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微笑着招呼了一声:“吕总,今天很悠闲吗。不介意我不请自到吧?”

    吕剑强勉强的笑笑说:“当然不介意了,萧弟兄近来可好啊,我们有好几个月没见面了。”

    “是啊,是啊,所以今天我才特意要来看看吕老兄,也顺便的给你道贺一下。”

    吕剑强不解的看看萧博翰,一面看着秘书给萧博翰倒水,一面说:“这道贺之说从何而来?”

    萧博翰笑笑,对倒水的秘书说了声谢谢,看着吕剑强说:“恭贺吕总快要拿下鑫龙地产的项目了。”萧博翰所说的这个鑫龙地产项目也就是最近他们准备投标的项目。

    吕剑强也精的和猴一样,一听萧博翰这话,就知道果如自己所料,萧博翰今天是来说这个项目的,他就打个哈哈,很不以为意的说:“还没投标呢,现在道贺有点早了吧,萧老弟?”

    萧博翰摇下头说:“一点都不早啊,可以预见着项目吕总是一定能中标的。”

    吕剑强嘿嘿一笑说:“那我就借你吉言了。”

    对萧博翰这样一个黑道的新手,吕剑强一点都没准备在意,凭自己在柳林市这老树盘根的关系,凭自己现在手上所又的财富,他萧博翰差的太远,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

    萧博翰就很真实的说:“倒是我要来借你的洪福了,恒道集团做的是一点小本生意,到时候你这项目一上马,少不得要用很多沙石,对了,听说以后你还有一个灵泉市境内高速路的工程要做,那时候我就更能小赚一点了。”

    吕剑强的眉头就一下子皱了起来,他是绝不相信萧博翰今天是来专程道贺的,他萧博翰弱是弱,人又不傻,自己的项目让别人抢了,他还屁颠屁颠的高兴,有病啊?

    他突兀的提出沙石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吕剑强就没有说话,他也相信萧博翰一定会自己说出来。

    是的,萧博翰当然要说了:“不过吕总啊,在你用沙石的时候,最好提前和我通个气,今年的雨水不多,沙石并不很丰富,到时候不要耽误你的工期才好。”

    吕剑强明白了,萧博翰这事**裸的威胁,他想用一个沙石场的优势来让自己妥协,让步,他也想的太简单了一点。

    吕剑强就冷哼一声,凶狠的看看萧博翰说:“柳林市的沙石历来就很丰富,不知道萧总说出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要坏了大家的规矩,只怕柳林市未必是你说了算。”

    对这一点他还是有把握的,就算你真要以此为要挟,但沙石场还是归河道办管,河道办还是归柳林政府,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萧博翰在吕剑强说出这话之后,却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吕剑强就莫名其妙的看着萧博翰,感觉着并没有什么好笑的地方。

    在萧博翰笑过之后,有那么一两分钟谁都没有说话了,吕剑强的一个很重要的经理张远为了缓和一下气氛,就连忙给萧博翰发上了一根烟说:“萧总也是随便说说,吕总不要当真了,有沙石不卖,难道还让它下蛋啊,呵呵呵。”

    站在萧博翰身边的鬼手帮萧博翰把烟点上,又退后了一步,一语不发。

    萧博翰抽了一口烟,脸色也开始变的凝重起来,他看着吕剑强一字一顿的说:“柳林市我的确说了不算,我也知道你可以动用关系甚至能让我沙石场办不下去。”

    吕剑强冷笑一下说:“既然萧总你知道,哪又何必用他来说事呢?”

    萧博翰咄咄逼人的看着吕剑强说:“吕总很让我失望,我提出沙石场有两个用意,但你完全没有听出来。”

    这话说的,吕剑强一下就涨红了脸:“哼哼,那是我愚钝了,我到想听听萧总是那两个用意。”

    萧博翰看着他,冷凝的说:“第一,不要忘了沙石场是怎么回到我手上的,第二,真要是沙石场的兄弟没饭吃了,他们一定会找你讨口饭的。”

    萧博翰一点都没有掩饰自己的凶狠和冷酷,对面前这个人,萧博翰也的确没有其他的办法来控制,他只能给他展示出自己的强悍和冷酷,让他明白自己的决心和勇气。

    吕剑强一愣,他想到了那传言中的恒道集团以一敌二,击垮李少虎和王皓,抢夺到沙石场的传闻,当然了,李少虎和王皓和自己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但真的逼急了萧博翰,他会不会挑起一场和自己的战争呢。

    要说道关系和钱财,自己不在他恒道集团之下,所有的柳林市政府官员,都会多多少少的给自己一点面子的,这一点吕剑强很是自信。

    但要说到拼恨斗勇,自己很难保证轻易的就能胜出,特别是恒道集团有全叔,鬼手这些久经搏杀的骨干在,他不的不小心的掂量一下。

    一般情况下,各类阶层和群体所需要面对的景况是极端迥异的:贫困的下层人,经年累日会因生计的艰难与无着而困扰与焦虑;那些借了“钻政策空子”、“偷税漏税”或者凭了权力的得天独厚优势而迅速跳撺起来的腰缠万贯、颐指气使、斗狠争横的富翁,在当今贫富极度悬殊、大众“仇富”心理日已暗自堆积并且渐成摧枯拉朽洪流的社会大背景下,却也须时时处处看紧自家的口袋和家小的生命财产。

    从黑道的本质来看,当对方到了无路可逃的时候,反击往往是最可能的选择,而这样的反击也一定会是残酷和凶狠的,不到万一,有钱的人一般是不会和穷光蛋拼命的。

    萧博翰感觉到自己的话已经对吕剑强形成了强大的压力,他就继续着他的攻势,不给吕剑强喘息之机:“吕总也一定知道,我恒道集团早就入不敷出了,手下的兄弟如果不是我在努力约束,他们也早就出来自己打食了,假如他们把目标对正了大鹏公司,想必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的。”

    吕剑强也凶顽的说了一句:“在柳林市我怕过人?”

    萧博翰一点都没有回避他的目光,凛然的说:“他们不是人,他们是一伙饿急了的疯子,而挨饿的原因就是你不让他们有口饭吃。”

    说完这些话,萧博翰冷冷的站了起来,对站在身边的鬼手说:“鬼手,我们走吧,今天你就放下话去,是吕总不给大家活路。”

    鬼手面无表情的说:“是,回去我就宣布这个消息。”

    萧博翰再也不看吕剑强,径直的就走了出去,旁边的大鹏公司的张远帮挽留说:“萧总在坐一会吧,一切都可以商量,大家不要伤了和气。”

    但萧博翰没有回答他,也没又停住自己的脚步,在吕剑强的错愕中,离开了大鹏公司的总部。

    一路上,萧博翰都在思考着,他今天的破釜沉舟之举,给吕剑强挑明了鑫龙公司的项目,也是不能完全确定后面事态的走向,这最后的结局要看吕剑强的勇气和决心了,如果他坚持要拿下这个项目,萧博翰是不是就一定要发起最严酷的攻击呢?

    对着一点,萧博翰自己也很难现在就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

    鬼手也一句话没说,他不敢打扰萧博翰的思考,这个问题很重大,一步错就会步步错。

    萧博翰默默无言的回到了恒道集团总部,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蒙铃也不再,他就端坐在办公椅上,既不抽烟,也不喝茶,更不看东西,就这样一直到夜幕降临,鬼手来到了萧博翰的办公室,告诉酒楼已经准备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请他过去吃饭。

    萧博翰站起来,伸葛懒腰,长吁了一口气,说:“谢谢你提醒,我都差点把这事忘了。”

    不过萧博翰还是有点奇怪,怎么蒙铃就没来提醒一下自己呢,整个下午都一直没看到蒙铃,他突然就想到了蒙铃好像说过身子不舒服的话,难道这丫头病的很严重了。

    他就对鬼手说:“看到蒙铃了吗?她怎么样?”

    鬼手略微一想说:“刚才在饭堂还看到她了,在吃饭呢。”

    萧博翰摇摇头,感觉有点反常,但他绝对想不到蒙铃因为他晚上的约会正在不舒服呢,哪能过来提醒他,到是希望他去迟了才好,让那个苏曼倩多坐一会冷板凳。

    萧博翰也就不去想这些事情了,他带着鬼手和其他几个保镖就到了离恒道集团总部不远的酒楼,这是恒道自己的产业,张经理也早早的做好了安排,亲自在酒楼的门口等着萧博翰过来。

    萧博翰和亲和的和张经理寒暄了一两句,就先走进了最里面的一个包间,鬼手和其他几个保镖在这个包间对面的一个包间也坐了下来,打开门,看着对面萧博翰的包间,一点都不敢大意。

    时间不大一会,苏曼倩就带着几个属下来了,她的保镖也都坐到了对面鬼手他们那一桌,萧博翰笑着迎接住了苏曼倩,她乌黑的头发,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点儿哀愁的笑意。整个面庞细致清丽,如此脱俗,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