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三个人吃吃,喝喝,聊聊,无拘无束的,但秦寒水是绝对的不会认为今天萧博翰见自己仅仅是为了和自己吃一顿饭的,但萧博翰自己没有说,他也是不好提起这个话头,只有心暗自猜测。

    蒙铃也知道今天萧博翰肯定要和秦寒水谈一点问题,所以在吃的差不多的时候问萧博翰:“萧总,我们今天不等在外面待的时间太长吧,最近柳林这么乱的。”

    她是很委婉的提示一下萧博翰,要说什么时间也差不多了,但萧博翰浑然不知的笑笑说:“担心什么,我有两大护法在,谁能动我分毫。”

    蒙铃抿嘴一笑说:“别抬举我们了,起萧总,我们也是一般了。”

    秦寒水也是详细的听蒙铃给他讲诉过次的战况,对萧博翰的功夫他也早有了敬仰,这时候也笑着说:“我们以后还想和萧总好好学学呢。”

    萧博翰放下筷子,呵呵的=笑了两声才说:“你们不要妄自菲薄,其实次我并不是谁厉害,只是他们过于轻视我了,我那是杀他们了一个措手不及,他们间的强手都安排着对付鬼手和鉄猴了,所以我这算是取巧。”

    事实也确实有这个原因,但萧博翰能看的如此透彻,没有妄自尊大,这还是让蒙铃和秦寒水暗自佩服。

    萧博翰稍微停了一下,才很认真的对秦寒水说:“今天叫你来有一件事情让你承办一下。”

    秦寒水剪他总算是说到了正事,也不敢马虎的说:“请萧总明示。”

    萧博翰说:“我想让你帮我请一个一个人入伙恒道集团,这个人是个律师,叫厉可豪。”

    秦寒水眉头一皱说:“不限手段吗?”

    萧博翰摇摇头说:“当然要限制的,不然也不会让你出手了,听说你在汉风小区都保安,那里刚好住着一位我们公司的人,你要对他动动脑筋,让保安和他发生点冲突,我会让他去找厉可豪和你们打官司的。”

    厉可豪和蒙铃都很迷惑的看着萧博翰,搞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萧博翰看了一眼两人,继续说:“当然了,最后这个官司一定会输给你们保安公司的,因为事情发生的原因和一些关键的证词,那个人绝对没有给他说实话,然后你们再放出一股风来,说是这历律师收了你们的好处,所以有意让官司输掉,这样他一个吃里爬外的人,是不是很难在律师界待下去了?”

    秦寒水和蒙铃这一下听懂了萧博翰的意思了,这是逼梁山啊,并且事情在操作起来一点都不麻烦,那个住户由萧博翰安排,这面的保安由自己调配,一切都会按萧博翰的想法进行的。

    秦寒水脸露出了笑容,说:“看来萧总对这个人很看重,那么作为下属,我一定为萧总完成这个心愿。”

    蒙铃也一面理解着这个计划,一面摇头叹息着说:“萧总啊,你哪脑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啊,这样的招数你也想的出来。”

    萧博翰很郑重其事的说:“这是知识的力量。”

    几个人相视一下,都大笑起来了。

    后来秦寒水身的拘谨也越来越少了,他的豪放个性慢慢的也恢复了过来,蒙铃也是在恒道集团憋了好久,今天出来转转,心情舒畅不少,本来蒙铃的酒量也是不小,三个人开怀畅饮了起来,要不了一会,几瓶白酒下了肚子。

    这时候天也渐渐的黯淡了下来,漫长的昼转眼变成了黑夜,

    一轮明月挂在天空,周围只有稀少的星星为她伴舞,大地与皎洁的月光遥相呼应着,他们几人在那棵大树下坐着,时而飘过一阵凉爽的风,空气似乎在瞬间变得清新起来。

    萧博翰看着山下哪远处高楼大厦的灯都亮了起来,像星星闪烁不定,他的壮怀激烈的豪气在这良辰美景和烈酒的发酵蓬勃起来,他在心里默默的想着,自己一定要让恒道集团在柳林市在造辉煌,一统江湖。

    后来他们先后分开下了山,萧博翰已经有了蒙蒙的醉意,车还是蒙铃在开,当他们赶回柳林市恒道集团老巢的时候,萧博翰已经在车睡着了,院子里除了明哨在来孤寂的徘徊着,其他人都休息了,蒙铃只好用全力,把萧博翰送到了房间。

    萧博翰走路的脚步在乱晃着,蒙铃怕他绊倒只好用手扶着他的胳膊帮他使劲,时间不长,到了办公室的时候,蒙铃也是香汗淋漓,进了房间,萧博翰隐隐约约的知道自己回来了,他还强撑作想说几句客套话,但舌头不听使唤,蒙铃帮他脱掉外衣,脱去鞋袜把他放到了床。

    这时候一阵的芳香袭来,萧博翰狠狠的吸了一口,看看低头帮自己收拾衣裤的蒙铃,却见那一段脖子冰肌玉肤,滑腻似酥,再看看那游动着的手腕白肌红,手如柔荑,他的心头是一阵的荡漾,下面那话儿也有了反应,一低头在那皓如凝脂的脖子亲了一口。

    蒙铃正在帮他收拾,一时也没防备,让他轻薄一下立马羞的神情扭捏,满脸绯红,萧博翰见她手足无措的样子更是心头一阵的涟漪,想再叼一口,这一次蒙铃早有了准备,一闪身把头躲了过去,说一句:“坏蛋,不帮你收拾了。”

    但她多的过头,却躲不过身体,萧博翰虽然是醉了,可他依然死拉住蒙铃的衣袖不放手,蒙铃早已经是没了力气,那拼的过个醉汉,被他抱在了怀里,闻到这芳馨满体的女人味道,看着这肌若凝脂,气若幽兰的美女,他又不老实了。

    他的手由搂抱转变为探索,由探索变化成抚摩,他酒后的**强烈升腾起来,他的变化让蒙铃羞涩,紧张和慌乱,她感觉到自己浑身发抖,但身体发热,她腮晕潮红,春光外泄,萧博翰一下捕捉到了蒙铃那丰润的嘴唇,他如饥似渴的吻着她的嘴唇,用舌头顽强的撬开了她紧闭的牙齿,让两个滑腻绵软的舌头搅在了一起,缠在了一起。

    但蒙铃情窦初开的身体却抑制不住的瑟瑟发抖,她开始泪流满面,这种情况萧博翰是从来没有遇到过,他无法肯定蒙铃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和心态,是激动还是伤心,是愿意还是伤心,他突然的有点汗颜于自己的冲动和过份了,他不得不让自己冷静一点,放松了她犹如小鸟般的挣扎。

    当他愧疚的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之后,蒙铃的反应也开始平静下来,她不再流泪,她有了一种全新的感觉,这是一种自己20多年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倾听着一个男人强健有力的心跳,呼吸着一个男人阳刚的味道,她有点晕了,她再也不想去挣扎,她慢慢的靠在了萧博翰的怀里,像一只小鸟一样,依偎在萧博翰的身边。

    他们这样静静的躺着,窗外夜空那一轮弯月,孤独而凄冷,又是残月,月光一倾而下泻入窗台,仿佛天使的白色羽翼,那样纯净而轻盈,寂寥的夜,偶尔,也有几声虫叫,微有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悠然之间,几片云朵,遮住了月亮,朦胧带着些许神秘。

    萧博翰和蒙铃这样躺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博翰在醉酒后到底还是沉沉睡去了,蒙铃却一直这样在夜色睁开双眼,她在今夜里,有了一种幸福和异的感觉,这感觉一直在延续和波动着。

    后来,蒙铃还是感觉到了萧博翰的坚硬和灼热,算萧博翰已经睡熟了,但那东西还似乎紧紧的顶住蒙铃。

    蒙铃的脸又一次发热了,在黑暗她自己都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脸一定很红,她小心翼翼的挪动了一下身体,想要摆脱那火热的接触,但萧博翰在她稍微的移动后,又迷迷糊糊的把她抱的更紧。

    蒙铃只好胆战心惊的用自己纤细的玉指去拨动一下萧博翰的坚挺,想要让那万一换个地方,不要让自己心跳,但毋庸置疑的说,她错了,萧博翰那火热的龙角在她轻轻的触动后开始弹跳起来,这像是一个新的诱惑,让她开始难以放手。

    她试探着触动那火热的龙角,去抚摸了一下,那种光滑和质感强烈的冲击着她,她于是细心的,仔细的抚摸了起来。

    天色放亮,萧博翰从酣睡醒来,睁开眼她惊讶的看到蒙铃哪熟睡的甜美笑容,萧博翰努力的回忆起来,为什么蒙铃会在自己的床?

    他慢慢的想到了昨夜自己的鲁莽和轻薄,萧博翰不安的看看蒙铃,生怕自己给她带来了伤害,蒙铃还在熟睡,那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轻轻散落在枕头,远山般的峨眉,一双杏眼细长明媚,玲珑的瑶鼻,玉腮微微泛红,娇艳欲滴的两瓣樱唇,完美无瑕的脸蛋娇羞含情,嫩滑的雪肌如霜如雪,道不尽的清新脱俗。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