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皓也连忙说:“是啊萧总,过去萧大哥在的时候,我们的相处一直还是不错的,有点误会不算什么,今天我们是来道歉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萧博翰看着眼前这两个在几个月之前还不可一世的家伙,心颇有感慨,江湖啊江湖,看来在必要的时候,还是要用铁拳来敲定权利的根基。

    他淡然的笑笑说:“两位大哥说的有点过了,我们之间谈不什么赔罪和道歉的话,有误会不要紧,我们坐下来聊聊,我想一切都可以解决,如沙石场的问题,过去你们是借我们的沙场用了一段时间,现在算还给了我们,这样理解不成问题了。”

    李少虎陪着笑说:“应该的,应该的,只是萧总啊,我们手下也有好些弟兄要吃饭,所以原来归我们的沙石场”。

    萧博翰不等他说完,一口接了他的话说:“这样吧,你们的沙石场算我现在借你们的用用,有一天你们想要收回了说一声,我还你们是。”

    王皓和李少虎心里齐骂一句,奶奶的,说的鬼话,现在都不想给我们,还说以后。

    作为萧博翰的理解,当大哥,最为关键的一项是驾驭和钳制人们的行为,自己需要研究的是把人们都收拾得服服帖帖,这个行为蕴涵着的最首要也最深层意思。

    平心而论,萧博翰不是一个蛮不讲理和贪得无厌的人,他一直努力做好每一件事的,他既不抬高也不走低的实事求是地客观评价自己,也认为自从做起了恒道集团的大哥,自己也可以算是兢兢业业、殚精竭虑的,那么要在柳林市让恒道集团不断的壮大起来,毫无疑问的,第一是要树立自己的威信,对于胆敢来挑战自己的任何人,自己都要给他以沉重的打击,像现在的李少虎和王皓,自己必须要让他们真真的感受到痛楚,让他们在以后的岁月里再也不敢轻撸虎须,死心塌地的做好自己的小弟。

    所以萧博翰是一定要把沙石场抢占过来的,何况最近恒道集团的人手和实力不断的增加,自己也需要有更多的来财之路养活他们。

    房间里一时的没有了声响,李少虎和王皓都在心里嘀咕着,想要找出一个恰当的方式来要回过去属于自己的沙地。

    萧博翰稳稳的喝着茶,心一个想法,你有千条计,我有老主意——坚决收回所有沙地。

    在沉默良久之后,李少虎才哀伤着个脸,斟字酌句的说:“萧总啊,过去我们借沙石场的时候,为配合你,借给你了几块地盘,现在能不能请萧总照顾一下兄弟们的情绪,还给我们?”

    萧博翰听出了李少虎话包含着一些小心翼翼的威胁成份了,难道不还给你会影响到你手下弟兄的情绪吗,影响了他们要来找事吗?

    萧博翰冷哼一声说:“我手下的兄弟情绪更不稳定,他们已经受够了太多的屈辱,所以李老哥你说是先稳定你手下兄弟的情绪重要,还是先稳定我手下的兄弟情绪重要呢?”

    说完这话,萧博翰目光咄咄逼人的看着李少虎,他眼固有的冷漠和冷酷在这一瞬间完全的展现了出来。

    李少虎也同样的听出了萧博翰这话的意思了,自己要是再提那些不可能的事情,恐怕今天的会面和和解难以实现了,他脸一阵红,一阵青的呆坐在那里无话可说。

    王皓一看事情要谈僵,心一阵胆怯,今天要是没有达到彼此的谅解和宽容,只怕以后萧博翰的攻击还会更加激烈,自己的帮派已经受不得丝毫的打击了,否则真的会沦落到三,四流境地。

    他看看李少虎,又看看萧博翰,硬着头皮说:“要不这样把萧总,沙石地和那几块地盘你先用着,但我们两家现在实力大受损失,要是以后有什么其他事情,还要请萧总能给予援手。”

    这是毫无问题的,萧博翰缓和了一下刚才剑拔弩张的神情,笑着对王皓说:“这点我可以做到,维护我们地盘以及周边的稳定也是我所希望的,以后有什么扛不住的事情,招呼我一声,我一定尽力。”

    李少虎现在脸色也恢复了正常,想一想现在的状况,也实在是无可奈何,混社会是这样混的,当你实力壮大的时候,你不想发展和阔充都难,但当你技不如人,实力渺小的时候,认输服栽才是顺水行舟。

    他也沮丧的点点头说:“那以后全靠萧总庇佑了,我们先谢谢你,晚我想请萧总一起坐坐,怎么样,给个面子吧?”

    萧博翰对今天的会谈已经很满意了,可以少拼杀多获利的事情,他是绝不抵触,在一个能够收服这两人,对自己以后的发展大有好处,他们的地盘都和恒道集团的接壤,用他们作为遏制其他帮派的侵扰的缓冲最为理想。

    萧博翰爽快的答应了来说的请求,决定晚出去坐坐。

    晚的饭局设在白金饭店,天色刚暗下来,萧博翰带蒙铃和鬼手几人到了饭店,这家酒店在柳林市来说算是最高档的了,门庭若市、车马如流,好不热闹,一楼大厅宽敞明亮,一个巨大的水晶吊灯倒挂下来,发出璀璨的光芒,两根同样巨大的柱子包裹着金黄色的锡纸。

    这两样东西使得整个大厅金碧辉煌,犹如电影里用黄金装饰的古印度皇宫,不断涌进来的客人们都市西装革履,大多数人还带着领带,女人们则穿着各式短衣,短裙,两条长腿穿着打底裤,外面再穿黑色的丝袜,柳林市的人们已经变得非常时尚而爱美了。

    萧博翰习惯性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沿着转梯了二楼,一个穿着红色礼宾服的小姐来到了他们身边,在听到蒙铃报出了李少虎的名号后,小姐很热情的前面带路,把萧博翰他们一行几人引到了李少虎预订的包厢“海棠春”。

    包间里已经坐了好几个人,李少虎还请来了王皓作陪,在不久之前,他们两家为了那块沙石场地还是刀光剑影,你死我活的,转眼之间两家又化干戈为玉帛了,这看起来真的有点滑稽,也不知道双方手下做何感想。

    李少虎仍然穿着西装衬衫,领带打得一丝不苟,但他的神态一点都不敢放松,算现在已经和恒道集团抛去了前嫌,但他依然不能让所有的伪装和矜持尽数褪去。

    他和王皓一见萧博翰走了进来,赶忙站起招呼,在他们身边,还有几个手下,也都毕恭毕敬的迎接着萧博翰的到来。

    李少虎谦恭的引导萧博翰坐在了手:“请请,萧总请座。”

    萧博翰也没有过多的推辞和客气,他今天本来可以当之无愧的坐在那里。

    萧博翰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皓齿红唇,再配他那一幅高大的身架,真称得是气宇轩昂,风流倜傥,他自信冷峻,穿着得体,虽然包间里女人不多,老爷们不少,但连这些老爷们还是在心里暗暗地仰慕他。

    而他身边的蒙铃也无疑成了今天的一个亮点,她健美的身材藏着白皙的饱满,天生丽质的皮肤,即便是用水来美容,也感到有一些浪费了,当然,在衣服底下,蒙铃藏着的更是不一般的丰满,这让现在包间的很多人都想入非非,无限期待,但又不敢多做一点冒犯和亵渎,因为在这几场战役之后,蒙铃的凛冽杀气和她的名字已经传遍所有帮派。

    李少虎一边招呼萧博翰座,一边掏出软芙蓉王烟撒了一圈,又掏出一个黄铜色的金属打火机给萧博翰把烟点,打火机壳有“zippo”的浮雕字母,萧博翰恍惚记得这个牌子蛮有名的。

    萧博翰坐定之后说:“今天让李总破费了,改天我来做东,请李总和王总一叙。”

    李少虎和王皓赶忙低头哈腰的道着谢说:“一定去,一定去。”

    不一会,菜了,菜是李少虎手下的一个帐房先生点的,清蒸鲈鱼、片片鸭、青椒煨猪脚、爆炒肚片,清炒四月蔓、藕片排骨汤,青是青,白是白,错落有致地摆在圆桌央,服务员把酒打开。

    服务员把萧博翰和李少虎,王皓三个的酒杯倒满,想要给其他人到的时候,他们都扣下了酒杯,一言不发,服务员也看出了这房间里的人都不是善类,也不敢问,只好抱着酒瓶站在一边。

    李少虎端起杯子说:“我们三个虽然同在柳林是,但也是难得才聚在一起,今天萧总也算给我了面子,很感谢啊,来,干了这杯。”

    萧博翰和王皓都响应着端起了酒杯,于是碰杯,把酒倒进口,萧博翰也好多天没喝高度酒了,只觉一线火辣顺喉咙往下溜,像一根烧热的钢丝探了进去。这团火球在胃里面停留了一会,向四肢百骸扩散。开始还感觉有点不适,但不一会便觉得通身舒泰,心里积郁已久的不平之气像是水面的泡沫一样消散了。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