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没再说什么话了,不过萧博翰想了一下又说:“你去请一下成总,我有事情要和他商量。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蒙铃听到萧博翰的招呼,放下了笔,起身到了外面,没一会带着成雁柏走了进来,萧博翰很客气的说:“成总来了,坐坐坐,有个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

    成雁柏对今天的会议心里是有点不满意的,但单端面对萧博翰的时候,他还是不能表现出自己的情绪,他献媚的笑笑说:“萧总又什么事情只管吩咐成了,还说什么商量,太客气了。”

    萧博翰呵呵的笑着,给他扔过来一根香烟说:“很多事情我也拿不准啊,多听听你的意见,少犯点错误。”

    成雁柏的心里多了一份满足感,看来自己在恒道集团还是举足轻重的,萧博翰到底人年轻,经验少,真真的遇大事,他还是心里很虚。

    成雁柏点烟,悠然自得的抽了一口,突然看到萧博翰的烟还没有点,忙站起来,给萧博翰也点,说:“不知道萧总今天要说什么事情?”’

    萧博翰皱着眉头说:“刚才会厉可豪提出的那个建议你怎么看待?”

    厉可豪从今天会已经看出了萧博翰的意思,算他心里一百二十个不满意,但也不能直接违背萧博翰的心意,他说:“这事情有利有弊,看怎么理解了。”这话说的模棱两可,很虚。

    萧博翰不得不说:“那么成总感觉是利大还是弊大呢?”

    萧博翰这话问的也很直接,已经让成雁柏没有了回旋的余地,他只好嘿嘿的一笑说:“这要看你从那个角度来分析了,我个人感觉各有千秋,不过目前来看,稳一点,缓一缓,看一看,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萧博翰点点头说:“成总的意思目前时机未到,可以押后执行。”

    成雁柏也无法和稀泥了,只好说:“感觉缓一下没有坏处。”

    萧博翰也认真的想了想说:“行,按成总的意思办,我也是一直很难确定,现在成总这样一说,我心里有底了,谢谢成总,姜还是老的辣啊。”

    成雁柏又点自满的哈哈一笑,他心情好了许多,事情按自己想法在执行,萧博翰也对自己是青睐有加,照此发展下去,自己在恒道集团还是大有可为的,过去自己那个遥远的梦想未必不能实现,只要获得了萧博翰充分的信任,迟早让他死在自己手。

    他又很谦虚的说了几句套话,萧博翰说:“这样吧,成总,晚我们一起吃个饭,对恒道集团下一步的规划我还想多听听你的建议。”

    成雁柏自然是喜出望外了,和萧博翰相处的时间越多,越能获得他的信任和好感,他忙着准备答应下来。

    蒙铃却说话了,她记起了刚才萧博翰给他说的晚要见一个人的事情,蒙铃咳嗽了一声,说:“萧总,晚你不是要在东郊家家乐旅馆见朋友吗?”

    萧博翰一拍额头,说:“忙荤了,呵呵,对不起啊成总,改天请你吃饭,晚我有个朋友从省城来,我答应要过去看看的。”

    成雁柏不以为意的说:“萧总太客气,这有什么关系,改天改天,还用的着道歉?”

    萧博翰不好意思的说:“最近我这记性真是大不如从前了,成总,你说是不是人到了一定岁数这记忆力会下降?”

    “呵呵,那是当然了,我现在的记性不过去,不过萧总还年轻的很,估计是这几天太忙,好好休息几天没问题了,对了萧总,最近你还是要注意一下,出去要多带点人,你可不能有个闪失啊。”

    萧博翰感激的看了一眼成雁柏说:“谢谢成叔提醒,晚我带鬼手和蒙铃一块去呢,应该没什么问题。”

    “嗯,那好,那好。”成雁柏又坐了一会,看看萧博翰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先离开了。

    但回到办公室,成雁柏并没有急于下班回家,他坐在自己的办公椅,默想了一会,还是给史正杰去了个电话:“史总,有个机会来了。”

    史正杰也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叼着雪茄,拿着电话冷冷的问:“是不是他今天要动一动?”

    “嗯,晚在东郊家家乐旅馆见一个省城的朋友。”

    “时间呢?他带多少人?”

    “人可能带的不多,最近他都是单车出去办事,时间我到不清楚,应该是七,八点吧。”

    史正杰很满意的说:“好的,谢谢你啊,知道了。”

    史正杰放下了电话,他的脸露出了一股狞笑,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萧博翰也总是要露出破绽的。

    他做出了安排,从自己的矿山调动了好多手下,天地公司的人也安排了一些,现在他已经不再想要遮遮掩掩了,既然自己和萧博翰已经是撒开了脸面,那干脆的来一把,胜者王侯败者寇,当萧博翰被彻底击垮之时,算他知道了是自己又能如何?

    对这一个巨大的阴谋和危机,萧博翰茫然不知,他在恒道集团的伙食吃完了饭,又在院子里转了几圈,和正在值班的一些兄弟说说话,聊聊天,看看到了7点半,楼收拾了一下,给蒙铃和鬼手打了个电话,说现在出发。

    其实鬼手和蒙铃早做好了准备,他们在接到萧博翰电话的时候,人已经站在楼下的汽车旁等待了,当萧博翰和他们一起坐车,鬼手还很小心的说了一句:“萧总,要不还是多叫几个弟兄跟吧。”

    萧博翰不屑一顾的说:“我是去见一个朋友,又不是出去砍人,叫那么多人做什么?”

    鬼手和蒙铃对望一眼,也都邹下眉头,不好在说什么了。

    但萧博翰是一点没把他们的小心翼翼看在眼里,他真的大意了,他以为谁都不会知道自己的行程,他以为自己这次是很隐秘的一次活动,他绝没有想到,史正杰的人手也都在这个时候整装待发,他们这次动用的人手极多,他们的棍棒,砍刀都已经提在了手,只等史正杰一声令下。

    茫然不知的萧博翰在汽车发动时才告知了自己的目的地:“鉄猴,到东郊家家乐旅馆去,不过不要靠的太近,我不想让人知道我在那个地方。”

    鉄猴一面加大油门,一面说:“那地方我熟悉,我们可以停在旅馆的前面一个小卖部门口。”

    萧博翰“嗯”了一声,闭目套在了后排,而载着他们四个人的小车,也正徐徐的开向了一个巨大的陷阱去,萧博翰这次只怕是在劫难逃了,大意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他也一样,因为他太过轻信别人,也太过小看对手了。

    浓墨一样的天,连一弯月牙、一丝星光都不曾出现,偶尔有一颗流星带着凉意从夜空划过,炽白的光亮又是那般凄凉惨然。

    风,刮起来的,迅猛强劲的风势,几乎有着野牛一样的凶蛮,在柳林市的每一条街道漫卷着,奔突着……像是在不断预告着今夜的诡秘,在今夜,血是一定会流的,不知道血腥之后,天色能不能转好一点。

    史正杰的手下在8点钟的时候准时的靠近了那个小旅馆,他们四,五十人为了不过早的暴露自己,分成好多拨慢慢的靠了去,不远处的一个商店门口,萧博翰常坐的那辆小车还在路边静静的停放着,好像面有个司机正在抽烟,车里并没有萧博翰。

    毫无疑问的,萧博翰已经进了旅馆。

    领头的一个天地公司的头目带着几个人,如无其事的走进了旅馆,在控制住旅馆的老板之后,早集结在周围的几十个人一拥而,他们从一楼的每个房间开始检查,小旅馆清淡的生意让他们毫不费力的,也悄无声息的查完了下面这三层楼房。

    这里都没有他们想要找寻的萧博翰,他们开始聚集在了四楼的楼道口,每个人也紧张起来,本来还算松弛的精神在进店后的小心翼翼增加了许多压力,他们也不知道到四楼后带给他们的回事怎么样一个结果。

    鬼手,蒙铃,还有萧博翰曾今展示出来的凶悍和狠毒,早经过夸大和修辞以后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他们也知道,今天晚血是一定要流的,自己会不会也要流血呢?

    那个领队的头目手提着一柄寒光闪闪的砍刀,他的脸色的冷凝和坚定的,他不像其他这些人仅仅是为了一口饭吃而来参加这样的活动,他是一个有理想的人,他渴望着有一天依靠自己的实力和勇猛能够在柳林市这一亩三分地创立自己的帮派,哪怕这个帮派很小,但宁**头,不做牛尾是他的向往。

    他冷冷的,对身边的人低声说:“面地方太小,怕展不开人手,所以我们分几个梯队循序渐进,我带十个人先去,你们随后跟。”

    说完话,他坚定的跨了第一步台阶,走在了所有人的前列,大有身先士卒的味道。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