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狱长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声,在蒋局长的旁边坐下,看着蒋局长说:“怎么,今天我们这几个人吃饭。 ”

    蒋局长也看出了他对萧博翰的冷淡,说:“你想热闹那还不简单的,马给你找个女女陪你喝,不过这萧总是我的好朋友,今天你要先和他喝几杯才行。”

    赵狱长听蒋局长如此说了,也不好太让蒋局长难看,到底他们两人关系不错,而且还是一个警校的同学,不管怎么说蒋局长的面子是要给的,他嘿嘿一笑说:“这萧兄弟回来时间不长吧,你老爹我倒是认识。”

    萧博翰说:“是啊,我刚回来不久,这次特意让蒋局长请你出来坐坐,还请赵狱长不要见外。”

    赵狱长打个哈哈,也没说什么,但心里却是犯了嘀咕,这小子今天找自己干什么,他肯定不会平白无故的给自己献殷勤,自己还是小心一点,不要了他的套子。

    很快的,服务员把几个精美的小菜送了来,今天的菜不算太多,但连赵狱长都不得不心赞叹,这菜点的很有水,荤素搭配,色泽形状都恰到好处,单单是看一看,很有食欲了。

    他也不等别人相劝,自己拿起筷子,每个菜尝了一口,说:“嗯,不错。”

    萧博翰和蒋局长也都端起了酒杯,萧博翰说:“难得赵狱长喜欢这口味,来来,我们先干一杯。”

    赵狱长也不再客气,端起了门前的酒杯,和蒋局长稍微的碰了一下,一口喝干了。

    萧博翰暗自好笑,这赵狱长看似和自己泾渭分明啊,一点都不想和自己深交,连酒杯都不喝自己碰一下,哼哼,我到看你能撑多久。

    萧博翰放下了酒杯,说:“怎么这饭店连个倒酒的人都没有?我找个服务员过来。”

    萧博翰一个电话打了出去,这赵狱长看着萧博翰打电话,心一阵不耻,找个服务员还用打电话,真是的,要是老子的话,老子一嗓子喊过来老板了,这小子还是道混的人吗?邹邹的,我看混不了几天要把恒道集团混垮。

    他这面还没想完,见那包间的门“咯唧”一声开了,从门外走进一个女子,她身材高挑而修长,轮廓优美,一身纯黑的皮衣皮裤,高腰皮靴,乌发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她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美而不妖,艳而不俗,千娇百媚,无与伦。

    萧博翰淡淡的对着女子说:“媚舞,你来帮赵狱长斟酒吧。”

    这个叫媚舞的女孩很妖媚的看了一眼萧博翰说:“好的萧总,那我坐赵狱长旁边了。”说话款款落座,贴近了赵狱长,这赵狱长立即的闻到了一阵似兰似麝的香味,他在转头一看,这女孩真是少有的柔美,特别是那一身紫色的低领衫,欲遮欲掩的把胸前那两轮山峰衬托的让人遐想万千。

    赵狱长脸有了今天晚第一次真心的微笑了,他对这个叫媚舞的女孩说:“好名字啊,很有诗情画意吗,小妹妹不能光倒酒,今天可是要陪我喝几杯的。”

    萧博翰心里一笑,你赵狱长装什么化人,这不过是自己刚才临时想到的一个名字而已,这女孩也不过是自己下午让西晋门的ktv送来的一个刚刚新来柳林市混世界的女孩。

    不过看到赵狱长那笑容,蒋局长和萧博翰都对望了一眼,两人也松口气,怕你没爱好,只要你有喜欢,其他话都好说了。

    大家接着喝酒,现在的气氛好了许多,这赵狱长也一改刚才漫不经心的模样,他的粗话也全部消失了,整个人焕然一新,变的质彬彬,客气礼貌,在萧博翰每次和他说话的时候,他也能装着很认真的点点头,在配合着微笑一下。

    那个叫媚舞的女孩不断的给赵狱长到着酒,每次起身倒酒的时候,总是会或多或少的靠近一下赵狱长,有时候很不经意的把弹性良好的**在赵狱长的胳臂,肩头蹭一两下,这要不了多久,赵狱长不得不翘起了二郎腿,使劲的压着他那生机勃勃的小弟弟了。

    大家随意的聊着天,一会说到警察工作了,这媚舞说现在警察不负责任,蒋局长说她在乱说。

    媚舞说起了自己的一次经过:“次我车丢了,还是新的,很心疼,去附近的派出所报案,一进去,我喊:车丢了,谁负责这事的。

    于是,几个警察,围过来,拿凳子的、做笔录的,然后,我随着询问,一一作答:时间、地点、经过

    问到途,一个警察问:什么牌子的?

    我凛然回答:凤凰的。

    那几个警察纷纷起立,其一个丧气的嘟囔了一句:靠,我还以为是奔驰呢!自己写个经过,然后都消失了。”

    这赵狱长和蒋局长愣了一下,一起大笑起来了,说:“这不是埋汰人吗,自行车丢了还报什么案啊。”

    笑过之后,一会大家又东拉西扯的说到了最近房价的问题,赵狱长问身边的媚舞说:“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媚舞,你是如何看待房市的?”

    媚舞愣了下,脸红着说:“房事啊还是,还是不要过于频繁较好!”

    萧博翰他们几个在听懂了媚舞的回答后,一起都笑翻了。

    再喝了一会,赵狱长和萧博翰熟悉起来了,开始勾肩搭背的说说笑话,嘴里也开始哥哥弟弟的乱叫起来了,看看情况不错,蒋局长忙说自己还有点事情,要先走一步,让赵狱长好好陪萧博翰再多喝几杯。

    蒋局长刚刚离开,萧博翰使了一个眼色给媚舞,这女孩说自己要一趟卫生间去,也起身离开了,萧博翰放下了酒杯,从衣口袋掏出了一张卡来,对赵狱长说:“初次见面,也没什么好表示的,这是20万的一张卡,请赵狱长给个面子吧。”

    说着话,把这卡轻轻的用两根手指顺着桌面推了过去,金光闪闪的银行卡在灯光的照耀下分外的夺目。

    赵狱长一听这话,心里一惊,20万?这小子也真够大方的,但无功不受禄,不知道他要我给他帮什么忙?这事情没说明白,钱有点烫手了。

    他看都不看一眼那张卡,很漫不经心的说:“萧老弟客气了,我也帮不你什么,怎敢让你破费。”

    萧博翰呵呵一笑说:“要帮我,这还不容易啊,我有个同学在你那里,叫雷刚,他老妈是天天的想儿子。”

    赵狱长很快的回忆了一下,不错,是有这样一个人,看来今天萧博翰是冲这人来的,事情有点难度啊,但今天这美女不错,20万也不少了,自己是不是?

    他拿起了那个卡,在手翻转着卡片,沉吟了一会才说:“小老弟啊,你是不知道,现在我们也管理很严的,这事情真的有点难度。”

    萧博翰才不相信他的鬼话,有难度还拿起那卡做什么,不过是还想和自己讨价还价罢了,萧博翰却附和的点点头说:“是啊,是啊,正因为有难度,所以才找赵兄你,蒋局长本来说让我找市局的人,但我想县官不如现管,还是找赵兄为好。”

    萧博翰的话也是柔带刚的,要是你赵狱长真的不给面子,我只要从面找人了,20万不是葛小数字,只怕在面也是可以起点作用的,到时候你是一点好处也不要指望。

    赵狱长也是多年的老江湖了,哪能听不出来这话,他嘿嘿一笑说:“萧老弟你是误会了,我不是不想帮忙啊,但现在真的管的很严,除非一些特殊情况,如前段时间我们哪一个犯人天天呕吐,也查不出病因来,最后只能保外医了,我们监狱没钱帮他们看大病啊。”

    萧博翰微微一笑,举起了手的酒杯说:“哪行吧,今天不说这件事情了,我那雷同学本来身体一直不大好,希望他不要有个三灾六病的。”

    这时候,听到包间外面有了两下敲门声,萧博翰知道是那个媚舞回来了,喊了声进来,看着这女孩一步三摇的走到了赵狱长的旁边坐下,萧博翰在转眼一看,刚才分明还在赵狱长手的那张金卡,转瞬之间,已经消失不见了,赵狱长笑呵呵的问这女孩:“你肾真好,一泡尿可以尿这么长时间。”

    那媚舞嘻嘻的笑着说:“人家是小姑娘,洞口小,出的慢。”

    这赵狱长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对萧博翰说:“萧老弟,今天我看这酒也到位了,你的情我也领了,改天我坐庄回请一次,小老弟要给我面子啊。”

    萧博翰忙客气的说:“怎敢让你破费,只要以后有时间,你说一声,我一定好好陪赵哥喝几杯。”

    赵狱长也不客气了,站起来说:“哪今天这样了,我也准备撤了。”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