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rsetdef()[3]

    至于如何回避,既要保证地盘的稳固,还不要轻易的和史正杰过早发生对抗,他们也制定出了很多相应的应对措施,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萧博翰不断获得的情报,他一定会研判出苏老大在这件事情所处的立场。

    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史正杰不能平静了,他处心积虑的寻找着一个个战机和事端,但恒道集团像是突然之间洗心革面了一样,对他属下的挑衅,都采取了宽宏大量和忍让退缩,并且他们总是会突然之间出现庞大的人马,来威吓着自己前去挑衅的属下,而绝不发生过大的对抗。

    连萧博翰也像是候门大户的千金小姐一样,足不出户,每天萎缩在恒道总部的大院内,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连一点点的机会都不给自己留下。

    史正杰想不通这是为什么,他不得不再一次冒险叫来恒道集团的总经理成雁柏,想要详细的了解一下恒道集团的想法和决策,最好是找到一次可以直接对付萧博翰的机会。

    总经理成雁柏怀着矛盾的心情在史正杰预定的白金大酒店那间豪华套房和他见面了。

    他真的很矛盾,萧博翰在掌控恒道集团后,已经逐渐表现出来的强势和老练让他害怕自己被发现,受到行规的处罚。

    但自己在恒道集团的权利让厉可豪来分享又是他最为难以容忍的事实,自己在萧老大遇刺后那短暂的梦想,也在萧博翰娴熟稳建的管理逐步消散,恐怕对有的人来说,梦想的破灭是最伤心哀怨的,成雁柏恰好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们在豪华的套房外间坐了下来,房间不管是装修还是设备都很高档,典雅舒适的客房宽敞、休闲。

    他们在棕色的真皮沙发坐了下来,史正杰把一根雪茄递给了成雁柏,成雁柏苦笑了一下,摆摆手,拿出了自己兜里的华烟,说:“你那雪茄我可抽不动,劲太大了。”

    史正杰也笑笑,没有勉强他,自己给自己把雪茄点,看着成雁柏。

    既然想要一条狗精神起来,那么最好是先给扔一块骨头,对这一点史正杰是深懂其道,所以见面他对成雁柏说的第一句话是:“成总阿,美美姑娘在里面洗澡呢,人家可是怪你很久没来看人家了,呵呵呵。”

    成雁柏一听这话,心里一喜,但还是想让自己淡定一点,说:“谢谢,谢谢史总照顾,最近忙,很少出来。”话说的很淡定,不过他还是不由的往里面张望了一下,当然现在是什么也看不到的,里间的房门是关着的。

    他这一下意思的举动依然无法逃避史正杰的观察,史正杰往沙发的靠背努力的靠靠,让整个背部和头都贴近了靠背,伸直了双脚,让肚子舒服一点,他暗自好笑:这人阿,为什么总有翻不过去的坎呢,一个女人罢了,这成雁柏竟然会如此痴狂。

    喷出了一口浓烟之后,史正杰说:“成总啊,这次请你来是聊聊,好像你们最近很低调吗,连萧博翰也很少出来活动。”

    成雁柏当然是知道今天史正杰叫自己出来又是美女,又客气的,绝不是单单想念自己了,和自己述述旧,谈谈感情那么简单的事情,他说:“不是我们低调啊,是因为萧总恐怕还没打定主意是先从那一块下手吧?”

    说到这里,他嘲弄的笑笑,对萧博翰他是又怕,又恨,又有点瞧不起,总感觉一个这样的年轻人很难成事,算在很多问题萧博翰已经展露了能力,成雁柏都宁愿把这看成是侥幸和意外,因为这是他内心深处的希望。

    史正杰也笑笑说:“看你说的,难不成萧博翰还想一口口的把整个柳林市吃掉不成。”

    成雁柏摆弄着手的香烟,说:“这想法人家未必没有,只是事情并不会都按自己的想法来,不过说真的,恒道集团现在不管从人手,还是斗志,到的确又了提高。”

    史正杰一点都没有受到成雁柏的激将,他豁达的挥挥手说:“这很正常,你们不是刚刚取得了一次重大的胜利吗,不过我听说最近恒道又来了几个新人,你哪日子恐怕难过了,有道是一朝君主一朝臣,老哥我替你担心呦。”

    这打击也来的太直接了一点,成雁柏脸青一下,紫一下的,半天没说话。

    史正杰嘲笑着说:“怎么,说到你伤心处了,看你那点出息,都是老人手了,也每个主意。”

    叹口气,成雁柏说:“我现在还能怎么样?出让恒道是绝不可能了,我来投靠你吧,只怕你也不敢要,我只好慢慢混了,混一天算一天。”

    史正杰哈哈的大笑起来说:“事情还没到那么悲观的境地,对了,萧博翰最近一直没外出吗?”

    成雁柏摇下头说:“我也怪呢,不知道他每天在办公室做什么,连很多政府官员的接触他都不参加,都是让我和厉可豪去打理。”

    “奥”史正杰不由的摇摇头,这小子,怎么不喜欢抛头露面呢?

    “成总啊,次事情多亏你给了消息,虽然最后没成事,但老哥还是感谢你,还希望我们能继续合作。”

    成雁柏没精打采的说:“怎么?史总是不是又有什么新计划了,不过现在萧博翰很多事情都不太对我说,只怕我帮不多少忙了。”

    史正杰一直在考虑为什么萧博翰最近不出来,难道他已经得到了什么消息不成,他犹豫了一下问:“你感到萧博翰不出来到底是为什么?”

    摇下头,成雁柏说:“不知道。史总希望他出来?”

    史正杰不置可否的说:“一个怪的人。”

    成雁柏看了一眼史正杰,他敏锐的明白了一点史正杰的想法,他平静的说:“让他出来还不容易啊,听说苏老大那面一个赌场刚装修好,开业的时候给他发个请帖,他能不给苏老大的面子?”

    史正杰一愣,赌场?不错,这的确是个好主意,但问题是这样的赌场对苏老大来说根本无关轻重的,他能不能亲自参加很成问题,他要不参加,萧博翰当然也不回去了,最多派个手下的人送个礼,除非苏老大。

    史正杰脸露出了笑容,说:“成总啊,呵呵你不愧人称小诸葛,的确是神机妙算,这样吧,今天我不打扰你和美美姑娘的好事了,我先回了。”

    说着话,史正杰站了起来,成雁柏也客气的挽留了一下,把史正杰送到了门外,两人又寒暄两句,这才分手。

    成雁柏走进了房间,心急火燎的锁门,往里闯,只是进去之后并不见美美的人影,他略微的愣了一下,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了水声,成雁柏嘿嘿的一笑,轻脚轻手的走了过去。

    推开了卫生间的门,成雁柏看到了美美小姐,她一丝不着,双肩显露出的曲线好像宁静的远山,再往,成雁柏终于看到一张精致的脸。

    那是一张没有经过任何修饰,反而更加生动的脸,长长的睫毛下,一对明亮的大眼睛泛着晶莹的泪光,好像清晨蒙着薄雾的湖面,透着无尽的忧郁与哀伤。

    成雁柏冲过去,一把把美美抱了起来,酒店的房间里的灯光很柔和,成雁柏和美美小姐此刻都觉得这一夜对方是他们的全部。

    第二天一早,史正杰给苏老大去了一个电话:“苏大哥,我是正杰,呵呵一早来打扰你了。”

    苏老大正在自己的别墅里吃早餐,

    这是一幢古典、开朗两相搭配的别墅,屋顶成斜形,抹灰木架与柱式装饰,自然建筑材料与攀附其的藤蔓相映成趣,经典而不落时尚。

    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连续的拱门和回廊,挑高大面窗的客厅,让人心神荡漾,简洁对称突显沉稳,各房间都为端正的四方形,功能的空间划分和位置布局体现了建筑的严谨。

    雅精巧不乏舒适,门廊、门厅向南北舒展,客厅、卧室等设置低窗和六角形观景凸窗,餐厅南北相通,室内室外情景交融。

    在家里苏老大是没有太多的威严,相映着别墅里这浪漫与庄严的气质,哪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让苏老大也尽显雍容华贵。

    他一面接听着电话,一面对坐在对面的女儿打个手势,以示歉意,一面又说:“史总啊,呵呵,不打扰,不打扰,有什么事情说吧。”

    史正杰直言不讳的说:“听别人讲,苏大哥的一个场子最近要开业,我想凑个热闹。”

    “奥”苏老大一愣,说:“是啊,是啊,不过哪也算不多大个事情,史总要是赏光没问题,呵呵。”

    说完这话,苏老大心还是疑惑的,这史正杰不到底想做什么,他不可能是为了这小小的一件事情一大早来给自己打电话吧,那赌场开业也用不着搞的太过隆重吧?

    史正杰嘴里打着哈哈说:“谢谢,谢谢,我是一定要讨杯酒喝的,对了苏大哥,那天你也会到场吧,要是恒道集团也来恭贺,更热闹了。”

    底部字链推广位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