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然而,他在走完了第一个楼梯,在三楼和四楼的楼梯拐角的地方,他站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一柄同样闪着铁色寒光的枪,在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和退后的时候,抢响了,他所有的梦想和希望也在这一霎那灰飞烟灭了,他感到一种什么都没有的感觉,他倒下了。

    这意外的情况让倒下去的头目的手下惊慌失措,无所适从起来,他们在第二声抢响之后,开始动摇和奔溃起来,他们不是笨蛋,自己棍棒和看到永远是敌不过手枪的子弹。

    他们开始溃退了,有人惊叫,有人呐喊,所有的人都开始了后退,他们身后的人有的还没又反应过来,但前面冲撞下来的人群带给了他们一样的恐惧,他们退出了旅馆,退到了街的对面,退到了足够安全的地方。

    楼的人并没有追下来,也没有响起第三声枪响,但这已经足够对外面的人形成威慑了,因为他们又两个人已经永远不能跟他们一起下来了,包括那个本来具有雄心壮志的头目。

    大家开始僵持起来,变故出现的太快,谁也没有注意到萧博翰的那辆车什么时候开走了,本来是安排了两人在监视那车的,但抢声无疑让这两个人也感到意外。

    同样意外的还有史正杰,他实在第一时间局接到了电话,因为他本来一直在办公室等着消息,当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抓住电话的手先是抖了一下,很快他又笑了,厉害,萧博翰你真他娘的厉害,你有枪了,难怪你敢于只带几个人去会客,好,好,有枪我是惹不过你,但警察一定会帮我对付你了。

    所以史正杰果断的下达了一个指令:“不要靠近,但一定盯住旅馆,等待警察的介入。”

    对于所有的涉枪案件,警察都会在第一时间里赶到,这不是丢了一辆自行车,也不是电瓶车的电瓶让人家提跑那样简单的事情,抢案代表着重案,警察会穷追不舍的。

    当警笛响起,史正杰的人才开始慢慢的后撤,他们把困在旅馆的萧博翰留给了警察,毕竟他们算是业余的人,专业的工作还是让专业的人员来出理。

    警察拉起了警戒线,也包围了住了这个旅馆,旅馆的老板和几个服务员也并带到了临时的指挥部,柳林市刑警队和特警队的两个队长充当了指挥官。

    在一切都准备好之后,特警一面喊着话,一面开始缩小了包围圈,他们向四楼逼近,每一杆冲锋枪都拉开了枪栓,特警的手指也放在了扳机,谁要敢于反抗,他们一定可以把对方打成筛子一样的千疮百孔。

    遗憾的是,除了史正杰两个手下的尸体之外,四楼已经人去楼空了,既没有萧博翰和鬼手几个人,也没有了萧博翰要会见的朋友,整个四楼阴沉沉的有点吓人。

    这个血腥的夜晚并不很长,它和过去一样,在黑暗结束后还是会有光明出现,少许的亮光穿透了墨色的窗帘,把一缕缕的温暖撒到了萧博翰的床,他有点修美的长眉闪动了一下,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啊,萧博翰感到人清气爽,他下意识的想要活动一下手脚,却发现有点困难,他的手正放在一个本来不可能放到的地方,那是蒙铃的怀里,另一只手却在蒙铃的身下压着,原来蒙铃躺在自己的怀里。

    萧博翰有点惊讶起来,自己怎么和蒙铃睡到了一块,恍惚他慢慢的回忆起来了,昨天自己带着蒙铃和鬼手本来是要到家家乐去的,但小车刚转出恒道集团部的那条街,萧博翰像是突然的想起了什么说:“鉄猴,你停一下车吧,我们在这个酒吧门口下。”

    鬼手和蒙铃有点怪的说:“在这下车?”

    萧博翰说:“是啊,我记起了一件事情,我们三个下来,鉄猴你继续开车到家家乐那个小卖部停下吧,要是过了8点半我们还没过去,你回来。”

    鉄猴转过头不解的看看萧博翰说:“你们不用我送?”

    “不用,你开过去吧,按我说的做,当然了,要是那里发生了什么变故,你也赶快回来,不要多待。”

    鉄猴很是纳闷的把车停了下来,看着萧博翰他们三人走进了酒吧,这个地方鬼手他们到不怎么担心,因为这里是恒道集团的地盘,酒吧所有的保安和服务员都是认识鬼手的,一点又什么事情,他们也绝对不用考虑都会站在恒道这一边。

    然后萧博翰要了一个包间,要了几瓶红酒,喝了起来。

    鬼手和蒙铃莫名其妙的,难道萧博翰今天的计划有变吗?可是算有变,他们也不用坐在这个酒吧啊,萧博翰在这半年很少来这种地方。

    蒙铃问:“萧总,我们今天不去见人了吗?”

    “嗯,今天不用去了,今天我们的任务是喝酒。”

    摇一下头,蒙铃疑惑又说:“但我们不是说好要过去的吗?”

    萧博翰这才笑笑说:“明知道要出麻烦,还去做什么?喝酒吧。”

    鬼手和蒙铃有点无可奈何的也端起了酒杯,但鬼手只是浅尝即止,并没有真正的喝,到是蒙铃陪着萧博翰喝了几杯,后来在她也不想喝的时候,萧博翰不答应了,一定要和她好好喝一次,说她酒量很好,自己要和她一。

    无奈,蒙铃陪着萧博翰,也喝了不少,再后来,鬼手还是有点担心,又调来了几个手下,让蒙铃好好的喝萧博翰喝到醉酒为止。

    这期间萧博翰还是接到了鉄猴的一个电话,说那面旅馆里想起了枪声,萧博翰只是醉意蒙蒙的说:“你回家睡觉去吧,没事了。”

    挂电话之后,萧博翰更放松了,红酒的确度数低,但要是每人喝好几瓶,最后还是会醉的。

    再后来他和蒙铃是怎么回来的,他已经不大记得太清了,但看着怀蒙铃并没有脱去衣服,显然的,她昨天也喝醉了,萧博翰低头闻了一下怀蒙铃的头发,一阵异的香味钻入了鼻孔,这还不算,还有另一种处子的体味,也混合着香味,飘然而至,让萧博翰的手开始忍不住移动起来。

    现在蒙铃有点傻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做,倒是萧博翰很快的恢复过来,因为他本来也要脸厚一点,他说:“你昨天怎么把我灌醉了?”这完全是恶人先告状。

    蒙铃这才有了反应说:“你醉了,我也醉了,我们。”

    说完话她一咕噜坐了起来,看看身,还好,除了衣口有点敞开,裤子倒是整齐的,她红着脸说:“你那脏手以后要是在往我怀里放我,我。”

    萧博翰嘻嘻的笑着,也坐了起来说:“你怎么?你怎么?我还要放。”

    说着他真的把手又抬起来,做出个要往蒙铃怀里放的架势,蒙铃大惊一下跳到了床下,什么话都不敢说了,立即是一头冲出了房间,离开了萧博翰的魔掌。

    萧博翰看着手足无措狂奔出去的蒙铃,有点好笑起来,不过他始终是想不通自己是什么时候把手放人家怀里去的,不会是一个喝醉的人,也知道什么地方最舒服吧,这是不是自己本身有这个天赋呢?

    他在这沾沾自喜,但蒙铃没这么轻松了,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发愣了好久,那胸膛倒像是一直在通电一样,酥酥的,麻麻的。

    蒙铃不由的也自己摸了摸,她的脸更红了,血液也沸腾起来,这怪的体验让她有点晕了。

    她有点后悔起来,自己真傻,要是当时装着什么都不知道,让萧博翰多摸一会该多好,但这个念头一出现,蒙铃又马“呸,呸,呸”的吐了几下,对自己说:“真不害臊,一个姑娘家家的,想什么呢?”

    她这样矛盾了好长时间,才想到应该到萧博翰办公室去了,自己还没搞清楚,他昨天为什么突然改变了计划,变成喝酒了。

    蒙铃推开们走进了萧博翰的办公室,见萧博翰坐在办公椅悠然自得的抽着烟,他对面的靠椅坐着成雁柏,不过今天的成雁柏脸绝没有平常的那种淡定和平静,他额头在冒着汗,灰暗,颓废的脸充满了惊异不定,萧博翰见蒙铃进来,微微一笑说:“蒙铃啊,给成总倒杯茶水吧,顺便也给我倒杯。”

    蒙铃建有成雁柏在,也不能在提起昨夜的事情了,她默不作声的帮成雁柏道了茶水,又帮萧博翰洗漱茶杯,准备泡茶了,这时候,蒙铃听到了萧博翰的一句话:“成总,要是我现在对你很好,给你极大的奖励一下,你估计会有什么一个效果。”

    成雁柏战抖着,当萧博翰今天一早出现在他面前,当萧博翰很客气的说:“成总,我们今天好好的聊一下。”

    这个时候,成雁柏知道自己的麻烦来了,假如昨天萧博翰真的去了家家乐旅馆,特别是当他一早听说了那个地方发生了枪击案的时候,成雁柏明白今天无论如何萧博翰是不应该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除非他昨天没去。但他为什么不去呢,那是因为他发现了危险,既然他发现了危险,他必然会怀疑到自己了。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