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两人这样相互不懂的情况一直在维系着,大家依然和过去一样,该做什么做什么,单单从外表,你是看不出他们的内心已经都有了那么一点点微妙的变化。

    几天之后,萧博翰在办公室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省城大伯来的:“博翰,最近怎么样?还能适应吧?”

    萧博翰谦虚着,并没有把最近的这次胜利说出来:“大伯好,说道适应二字,呵呵,还行,全叔和成叔都在耐心的教导我呢。”

    大伯在电话那头就很满意的说:“不错吗,有你这个话我就放心多了。”

    “谢谢大伯的牵挂,我会尽量努力的。”

    “嗯,这就对了,我是绝对看好你的,还有个事情啊博翰,你那最近人手够不够?”

    萧博翰犹豫了一下,他不知道大伯这样问话是什么意思:“人手还行,最近秦寒水他们帮我网络了很多人过来,给我的帮助不小。”

    “寒水,蒙铃他们几个都很不错,足以独当一面的,你好好调配他们,一定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对大伯这样的看法,萧博翰也是赞同的,不管是秦寒水,还是蒙铃,褚永,林彬和聂风远,经过了这几个月的观察和了解,萧博翰对他们很放心,也很敬重,同样是黑道的人物,但他们几个人的身上却少了其他黑道人物的狡诈和贪念,多了一份义气和忠诚,这应该是大伯这些年教导有方。

    萧博翰说:“是的,他们都是顶天立地的人,能够让他们在我的身边,这真是一种幸运。”大伯也对自己培养的这几个人很自豪,但他显然今天不是为了这几个人才来电话,他稍微停顿了一下才说:“是这样,博翰,最近省城有一个搞矿山开发的王老板通过我一个老关系找到我,想让我帮他出头。”

    萧博翰没有接话,他需要仔细听听是什么事情,大伯继续说:“但你也知道,我已经退隐多年了,我是不会参与这样的事情,可是我还是帮你接了下来。”

    萧博翰“奥”了一声,说:“既然大伯已经接下来了,那我一定尽力。”

    大伯说:“我是这样想的,你那刚开始,资金一定也紧张,这个王老板答应只要你派人帮他把侵占他矿山的一伙外省矿霸赶出他的矿区,他就可以支付你300万元,所以你可以考虑一下,这并不是一定要勉强你做。”

    萧博翰沉思了片刻,这到是一笔好生意,现在随着人员的壮大,自己也真的有点收不敷出,总不能老靠大伯给的那笔钱坐吃山空啊,萧博翰就说:“行,我可以接,只是不知道对方的实力到底如何,我需要调集多少人过去。”

    电话那头大伯就说:“这个问题我倒是派人了解过了,你那面出50个人应该可以摆平这事,来了以后不用和王老板联系,他很怕,我派人引导他们过去。”

    萧博翰想想也就答应了下来。

    在挂上电话之后,萧博翰再三考虑,最后还是给秦寒水去了一个电话,他暂时不敢动用恒道集团的人马,他怕恒道集团太过空虚给别人可乘之机。

    在电话中,萧博翰就仔细的给秦寒水做了安排,最后问:“50个精明强悍的人手你够不够,要是不够我再帮你调剂一点过去。”

    秦寒水恭顺的说:“萧总,人数没问题,只是我们全部过去了,你这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萧博翰笑笑说:“应该是问题不大,这里李少虎和王皓肯定是不敢反扑,其他的人一时还没看清我们的招式,估计还要犹豫一段时间,现在应该是个空档,你放心去吧。”

    秦寒水也就答应了,决定过几天就带人过去,萧博翰和他又讨论了一会保安公司对恒道集团输送人手的问题,因为随着保安公司给恒道集团人员的不断输入,萧博翰担心最终会引起其他同道对保安公司的怀疑和关注,所以两人就说了好一会。

    蒙铃是一直在萧博翰办公室坐着,她早就听到了电话,心里也痒痒的,想去参战,等萧博翰和秦寒水在电话中讨论完了以后,蒙铃就接着给萧博翰倒水的时候说:“萧总,要不我也和他们去一趟省城吧?”

    萧博翰还在思考着刚才电话中的内容,猛的听她一说,就有点茫然的问:“你到省城去做什么?”

    蒙铃还以为萧博翰是明知故问呢,就嘟着嘴说:“去省城能做什么,当然是去替你办事了。”

    萧博翰这才一下反应过来,他就正儿八经的说:“一个女孩,天天就想去打打杀杀的,以后怎么嫁的出去,谁敢要你。”

    蒙铃一听知道是萧博翰在开玩笑,就说:“没人要就没人要,本姑娘还就不嫁了。”

    萧博翰嘿嘿的一笑说:“那最好,以后就一直在我身边,免得我见不到你心慌。”

    这玩笑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蒙铃的脸就又绯红一片了,她也不敢再和萧博翰面对面说什么了,嘴里嘀咕了一句什么,装着收拾茶几,低头就转了过去。

    萧博翰又一次的陷入了对刚才这件事情的思考中,他不知道这样的安排是不是恰当。

    第一场战役的完胜,不仅给了萧博翰更大的信心,同时,也让恒道集团在柳林市有了一定的影响,恒道集团的所有人员,在得到这一胜利之后,他们更见坚信了自己留在恒道集团的正确性。

    同时,在最近的这一阶段,很多人又开始找上了恒道集团,表白了自己对恒道集团的向往和崇拜,这种形势的发展让萧博翰有点措手不及,在不经意间,恒道集团就快速的发展和壮大起来。

    萧博翰的高兴并不代表其他人也会同样的高兴,天地集团的老大史正杰一点都没有高兴起来,对恒道集团的这次反攻和大获全胜,史正杰的内心是愤慨的,恒道集团照此强势的发展下去,自己的期盼和希望会越来越遥远,这还不说,它恒道集团壮大了,对自己还有一个现实的问题,那就是自己过去不管是萧博翰赠送的,还是自己下手抢夺的恒道的地盘,会不会在不远的将来又要双手恭还给萧博翰呢?

    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任何的帮派在人员和气势得到恢复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扩张和掠夺,这不是谁想不想的问题,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不这样做,它就无法养活不断膨胀的人员。

    史正杰自然是不愿意任随萧博翰的壮大而无动于衷了,他需要对恒道集团的制衡和打压,他还是一个想到做到的人。

    史正杰招摇的坐上了柳林市仅有的一辆加长悍马车型h200,高调的到了永鼎公司苏老大的办公室里,苏老大很亲和的招呼起史正杰:“呵呵,史总啊,今天是什么风把你也吹来了,呵呵,快坐,快坐,沈宇,你把那一包上好的明前铁观音拿出来,我给史总泡上一壶功夫茶。”

    苏老大穿的很休闲,一副轻松愉快的神情,他看着自己的高参沈宇忙碌着准备茶具,就和史正杰在茶桌前坐了下来,递给史正杰了一根巴西雪茄。

    史正杰一改在外面所有时候的雍容镇定的气概,很小心的说:“我没有提前预约,苏大哥不会见怪吧?”

    苏老大依然笑的很亲切的说:“哪里的话啊,你来我高兴呢,在说了,我们老哥俩还用讲什么繁文缛节,我这地方就是你的地方,你随时想来就来。”

    史正杰讨好的笑笑说:“苏大哥客气了,只是很久没见你老的面了,今天想来讨教一二,还请苏大哥要不吝赐教的。”

    苏老大很大气的挥挥手,让手中雪茄的烟雾划出了一个优美的线条,说:“讨教就谈不上了,有什么事情一起商量就成。”

    话是如此在说,但苏老大一点都不敢大意,对柳林市这个不管是地盘还是实力都仅次于自己的黑道大哥,苏老大一直是有防范和警惕的,居安思危一直都是永鼎公司苏老大的座右铭。

    史正杰大口的吸了下雪茄,让醇香绵厚的烟味在自己的肺里游走一圈之后,缓缓的从鼻孔中喷了出来,才说:“苏大哥,你有没有听说恒道集团在沙石场的那一次争斗?”

    苏老大已经感觉到了史正杰今天想要说些什么了,他却用漫不经心的说:“嗯,听说了,恒道集团真是不错,萧老大这才去世没多久,恒道集团就恢复了元气,真是江湖代有人才出啊,我们看来都有点老了。”

    史正杰忧心忡忡的看了苏老大一眼,他就不相信了,你苏老大能对此事无动于衷,不可能的。

    所以他还是说:“苏大哥,这萧博翰的确算的上一个人才,我现在已经怀疑当初他给大家送地盘,送生意是不是一个缓兵之计。”

    苏老大淡然一笑,多年江湖沉浮进退,已经磨光了他身上原有的鲜明个性,他具有很深的城府和隐忍能力,他平静的说:“缓兵之计不足为奇,你老哥看问题还不够深。”

    史正杰愣了一下,低头思量了一会,恍然大悟的说:“制造摩擦?渔翁得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