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欣赏着雷刚的激动,他像一匹关在笼子里太久的狼一样,放归山岭,是对他最大的奖励,萧博翰说:“我准备先拿下沙石场,要求我们用最精锐的人手,一举击败李少虎和王皓,他们现在的实力已经完全不需要在沙石场存在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全叔和鬼手惊讶的看着萧博翰,他们看到了萧博翰的豪情和气魄,一次同时对付两家帮派,虽然他们是二流帮派,但对萧博翰这样一个初出茅庐的人来说,也是需要绝大的胆气。

    雷刚兴奋的问:“萧总的意思是我们抢占所有的沙石地吗,把他们两家彻底赶出河边?”

    萧博翰凛然的点点头说:“是的,第一仗是没有什么客气和有所保留,既然当初他们可以借用我们的沙场,现在也该我们征用他们的沙场了,这应该是很公平的。”

    办公室里响起了几下压抑住的笑声,不错,外面混,欠帐总是要还的。

    全叔在萧博翰的话语落地后,很认真的想了想说:“萧总,既然是这样,我想这次光凭行动组只怕不够,内勤和其他企业的人手都要集合一下吧?”

    萧博翰说:“是的,我召集大家过来也是想要征询一下大家的意见,我是这样想的,全集团所有可以阵的人手让雷刚做一个挑选,选到谁是谁,至于其他的工作,都要为这次反击做出配合,有的娱乐场子的安保工作可能在近期会有所空虚,所以在特殊情况下,不排除暂时停业的准备。”

    全叔和鬼手对望了一眼,两人本来也是有这个担心的,现在萧博翰有了对应的计划,他们也放心下来。

    鬼手冷冷的说了一句:“我也要去沙石场。”

    蒙铃也很快的插了一句话:“我也要去。”

    萧博翰笑笑,他理解这两个人,他们次都在河边受过伤,虽然和李少虎,王皓没有关系,但既然是要在同一个地方开战,他们固执的认为这也是一次复仇的机会。

    萧博翰说:“你们两人能不能去,这取决于雷刚的认可,我可是不能越俎代庖的,呵呵呵。”

    这鬼手和蒙铃一起咄咄逼人的看着雷刚,雷刚用手挠挠头说:“去去吗,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好像我是你们的敌人一样。”

    这两人见他同意了,才满心欢喜的修改了一下脸的表情,蒙铃笑嘻嘻的说:“你要不同意,那是我们的敌人。”

    全叔看着这些个年轻人,摇头笑笑,感慨颇多,这样的情景让他想到了过去,那时候每次萧老大安排任务的时候,自己也是这样一副德性。

    萧博翰又相当客气的看了看总经理成雁柏说:“成叔有没有什么需要特别提示的问题?”

    总经理成雁柏摇摇头,说:“一切听从萧总的安排,我这里没什么问题。”

    萧博翰又看看厉可豪说:“可豪,你要做出必要的防备,一但事态恶化,要有一套补救的予案,尽可能的把政府给予我们的损失降到最低。”

    厉可豪郑重的点点头:“放心好了,这几天我已经对公安,法院和检察院都打点好了,只要我们没闹出人命,战况的时间不要太持久,应该问题不大。”

    成雁柏满怀嫉妒恨的看了厉可豪,在大家还没注意到他的时候,又赶忙低下头,但这微小的动作还是让全叔捕捉到了,全叔满怀欣慰的看着成雁柏,心里舒畅无,你老成过去不是一直想和我斗吗,现在怎么样,我还是我,你的权利却在不断的缩水,萧博翰可不是萧老大,能够任你欺骗蒙蔽的。

    萧博翰当然是不好蒙蔽的,他不知道成雁柏已经在次和天地集团的老大史正杰勾结起来暗算自己,但萧博翰从账务清查已经对成雁柏有了怀疑,那些有问题经理的突然离去,这应该和成雁柏是有关系的,何况他还使用了一种让自己妥协的方式来压迫自己。

    到现在为止,萧博翰也还是怀疑,他没有绝对的肯定,他没有把这个怀疑说给其他人知道,不管怎么说,成雁柏是父亲手的老人,自己在对待他这个问题,不能过于简单,轻率。

    雷刚又问了一句话:“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萧博翰简洁的说:“后天。”

    “后天一早吗?”

    萧博翰狡默的摇摇头说:“不,我们选择后天的傍晚。”

    这似乎有点不合正常群殴的时间,雷刚和鬼手几人都张了张口,想要给萧博翰解释一下,最好把时间定在清早。

    但萧博翰已经看出了他们的想法,只是摆摆手说:“这样定了。”

    其他几人见他如此坚决的选定了这个时间,也不好多说什么了,看看大家也没什么其他新的问题,萧博翰结束了这次战前的碰头会。

    晚为了保险起见,萧博翰还是再一次宴请了柳林区公安分局的蒋局长,提前做好必要的预防是萧博翰在处理任何事务特有的一个环节。

    他们的见面在恒道集团自己的一个歌厅,在这条灯红酒绿的街道,这个歌厅应该算的一流。歌厅的门脸很大,里面足足有千平米,里面的设施很齐全,浓妆艳抹的小姐们像一溜减价大白菜似的在沙发东倒西歪地靠着。

    歌厅人气劲儿挺足的,估计几位客人出娘胎是唱美声的材料,嗓子发出的歌声粗犷豪放,震得窗户嗡嗡响,把萧博翰头皮整得直发麻。

    鬼手和其他几个保镖好像是这里的熟客,和来来往往的人都能打招呼,一个模样漂亮的女人照着鉄猴的脸蛋儿捏了一把,甜腻腻地吆喝着:“哎,我说小猴子,你可很久没来了啊,忙什么呢?姑娘们都想死你了。”

    鉄猴有点忸怩的看看萧博翰说:“乱说什么,闭嘴。”

    “这位老板是谁啊?”这女人瞅瞅萧博翰和蒋局长,漫不经心地问道。

    看来她身份还是太低,根本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恒道集团的大掌柜。

    “我们两个朋友,来唱会儿歌,你给找个漂亮点儿的。”鬼手冷冷的说,看来他说谎从来不用打草稿,他也了解萧博翰的性格,知道萧博翰从来都很低调。

    萧博翰也冲那个女的点点头,和蒋局长一起跟随服务生进了包房,鬼手和鉄猴在包间外面的厅里坐了下来。

    包房里的设备很齐全,硕大的国产电视、vcd影碟机、沙发、茶几一应俱全,隔音效果也很不错。

    萧博翰先请蒋局长坐定,掏出了香烟对他说:“蒋局,我们也好久没见面了,今天请你一起坐坐,希望你能玩的开心一点。”

    蒋局长接过烟,帮萧博翰和自己点后说:“我们两人不要太客气了,我听厉可豪说,你最近要动一动?”

    萧博翰点点头说:“没办法啊,再不动下公司要亏空了,也是收回过去的那块沙地。”

    蒋局长看看萧博翰刚要说话,外面刚才招呼他们的那个女人推门走了进来说:“吆,两位一会在聊吧,先挑姑娘。”

    萧博翰抬头看看她说:“过会在来,我们又事情谈。”

    这女人还想劝两句,但一下看到萧博翰眼的凌厉,赶忙说声:“好好,我一会过来。”

    见她走了出去,萧博翰才又说:“这事情还想请蒋局长体谅一下。”

    蒋局长想了想,吸了一口烟才说:“不要闹的太大,到时候我给你们留个空档,不安排人过去巡查。”

    萧博翰很领情的说:“谢谢蒋局,放心好了,不会闹多久。”

    两人也撇开了这事情,又闲谈了一会,等刚才那女人再次进来的时候,萧博翰同意她安排两个小姐进来,对小姐,萧博翰倒是无所谓的,但又蒋局长在,自然是要安排一下。

    两个歌厅小姐,看去都不大,也二十左右岁吧,都穿着黑色吊带装,裙子短得都不能再短了。

    萧博翰对其的一个女孩说:“你陪这位蒋哥,好好表现,一会小费加倍。”

    这女孩一听,那是满心欢喜,赶忙坐在了蒋局长的旁边,很亲热,很自然的挽住了蒋局长的胳膊。

    蒋局长也是见怪不怪,端起了桌的啤酒,自己喝了起来,他的另一支大手也在身旁小姐的屁股狠狠掐了一把,那个几乎半裸的女孩子嗷地叫喊起来。

    听到女孩的尖叫声,蒋局长十分兴奋,哈哈大笑起来。

    “大哥,你喜欢唱什么歌,我来点。”那个叫小红的陪萧博翰的小姐也活跃起来,问萧博翰。

    萧博翰淡然的说:“随便吧,点什么都可以。”

    萧博翰把头靠在沙发,仔细瞅了瞅拿着歌单的小红,她长得白白净净的,裸露在灯光下的皮肤很光滑,黑黑的头发盘在脑后,挽起一个马尾巴辫,脸没有擦胭脂,很清秀的样子。

    小红看萧博翰不吭声,自己先点了首曲子,旁若无人地唱起来——不要再想你/不要再爱你让时间悄悄的飞逝/抹去我俩的回忆对于你的名字/从今不会再提起不再让悲伤/将我心占据让它随风去/让它无痕迹所有快乐悲伤所有过去通通都抛去心想的念的盼的望的不会再是你不愿再承受/要把你忘记……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