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def;

    正常输出章内容

    def

    但苏老大像是明白了什么,他脸色忧虑的转过了身去,他了解自己的女儿,知道女儿的意思,更知道今天算自己发飙也一定不会让女儿回头的。

    苏老大叹息了一声,对站在身边目瞪口呆的沈宇说:“现在你明白我次说过一但萧博翰有事,会有一个人伤心的话了吧?”

    沈宇当然明白了,这些天他一直都在回味和猜度着那次苏老大说的云山雾罩的话,现在他明白是明白了,但心也一下子揪到了一起,他和苏老大一样的看到了很远以后的一些事情,但这个时候已经不能考虑那些问题了,现在首要的问题是不能让苏曼倩在史正杰发起对萧博翰的进攻受到伤害。

    苏老大没说什么,可是沈宇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对身后招了一下手,在他和苏老大的身后很快走来一个表情冷若冰霜的年人,他暗色的眼影下,双眼闪烁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光,冷酷和镇定让他表现的更为阴冷。

    沈宇有点急促的说:“颜永,尽可能多带一些好手,跟曼倩。”

    颜永没有回答他什么话,只是转过头看着苏老大。

    苏老大抬下眼皮,波澜不惊的说:“我会一直等着曼倩回来。”

    颜永点点头说:“她一定会完好无损的回来。”

    说完这些,颜永转身离开了赌场的大厅,很快,外面想起了一片的跑步和吆喝声,只是大厅里面太乱,太喧嚣,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些。

    但决不是所有人没注意到,至少史正杰是目睹了苏曼倩和萧博翰一起离开,也看到了颜永脸的冷酷,他明白,自己处心积虑,满怀希望的一次机会只能放弃了。

    苏老大笑呵呵的径直走了过来,他站在了史正杰的面前,很随意的说:“老史啊,小女一定要萧博翰现在陪着吃炒虾,呵呵,这样也好,免得她老是在我身边叽叽喳喳的烦人,我可是早听说你老史下的一手好棋,今天刚好了,我们好好杀几把。”

    说完话,苏老大很亲热的拉住了史正杰的手,往大厅的一个包间走去,而苏老大和史正杰的身后,也跟了几个永鼎公司的彪形大汉,史正杰苦笑着摇摇头,说:“苏大哥,我们两人还用的着这样啊,放心,我陪你等着曼倩回来,她不回来你想让我走,我都不会离开。”

    苏老大不大理解的看看他说:“你等她回来做什么,我们下我们的棋,关她何事,莫不成你怕下不过我,想让她在旁面烦我??哈哈哈。”

    苏老大的笑声传不到萧博翰的耳里,萧博翰可是笑不起来了,今天一定会出现一些意外情况,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实属难说,身边要是再带一个苏小姐,那更麻烦,但现在这苏小姐看起来一点都没有自己想象的乖巧和温柔,她很霸道,也很倔强的坐进了自己的车里。

    鬼手和蒙铃都一起邹着眉头,但谁都不愿意离开萧博翰的车,到带来的后面那辆车里去凑合,他们不约而同的对苏曼倩投去了厌恶的眼神,这的确有点不正常,一个这样的绝世美女本来不应该受到这样的眼神。

    但我自己想想也是难怪,鬼手此刻的眼一定已经没有什么男人女人之分了,他脑袋里装的都是厮杀和血肉横飞,他也绝不能让萧博翰像次萧老大一样受到伤害,虽然他心的另一个声音也告诉他,恐怕这次也是凶多吉少了。

    至于蒙铃对苏曼倩的眼神那更好理解,当萧博翰在第一眼看到苏曼倩的时候,萧博翰眼的光芒已经让蒙铃心凉了,她明白了这个女人带给自己的威胁,她绝不希望自己心对萧博翰的那种朦朦胧胧的喜欢让另一个女人也来分享。

    到后来苏曼倩脸厚的挽了萧博翰的胳膊,又脸厚的坐进了这个车里,蒙铃对苏曼倩的厌恶达到了顶峰。

    最麻烦的现在应该是萧博翰了,最后萧博翰像是一个肉夹馍的肥肉一样,让苏曼倩和蒙铃夹在了后座的间位置,要放在平常,萧博翰一定会沾沾自喜或者是心猿意马的好好享受下左右两个美女不同的体味和肉感的,但此刻的他神经紧张,还在思考着怎么能保护好蒙铃和苏曼倩不受到伤害。

    他现在最悔恨的是秦寒水他们几个不在柳林市,他们要在,自己的处境会改变很多,请这苏大小姐吃夜宵,也可以真正的实现了。

    车子开动了起来,萧博翰稍微的活动了一下被夹得死死的身体,不无揶揄的说:“苏小姐,像你这样好吃的人,怎么不会发胖呢?”

    苏曼倩坐进车之后,脸没有了刚才的严厉,她嬉笑起来,对萧博翰这话她一点都不生气,仔细的品味一下他这话,好像还有点是在夸自己身材苗条吧?

    苏曼倩说:“你也忒小气了,不是请一顿夜宵吗,还要推三阻四的,还是不是个男人啊。”

    萧博翰转过头来,一下看到了苏曼倩那张精美雅致的面容,她口的呼吸也吹到了萧博翰的脸,萧博翰一个激灵,有点晕晕欲醉了。

    她的头和萧博翰挨的很近,吹气如兰,美丽的卷发轻轻搔弄在他的脸,痒痒的。他的身子向外侧倾斜了一些,让自己的脸离她远了点,这么近的距离,让他难免不心猿意马,蠢蠢欲动,在萧博翰的心里,她是个非常美丽而正统的女人,完全没有想到她是有意这么做的。

    他嘿嘿一笑,坏坏的说:“你说我是男人吗?”

    苏曼倩看着他这坏样,一下脸红起来,脚下一用力,细细的高跟鞋的根子落到了萧博翰的脚背,萧博翰疼得一咧嘴,说:“不是吃顿夜宵吗,你也不用这样狠吧。”

    苏曼倩莞尔一笑说:“谁让你小气呢。”

    萧博翰说:“没有啊,今天本来真的是有点事情的,到时候事情来了,你可不要怪我没提前打招呼。”

    苏曼倩淡淡的看着萧博翰说:“我知道你是骗我的,今天肯定不会有什么事情,这夜宵你是躲不过去。”

    萧博翰突然的灵光一现,他从苏曼倩的话听出了另一种含义,而另一个情况也很快的验证了这个想法,那是萧博翰看到了身后射来的很多束车灯的灯光,他本来是偏着头和苏曼倩在讲话,这时候在稍微的扭动一下头,看到了身后不止是自己带来的那一辆汽车了,至少还有七,八辆小车都在不紧不慢的尾随着自己的奔驰。

    萧博翰的眼有了一种蒙蒙的迷离,他深深的看了苏曼倩一眼,说:“谢谢你。”

    苏曼倩很怜惜的看了萧博翰一眼,刚才的嬉笑和随意都消失殆尽,她用手轻轻的握住萧博翰的手,说:“你真傻,明明知道会有危险,还是要这样出来。”

    萧博翰有点惊讶的问:“我知道有危险?你看的出来?”

    苏曼倩摇下头说:“看不出来,但当你在大厅拒绝我的时候,我知道你心里明白,你不想让我跟着受累。”

    萧博翰无话可说了,他心陡然的有了一种知音相遇的感觉,这个女孩对自己的理解是这样深刻,对自己的感觉,把握的这样准确,难道这不正是自己在苦苦寻觅的人吗?

    人的感情,情感,往往会在一瞬间,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涌现出来,而人与人之间的从相遇到相识,再到相知,它不是一成不变的,有的人,你穷一生的相识也难以达到相知,但有的人仅仅是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暗示,都可能让彼此达到心心相印,难以割舍的地步。

    萧博翰沉默了,他感觉到自己的人生轨迹也许以后都会改变,自己再也不愿做一颗孤独的流星,自己短暂的生命要是可以有她相伴,哪会是怎么一个样子呢?

    夜色已经很浓了,柳林市的郊外很安静,车子飞快的奔驰,一切都是那样的祥和,但谁又能知道,在十多分钟前,这里可能正在预谋着一场惊心动魄的诡计呢。

    进入城区,柳林市的街道仍然灯火通明、车水马龙,美丽的夜景更是绚丽夺目,鳞次栉的摩天大楼张显着城市的繁华喧嚣,市区内的浓荫下,古老的宫殿、庙宇,同直入云霄的现代化建筑交相辉映,显示了首尔既古老又现代的时代风貌。

    苏曼倩再也没有说什么了,她和萧博翰一样的沉默起来,他们的心应该是在思想着同一个话题,苏曼倩啧啧叹息着,对帝、对世界充满了语言无法形容的感激,也对此种怪异趣的人生充满迷惑,自然,最主要的是,她肯定首先要以自己的全部身心,投入到享受美妙而快乐的人生际遇当了。

    这个人生的幻想应该有萧博翰才对,要是没有他,一切黯然失色了太多,太多。

    底部字链推广位

    //27/27751/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