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太理解厉可豪了,厉可豪把能不能出庭,能不能帮助别人减轻罪过看着是一种享受和理想在一直追求着,所以他有的放矢的抛出了自己的诱饵。

    是啊,厉可豪不得不心动,他一个穷途末路的人,能够再一次东山再起,活跃在政法界,这对他是有绝对的诱惑。

    他有点颤抖的端起了小桌的茶水,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他也知道恒道集团的性质,他也知道萧博翰想要让他入伙的心情,但他还是难以来拒绝这一邀请。

    他让自己平和了一会才说:“我除了为公司做法律顾问之外,还需要做什么?”他必须问清这一点,他不想让自己深陷在一个黑道的帮派。

    萧博翰的眼勾起了一抹笑意,他感觉到厉可豪在抗拒这诱惑时候的无力,他说:“或者还会在你律师事务所有一个财务审计的机构,当然了,都是内部的,要是你不嫌麻烦帮我管管账也更好了,不过我一点都不会勉强你,你挑你喜欢干的干。”

    萧博翰的这个保证让厉可豪大为放心,他是不希望自己参与到恒道集团的其他犯罪,不过萧博翰是一点都不担心这葛问题,你厉可豪只要开始步入了恒道集团,很多事情你会身不由己的参与进来,出污泥而不染那绝对是有的,但不是每一个人可以做到,特别是当厉可豪在拿到恒道集团给予他超过他想象的报酬后,他也基本不会有其他的选择了。

    厉可豪最终答应了下来,他们在这个时候才放弃了刚才的彼此试探和防范,开始恢复到老同学,好朋友的感情,他们一起畅谈了很久,从学,到生活,再后来他们才发现其实两人早注定了会走到一起,因为他们都不是真真安分守己,循规蹈矩的人。

    到回去的路萧博翰想走走,他身边的蒙铃和鬼手带着好几个手下一路陪着他,萧博翰在夜色下走着,街的人不多,沉默而凄寂,空气弥散着濛濛凉意,这些凉意一点也不会让人感到寒冷,他要想一想目前的问题,他感觉自己有点对不起厉可豪,自己是不是手段过于卑鄙?难道短短的这几个月的时间让自己沾染了黑道的狠毒和无耻吗?

    萧博翰有点感伤的想着,他不希望自己变成这样的人,可是,很多事情又不能完全靠感情来出理,自己不再是一个人生活,自己要为更多人考虑,要为恒道集团的发展和未来着想,这样走走,想想,萧博翰心里坦然了很多,月光浸润着萧博翰浮燥的念头,一些欲抑难抑,粗糙的**,在月光的过滤,渐渐的沉淀成心底的渣滓,被遗忘在阴暗的角落。

    回到了恒道集团的总部,萧博翰没有办法早早的休息,他背着手在院子里徘徊,沉思着,这时候他感觉到一道灼热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萧博翰抬头看到唐可可了,她正扶着2楼的水泥栏杆在含情脉脉的看着他,那目光是这样的朦胧。

    看到她,他想到了那个美丽的夜,心情也慢慢变的柔美,温和起来。

    他走近了,没有移动自己的目光,也在月色下欣赏着她,只见唐可可哪一张瓜子脸,双眉修长,院子里的光线虽然黯淡,却掩不了唐可可姿形秀丽,容光照人

    唐可可娇羞含情的说:“你个傻瓜,怎么这样看我。”

    萧博翰有点痴痴的说:“因为你很美丽”。

    唐可可略带伤感的说:“可惜我的美丽没有在第一时间里为你开放。”

    “但现在当你开放的时候确实最美丽。”

    “你愿意我为你开放吗?”

    萧博翰没有在说什么,他感受到了这女人的所有的爱和自鄙,他不能让她的这种感觉一直延续下去,他必须拿出一些行动出来,他吻住了她,他们的唇含在了一起。

    对唐可可来说,这实在是很大的幸福,她到恒道集团已经几个月了,她已经熟悉了洗浴心的管理的那不大的权利,她喜欢那个地方,所有在那班的小姐妹都要听她的招呼,指挥,她每天都可以像一个盛装出行的将军一样检视着自己的士兵,巡视着自己的领地,她更满足于那些对自己不断发出的奉承和赞美。

    但这样的快乐和感觉却无法替代她对萧博翰的那种渴望,每当她走过哪一个个包间,听到里面传出声竭力歇的喘气和呻吟,她都会想到那个夜晚,想到萧博翰强壮有力的抽动。

    有的地方那是不容易克制的,欲~望是男女共存的本能,只要是个健康的男人需要性释放,女人也需要,不存在谁满足谁的问题,男人与女人在性是平等的,至于谁的需要多一些,只是个体差异,男女要达到平衡,需要一段时间磨合,男人可以直接表达自己的需求,女人也可以直接表达自己的需求。

    今天她忍不住还是来了,她需要表达自己的**。

    那些守卫恒道集团总部的年轻人客气的注视着她,他们认识她,也知道她来头不小,但一个个还是忍不住会使劲的看她几眼。

    这样的目光让唐可可有了一种骄傲,她知道自己依然魅力不减,在萧博翰吻她的哪一刹那,她才明白,所有的目光和对自己的崇拜都是虚幻的,唯有萧博翰的的吻才能真真的填补自己心的寂寞。

    他们的吻很短暂,因为院子的隐秘处还有暗哨存在,他们携手走进了萧博翰的房间里,在这里,他们完全可以放开自己的**和幻想,让两人一起飞向蓝天。

    唐可可走进门,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说:“最近你想我了吗?我很想你。”

    她没有等待萧博翰的回复,因为她感觉着是毫无疑问的问题,她投入了他的怀里,靠在萧博翰的肩膀,静静的,只听见她鼻子在急促发出的声音,那温暖的触感驱动了萧博翰身体本能的反应。萧博翰正是热血奔流的年纪,他的血液迅速的往下半身聚集。

    唐可可带着迷人的笑容说:“博翰…不乖喔,来…我要惩罚你…嘻嘻。”

    萧博翰热切的说:“来吧,我接受你的惩罚。”

    唐可可娇笑着,把自己的身体从萧博翰的怀里滑了下来,在萧博翰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她将他的骄傲含进小嘴里。

    他的的思绪是完全的一片空白,全身僵硬,只能任由唐可可的摆布,心已经不再是一片空白。

    唐可可抬头笑着看着萧博翰的窘迫,说:“现在你知道什么是惩罚了吧。”

    萧博翰点头说:“知道了,但你的惩罚结束了,现在该我惩罚你了。”

    “带我…进房去,我接受你的惩罚。”唐可可指着里间的卧房。

    萧博翰也正有此意,她想听到她尽情的放声大叫,哪当然是里间最合适了,那里有着良好的隔音,她可以在里面听到她呼天喊地!

    “好…不过,要用我的方式带你进去…”说着,他抱起唐可可轻巧的身体。

    在这个时候,萧博翰所不知道的是还有两个美女也在想着他,一个是蒙铃,一个是苏曼倩。

    蒙铃在那个夜晚到底还是让萧博翰激发起了情窦初开的遐想,她从过去一个不知道男女之事的女孩,快速的蜕变成为一个怀春的女子。

    她多年的清心寡欲,多年的懵懵晕晕都在一个夜晚让萧博翰给击碎了,她开始怀念那种躺在男人怀里的感觉,留恋那种男人阳刚的气息,更羞涩的去回忆那种把玩着萧博翰阳根的触觉,手感和心跳。

    现在每当她一个人躺在床,都会第一个想到萧博翰,她也有了希望,她祈祷着苍可以再给她一次那样的机会,她一定会好好的把握,让自己的心和自己的身体一起飞翔在浩瀚的夜色。

    但着仅仅是一种想象,每当她见到萧博翰的时候,她反倒会装出一副坦然无欲的样子,让萧博翰感觉那个夜晚只是一场梦而已,这应该是她的羞涩吧?

    而苏曼倩却不是这样,她没有什么身体的**,她只是经常会在眼前闪动出萧博翰那帅气,沉稳的表情,连他在飞机说出笑话的时候,他依然是那样的不苟言笑。

    一直一来,苏曼倩的心灵是那么宁静,岁月是那么的清幽,但从见到了萧博翰以后,她的生活和世界有了一点点的变化,她终于在平常的日子里充实起来,在美丽的日子里更添一份快乐,那是在难得的闲暇去想念一个人。

    她不能不对他另眼相看,对于自己的容貌,她素来自负,从小到大,各种溢赞美之辞不绝于耳,她听到的大多是赞美,惊叹和阿谀奉承,看到的也大多是对自己美貌惊吓的呆滞的眼神,但唯独那个萧博翰,却没有那样的反应。

    萧博翰身的霸气也让她深深地迷醉,她喜欢他的男人气概,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象大海一样深不可测,又像是一杯耐的茶,浓烈的酒,诱惑着她探索的**。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