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博翰很快又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已经松软的小弟弟正被蒙铃用手抓住,一发现这个问题,萧博翰哪条变化万端的如意金箍棒一下的又充血膨胀起来了,他想去用手去触摸一下蒙铃,但萧博翰怕会惊飞这美妙的仙景,他这样痴痴的看着,忍住身体的亢奋。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直到蒙铃醒来,醒来后的蒙铃也发现他痴呆的目光,她也有点迷茫的思考了一下现在的状况,当她想清楚了昨晚的事情,当她发现自己手还有一支硕大的武器,蒙铃脸一下飞起了羞涩的微红,她触电般的放开了手的灼热,一下跳下了床。

    还好,昨天她并没有脱去自己的衣服,这让她可以在慌乱一头冲出了萧博翰的房间,在离开萧博翰房间的那一瞬间,她听到了萧博翰在房里哧哧的笑声,蒙铃恨恨的嘀咕了一句什么粗话,不过她一刻都不敢稍作停留的跑掉了。

    今天对萧博翰来说是繁忙的一天,他调集来了恒道集团所有下属企业的帐本,一个人在办公室研究起来,蒙铃估计还在害羞,所以今天也很少露面,只是在吃饭的时候和萧博翰见了一下,她躲闪着萧博翰的目光,小脸红红的,低着头坐在了一个角落。

    但随着萧博翰对账单的认真翻阅,萧博翰心那对蒙铃的柔情逐渐消退了,他开始有了一种愤怒,他看到了账簿很多蹊跷的地方,以他现有的财务管理知识,他知道,很多家的账单都存在着人为的修改和掩饰,这是难以容忍的问题,特别是在一个黑道行业,他们最为看重的是忠诚之心。

    萧博翰打电话叫来了成雁柏,想对这件事情做出一个深刻的探究和了解,成雁柏在萧博翰旁边办公,在接到电话不到3分钟的时间,他出现在了萧博翰的办公室里。

    成雁柏以走进来,看到了萧博翰满桌子的帐本,他的心有了一点担心,难道萧博翰看出了其的一些问题,应该不会吧?他过去从来没有接触过财务啊。

    这是成雁柏的一点错误看法,萧博翰是没有接触过恒道集团的财务,但他是大学生,还差一点读完了研究生,更何况他的企业管理专业让他对财务有很多涉及和理解,成雁柏显然是小看他了。

    萧博翰对成雁柏说:“成叔,你先坐,我帮你倒点水,然后有几个问题请教一下。”

    成雁柏客气的欠身说:“不麻烦萧总了,我那面刚喝过水的,不知道萧总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萧博翰拿起了几个帐本,坐在了成雁柏的旁边,把帐本全部放到了茶几说:“吩咐不敢当,是这样的,你先看看这几本帐,是不是内很有蹊跷?”

    成雁柏“突噜”的打了一个寒颤,看来真是出问题了,他小心的拿起一本账簿,装着很认真的看了起来,其实他不需要如此认真,所有的账簿都是经过他手处理过的,哪里有什么问题,他是一目了然,但他不得不给自己多一点时间来想想,该怎么应对萧博翰的提问。

    萧博翰到现在为止并没有想到这和成雁柏有什么关系,在一个算有过那么一丁点的怀疑,他也马自己否定了,因为他不敢朝这个方向去想,成雁柏是父亲留下的老人了,自己对他的怀疑是对老爹不敬。

    成雁柏不敢在装了,他预计着萧博翰已经看出了问题,所以合了手的帐本说:“这些人真是老粗,这帐薄有的地方是有出入的,呵呵呵,不过也希望萧总能理解一下,那些人都市二马刀,这细活真为难他们了,这样吧萧总,我专门的下去看看,让他们好好检查更正一下。”

    萧博翰很敏锐的感觉到了这是成雁柏在转移和掩饰着什么,萧博翰是不愿意这样想,但现在不得不认真的想想了,别人可以错,但你成雁柏做了这些年的帐,难道你过去没发现这个问题?

    要是这样,问题真的很严重了,因为成雁柏不同于一般的属下,他的位置和工作对恒道集团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不过萧博翰是不能在脸显露出自己的疑问和忧虑,他像是并没有对这件事情太过关注一样的说:“行,那成叔帮着去查对一下,刚好这几天我闲着,想把下面的账务捋顺一下。”

    成雁柏一面收拾着桌的账簿,一面点头说:“好的,好的,我一会下去看看。”

    萧博翰依然客气的,微笑着把他送到了门口,只有在关门的哪一刹那,萧博翰才皱起了眉头,他很怕正视这件事情,更怕事情确如自己所料,那只怕会给恒道集团带来不小的震动。

    常言道:怕什么,来什么。

    在第二天,有消息传了过来,恒道集团几个账簿亏空有问题的部门经理都一起消失了,有人说他们跑了,也有人说他们被其他帮派挖走了,但不管是那种传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真的都消失了。

    这一下离去了好些个层,这在恒道集团成立一来是绝无仅有的一次,他对恒道内部的震动可想而知了,特别是在配各种谣传,说萧博翰根本不是一块当大哥的料,他们都是弃暗投明去了,他们根本看不到萧博翰带领恒道集团有什么未来。

    成雁柏来到了萧博翰的办公室,他很痛心疾首的说:“萧总啊,看来我们在处理这件事情有点过激了,也怪我,是我问了一问他们账面的亏空,才把他们都逼跑了,要不还请萧总讲讲这个问题,不要让大家太过紧张了,造成人心惶惶。”

    成雁柏算计好了,在目前恒道集团这种内忧外患的情况下,他萧博翰是不敢在出现人员浮动和人员流失的,他过去做过的一切事情,无外乎是想要一个稳字,昨天自己吓唬跑了那几个经理,告诉他们萧博翰已经对这些问题有了震怒,准备让全叔带着内卫部门的人过来处理他们几个呢。

    这几个人在账目或多或少也是沾了一些好处的,他们也更相信成雁柏的话,因为成雁柏在这里面也没少贪。

    后来成雁柏帮他们指出了一条明路,让他们跑人,不然全叔来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萧博翰点一根烟,沉默着,成雁柏无疑已经给他设置了一道障碍,他话所说的让自己讲讲,讲什么呢?无非是说说过去的帐薄有问题是有一些客观原因,是因为大家并不熟悉管理,所以过去的事情到此为止,以后自己不再查这些问题。

    同时,从成雁柏的话,还透露着一股味道,那是他们的逃跑是因为你让我查账才出现的,要想杜绝这种事情,你以后最好不要干预到财务这一块,否则,还会有人跑,大家都跑完了,你恒道集团怎么办?

    成雁柏见萧博翰一时无语,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奏效了,他萧博翰是不敢让事态发展到这一步,他只能妥协和退让。

    他说:“嗯,萧总,我是个建议,大主意怎么拿,那还是你定,我坚决执行。”

    萧博翰在茶几的烟灰缸蹭熄了烟蒂,他需要做出一种选择,成雁柏预想的一点都不错,萧博翰是没有太多的本钱和实力再让恒道内部分生变故和分裂了,算他现在心里很不愿意遵循这个想法,但他别无选择。

    萧博翰抬头平静的说:“成叔,看来我是有点心急了,这样吧,你好好安抚一下下面的人,有的事情是有历史原因和特殊情况的,账目暂时的不用查了。”

    成雁柏掩饰着心的得意和愉快,很恭顺的说:“萧总真是大人大量啊,行,我这样告诉他们,让他们放心的好好工作,过去的事情此一笔划过。”

    萧博翰心有太多的无奈,一笔划过,你成雁柏说的多么轻巧啊,可是自己又一时并无良策,只能忍受,除非是有人能帮助自己顶成雁柏的位置。

    在成雁柏离开之后,萧博翰第一件事情想到的是给秦寒水打了个电话:“寒水,是我,交代你的事情要抓紧办理。”

    秦寒水不知道萧博翰为什么会这样着急,刚刚和自己说过的事情,这还没过几天又来催了,他是不理解现在萧博翰的心情,他赶忙说:“昨天已经安排了,在这一两天实施,请萧总放心。”

    萧博翰点点头,对着听筒说:“嗯,多考虑一下细节,不要出什么漏子。”

    放下电话后,萧博翰也自嘲的笑笑,他感觉自己是有点点心急的,看来自己还得加强一下沉稳方面的修为,不要因为一个成雁柏,把自己搞的紧紧张张的,这似乎和一个大哥的形象有点不般配。

    他开始让自己平静下来,相对于成雁柏的不牢靠来说,柳林市现在的情况更是复杂。

    整个柳林市在恒道集团的没落有了变化。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