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rsetdef()[3]

    苏老大眯起了眼睛,他沉思了片刻,说:“你的意思是那天邀请萧博翰前来?”

    史正杰嘿嘿的笑笑说:“他架子大呢,只怕苏大哥要亲自到场他才会来。 ”

    苏老大点下头,说:“可以是可以,但绝对不能在我地盘动手,更不能在赌场动手,其他的我不管,那天我本来也是要亲自去剪彩的。”

    史正杰得到了苏老大的这句话,连忙说:“好好,这你放心,我哪敢搅你的局啊,我先挂了。”

    苏老大把电话挂断之后,交给了身旁站立的佣人,对女儿说:“对了,你刚才说想要在人事做点调整?说来听听。”

    女儿并没有接他的这个话题,却说:“赌场开业你还要亲自过去剪彩啊,这不像老爹的风格呦。”

    苏老大哈哈一笑,帮女儿夹起了一支煎蛋,放在了她的碗里说:“随性而为,无痕无迹,这是老爹的本性啊。”

    女儿“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了,但那双美丽的柳叶眉却皱了起来。

    苏老大也心叹了一口气,有点悔恨,自己刚才为什么要说起萧博翰的名字呢。

    对这里发生的一切,萧博翰似乎并不知道,他依然如故的每天在办公室忙绿着,其实他的事情很多,他除了不断的学习,了解和研究恒道集团旗下的所有企业的经营之外,他还要对恒道未来的发展做出一个详细的规划,这段时间对他来说很重要,他早抛弃了过去的玩世不恭,全身心的投入到恒道集团的建设来了。

    今天秦寒水也带人离开了柳林市到省城去了,走的时候萧博翰还专门给大伯联系了一下,请他在那面全权的帮助自己处理这件事情,大伯退隐归退隐,但江湖的很多人情还在,所以让萧博翰放心,说自己一定会很好的安排。

    这面的事情处理好,萧博翰着手对恒道集团也做了一些人事调整,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萧博翰在恒道集团可以大胆的启用新人了,这是他一个既定的策略,让那些有能力,但本来是轮不提拔的年轻人获得一个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职位,这会让别人受到鼓励,让他自己感恩戴德。

    退下来的老人,萧博翰也做了很好的安排,虽然他们没有了权利,但萧博翰却给了他们更多的钱财,让他们可以获得一种心理的平衡,连当初没有保护好老爹的孙亚俊,萧博翰也在他伤病养好后给了一个建筑公司的老总位置,这倒是真有人提出了异议,说他没保护好萧老大,本来是应该受到惩罚的,但萧博翰力排众议,还是让孙亚俊走马任了。

    孙亚俊此刻站在萧博翰的面前,他的内心有太多的纠结,以至于让他本来帅气,俊雅的脸笼罩了一层灰色的黯淡。

    他有过内疚,更有过悔恨,应该说萧老大对他不薄,但为了妹妹,为了自保,他还是刺出了那一刀,当时的情景和萧老大惊讶的眼神一直都在伴随着他,让他寝食难安。

    萧博翰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的靠椅,他看着孙亚俊,他理解孙亚俊的内疚和痛苦,虽然他并不知道孙亚俊的痛苦和自己想象的并非相同,但萧博翰还是知道孙亚俊一定心里难受的,他说:“亚俊,我们要把有的事情忘记,特别是那些无能为力的事情,人总是要面对失败的,淡忘是最好的安慰。”

    孙亚俊黯淡的看着萧博翰说:“我本来是个罪人,我没有保护好大哥,现在你还这样对我,还让我统管恒道集团最大的建筑公司,这让我于心何安啊。”

    萧博翰淡淡的笑笑说:“好好工作吧,或者你过去对建筑并不太熟悉,但不要担心,有什么问题我会及时提醒,还有好几个助手帮着呢,至于说到罪人这两个字,那是你理解错了,谁都没有罪,因为每个人都要生存。”

    孙亚俊似懂非懂的听着萧博翰这云山雾罩的话,他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从一个打手升格到一个老总到底是祸是福,但有一点他是绝对知道的,那个指示自己刺杀萧老大的人也一定还会找自己,而终究会有那么一天,自己要用血来偿还自己的罪孽。

    看着萧博翰拿起了香烟,孙亚俊赶忙前一步,帮他点,萧博翰给他也发了一根烟,但他没敢点,他隐隐约约的感到自己有点怕萧博翰,这是一个杀手长久以来的准确感觉,他总是会让萧博翰深不见底的眼神压迫着,在萧博翰身边多待一分钟,他都有一种呼吸不畅的感觉。

    萧博翰放过了他,挥挥手说:“你先忙吧,有什么事情尽管过来商量。”

    孙亚俊如临大赦般的匆匆告别了萧博翰,在楼梯的过道里,他差点撞了一个人,这人是行动组的雷刚,他身的霸气和杀气一样让孙亚俊打个寒颤,这不怪他,每次见到雷刚他都有一种被审视的感觉,雷刚总是冷冷的看着他,让他毛骨悚然。

    雷刚也是有事情找萧博翰,在办公室的门前,雷刚还是停住了自己疾风暴雨般的身形,稳稳的敲了几下门,推门进去首先看到的是蒙铃那一双美丽的眼睛。

    蒙铃正在收拾刚刚给孙亚俊泡茶的杯子,孙亚俊倒是没有喝一口,所以蒙铃只能小心翼翼的端起来,以免满满的茶水洒在办公室贵重的地毯。

    几乎,她现在干的事情和过去自己的理想一点都不搭调,这还是江湖吗?自己每天不是端茶递水,是安排吃饭,在不是陪着萧博翰聊天,一点都没有紧张刺激的样子。

    但怪的是蒙铃渐渐的开始喜欢这种平淡和安静了,她只需要每天看到萧博翰感到充实和快乐,每天睁开眼来,第一个想到的是萧博翰那俊酷的表情,在接下来,她的心会急促的跳动起来,这绝对是一种全新的感觉,她有时候也怀疑这是不是是人们所说的爱情呢?她不能肯定,因为她几乎从来都没有感受过。

    不过一想到那个夜晚,想到躺在萧博翰怀里的感觉,她心里有了醉意,在想到自己把玩萧博翰那一会怒胀,一会绵软的玩意,她的脸飞起了红晕,这种情况最可怕,好几次她一想到,都会莫名其妙的红脸,萧博翰还傻傻的问她:“你怎么了,天都转凉了,你还热?”

    现在蒙铃又一次想到了这事,自然是脸又绯红了,雷刚呆呆的看了一眼蒙铃,摇摇头,这真是个怪的女人,每天谁都不理,经常莫名其妙的红脸。

    雷刚走近了一点,在萧博翰的办公桌前站住了,说:“萧总,我又几件事情给你汇报一下。”

    萧博翰“嗬”了一声说:“干什么这样郑重其事的,坐下来谈吧。”

    雷刚看了一眼蒙铃,嘴里说:“萧总,我还是站着给你汇报。”

    萧博翰笑笑说:“蒙铃不算外人,所以我们还是不要讲究这些规矩,来坐下说。”

    萧博翰说着话站起来,离开了自己的办公靠椅,走到沙发旁边,指了指另一个沙发说:“来吗,来吗,坐下来,蒙铃啊,帮雷经理倒杯水吧。”

    蒙铃叹口气说:“唉,每次到了他们都不喝,让我好失败。”

    萧博翰一听这话笑起来了,说:“这倒也是个问题,好吧,从今天起,你到的水他们必须喝干,要不我是不会让他们离开了。”

    蒙铃嫣然一笑说:“萧总说话算话啊,要不我真的很沮丧,好像我连茶都泡不好。”

    放下水杯,蒙铃帮着帮萧博翰收拾办公桌了,萧博翰再一次发了话,雷刚才坐了下来说:“萧总,刚在外面我碰到孙亚俊了。”

    萧博翰“嗯”了一声说:“他来谈了几个问题。”

    雷刚张了张嘴,但欲言又止,扣扣头,看了一眼萧博翰才又说:“以后你还是不要单独见他,我老是。”

    萧博翰哈哈一笑说:“我看你又职业病了,见谁都警惕,再说了,我也不是单独见他,这不是还有蒙铃在吗。”

    蒙铃正在擦桌子,听到他们提了自己的名字,远远的接了一口说:“在这谁想闹点什么事情,那他可是要想好了再来。”

    这时候的蒙铃完全的和刚才不一样了,她在说这话时候的神情已经充满的冷冽和杀机。

    连雷刚看了她一眼,也伸了个舌头,这鬼女人,一身的杀气也太重了。

    萧博翰给雷刚发了一根烟后说:“对了,今天急急忙忙的过来有什么事情啊?”

    雷刚一面帮萧博翰点,一面说:“我是来请战的,最近天地公司的人太嚣张了,经常到我们的地盘来招摇,要不我们小动一下,兄弟们都手痒了。”

    萧博翰呵呵一笑说:“次开会不是说过我们的应对策略了吗?在看看,不急。”

    雷刚恨恨的说:“我也是一直执行会议的精神,只是太可恶了,几次我都差点忍不住了,要不我们小小的来一下,也不伤筋动骨的,凭我们的实力也不怕他们。”

    底部字链推广位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