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还沉浸在思绪中,就把手一挥,“你去吧,有什么事我找你”

    坐在办公室的季子强,倚在椅背上,很舒服,也很满足,心思也不由得飘动了起来,这真是好地方,好,怪不得人人都喜欢,都想冲上来啊。

    “嘀铃铃”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吓了他一跳,他不知道是应该接还是不应该接这个电话,犹豫了一下,他还是伸手抓了起来:“喂,我季子强,你那位。”

    “季书记,你上班了呀”电话里面传来了副书记齐阳良的声音,可以听出,他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笑声意。

    季子强算是明白了,看来这办公室就是副书记齐阳良提前给安排的,对他这种显而易见的讨好心意,季子强还是准备完全来接受的,不管两人过去有过什么不愉快,也不敢这个齐阳良以后会不会和自己为难,但现在自己还是要一大局为主。

    季子强就笑着说:“呵呵,是阳良同志啊,我也是刚来一会”

    那面副书记齐阳良就说:“好,好,你休息一下,一会我到你办公室去,县委几个领导,还有政府的几个县长都想给你汇报下工作。”

    季子强就好笑了,每天在一起的,今天看来还准备搞个乔迁仪式出来,他就点着头说:“好的,好的,我等你们过来。”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一会秘书小张也带了好几个县委办公室和政府办公室的同志把季子强的一些东西搬了过来,这段时间小张也很担心的,怕万一季子强要换秘书,那自己的处境就会很尴尬的。

    还好,刚才汪主任告诉他,季书记继续让他做秘书,小伙子就强压住欢喜,赶忙过来报到。人多好干活,一会的功夫,季子强的东西都归了位,不过说实在的,他也没有多少东西。

    其他人都走了,季子强对站在桌前的小张说:“小张,你把过去吴书记日常批示的相关文件给我找一下,我也先熟悉熟悉”

    小张马上掏出一个随身的笔记本,飞快地记下了:“好的,季书记,我马上去给您准备。”

    季子强见状很满意的点点头,对他说:“嗯,你先去吧。”

    小张就连忙帮季子强泡了杯茶,轻轻的放在办公桌上,然后退出去了。

    坐在桌前,季子强缓缓的点了支烟,喝口热茶,静静心,让自己尽管地适应眼前的身份和角色,把一些思路又好好地理了一下。

    时间不长,那好县委的部长就在副书记齐阳良的带领下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大家一起寒暄着,说了一些吉利的话,一会几个副县长都在冷县长的带领下,也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看着这一堆的同事,季子强也不敢托大,连忙站起身来,一面和他们寒暄着,一面叫来小张赶快的泡茶,自己就拿出了香烟,一个个发了过去。这一堆的领导也都很客气的一一道着谢,点烟的点烟,端茶的端茶,然后各自回到了沙发上。

    副书记齐阳良就问季子强:“怎么样,季书记,办公室这样还满意吧”

    “满意,很满意,谢谢你们大伙费心了”季子强也是真心的感谢着说。

    “好,满意就好,要不我可是对不起人了”副书记齐阳良吸口烟,开玩笑着说。见季子强也对他很是友好笑了笑,于是他接着说,“我们过来也想听听季书记对我们以后的工作安排和分工,不知道季书记有什么想法”

    季子强一听,心里就警惕起来,知道是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他端着茶杯抿了一口,点点头,明白这些人其实心里还是很不踏实的,常言道,一朝君主一朝臣,虽然自己不是皇帝,但稍微的偏心一下,也可以在工作调整中动动手脚。

    他和这几个人也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了,知道他们这几年也是不容易,既要防备吴书记,又要讨好哈县长,自己今天索性就给他们透个风,安安心。

    他放下茶杯说:“大家难道还不了解我,我不是个专权霸道的人,也不想搞什么压制和打击,你们的分工也暂时不动,但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你们自己的工作自己做,不要老来为难我。”

    几位县委的部长和副县长一听他这样表态,心里都是很受鼓舞,也充满了希望,这是他们这么长时间一直的担心,很害怕季子强来个变脸,现在一听季子强这话,算是放下了心,大家也自然和他更加的亲热了起来。

    最后冷县长就一定要在晚上,给季子强搞一个欢迎宴会,季子强推辞了一会,看看大家都很殷切,也就只能答应了,正所谓众情难却。

    送走了大家,季子强就给叶眉也去了个电话,给他做了一个简单的汇报和请示,叶眉在电话里也就对他做了一些勉励,叮嘱什么的,告诉他:“子强,以后有了什么难处先多想想,实在不行,也可以给我谈谈,身为主管,不要轻易的就下结论,这一点你要牢记住。”

    季子强对这句话是很理解的,一个主要领导,他的每一个决定都会有常人不及的影响,所以慎重是理所当然。

    放下了电话,他就给过去的柳林市常务副市长韦俊海,现在已经是柳林市的韦市长,又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季子强用很尊敬的语气说着,他知道在以后的工作中,是离不开市里的支持了,不管韦俊海是怎么想,怎么看待自己,但维护和谐的上下级工作关系至关重要。

    电话里韦市长一点都没有和他不愉快的情绪,似乎他们一直相处的都是那么融合一样,他语重心长的说:“子强同志,对你的能力和工作热情我们市上领导都很认可的,希望你在将来,可以把洋河县各项工作都抓好,抓实,为洋河县开创一个新的局面。”

    季子强不断的说:“是是,谢谢,谢谢韦市长。”

    到了下午上班,季子强在办公室就看了一下午的有关文件,秘书小张办事很细心,有关中央、省内、市上、县里的相关重要文件基本上很齐全,过去吴书记一些批示过的文件也找来许多,以供季子强借鉴和参考。文件就很多了,季子强看得很累,好容易等到下班了,冷县长和组织部长马德森两人,就安排好小车等着他,三人坐上那2000型的桑塔拉,一同到了酒店。副书记齐阳良本来也是要过来的,但刚好下面工委有些事情,要他去处理,和应酬一下,他就给季子强打来了电话,不断的道歉着。

    季子强坐在车上,也客气了几句,才挂上电话。

    在晚宴上,大家也很快的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也有个别人心中对季子强的升迁速度很是羡慕,见他如此年轻,来到洋河县的时间如此之短,现在地位却高过他们,有那么一点点的醋意,但谁也不敢对他摆老资格。

    说实话,除了冷县长有点嫉妒的资格外,其他人就是在一闪念的嫉妒后,马上想到自己能够保住现在的位置,已经是全靠人家季子强了,要是换个资格老的书记上来,只怕自己连今天的酒也喝不踏实了。在一个季子强来到洋河县的一些表现,一看也不是个好捏的软柿子,很有实力。过去哈县长都不愿意轻易的招惹他,何况自己,干起来那是他的对手。

    现在连冷县长对季子强也很尊敬,他们也就不敢东想西想的了,还是老老实实的认命吧。这就使宴会一时也气氛热烈,酒也没有少喝。开玩笑,荤段子也都不断的冒了出来,几个洋河县的主要领导,粗鲁起来,一点不比街上的市井之徒弱。

    菜是好菜,酒也是好酒。

    冷县长就提议先喝三杯:第一杯是欢迎酒;第二杯是缘份酒;第三杯是团结酒。三杯酒鱼贯而下。在这样美好名词下的提议酒,岂能不喝,全桌的人喝得积极主动,看来他们已经习惯了这场合,三杯之后,大家就各找目标,自由挑战了。

    “领导不怕喝酒难,三两四两只等闲;五两六两腾细浪,七两八两走泥丸”对于基层的干部来说,半斤八两的酒量是再平常不过的家常便饭了。

    季子强就感叹起来,多么有战斗力的基层干部啊有他们在,就没有攻不破的坚强堡垒,他对他们不禁肃然起敬。

    第二天,本来是安排的有一个干部见面会的,季子强一早来就给取缔了。他很快已经从飘飘然中恢复了过来,又不是一个刚来的外地书记,下面的干部自己大都认识,不用按程序搞那一摊子务虚的东西了。秘书小张听他这样一说,赶忙去给县委办公室通知,取消了下午的会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