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也若有所思的点下头说:“是啊,昨天真的很凶险,还算万幸,我真怕昨天你会受到伤害。”

    这话传入了蒙铃的耳,她心里犹如灌蜜一样,昨天的沮丧和委屈,在萧博翰这一句话又都烟消云散了,她含蓄的看了萧博翰一眼,说:“我也在为你担心。”

    摇摇头,萧博翰说:“以后在也不会出现那样的险情了,感谢你昨天给我的信心,你和鬼手让我明白了友谊的真诚,谢谢你们。”

    蒙铃有点不好意思了,她小声说:“那算什么,我们是下属,我们的职责是保护你。”

    萧博翰前一步,抓住了蒙铃的手,说:“不,我们是朋友,永远的朋友。”

    蒙铃在萧博翰抓住她手的那一刻,全身颤栗了一下,一到电流通过她修美的小手传到了身每一个神经,她的意思第一反应是试图争扎,摆脱萧博翰的手,可是仅仅是稍微的试探了一下,蒙铃放弃了这个想法,她需要让自己适应男人的接近和接触,特别是萧博翰的接触,但她的脸还是红了。

    萧博翰很快也意思到自己有点莽撞,他讪讪放开握着的手,笑了笑说:“对不起,我有点失态了。”

    蒙铃低下了头,萧博翰的客气,礼貌并不是她心所想,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来表达对萧博翰的喜爱,怎么激发起他对自己的亲密,算此刻萧博翰拥抱住自己,算她吻自己,自己也是绝对不会生气的,但显然萧博翰不会那样做,他一定在担心把自己冒犯了,天啊,这真是个难题。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萧博翰说:“蒙铃,今天你和秦寒水他们联系一下,问问那面的情况,要是事情办完尽快的回来。”

    蒙铃点下头说:“我一会联系。”

    “问一下他们是不是都安全,这点很重要,还有啊蒙铃,打电话的时候注意下,记得要保密一点。”

    “嗯,我知道的,萧总你放心。”

    萧博翰心对远在省城的秦寒水等人还是很牵挂的,除了这是一支自己嫡系的有生力量之外,更重要的是萧博翰也很欣赏秦寒水他们几个人的忠诚和能力,他很怕他们在外面有点闪失。

    而此刻的秦寒水等人,已经在返回柳林的路了,他们在大伯的配合下,用了一次突然的袭击,沉重的打击了一伙和他们无冤无仇的对手,把他们赶出了省城,用保安公司两个人的重伤和七八个人的轻伤给恒道集团换回了300万元的好处费。

    这个代价是很值得的,起那些小打小闹的收收保护费,帮别人要要欠款,这个收获应该还是很合算的。

    下午秦寒水等人回到了柳林市,萧博翰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先是很大气的拨出了五十万元让秦寒水安置伤员的疗养,给参战之人都分发了一点的奖金,之后才认真的在电话听取了秦寒水对这次行动的详细汇报。

    这个战役应该是很完美的一次突袭,萧博翰在肯定和做出了适当的表扬后,又在电话对秦寒水说:“最近你们好好休整一下,但另外的几个事情你叮嘱林彬,一定要继续追查。”

    秦寒水说:“一直没有间断过调查,老爷子那件事情难度最大,人家设计的很周密,连当天西晋门ktv闹事的那伙人我们都做了调查,不过他们也是稀里糊涂的了别人的圈套,和幕后真真的黑手一点关系都没有。”

    萧博翰沉思了一下说:“这件事肯定不容易,不过我们有的是时间,相信会查出老爷子遇害的真凶。”

    说是这样说,但对老爷子遇害的问题,萧博翰心里也的确没有谱,这个调查已经分开几路一直在调查着,律师厉可豪走的的公安局的路子,蒋局长那面的刑警大队他已经成了常客。

    全叔走的是黑道路子,以当时现场的那个凶手乞丐作为线索,也发动道的朋友四处追查。

    而林彬却带人执行的是一个隐秘的调查,他们主要是通过对柳林市的一些外围人员了解,来寻找有价值的东西。

    但可以说着三路人马的效果都不理想,到现在为止,萧博翰依然没有得到一点有用的消息。

    萧博翰在徒劳的想了一会这个问题后,端起了茶杯,他决定还是暂时不要再来思考这个问题了,天恢恢疏而不漏,时间一定可以冲刷掉很多伪装,真像总有大白的一天。

    萧博翰现在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认真的思考,那是昨天夜里自己安排的行动怎么完全被史正杰掌握,这是不是已经明白无误的说明,在恒道集团的高层潜伏着一个史正杰的人呢?

    这个想法也不是萧博翰今天才有,在次河提自己受到史正杰的埋伏之后,萧博翰已经隐隐约约的有了这种怀疑,但萧博翰宁愿相信哪只是一个巧合,他是不敢想,更不愿意往自己人身想。

    可是昨天的事情绝对不能在用巧合来安慰自己了,今天萧博翰也是详细的问过了昨天受阻的那些属下,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的不同地点,都受到了干扰,这不得不让萧博翰肯定了问题的实质性,史正杰能够对自己派出去的每路接应的人马都了若指掌,这已经不是怀疑的问题了,应该肯定的说,恒道集团的内部绝对有对方的卧底,而且这人还不是下面的小喽啰。

    他需要找出这个人来,他把恒道集团能够接触到这个消息的每一个人都细细的过滤了一边之后,他终于发出了一个指令,他也希望自己的这个想法能够揭开着萦绕在心头的谜底。

    最近这些天,萧博翰严密的控制着自己每天的行程,他要到哪去,他要做什么,往往都是随机而定,连鬼手和蒙铃也总是在车之后才有可能知道要去的地方。

    史正杰也有点头大,和恒道集团的决裂已经必不可免,并且也无法掩饰,他也变得小心和谨慎起来,他也不敢小看萧博翰的实力,他认真的防范着萧博翰有可能发起的报复行为,同时他还在耐心的等待萧博翰可能露出的破绽,他也明白一个道理,最好的防御那是进攻,何况自己的手还有一张底牌在,成雁柏应该自己更加紧张,更加担心萧博翰吧。

    这话说的一点都不错,萧博翰的再一次化险为夷,让成雁柏每天都是惶惶不可终日,他真的想不通了,怎么一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怎么史正杰三番五次的是拿不下来,自己帮他通风报信风险很大的,萧博翰现在肯定是会怀疑到内部有人出问题了,要是他想到了自己的头,那后果可想而知。

    每当想到这里,成雁柏的眼前都会出现全叔哪冷漠,狠毒的眼神,自己要是落在他的手

    成雁柏不由的叹了口气,躺在身边的老婆一下转过身来,说:“死鬼,最近你怎么了,老是见你垂头丧气的。”

    成雁柏干脆打开了灯,一骨碌坐了起来,拿起了床头柜的香烟,自己点一根,也不回答老婆的问题,悶头抽了起来。

    他老婆一看他这样子,也坐了起来,成雁柏看看她说:“你起来做什么,也不怕感冒。”

    老婆嘻嘻的笑笑,拿起一件衣服,披在了自己身,说:“到底怎么了?”

    成雁柏小心的把烟灰抖在床头柜的烟灰缸说:“没什么,最近工作忙。”

    “是不是新来的萧总管的严?”

    “嗯,唔,是啊,是啊,我现在都不想干了。”

    “说鬼话,你不干了到哪去工作,在不济,人家每月也给几千万元呢,哪找这样好的差事啊。”老婆很不以为然的说。

    成雁柏也是说过气话,要说不干,他也不敢现在提出来,现在提出来那不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但后面自己该怎么敢,这才头疼。

    看来要想过太平日子,还是要想办法把萧博翰除掉,他是自己心头的石头啊,不除他,自己永无宁日。

    成雁柏一面思考着问题,一面用一只手漫不经心的掂着自己老婆乳,沉甸甸的,手感倒是不错。

    她慢慢的享受起来,等成雁柏恍然之发现问题之时,他已经没有躲避的可能性了,今天不表示表示说不过去,虽然成雁柏并没有太大的心情来做这男欢女爱。

    后来成雁柏打响了今天夜里的这一枪,枪响后,成雁柏长出一口气,多日的郁闷也随着枪声一扫而光,他要自己找寻一个解救自己的机会,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自己多加留意,萧博翰一定逃不过自己的掌心。

    从第二天起,成雁柏每天关注着萧博翰的一举一动,他总能找一些借口,一些事情,不断的到萧博翰的办公室去汇报,对他这一举动,萧博翰是没有太过注意,反倒在很多时候认为成雁柏到底还是认可了自己的领导,自己当初刚来的时候,乖巧多了。

    //27/27751/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