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宴会继续着,那佳肴珍馐、鲍参翅肚满桌摆放,众宾客觥筹交错、推杯过盏。

    在酒桌上,大部分时间是李少虎和王皓在说话,渐渐的,他们在烈酒的催发下就少了很多的顾忌,他们虽然对萧博翰恭顺又不失随意,但偶尔也开始了插科打诨,活跃气氛。

    萧博翰呢,一直克制和淡漠着,他只是偶尔答上一两句,自始至终,其他的人很少插言,包括鬼手和蒙铃都很警惕和小心,他们也有过对今天宴会的担忧,在没来之前,蒙铃还提醒过萧博翰,说:“萧总,今天该不会是一个鸿门宴吧?”

    萧博翰就哈哈大笑说:“量他李少虎还没有这个胆量。”

    但说是这样说,鬼手和蒙铃还是一点都不敢大意。

    不过李少虎和王皓到底是场面上混的人,知道那些话能够讨得萧博翰欢欣,那些话该绝口不提,这就让今天的宴会气氛还算融洽,大家似乎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亲热,随和又客气。

    不过在着其乐融融的背后,萧博翰还是觉得有点乏味,这顿饭就像好多国产的电影,过程张扬但内容空洞,按专家的说法叫形式大于内容。

    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酒酣耳热之际,李少虎手举酒杯,站起身来,环顾四周,缓缓说道:“过去我们几家都有不少误会和冲突,今天就借着一场酒尽其前嫌,希望以后萧总多多提携,我们也一定会以萧总的马前是首。”

    萧博翰也需要表个态度了,自己今天既然答应了他们的宴请,内心也是希望双方的事情到此为止,自己获得了第一步的胜利,适可而止是最好的选择,后面的路还很长,安抚一下他们是应该的。

    萧博翰就也端起了酒杯说:“我们也就不要说太多的客气话了,我今天就说一点,只要二位在以后不把恒道集团当成对手,我也一定会让你们在柳林市屹立不倒。”

    萧博翰说这话的时候是认真和郑重其事的,这就明确的给出了李少虎和王皓一个信号,只要他们能把自己当成大哥来对待,自己的羽翼之下定然有他们一个藏身之所。

    当然了,前提是他们要对恒道集团绝对的尊重和必要的服从。

    李少华和王皓两人也明白这话的含义,他们稍一犹豫,在看一看萧博翰那从容淡定,深如潭水的眼神,就一起说:“萧总大仁大义,以后我们就跟萧总混了。”

    萧博翰不置可否的笑笑,对这种联盟他绝不会轻易的就去报多大的期望,现在的黑道和过去也有了太大的差异,诺言和忠诚早就在这里变得淡漠,而背信弃义,反目成仇一点都不足为奇了。

    在酒宴结束之后,李少虎就一定要拉扯上萧博翰到他帮着看场子的一个ktv去坐坐,王皓也在一旁死劝着,萧博翰也是多喝了一点酒,心里有点想要去敞敞的意思,就同意一起坐坐,唱两首歌。

    他们一起都到了一家ktv歌城,李少虎就要来两个包间,他们几人带来的保镖去了旁边一葛包间,李少虎,王皓和萧博翰三人就进了另一个豪华包间。

    进入酒吧后萧博翰都有点儿后悔了,刚坐进ktv包厢李少虎就问萧博翰:“萧总,你要什么类型的?”

    萧博翰说:“什么我要什么类型的?”

    李少虎的暧昧的笑着对他说:“萧总真幽默,今儿个就由我给你做主啦~~~!”

    李少虎叫大堂经理过来低语几句后,大堂经理笑笑出去了,过了大约三分钟,门被打开,鱼贯而入十几个打扮妖艳的女孩儿,萧博翰暗道:“来麻烦了。”

    李少虎就指指这些女孩,对萧博翰说:“萧总你先选吧。”

    萧博翰刚摇头表示了一下,王皓也讨好的笑笑说:“来这地方了,没人陪着唱歌跳舞哪算什么,萧总不要客气了。”

    被推在浪尖上,萧博翰只好硬着头皮选了一个看上去还比较清纯一些的女孩儿,李少虎挑了一个胸部很大的女子,王皓估计在这还有个相好的,他没说话,哪女孩就自己走了过来,坐在了他的身边,其她女孩很识趣的就出去了。

    末了,李少虎就对着陪萧博翰的那个女孩说:“好好伺候你萧哥,不会亏待你的!”

    那女孩穿着入时,长发垂肩,穿着一件白色的套装,下面的短裙把身体的曲线衬托得异常窈窕,一双长腿比例均匀的配上肉色的丝袜,脚上穿着红色的高跟鞋,一看就知道这女孩的身材很苗条。

    她倒是挺有职业素养的,先给萧博翰倒了杯酒然后直接坐在萧博翰的腿上,说:“萧哥,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娇娇,来,我先敬你一杯!”

    还没等萧博翰说话,那女孩很爽快的喝了一口在嘴里,然后把她的鼓鼓的小嘴贴了过来,萧博翰感觉到她舌尖伸了出来在自己嘴唇上轻轻的舔了一下,萧博翰很不适应这种喝酒的方式了,虽然这女孩满面含春,明眸皓齿,但萧博翰的心里还是会有些阴影的,不是他瞧不起这行当的女人,只是两人从未交往,就这样上来就来实的,他还真有点不习惯。

    何况是当着别人的面干这种龌龊事儿,不过酒精的作用,还是把萧博翰变的疯狂了些,他没有喝酒,但却大声的唱起了歌,一首张雨生的,赢得了满堂喝彩。

    后来萧博翰实在有点不胜酒力,自己在一个角落的另一组沙发上想要休息一下,他半迷着眼,看他们唱歌,那个叫娇娇的女孩也看出来了,说:“萧哥,是不是瞌睡了?”

    萧博翰点了点头,她淡淡的笑了,说:“我让你清醒一下吧。”

    萧博翰看了看她,没有吭声,眯着眼靠在沙发上打瞌睡,突然,萧博翰感觉自己裤子的拉链被拉开了……。

    萧博翰这一下吃了一惊,酒也醒了一半,她正蹲在自己的前面,拿那种坏坏的眼神看着他,萧博翰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全身像触电了般,麻麻的,酥酥的……那女孩却说:“萧哥,醒了啊,怎么反应那么大啊,我还没有干什么呢,呵呵。”

    萧博翰有点吃惊的看着她说:“你干什么啊?”

    她说:“你说呢,想要吗?”

    萧博翰有点晕,他想他此时的样子一定是sb兮兮的,很无奈又很激动,很别扭又很渴望,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答是好。

    萧博翰低头再瞧一眼这个叫娇娇的女孩,还是坏坏的笑,说:“萧哥,不说话就是要了。”

    平时干这种事都是萧博翰主动的,猛地这样被动,弄得他极其不习惯,有一种将要被qj的感觉。

    萧博翰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迷茫着,理智的想要把她给推开,却因为实在晕的厉害,没有了力气

    在回去的路上,看着夜色中的柳林市,萧博翰沉默了,秋天还是很美丽的,风起处,落叶飘飞。此时此刻,广阔的天地间,只有枯叶摇曳,枯叶低垂,随风飘荡,几颗闪亮的星星,悄然的点缀在蔚蓝的天幕。

    对萧博翰来说,这一夜犹如一个突兀的梦,萧博翰恍如隔世般,可以设想,在浮躁与轻狂、奔波和疲累、压迫与算计、物欲和奢华、骄纵与贪婪的现代社会,在生计多艰而感情被压逼到无法使人留意的时代,萧博翰也或许正为恒道集团的未来倍觉疲惫攻心时候,又何曾会有些许的空闲,放了半刻的宽心,这样想来,在这万物喧嚣、追利逐臭的年代,一切静谧而美好的东西,尤其是真情,是谁也再求不来、唤不回的了,他感觉自己在不长的这段时间里,变了许多,或者自己已经开始了堕落。

    这个夜晚对蒙铃来说也是痛苦的,她知道萧博翰在那面一定会有小姐陪伴,所以她在另一个包间几乎整晚都没有说一句话,鬼手也是个冷漠寡言的人,其他几个李少虎和王皓的保镖更不敢来打扰她,就让她在整整的一个夜晚寂寞着。

    当他们一起往恒道集团总部返回的时候,蒙铃可以清楚的闻到萧博翰身上那一股女人的香味,蒙铃的心就开始痛了起来,她无法阻止萧博翰的沾花惹草,她也不是萧博翰的什么亲人,她只是一个打手,一个随从,可是她多么希望萧博翰能够不要和其他的女人去发生什么。

    曾今的那个夜晚,当她陪伴着萧博翰一起入睡之后,生活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被打开一样,蒙铃的心里就多了一些期待和向往,那些过去不曾有过的感觉和情绪,一起开始萦绕在她身上了,她有过担心,有过紧张,也试图回避和退缩,但那无形的诱惑又魔力十足,紧紧的揪住了她刚刚苏醒的心灵,她不会表白,更不敢主动,她所能做的就是远远的观望和寂寞的等待,这让她在今天这个夜晚饱受了煎熬。

    萧博翰浑然不知,他喜欢蒙铃,但他并不是一个很懂女人的男子,他看到蒙铃对他越来越冷的表情,看着蒙铃好像是对自己疏离的眼神,萧博翰就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应该给蒙铃更多的尊重,而不是袭扰,他要是可以看得懂这个女人的心,或者他们两人都会快乐起来,可惜,很少有人看的懂一个女人,就算是夫妻,依然有茫然不解的很多时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