇摇晃晃,但他依然嫌酒杯太小。

    其间有人说起了一些下流的段子。

    萧博翰的兴趣不在听笑话,他对下面这些人,倒是兴趣不小,他喜欢研究人,喜欢分析别人的心理,现在正好可以慢慢的研究,下面在座的这些人关系着恒道集团的未来和发展,掌控他们,让他们唯命是从,让他们心甘情愿的为自己卖力,这里面学问很深,特别是驾驭这一帮老虎还猛,泥鳅还滑,猴子还精的老油条,那更是要有春雨润土的细腻和闪电雷鸣的手段。

    但这样的场合,萧博翰首当其冲的要喝掉很多酒了,在宴会结束,成雁柏怀着坎坷不安的心情离开之后,萧博翰已经晕晕乎乎了。

    后来好像是鬼手扶住他到了楼的一个桑拉房,也不知道鬼手和服务生说了些什么,萧博翰只记得自己进桑拿房,胡乱脱光了衣服,躺在熟悉的樟木味道的长条木躺椅,昏睡了过去。

    萧博翰很喜欢樟木的陈香的味道,躺在樟木制成的桑拿木条长凳,感受熏蒸的惬意,几分丝丝入肉的慵懒体验,亮晶晶的汗珠扑簌着滚落,朦胧,他看见一个白色的模糊的身影,在一片雾气茫茫向他走来。

    一双柔弱无骨的女人的纤手在萧博翰的身体游走,他闭眼睛,后来他很享受的沉沉睡去,当萧博翰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这是一张按摩床,他的身下铺着毛巾毯子,他仰面朝天躺着,有人在他的头用力地按摩着,萧博翰看不到人,只感觉自己浑身下很热,身油油的,被擦了一层什么,感觉却很舒服。

    他挣开了双眼,身后一个女声道:“先生,您醒了吗?您睡了好久啊,喝了很多酒吧!我是梅儿,现在是你的按摩师,你喜欢吗?咯咯咯咯……”梅儿发出了一串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喜欢,喜欢。”萧博翰含糊着说道,他心里想,连你长什么样我都没有见过,怎么喜欢了呐?梅儿好像明白萧博翰的心思,像个欢快的小兔子一样跑到他的身边,哇!当时萧博翰的眼睛看直了。

    梅儿是那种看去清纯,但越看越觉得性感的那种小女孩,说话的时候小胸脯鼓鼓的晃动着。

    这个夜晚对萧博翰来说是快乐的,但在他回到恒道集团的住所时,他却异常清醒的没有了睡意,萧博翰独自枯坐在办公室的靠背椅,手里端着自己最喜欢的铁观音。

    那翠色茶水浅浅盈盈,萧博翰的心盈盈浅浅,萧博翰不禁想起一位作家的话:不知为什么参禅的人总喜欢“面壁”,其实“面水”不是更好吗?不似柔而刚,似无而有,不落形象而又容纳万象。

    萧博翰有点动情地想象着远处的山影、山前丛生的花树,以及它们在水里的完全对称的倒影,便记起一幅极相似的水粉画,色彩浓郁意境深远。那时萧博翰的思绪如一只白鸟,在青山碧水间任意东西,哪里还有余地去承载生命的哀恸与迷茫呢?

    他已经无法准确的定性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自己算是好人还是坏人,自己善良还是凶恶,这样的问题纠结在萧博翰的心里,让他苦思冥想了很长时间。

    在柳林市郊外的另一个地方,同样是又两个人没有休息,夜色,远处山峦叠起,而这个私人别墅象一位气度雍容的贵妇,面向柳林,背靠大山,风情无限,坦然接受着世人的顶礼膜拜。

    别墅区距柳林市10多公里,建筑主体成一个l型,只是在交角处突出一块较大的部分,也是建筑的心。l型包围的空地是别墅的花园,距离别墅5到7米种植了一圈一人高的小树,不用说,树里面一定是铁丝护栏。

    这里青山叠翠、湖光潋滟,景致不是一般的美。

    别墅的门里,是一间近百平米的装修考究的客厅,而在客厅的一张大桌旁边一个人正在写作:“为我独大”四个字。

    “独”字的最后一点老是写不好。

    狼毫毛笔即将落笔的那一刻,苏老大又犹豫了,他紧抿着刚毅的厚嘴唇,再次执笔抬腕,但是手腕不听使唤地微微颤抖起来。

    “老爹,怎么了,往下写呀!”一旁屏息观瞧的苏曼倩不禁有点儿着急了,她柔声细语地催促道。说实话,这张“为我独大”四字横幅刚才写了好几张,皆因苏老大腕力不足导致半途而废。

    而且问题都出在这个“独”字。一张横幅里出现的“独”字,这给结字和章法带来不小的困难,法艺术讲究的是字与字之间互不冲犯,古人强调落笔结字须“递相映带,无使势背”,这个道理苏老大自然懂得的,苏曼倩也同样熟谙。

    遗憾的是,写了好几张,急得额头沁出一片莹烁的细汗珠子,苏老大还是写不好这个“独”字——最后一点不知该怎样落笔。

    “老爹,这个字很难吧!”

    见老爹执笔立在红木桌案前愣神,苏曼倩双手扶着桌案近前一步。

    底部字链推广位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