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rsetdef()[3]

    窗外的一阵风吹来,蒙铃的身子瑟缩了一下,才感到一点寒意,接着便是将她整个人包围的温暖。 睁开眼,她醒了,瞧见披在身萧博翰的外套,抬起头来,撞见他那双带笑的眼。

    “睡美人终于醒了。”萧博翰目光柔柔地瞅着她,有些似笑非笑。

    “萧总……你该叫醒我的。”蒙铃抓着手的衣服,头低了下去,不习惯这样看着她的萧博翰。

    萧博翰温柔的说:“我舍不得叫一个睡美人起来。”

    “胡说!”蒙铃起身,把他的外套塞进他怀里赶忙要站起来离开,未料脚一软,整个人突然往前倾,萧博翰捞过她跌落的身子,将她的柔软馨香抱个满怀。

    她的长腿与他的不期然的交叠出一股暧昧,她胸前的柔软也紧靠在萧博翰宽大起伏的胸膛,她不由得面红臊热,狼狈的起身想推开他,却反而让他给拉住。

    “你放开我……”她抗议的声音像是低吟,脆弱得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萧博翰扶好她,对她的抗议恍若未闻,“别忙,你的脚麻了,得休息一会才能动,你不会想摔在地下吧?”

    她的脚的的确确是需要休息一会,只是,现在她等于是趴在他身,难不成叫她在他身休息一会?不会吧,如果真是这样,她的脚铁定软到从今以后都没办法自己走了。

    “我没关系了。”她挣扎着要起身,受不住这样的暧昧。

    萧博翰光是这样轻轻搂着她的腰,可以感受到她对他明显的抗拒与退缩,更别提她那老是闪避着他的眼神了。她似乎刻意的在逃避他,逃避他却又关心着他,矛盾的女孩,却很真。

    “当真没关系了?”萧博翰松了手,让她迅速的从掌心里溜走。

    “嗯。”她退到沙发的角落去,找了个支撑点靠着,不想自己内心的脆弱让他看见。

    萧博翰为避免让蒙铃太过尴尬,笑笑说:“吃完饭我们有个会要开,你都安排好了吧?”

    蒙铃点点头:“昨天都通知过了。”

    “嗯,那好,下午的会议你也参加吧,希望你可以对集团的事务多了解一点,以后好帮我”。

    蒙铃一听到集团的事务头大起来,她才不想让自己浸泡在那些山会海。

    下午在恒道集团的大会议室里,各路的骨干和层管理人员都坐的满满的,萧博翰一进来会议室想起了一片的招呼声,萧博翰也彬彬有礼的回应着,他的眼光缓慢的浏览过每一张带笑的面容,像一阵春风,让大家都有一种被他关注到的感觉。

    蒙铃的出现更让在会的人惊艳,不仅是她的美貌,还有她在沙石场那两场鏖战,名声早响彻了恒道集团。

    萧博翰在间的位置稳稳的坐下,身边是厉可豪和成雁柏,这是一个业务会议,全叔,鬼手都没有参加。

    萧博翰在大家平定下来之后,他对恒道集团未来的走向计划做了简短的报告。说它简短是真的很简短,报告里甚至没有足以说服服大家的理由根据,连废话都懒得说似的,他主要是想听听别人有没有更好的计划。

    厉可豪轻挑了一下眉,明明白白的感受到萧博翰的意思,他说:“萧总,对未来的发展我倒是有个想法”。

    萧博翰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厉可豪接着说:“目前我感觉恒道集团的产业过于散乱,我们是不是可以集一下,合并一下,有的企业可以精简一下。”

    萧博翰很赞许的点点头,这想法他也有过,但萧博翰绝对不能自己提出来,因为精简和合并都将损伤一部分人的利益,作为一个刚刚掌控恒道集团的新大哥来说,他不想太招人怨恨,自己提出来和自己来支持,这是又很大的区别的。

    成雁柏眼皮一挑,他明白这个提议的意义,不管是精简还是合并,都毫无疑问的是一次对权利的重新分配,他不想让萧博翰这样做,因为很多主管都是自己这些年一手提拔和扶持的,这也是他赖以生存的本钱。

    仗着最近萧博翰对他不错,成雁柏说了:“历主任,你这提法很有点问题,我们恒道集团的企业规划都是当初萧大哥一手设计的,随随便便的否定和推翻这样的布局,只怕会伤了兄弟们的心。”

    萧博翰不动声色的看了成雁柏一眼,对他这种偷换概念的语调很是不满,他先是把老爹抬出来,又扯了弟兄们的感情问题,似乎要是自己采取了厉可豪的提议,会成为大逆不道的人。

    但没等他说话,厉可豪笑着对成雁柏说:“萧大伯当初的这个设计很适应当初的形势,这是不可否认的,但时代在变,形势也在变,墨守陈规江制约恒道集团的发展,至于恒道的弟兄们,我相信他们也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因为我们是要把恒道变得更好,兄弟们的收入会更高,他们为什么会寒心?”

    成雁柏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厉可豪口才如此凌厉,三言两句封堵了自己后续的很多话题,他还想在争辩一下,但萧博翰用手势阻止了他的想法,萧博翰说:“嗯,只要是让恒道集团往好的方向发展,不管什么提议我们都还是可以听一听的。”

    这简单的几句话,无疑给这个议题定了性,下面也又心不满的一些主管,他们怕伤及到自己现有的权利,但在萧博翰目前的表态后,他们也都不敢轻易发表反对的言论。

    会议室里一阵寂静,静得听得见每个人屏着气的低喘声。

    萧博翰也是知道,很多事情要循序渐进,不是靠一个会议能解决,今天算是给大家打个预防针,吹吹风,真要动手还有待时日,不可操之过急。

    接下来有一些明白事理和看的清风向的人发表了一些建议,成雁柏抑郁寡欢的坐在那里,在后来的整个会议一句话都没再说了。

    “今天的会议开的很好,大家各诉己见,希望以后每次开会还是这样,今天到此为止吧。”萧博翰微笑着起身,给今天的会议做了总结。

    一见他起身,大家全都跟起来目送他离开,直到他和蒙铃的身着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大家才开始议论纷纷的窃窃私语起来。

    萧博翰回到了办公室,对今天的会议他还是满意的,固然在会可以看出有个别人并不看好恒道集团未来的改革,但他们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人,其他人大部分人还是能够接受的,不管他们的动机是出于理解,还是出于对自己的讨好,只要大局不乱,自己可以下定决心。

    萧博翰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随意的翻看了一下电脑,电脑显示的一条未读邮件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是林彬发来的一个邮件,萧博翰输入了自己的密码打开了它,邮件的内容的确让萧博翰大吃一惊。

    林彬的信息很重要,据他说,次在柳林市射杀史正杰手下的那个电游厅小老板耿容又在柳林市露面了,林彬情报组的人在跟踪耿容之后,得出了一个准确的判断,耿容带着几个小弟兄在郊区一个叫家家乐的小旅馆藏匿着,好像他们包了小旅馆的顶层四楼,林彬情报组的那个人不敢去过于接近。

    萧博翰呆呆的看着这个邮件,沉思起来,他明灭不定的眼神透露出一副犹豫不决的神色,后来他决定给林彬娶个电话,再落实一下。

    电话很快接通了:“林彬,我萧博翰。”

    电话那头传来了清晰的声音:“你好,萧总,请指示。”

    萧博翰很慎重的问:“你的邮件准确性有多高。”

    在那面的林彬没有迟疑的说:“这个跑外勤的信息员过去是认识耿容的,据他说,绝不会错。”

    萧博翰依然谨慎的问:“对家家乐那个旅馆你勘察过吗?”

    “我在接到线报后远远的去实地看了看,这是一个很小的旅馆,四层楼,不过每层楼应该也三五个房间吧,怕暴露目标,我没有走的太近。”

    “嗯,知道了,那这样吧。”

    压了电话,萧博翰又想了一会,才对蒙铃说:“蒙铃啊,记得晚提醒我一下,我要到东郊家家乐那个旅馆会一个朋友。”

    蒙铃在办公室的另一张桌子正忙活着写什么东西,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绝不是写发言稿,因为萧博翰从来都没又给他安排过哪项工作。

    她刚才也听到了萧博翰断断续续的电话,知道是林彬传来了一个消息,但那个小旅馆住的到底是谁,为什么萧博翰要去见对方,这些蒙铃是不大清楚的,她答应了一声说:“晚几点,带几个人过去?”

    “八点的样子吧,人不要太多,你和鬼手陪我可以了。”

    “萧总,东郊可不是我们的地盘,我建议还是多带几个人去。”

    萧博翰摇下头说:“虽然不是我们的地盘,但毕竟没有人知道我们要去的准确的地方,所以问题不大,这样定了。”

    蒙铃想想也是,只要别人不能确定萧博翰的目的地,危险少了许多。

    底部字链推广位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