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rsetdef()[3]

    李少虎在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一家按摩院做着按摩,这消息让他气愤和惊讶,在十多分钟的思考和计划后,他搞清了恒道集团的目的,他不得不抛开这几个月和王皓的争夺拼杀,主动的给王皓去了一个电话,他知道自己一家绝对不是恒道集团的对手。

    电话挂通了,王皓也在暴躁不安,毋庸置疑,他也看出了恒道集团的目的和企图,他们这次想要独霸沙石场了,但怎么应付他们的挑衅?王皓实在没有太大的把握,自己在这几个月和李少虎因为沙石场的纠纷,经常拼打,实力大受影响,何况后来还有柳林市政府的那个行动更让他雪加霜。

    “王总啊,我李少虎啊,沙石场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嗯,我刚听说,好像你的人也被打了。”

    “是啊,是啊,看来这次恒道集团是来者不善啊,如果我们忍让下来,以后那沙石生意恐怕永远和我们无缘了,所以我想请王总和我一起拼一把,怎么样?”

    王皓也明白事态的严重,他说:“恐怕不仅仅是沙石场的问题了,我们好多地盘都和恒道集团有接壤,以后的麻烦会更大。”

    李少虎早对这个发展趋势有了忧虑,他在一次的对王浩发出了邀请:“我们任何一家都肯定不是恒道集团的对手,只有联起手来,或者可以一搏。”

    在接到了李少虎的电话后,王皓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今天一旦自己做出退让,以后永永远远只能仰人鼻息,听候恒道集团的差遣和盘剥了,对这一点他是难以忍受的,过去因为有萧老大,他忍辱负重了很多年,现在一个毛头小子萧博翰,难道自己还要继续去忍受吗?不!绝不可能。

    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李少虎的请求,两人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调集了他们所有的人力,一支200来人的混合性队伍,开赴柳林河边的沙石地去了,在人数他们已经占有了绝对的优势。

    在他们赶到沙石场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恒道集团的哪百十号人还在轮换着讲故事。

    虽然他们在人数占有了绝对的优势,但在人员凶悍和能力他们逊色了许多,恒道集团是在众多的打手精选出来的经验丰富,久经杀场的老手,同时他们在这半年受到了太多的压制和屈辱,他们报仇雪恨,一泄激愤的情绪在激励着每一个准备拼命的人。

    看着他们走的越来越近,恒道集团的人也站了起来,摆开了阵势,在双方接近的那一刻,雷刚只是呼喊了一个字:“冲。”

    所有恒道集团的打手们像一条条出笼的猛兽般,争先恐后的冲进了对方的阵营。

    在进去以后,交战双方的人们根本分不清谁是谁了,除了本帮派的兄弟相互还认识外,其他的平时根本不曾有过照面,很难认识的打成了一片,眼前顿时一片混乱。

    李少虎和王皓的人马本来是各不相同的两个帮派,他们在受到了恒道集团人手的冲击后开始乱了,很多李少虎和王皓的人自己开始了对攻。

    这个场面对恒道集团来说大为有利了,因为他们都是熟人,他们在刚一照面的情况下可以及时的分辨出对方是不是自己人。

    雷刚和鬼手,包括蒙铃现在才感觉到萧博翰为什么要在次的会议坚持的选定在这个时候发动攻击了,看来萧博翰已经提前预计到了这个结果,他们一边冲杀着,一边对萧博翰油然而生的多了一份敬意出来。

    这时不知是李少虎还是王皓的手下有一个思维较理性的人认清了时局,高声道:“别打了,大家别打了,当心打了自己人!”

    顿时很多人停了下来。

    声音继续分析道:“兄弟们,我们很容易自己人打自己人。这样,我们的人往后退一点,集合好了在!”人群重新骚动起来,有人开始往后退了,但雷刚却不会让他们又这样一个反击的机会,他狂喊一声:“跟去。”

    这声音在吵杂的人声异常的洪亮,光凭这气十足的喊声,已经显示出了恒道集团勇猛的战力。

    喊完话,雷刚带头冲了进去,挥舞着长刀,刀光闪烁,虎虎生风,在他的旁边是鬼手和蒙铃,两人也是奋勇当先,锐不可当,倘如没有萧博翰在她们离开时说过不要伤人性命的话,今天只怕会又很多人命殇黄泉了。

    这样的情景也由不得谁有半点犹豫的时间,三方的人马又乱成了一片,场面空前混乱,打斗再次升级。

    这时有一个手提钢管的人,一看身边的自己的人被打,便断定对方一定是恒道集团的人,冲去是一阵乱敲。对方倒地前看了看敲自己的人一眼,委屈地说:“兄弟,你怎么连我都打啊?”这人仔细一看,果然是自己一个帮派的兄弟,忙前搂住他说:“对不起兄弟,我没看清,你刚才打的是我认识的,我以为你是恒道的人。”

    然后缓缓将那兄弟扶起,但仔细一想觉得不妥,万一这兄弟以后好了找自己的麻烦怎么办?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手一松,站起来再次将那兄弟敲了几钢管,说了句“得罪了”,这才又摸黑找别人打了起来。

    这场打斗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的样子,双方都损失惨重,伤者躺了一地,沙地更是血迹斑斑,但不管怎么说,还是结束了,李少虎和王皓的人一点便宜都没有占到,他们溃不成军的退出了沙石场。

    雷刚握紧手里的一条垒球棒,眼神异常冷峻地看着地的伤者,表情异极其严肃,他很快的整理了一下恒道集团的人员,有几个重伤的也让手下的人抬起,扔下对方的20多个伤员,呼啸消失在了夜幕。

    这对李少虎和王皓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们在人数占有绝对的优势情况下依然没有拼过恒道集团,这足以让他们胆寒,受伤的兄弟也会花去他们很大一部分的费用,而明天的柳林市黑道,会快速的传播起他们损兵折将的消息,这对一个靠荣誉和恐吓生存的黑道帮派是致命的威胁。

    但这样的打击并不是只有一次,在他们全部人马和恒道集团在柳林河边的夜色拼斗的时候,另外一股谁都不认识的年轻人却袭击了他们靠近恒道地盘的很多场所,这群人明显的训练有素,他们整齐划一的进攻,他们强悍的战斗力,让本来很空虚的场所一下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特别是在他们有四个年轻勇猛的指挥者,更是身先士卒,冲锋在前,所到之处,望者披靡。

    他们的行动动作快捷,绝不恋战,在对这些场所做出破坏之后,又及时的退出了战斗,等巡夜的警察赶到之时,已经根本见不到一个人了。

    这两场行动无疑都是萧博翰的统一计划,在这双重打击之后,李少虎和王皓已经无法再对恒道集团发出挑战了,他们直到此刻才知道,过去自己对萧博翰的无理,对恒道集团的吞噬是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

    他们当然也试图找出一些其他的方法来抵御恒道集团以后的反击,但李少虎和王皓在商议和讨论之后,最终还是放弃了那个想法,他们只求苟安,他们绝没有恒道集团想要发扬光大的决心和意志了,那么接下来他们只好重回到过去的轨迹来。

    在第二天,两人一起到了萧博翰的办公室,决定俯首称臣了。

    萧博翰没有想到这个结果来的如此之快,在他的想象,这样的对垒和拼杀至少还需要持续一个阶段才能宣告结束,如此简单的胜利让他有点难以相信,他有了一种不大真实的怀疑。

    但毋庸置疑的是,李少虎和王皓的确是来和谈的,他们没有带一个随从,并且在走进萧博翰的办公室之后,他们都主动的抢先帮萧博翰奉了一杯茶水,这是一种典型的,传统的认输表示,算萧博翰刚刚步入黑道,这些规矩他还是早了解。

    萧博翰没有显出高高在的样子,他客气,随和的招呼了他们,给予了他们应有的尊重:“快快快,蒙铃啊,给两位大哥把茶都添。”

    蒙铃曳着眼,看了李少虎和王皓一眼,把脸轴的平平的,给他们都倒了茶水,一个人默默的在办公室另一个角落坐了下来,再也不把眼光离开萧博翰了。

    萧博翰很优雅的打出了一个手势,请这两位不速之客先喝口茶水,在他们先后放下茶杯之后才说:“真没想到两位老哥今天过来了,听说昨天我手下的人和你们发生了一点摩擦,我也是刚知道的,唉,现在管人难啊。”

    李少虎和王皓对望一眼,妈的,他萧博翰还装起好人来了,但他们的脸一点都不敢露出鄙夷和不满来,李少虎清咳了几声后说:“萧总啊,过去我们两兄弟在一些地方没做好,今天我们是来赔罪的,还请萧总开一面,不要计较过去我们的失误了。”

    底部字链推广位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