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弹掉烟灰说:“雷刚,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是又很多事情我还没有看清楚,还想在看看,你还是按会议精神好好执行。”

    雷刚沮丧的点下头说:“行,我不会打乱你的计划,只是唉。”

    萧博翰亲昵的笑笑说:“我就知道你最能顾全大局了,放心好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对了,最近让离我们总部太远的那些浴场,歌厅,游戏厅都早点关门,不要贪图多挣钱。”

    雷刚就“嗯”了一声,又给萧博翰汇报了其他几个问题,萧博翰也毫不含糊的一一做出了准确清晰的回答,两人谈了很久才分手。

    就在萧博翰靠在沙发上,想要在思考一点事情的时候,他却接到了苏老大的一个电话:“萧总,哈哈你好。”

    萧博翰赶忙坐正了身子,很恭敬的回答说:“你好苏总,好长时间都没有拜访你了,那天请你一起坐坐。”

    苏老大就说:“好啊,好啊,不过我倒是要先请你来坐坐了。”

    萧博翰说:“这怎么可以,我一个后生晚辈,怎敢劳动苏总的大驾。”

    “什么大驾不大驾的,是这样啊,明天我一个场子开业,想请萧总和我一起剪彩,讨个好运,不知道萧总能不能前来助兴啊。”

    萧博翰一点都没有犹豫的说:“那有什么问题呢,我一定准时赶到,至于剪彩就算了,我哪有这个威德,但助兴是没问题。”

    两人又客套了一会,萧博翰才挂上了电话,挂上电话后的萧博翰默想了一下,才对蒙铃说:“你把全叔,鬼手,雷刚,现在都叫过来我和他们谈点事情。”

    蒙铃从萧博翰的眼中也看出了事态的严重,本来她还想开玩笑说雷刚才走几分钟,又把人家叫回来,还的喝完自己给泡的茶,这是不是故意收拾人家,但看到萧博翰脸上凝重的表情,蒙铃赶忙出去找人了,其他人一个电话可以解决,但全叔最好还是自己亲自过去请一下为好。

    对萧博翰来说,这件事情有点蹊跷,一个破赌场的开业,本来都是很低调的,它不比其他行业可以招摇一点,现在苏老大还要亲自前去剪彩,这本身就有毛病,而且还是在史正杰想要对自己不利的关头,万事小心为上。

    等全叔,鬼手,雷刚都到了以后,萧博翰就把这件事情给大家做出了说明,全叔就建议萧博翰最好不去,找个借口,明天自己代表萧博翰过去看看。

    不过萧博翰还是否决了全叔的建议,他不能把所有的场合都躲避开,特别是苏老大的面子自己不能不给,也不敢不给,他的态度对恒道集团来说,关系甚大,既然走到这一步,萧博翰也就没有了畏惧和退路,那就来吧,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点吧。

    萧博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必须修改过去的政策,让所有的人都做好了开战的准备,不打则已,打比全胜。

    在这次碰头会之后,整个恒道集团就出现了一股暗流,相关的安保和行动人员开始做出了准备,对他们来说,这一仗关系重大,对恒道集团来说更为凶险。

    不管怎么说,自己身在明处,但对方隐蔽在暗处,什么时候动手,什么地方动手,这些萧博翰都没有选择的权利,主动权在史正杰的手上。

    唯一让萧博翰有点遗憾的是,秦寒水的保安公司所有主力都没在柳林市,要是他们没去省城,那该多好。

    第二天下午,萧博翰就坐上老爹留下的那辆奔驰,带着蒙铃,鬼手一起往苏老大的赌场去了,北江省的赌场都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开业放在晚上,它和其他行业有点不同,但也可以理解,毕竟在赌场的正常经营时间里,也都是晚上人气最旺。

    萧博翰和蒙铃坐在后排,前排是鬼手和司机,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一辆高大的越野吉普车,那里面坐了五,六个挑选出来的凶猛强悍的保镖,这些人除了萧博翰一直在闭目养神之外,其他人都很紧张,连蒙铃都一直没有松开过手中的刀柄。

    这个赌场开设在离市区很远的郊区,那里过去是一家山庄游乐场,不过生意一直不太好,在苏老大收购之后,增加了很多项目,比如骑马,比如黑灯舞厅,还有射箭,钓鱼等等,再加上苏老大的影响力和人脉关系,生意慢慢的好了起来,现在苏老大又增加了一项赌博,估计以后的生意会更火爆了。

    车开到郊外的时候,天已经有点模糊起来,司机开启了小灯,他也一样的晃动着脑袋四处张望,配合着这铁皮包厢里大家的状态,萧博翰有时候也喜欢看到属下的紧张,他们是为自己紧张,这就多少让萧博翰又了一点满足感。

    他把自己尽量的靠的舒服一点,看看身边的蒙铃,奇怪的是今天蒙铃身上并没有喷香水,和平常自己闻到的蒙铃的味道有点小小的差异。

    萧博翰就伸过头去,认真的吸了两口,一股女孩处子的清纯淡雅就穿入了鼻孔,萧博翰满意的笑笑,蒙铃发现了他这怪异的行为,转过头对萧博翰说:“萧总,你在做什么呢?”

    萧博翰揶揄的笑笑说:“闻花香呢。”

    蒙铃一下脸上又升起了一片的酡红来,她有点忸怩的看了看萧博翰,心里有点小幸福,但脸上却很严肃,惊慌中连忙又转过脸去,看着车窗外面了。

    萧博翰看着蒙铃俊俏的侧脸,真想现在就抱着她吻一下,但想到刚才蒙铃那严肃的样子,萧博翰也只好苦笑一下,告诫自己:不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还好,一路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他们赶到静水山庄的时候,山庄里面已经停满了很多高档轿车,更让萧博翰惊讶的是,那轿车中还有伎俩警车在其中,萧博翰叹服的自言自语说:“真是厉害,这赌场开业,他们也来道贺,什么世道。”

    停车场的旁边早就有等待在那里的旗袍小姐,每个人露出白花花的大腿,一点都不惧怕深秋的寒风,萧博翰刚一下车,就有几位旗袍小姐走了过来,他们根本不认识萧博翰,但在她们的旁边却有一个永鼎公司的小经理是认识这辆车和鬼手的,他一下就猜出了走在鬼手他们几个前面的一定是萧博翰了,忙上前来说:“是萧总吧,你好,我带你们过去,苏总刚才还专门交代过要迎接萧总呢。”

    萧博翰只是客气的点了一下头,就在鬼手,蒙铃,和一堆旗袍大腿的拥簇下走了。

    这小经理就带着他们绕过了好几排房舍,穿过了好几个小道,远远的就看到了这个新修的赌场,它的外观很漂亮,像一座童话中的古城堡,白色的城墙,白色的吊桥和一座座桔黄、墨绿和宝兰等各色的尖屋顶,被灯光照得闪闪烁烁,给人一种神奇的感觉。吊桥实际上就是进门的通道,两旁是步行人行道,通道两边墙壁上,装饰着一组组字画和彩灯,铃铛,丝带等各种小装饰,门口不远处,好些个保安警惕地注视着四周的动静,脸上的杀气若隐若现,这都是吃血泡饭的杀手,谁撞在他们手里,只有死路一条。

    苏老大早就接到电话,现在正站在大厅的门口等着萧博翰,远远的就招呼起来,说:“感谢,感谢,哈哈,萧老弟能来,这里真是蓬荜生辉啊。”

    萧博翰也就快步迎上,少不得客气几句,苏老大对萧博翰异常的亲热,拉着他的手就进了赌场。里面真是高大巍峨,富丽堂皇,抬头一瞥,天花板上是纵横交织的射灯,各色彩灯嵌在其间。

    大厅里早就是人声鼎沸,柳林市的,北江省城的,还有很多三山五岳的老大们都聚集在这里,苏老大用并不很高的嗓音喊了一声:“各位,我给大家介绍以为新朋友,只是恒道集团萧总,以后大家要多多亲热一下。”

    大厅里的人们在萧苏老大喊出前几个字的时候,就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眼光都一起聚焦在了萧博翰的身上,萧博翰微笑着用目光流动了一周,让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萧博翰的目光,这里有一些柳林市的老大是萧博翰认识的,但更多的来客他是不认识,但这一点都没有让萧博翰感到拘谨和手足无措,他气质典雅,风度潇洒的和每一个招呼她的人回应着,而他的身边,鬼手和蒙铃却寸步不离。

    时间不长,盛大的开业典礼就开始了,苏老大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无外乎就是欢迎啊,感谢啊什么的。

    对这种客套话萧博翰并没有很认真的来听,但最后萧博翰竟然还是让苏老大请到了前面参加了剪彩,这对萧博翰来说真有点受宠若惊,虽然剪彩的有78位,但萧博翰自问,自己还真的是不够资格的,他也分明看到了对面站着的大鹏公司老总吕剑强那怨毒的眼神,这也怪不得他,要是凭资格,不管是在柳林市的威望,还是在柳林市的实力,吕剑强绝对是比萧博翰更有资格剪彩,但有什么办法呢?这是苏老大的决定,就算很多人心里不满意,嘴里也绝不敢多说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