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穿着件白底绡花的衫子,白色百褶裙。   ()坐在那儿,端庄高贵,静优雅,那么纯纯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萧博翰一下看呆了,眼光盯着她不放,直至她羞涩的说了一句什么话,萧博翰才不好意思的回过神来。

    两人刚坐下,张经理带着服务员开始菜了,一会的功夫,几个漂亮小丫头把满桌子摆了美味佳肴,真的额让萧博翰是眼花缭乱,鸡鸭鱼肉,香菌、干笋、蘑菇、五香腐干、鸡瓜等等的一阵来,算是没多少胃口的人,也都会想吃那么几口了。

    间放了一个砂锅,张经理亲自为他们揭开砂锅盖子,里面是一锅的虾丸鹅皮汤,那香气立即充实了整个房间,萧博翰问:“要不要喝点红酒?”

    苏曼倩说:“为什么要喝红酒,来白的吧。”

    萧博翰伸了下舌头说:“巾帼不让须眉啊,现在这世道真不得了。”

    张经理给他们了一瓶好酒,萧博翰和苏曼倩边吃,边聊起来。

    萧博翰今天是心里高兴,喝起酒来较快了,说几句话端起来一口干掉了,在其他人面前萧博翰是要有所顾忌,装一装,摆点老大的风度和气质,但在苏曼倩面前,他放开了警惕和戒备,什么都不装了,时不时的还嘴里说出几句笑话来。

    “苏曼倩,为了表示次的谢意,我敬你一杯。”萧博翰端起了酒杯,微笑着邀请苏曼倩。

    “为什么要说感谢的话,我们是朋友。”苏曼倩嘴角含笑,凤眼含情地看着萧博翰,举起了一杯酒。

    “是朋友,但朋友也要分很多种。”萧博翰和她碰了一下,一口喝干。

    “那么我们算是哪一种朋友呢?”苏曼倩不依不饶的追问着。

    “我们应该算是知音吧?所以应该再碰一下。”萧博翰给苏曼倩和自己添满了酒,又端起了酒杯。因为有了苏曼倩这个千娇百媚的女孩在身边,萧博翰不再摆出一副老城的架子,他与苏曼倩你一杯来我一杯去的放开喝了起来,要不了多久,一瓶酒宣告喝完,萧博翰带着蒙蒙的醉意,问苏曼倩:“要不要再来一瓶。”

    苏曼倩没有迟疑的说:“要,我们继续。”

    苏曼倩也已经喝的面红耳赤了,萧博翰惊喜的发现她平时更美丽,那桃红的面容,她淡淡的眼影和口红分外显目。

    “化妆了?”他大着舌头问道。

    “好看吗?”苏曼倩很高兴萧博翰发现自己与平时的不同。

    “好看,非常漂亮。”萧博翰说的是实话。

    “是吗?”她笑了,非常高兴:“我是专门为你才化的妆。”

    “得了吧,我又不是你的情人。”萧博翰又开始调侃道。

    “讨厌”苏曼倩笑了一下,十分的妩媚的说。“你有女朋友吗?”她问。

    “暂时还没有。”萧博翰答道。

    “为什么你没有?你这样的人怎么会没有?”她说。

    “或者是缘分未到,要不你给我介绍一个?”萧博翰打趣的说。

    “行啊,包在我身。”她也嘻嘻哈哈的说。他们俩聊的越来越多,越来越杂,从学校到社会,从男女恋爱到一些深刻的感情问题。

    再后来,他们一起携手走出了酒楼,身后远远的跟随着彼此的属下,他们步行着,一直走了很远,直到最后两人实在是走不动了,这才分手离别。

    “曼倩,我真想一直和你走出下去。”

    “博翰,我也这样想的,但你还是回去吧,前面要超出了你的地界,你还是不要过于大意。”

    点点头,萧博翰说:“嗯,谢谢你、”

    苏曼倩调皮的笑笑:“为什么谢我?”

    “因为你带给我了一种异的感觉和希望,这感觉很美好。”

    苏曼倩凝视这萧博翰,说:“你喜欢好,我会永远的珍惜它。”

    “我也会的。”

    话别完,他们还是要分开了,因为谁也找不到一个在让彼此留下的理由,萧博翰的心里是分明是想要留住她,留着这美丽和梦幻,苏曼倩也分明不想离开,不想离开这个幸福和希望。

    凯迪拉克缓缓驶开了,苏曼倩的头自后车窗伸了出来,那是张令人惊艳的脸蛋,她朝着目送她离开的萧博翰微微一笑,留有一种深刻的印象与美景,她又缓缓缩回车,甜甜地笑了起来。

    在这个夜晚,萧博翰还是醉了,他醉倒在无边的幸福,当他恍然回到恒道集团,他看到了一具无法回绝的晚宴,他看到了唐可可,看到了她饱满的胸膛的妖艳的美丽,他真的醉了。

    他们一起走进自己的住所时,灯光的唐可可更为漂亮,她今天的穿着其实真的很适合这里的气氛,紧身,低胸,显得很丰满,不过她本来是一个很丰满的女人。

    萧博翰觉得自己的眼睛渐渐变得迷离起来,他去抱住了她,并开始用嘴唇吻她的发根!

    他很快的忘掉了苏曼倩,忘掉了自己刚才还对她的那份纯真和眷恋。

    或者着也是每一个男人的通病吧?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想着别人碗里的。

    对萧博翰来讲,走向成熟是困难的,如泰戈尔所说:除了通过黑夜的道路,无以到达光明。

    这的确是很无奈的一个事实是,成熟总是和人生的挫折联系在一起的,“传道授业解惑也”并不能让你成熟,而需要时间与代价的付出,通往成熟的道路,没有终点,只有行程,成熟是相对的,而幼稚才是绝对的,成熟不是不犯错误,而是能不能真正从错误吸取到教训。

    萧博翰尽情地味着,尽情地沉侵在酥软的**当。

    天色刚蒙蒙亮,唐可可离开了萧博翰,她看着眼前这个俊朗的男人,心底升起了太多的柔情,但自己必须早点离开,自己已经不是过去的自己,那时候的自己是不知道何为羞耻,现在呢?女性的羞涩和矜持也慢慢回归不少。

    当萧博翰醒来的时候,枕头,房间里,只有唐可可留下的那一缕馨香,他在床又趟了一会,让自己的思维恢复到了清醒和敏捷的程度,这才穿衣,洗漱,走出了卧室。

    一切和往常一样,蒙铃很快走了进来,她好像不很开心,默默的低头帮助萧博翰泡了茶水,擦拭起桌面来了。

    萧博翰记起了蒙铃的病情,问道:“蒙铃,昨天很为你担心,身体好一点了吗?要不你休息两天,好好将息一下自己。”

    蒙铃低着头说:“没事了,谢谢萧总的关心。”

    萧博翰见她如此客气,说:“怎么?还和我这样见外啊,以后不用这样客气。”

    蒙铃对萧博翰的关心还是心有感激的,不过她想到萧博翰和苏曼倩的卿卿我我,心里多少还是有点硌拧,所以淡淡的说:“你是老总,我不恭顺一点,万一哪天你把我炒了。”

    萧博翰嘿嘿的一笑,调侃着说:“炒了?你想让我吃你啊,不知道你的肉酸不酸。”

    说到这,萧博翰又一下想到了蒙铃那条雪白无暇的腿了,他不由的有点神往起来,这还不算,在对面蒙铃弯腰帮他擦拭桌面的时候,透过蒙铃衣领的间隙,萧博翰清晰的看到了蒙铃那条诱人的沟壑。

    萧博翰的脸表情也有点痴痴的样子了,他两只眼睛追逐着蒙铃的身体移动,渴望可以看到更多的一点东西。

    但这动作和幅度有点过于明显了,很快引起了蒙铃的警觉,蒙铃抬起了头,只需要一瞬间的思考,明白了萧博翰在看什么,蒙铃娇羞难抑,赶忙站直了身体,望着傻傻的萧博翰说:“乱看什么呢?”

    萧博翰也是恍然惊醒,讪讪的笑笑说:“你今天真漂亮,衣服也合身,多看看你真的是种享受,呵呵。”

    萧博翰着马屁拍的让蒙铃也没有脾气,她只好瞪一眼萧博翰,转身收拾起茶几了。

    今天萧博翰的工作是枯燥而又乏味的,几乎整个午他都在办公室看东西,恒道集团旗下的产业零零碎碎,太多太杂,很多企业又互不相干,这为集团的管理者,特别是萧博翰带来了很多的麻烦,但他也可以理解,因为所有帮派的生意都是为了一个挣钱的目的,他们是没有权利来选择和挑剔的。

    蒙铃一个人坐在沙发想着心思,她不想轻易的离开萧博翰,算两人在一起什么都不说,这种氛围也是蒙铃乐意的。

    萧博翰有很多的时间和她都是同处一个空间,近得仿佛连他的呼息声她部可以听得一清二楚,这让她常常分心,她只好更勤奋的工作好,忽视他的存在所带给她的强烈感觉。

    不过这最近的几个晚蒙铃都没有休息好,晚老是会想到萧博翰,想到苏曼倩,这让她白天的精力大打折扣,时间不长,她歪在沙发睡着了。

    萧博翰从来不知道一个女孩可以美得这么自然写意!蒙铃穿着丝绸裤装靠在沙发的扶手,浓淡适的眉没有多余的修饰,挺俏的鼻梁秀气却高傲,薄薄的唇有着美好的弧度,笑起来迷人,不笑的时候动人。萧博翰来到了沙发庞,他也坐了下来,在她身边看着她,一双大手好几次想动手将她的发髻给扯下,看看她的长发散落在睡眼凝眸间的模样,定是十分美丽的吧?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