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喜怒哀乐的赌客,一切都无不彰显着这里的繁华,但萧博翰并没有受到太多的感染,他始终在微笑着,可是心里已经开始了算计,自己现在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这是苏老大的地盘,但一会离开以后回去的路上呢?

    自己安排的人手是不是已经到位,史正杰会用什么方式对自己发起攻击呢?这所有的一切都在萧博翰脑海中盘旋着,在没有接到几个重要路段人马就位的电话之前,萧博翰是知道,自己绝不能离开这个静水山庄赌场。

    萧博翰思考着就转到了一个扑克牌桌钱,就见一个旗袍美女先让场上的玩家验牌,验过之后客人没有意见就把扑克打开,一副一副的用手陈列开,让大家看一看,或者再验,这时候都没意见了,这才把扑克收拢起来放在自动洗牌机里洗牌,洗完之后摞在一起,随便找玩家切一下,切完之后把切头放在切尾,然后放进牌宣里,盖上盖子。

    旗袍美女略显疲惫的声音说着什么,应该是请大家仍然严格按照赌场的程序提示削牌,这个削牌就是让玩家提出前面多少张牌作废,然后直接拿出来扔到回收的盒子里,这个削牌的程序走完后,这才开始赌局。萧博翰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赌博,坐在这个桌上的几个人看来都是熟客,没有对牌局的输赢表露出太大的情绪,也许这局输,但是也许下局就赢了。

    他们不时的下注,玩家没有注意到萧博翰,反倒是发牌的旗袍小姐抬头看了萧博翰一眼,然后又继续发牌,唱牌,直到过了一会,旗袍小姐看萧博翰还没有离开,便抬起头对他笑了笑,示意他也可以加入进来,萧博翰微笑轻轻摇头表明自己只是看看,让她继续。

    这时候,萧博翰的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哎呦,是萧总啊,你怎么不玩两把。”

    萧博翰回头一看,史正杰正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看着史正杰这张一场亲热的脸,萧博翰也不露神色的说:“史总啊,刚才人多,还没看到你,我是玩不成了,一把就输光了所有赌资。”

    史正杰嘿嘿的笑笑,说:“我刚才有点事情,来晚了,看来是没有欣赏到萧总的赌技,不过以后有机会,或者另一场豪赌还会等着你。”

    史正杰一语双关的说完这话就笑了起来,大幕已经拉开,自己和萧博翰的战争就要开启,自己也不在需要遮遮掩掩了,相信萧博翰也是这样想的。

    “呵呵呵呵,史总很喜欢赌博吧,不过我从来不喜欢,运气是靠不住的。”

    “萧老弟这话就不对了,运气这玩意看你怎么理解了,有时候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呢。”

    萧博翰淡然的说:“培根曾今说过:意外的幸运会使人冒失、狂妄,然而经过磨炼的幸运则使人成为伟器。所以我一直不指望自己能撞上大运。”

    显而易见的,史正杰并不太了解谁是培根,同时,他也不再想和一个马上就完蛋的人再多费口舌了,他亲昵的拍了拍萧博翰的肩膀说:“我去和苏老大招呼一下,你慢慢玩,时间还早,不要急着离开。”

    笑一笑,史正杰就转身混入到喧嚣的人群中去了。

    萧博翰明白今晚自己是无法在侥幸回避史正杰的挑衅了,从理智上来说,现在恒道集团并不是最佳的展示实力的时间,过早的一场大战,不管是输赢,对自己都决无好处,但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上苍的造化往往为庸人所设计,萧博翰只有寄希望于眼前的胜利了,太远的事情自己也顾不过来。

    史正杰的出现同样的也让鬼手和蒙铃有了压力,他们是不怕任何人,但他们也明白今晚恒道集团一定会付出沉重的代价,不管是输,是赢,面对柳林市排名第二的一个黑道帮派的攻击,全身而退几乎是痴人说梦。

    他们两人就不由的看了一眼,两人的眼中都出现了刚毅和冷酷的神情,刚才蒙铃对鬼手出烂主意教唆萧博翰嫖娼,本来还是有点耿耿于怀的,但此刻这都不算什么了,他们在今天晚上必须完成一个共同的任务,那就是拼死也要保证萧博翰不受伤害。

    萧博翰不想让自己把心中的焦虑表现出来,他依然不紧不慢的走着,随手拿过一个路过自己身边的服务小姐盘子中的一杯红酒,慢慢的押着,较有兴趣的四处看着。

    大厅里是一片嘈杂的喧闹声,一片攒动的人头,他们笑着,嚷着,吼着,拍着掌,那么多的面孔在那里晃动着,萧博翰陡然间感到透彻骨髓的孤独,它们看不见、摸不着,却无孔不入,将他紧紧的包围起来,让他逃不出、挥不去。

    在这一份孤独中,突然之间,萧博翰感觉到有一双灼人的眼光在注视着自己,他顺着眼光转过头去,这一看,萧博翰的眼光也就定格了,在灯火阑珊里萧博翰看见她,看见她美丽的脸庞在灯火的交相辉映下,那样的生动,那样的绚丽,那样的辉煌斑斓。

    不错,是她,是那个叫苏曼倩的女孩,和自己曾今坐过同一架飞机,对了,她还给自己留过电话,但自己怎么就一直没有和她联系呢?

    萧博翰回想到当初两人在飞机上的情景,在自己刚刚饱受打击,欲死欲活之际,把哪一段最美丽的邂逅都给冲淡了,自己也又好几次想到过这个女孩,但忙绿和心神焦虑终于还是没有再和她联系。

    苏曼倩穿着一件蕾丝花边的长裙,一张瓜子脸儿,秀丽美艳,灯光之下,只见她脸上红扑扑地,明艳端丽,嫣然腼腆,一双清澈的眼睛凝视着萧博翰,嘴角边微含笑容,真是美的风华绝代。

    萧博翰痴痴的走上前去,他手中的酒杯也没有放下,他走到苏曼倩面前,萧博翰看着苏曼倩,苏曼倩也看着萧博翰,然后他们就一起笑了,苏曼倩那样含羞那样美丽的笑,让萧博翰不禁怜惜起来,他就又了一种想要帮助她,想要爱护她的感觉。

    “你好啊,我们又见面了。”萧博翰有点恍惚的说着。

    苏曼倩一直都没有收回自己灼人的眼光,她款款的说:“本来我们可以更早见面的,我等你的电话等的很辛苦。”

    萧博翰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他开始又了惭愧和后悔,也在苏曼倩这简短的一句话后,萧博翰的心就像是被什么撞击了一下,他发现自己有一种被面前的女孩征服掉的感觉。

    “对不起,我。”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这样不是更好吗?期盼后的相遇其实很美丽。”苏曼倩闪动着炫丽的目光,笑呤呤的说。

    短暂的愧意一闪而过,萧博翰镇定起来,也恢复了常有的理智和思考能力,他说:“但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看到你。”

    萧博翰从苏曼倩的穿着打扮,从苏曼倩的谈吐仪态知道她不是在这捞钱的女孩,但她为怎么会在这里?今天来这的大部分人员应该都是道上的人物,难道她和柳林的黑道也又什么瓜葛?

    苏曼倩没有回答萧博翰的疑问,她还是在打量着他,他依然很帅,玉树临风,英气逼人的眼睛透着玩世不恭,幸好他高挺鼻梁上的眼睛,让他看起来文质彬彬。

    “因为今晚你要来,所以我就来了。”微微一笑,苏曼倩很阳光很灿烂。

    也许有人认为,特别是一生一世生活都非常平静、波澜不惊的人,总会固执地认为,生活其实就是日复一日、毫无新意的、单调的重复,但是一些总是处于动荡状态生的人,自然往往觉得生活就是这般的充满情趣、丰富多彩。

    她也老早就知道,这里的人不要看他们都很慷慨激昂,说出的话也不容置辩和信誓旦旦,其实都只是一种极其应该憎恶和抛弃的虚伪和虚假,但眼前这个男人,却给了苏曼倩一种特别的感觉,不错,他也算是黑道中人,但他又似乎显得那样清高和孤单,他不同于自己见过的所有黑道大哥。

    苏曼倩再想想异性间的这种事情,其实也十分有趣的——她也非常奇怪,自己身上爹娘就给的东西,不就是人人都有的一个吗,为什么就引得很多男人们的痴迷,如此趋之若骛,她当然还经常脸红心燥地想起偶尔听过别人说,“男人搞女人,图的就是那张脸。”

    每当这时,苏曼倩就会情不自禁的,羞涩的,也是自豪的用手去爹妈造就的那张俏丽俊美的脸上来回摩挲,也在单独的时候对着镜子转来转去地自己欣赏自己那苗条的身材、柔嫩的肌肤,这才是自己无边幸福的东西啊!

    但还是眼前的这个男子,他竟然会忘记自己给他的电话号码,他竟然能够在回来怎么长的时间里,不闻不问,难道他感受不到自己的魅力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