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权利的错位,利益的掠夺让本来不是很稳定的柳林市变得疯狂,太平盛世下一股暗流在涌动和澎湃着,再加萧博翰在赠送地盘有意的边界模糊,让各方都放手对博起来,抢声是这次对垒一个特殊的产物,在过去柳林市黑道势力之间的搏杀,他们很少用到抢,这除了政府的严令禁止之外,更多的是老一辈大哥们的思维和喜好还是停留在冷兵器的时代,所以算有那么零星的几次枪声,都会让整个柳林市的大哥们义愤填膺。

    大哥们会要求属下远离他们,以免惹火身,甚至也配合着政府捉拿他们以求自保,政府更不用说,他们要拿他们杀一禁百。

    但现在的时代变了,今天的柳林市每年总是会出现几个亡命之徒,他们没有前辈们的机遇和实力,但他们却有前辈们的理想和勇气,他们要出人头地,要创出名气,他们毫无犹豫的选择了枪,这让他们一下超越了所有的同类,成为了一个让人闻风色变的魔头。

    枪击的发生点是在人民路的一个电游厅里,当时鸿泉公司的打手们们先去要了一次保护费,本来这块地盘过去是恒道集团管理的,但恒道把整条街一分为二的送给了鸿泉公司和天地集团两家,但在地界的划分却没有太过明确的说明,当然了,这接受馈赠的两家也急不可待的接收了过去,或者没有明确界限正是他们心所想。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算有了明确的界限哪有如何呢,每一寸地盘都要靠自己的实力去打拼,没有实力,算给你清清楚楚的划分一块地盘,你依然是不能让其他帮派望而却步,他们还是会寻找各种借口来发起战争的。

    但这次的战争并不是鸿泉公司和天地集团他们两家展开,反倒是因为业主惹起了祸端,他刚刚在享受了不到一个月的,恒道集团给出的半价保护费的优惠政策之后,接到了鸿泉公司接管涨价的要求,这个本来算是一个小混混的电游厅老板于是忍了,他满怀气愤的把钱刚刚交给了鸿泉公司,却在同一天迎来了天地集团的第二次收费。

    他据理力争,说自己给鸿泉公司交过了。

    天地集团却坚持的认为这一块应该是归自己所有,保护费应该交给自己。

    在争持不下的情况下,天地集团当然要发威了,他们的打手砸坏了电游厅的好几台游戏机,并且赶走了所有的客人。

    电游厅里的小老板耿容忍无可忍,返身回到了经理室拿出了一把自制的短杆火枪,这一枪,当场击毙天地集团一个正在玩命砸游戏机的马仔,耿容杀戒打开,连开数枪,又打伤了好几个人。

    他的行为惹恼了柳林市的所有黑道大哥们,但在大哥们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指令,坚决镇压耿容的时候,柳林市的警方却全部出动,严阵以待,一场以抓捕耿容为导火索的对黑道各大帮派的清洗展开了。

    这个夜晚对柳林市所有黑道的大哥来说都是灰暗的,他们本来在前期的械斗已经都损兵折将不少,现在又接受了一次更大的冲击,所有帮派和警察的良好关系在一夜间突然的冻结了,没有那个警察再愿意冒险来帮助他们,因为这是柳林市委华记和女市长叶眉联合签发的“打黑令”,并且在这个行动展开之前,还对公安局内部做出了相应的调整和严肃的警告,结果是在这场对黑道大哥来说是难以躲避的浩劫,他们的实力和势力都遭受到了严酷的打击。

    但还是有两家躲过了这次清理,一个是大鹏公司,因为这次以各派争地盘的行为他们几乎没有参与进来,再者,它的背后还有一个市委副记吕旭在,所以他很侥幸。

    另一个当然是恒道集团了,虽然整个局势应该都是萧博翰有意的一手引发和造成,但他却在这几个月让恒道集团韬光养晦,休养生息,所以他也躲过了,当这场狂风暴雨逐渐停歇的时候,恒道集团的实力已经相应的得到了提升,它不再是一个二流帮派了,它成为这次大清理后最大的获利者。

    萧博翰并不是完全的沾沾自喜或者消极等待,在攘外必先安内的前提指导下,萧博翰让秦寒水启动了自己针对老同学厉可豪的计划,秦寒水手下的保安和一个暗地勾通恒道集团的住户发生了打斗,这个住户坚决的把保安公司告了法庭,而他的律师刚好挑了萧博翰的老同学厉可豪。

    季子强耐心的等待着开庭的审理,当然了,其结果一点都没有让他失望,老同学厉可豪使用委托人给他提供的一些不实的证据,在庭审没用几个回合败下了阵来。

    但这还不要紧,官司的输赢本属正常,关键是在法庭审理完以后,在他吃饭的时候,一个他并不认识的保安公司的负责人和他偶然的相遇,两人在一起做了几句简单的对话,让厉可豪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有小报刊登了他和这个人在一起窃窃私议的照片,并且有很确凿的消息说他是故意让这次庭审败给保安公司,因为他收了人家的好处。

    作为原告的那个住户当然首先不愿意了,自己出了钱,还被别人如此的出卖,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找来了自己可以找到的所有亲属,一起到厉可豪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大闹几天,要求还自己一个公正。

    保安公司及时的出来做了回应和辟谣,但他们的回应和辟谣实在是很不专业,前言不搭后语,矛盾重重,这更让民众看出了其的内幕。

    于是,厉可豪不得不离开自己最喜欢的岗位,但柳林市没有那个律师事务所再愿意接纳他了,谁都不敢用一个吃里爬外的人,本来现在的行业竞争很激烈,用一个有如此恶名的人,只能给别人留下许多打击的口实和借口罢了。

    厉可豪开始颓废了,他自暴自弃,天天把自己灌醉,让自己变得麻木和混沌,但这样的时间并没有多久,萧博翰出现了,他知道自己应该出现了。

    他们相聚在一个茶楼里,这是因为萧博翰不想厉可豪喝醉了和自己谈话,在他们座位的不远处,可以看到蒙铃和鬼手带着几个兄弟也坐在那里,他们都很警惕的观察着周围所有的动静,

    柳林市在最近已经平静了很多,但是谁也不敢轻松大意,那个电游厅里的小老板耿容一直没有抓住,据说他已经开始玩起了真枪,那种花钱买来的真手枪。

    他身边又多了几个崇拜他,向往过大侠一样生活的年轻人。他们绝不出现,没有几个人见过他们,可是他们的影响力却不在柳林市的任何一位大哥的名下。

    萧博翰要来了一壶功夫茶,帮厉可豪倒一杯之后,看着厉可豪往常那发亮宽大的额头说:“我知道你心里很苦,你有能力,有智慧,作为一个老同学,我不能继续看你这样下去,你需要振作起来。”

    厉可豪黯淡的苦笑了一下,这是一个和萧博翰年纪相当的年轻人,他温尔雅,具有所有都市白领应有的外型和气质,他看着萧博翰说:“谢谢你,博翰兄弟,到这个时候只有你能想起我,但这有什么意义呢?我的事业和我的理想都毁灭了。”

    萧博翰专注地帮厉可豪沏了一杯茶水,看着白瓷小杯汤色青幽,萧博翰眼微露出一丝满意。他没有停手,继续用自己那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把滚开的水冲入茶壶。此时茶叶徐徐下沉,干茶吸收水分,叶片缓缓舒展开开,现出芽叶的生叶本色,芽似枪叶如旗,水汽夹着茶香缕缕升,如云蒸霞蔚,清幽的茶香环绕洗涤净化着人的灵魂。

    萧博翰摇下头说:“为什么要如此悲观呢?难道你没有想过在哪个地方跌倒,应该在哪个地方爬起来吗?”

    厉可豪叹息一声说:“我想过,但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有那样爬起来的机会。”

    萧博翰缓缓的说:“既然我今天找了你,那一定能让你有这个机会,我准备注册一个律师事务所,而所长是你,你的工资和待遇一定会过去还好。”

    厉可豪有点诧异的说:“你要用我,可是我现在的名声能帮你赚钱吗,你好像有点找错人了。”

    萧博翰稳稳的说:“我从来没有打算让你帮我挣钱,或者以后你的工作更多的是花钱。”

    厉可豪很不解的看着萧博翰,他不知道是自己喝醉了,还是萧博翰他醉了。

    萧博翰端起了茶杯,轻轻的含了一口茶水,慢慢的咽下后说:“律师事务所主要是针对恒道集团,我们有很多下属企业,一定有官司可打,同时我们属下还有人会经常因为行为不检被政府处理,这当然也需要一个人去帮他们洗刷,减轻罪责,所以今后你不仅不会在法庭消失,反倒你会更多的出现在那个地方。”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